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6章 :八对二十四
    :

    “请李总和钱副总放心,我们朝阳安保公司绝对不会将此次任务搞砸。”李铁看了梁辰一眼,梁辰向他微微点了点头,他才开口郑重地回应道。他现在的身份是朝阳安保公司副总经理兼财务总监,总经理是高羽,李吉也同样是副总经理,梁辰倒是超然事外,什么衔都没挂。这也是出于他有意将自己的兄弟推上台前好好地锻炼一下的目的了。

    “希望你们别让我们失望,也别让我们李总失望,这一次是李总的一意坚持用你们这个新成立的朝阳安保公司的。”钱柏龙副总点了点头。

    “我们必定会准备护送李总还有钱总准时到达图江市市。”李铁坚定有力地回答道。

    钱柏龙副总点了点头,不再说话了。

    “一群小年轻的,毛儿都还没干呢,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胡吹大气?”这个时候,旁边的那个保安部的经理实在忍不住了,小声嘀咕了一句。

    刚刚说出这一句,对面除了梁辰以外,八双眼睛“唰”地一下几乎同时间望向了他,眼神冰冷,里面有着少年人的桀傲不逊与冲天热血,也有着令人脊背发寒的凛然之气,李世虎登时心底就是一阵打怵,单凭这种眼神,这几个小年轻的就不是好惹的。不过,他也能就被人这么一瞪就怂了,挺起胸脯怒目而视地回瞪过去,却看到了八双眼睛里冰冷冷地射出的那种齐刷刷凛然的神色,聚集在一起,登时便让李世虎有一种想当场败退的感觉。这些年轻人的眼神简直太凛厉了,他有些敌不住。

    “瞪什么瞪?比谁眼睛大么?你们等着,过一会儿你们有几斤几两老子就能摸得出来了。”李世虎低低地嘀咕了一声道。

    “世虎,不许无礼。”钱柏龙怒喝了一声,瞪了他一眼,不过眼神隐蔽地掠过了对面坐着的梁辰几个人,眼里油然有一丝担忧掠过。出于对公司的未来着想,虽然李总一意坚持,可他还对这些年轻人有些心里没底儿。

    李厚民也不说话,只是微笑望着对面腰板拔得笔直,一个个坐在那里的年轻人,李世虎的话就当没听见。

    李厚民当然清楚这个属下心思,一方面是出于对自己的不信任,感觉委屈,这个保安部经理当得有些窝囊,关键时刻居然还要雇外人来帮忙,他心底下不平。另一方面,梁辰这几个人确实是太过于年轻了,如非李厚民真正见识过梁辰的本事,普通人见到他们,也会产生不信任的感觉的,这也是正常,如果他要强行压制的话,未免会伤了这位忠心耿耿的下属的心。

    “呵呵,无妨,钱总,无论怎样说世虎经理都是我们朝阳安保公司的直接管理者嘛,替我们谦虚一下也没什么。”梁辰倒是好脾气地笑笑,旁边的几个兄弟这才集体收回了眼光,垂下眼去,静静地坐在那里,没有一丝杂音,可每个人身上都散发出那种与众不同的霸气与凛然来。

    李厚民看着他们,暗地里在心底喝了一声彩。“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梁辰的身畔居然聚集着这样一群同样出色的小伙子,单凭这几个人的气宇,就是一股强大的力量。现在的这些年轻人,真是越来越了不起了。”

    抬腕看了看表,刚要说一声“我们走吧。”就在这时,桌子上的通讯器突然间响了起来,李厚民随手按下了可视通讯器,只见漂亮的前台小姐那张美丽的脸蛋儿带着惊恐的神色出现在显示器中,“李总,不好了,外面打起来了。”

    “什么人在打架?为什么打架?”李厚民登时便皱起了眉头,沉声问道。

    “是,是咱们保安部的人和朝阳安保公司的人,好多人,都打在了一起……”前台小姐犹豫了一下,小声地回答道。

    “混帐东西,是谁惹的事?倒底怎么回事?”李厚民登时就气坏了,没想到在出发前的这一刻,居然还有人不顾大局惹事,还是内部的人打起来了,简直是在打他的脸。“啪”的一拍桌子,李厚民怒吼了起来,同时转头望向了李世虎,脸色阴沉下来。

    李世虎一缩脖子,不敢说话了,他不会撒谎,什么心事都写在脸上,李厚民看了一眼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肯定是李世虎不服气,故意自己保安部的人找茬打架来着。早知道这样的话,还不如不把李世虎的人也带着了,没想到倒节外生枝弄出这么一堆烂事儿来。这个莽夫,从来做事都不动脑子。

    “混帐东西,我回来再收拾你。”李厚民指着李世虎气得手都抖了,不过现在也顾不上跟李世虎计较,转头望向通讯器,“有没有人受伤,场面有没有控制住?”

    “没有人受伤,场面已经控制住了。”前台小姐情绪已经平稳下来,伸头向着外面看一眼,吁了口大气道。

    “嗯,那就好。我们现在就下去看看。”李厚民点了点头,关掉了通讯器,同时歉意地望了梁辰一眼,“梁先生,实在对不起,我的人有些太冒失了,回来我就辞掉他。”说完狠狠地瞪了李世虎一眼,李世虎哭丧着脸,其实手下人闹事确实是在他授意之下的,可是他当初只是嘱咐自己的人跟朝阳安保公司的哪个小头头练练手而已,却没想到场面居然闹得这么大。

    “呵呵,没关系的李总,手下的小兄弟练练手罢了,也当做是一场考验,没必要辞掉世虎经理这么忠心的保安经理的。”梁辰站了起来,微笑打着圆场,气度淡定从容,让李世虎瞧得都不禁眼前一怔,更因为他站在自己的对立面却为自己说话而心底生出了一丝小小的感激来,抓了抓头发,禁不住低下头去,走在了钱柏龙的身后,钱柏龙也气得不行,很想踹他一脚,不过这里这么多人,想想还是算了。不过让他很吃惊的是,这么大的事情,梁辰包括他的兄弟们在内,居然脸上半点反应都没有,平淡得要命,这也让他心生疑惑,有心想去下面看一看结果倒底如何。

    一群人坐上电梯已经下了楼,走出了楼外,定睛一看,却不禁大吃一惊。

    只见齐刷刷十辆崭新的金杯面包车摆开了一条长龙停在了那里,那是朝阳安保公司斥资近百万新买的车子,以目前的财务状况来说,梁辰在自己的这第一个公司上可算是下足了本钱了。每辆车旁都站着十个站笔直的,那都是朝阳安保公司的员工,清一水的棒小伙儿,个个耳眼儿里塞着空气耳麦,挎着对讲机,两腿微叉,双手负在身后,沉定自若的表情中隐藏着说不出的兴奋、骄傲与自豪。

    小伙子们个个身着崭新的迷彩服,脚踏大头皮靴,腰间挂着安保人员的制式钢制伸缩甩棍,知道的倒也罢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部队战士奉命出来执勤呢。那种饱满的精气神,那种昂扬向上的斗志,真是人如公司名,无论是谁看一见,都有一种朝阳日出的精神一振的感觉。

    当然,这并不是让所有人吃惊的,让人吃惊的是,集团台阶下方的小广场上,正有二十几条壮汉将衣服蒙在头上蹲成一堆,远处,齐刷刷地如同训练有素的军队一般站在一辆辆金杯大面包车旁边的正是朝阳安保公司的员工们。

    一看见这些员工们,李厚民的眼睛登时就亮了起来,暗地里喝了一声彩,这些小伙子个个虎背熊腰,身高均在一米八零以上,满脸英气,个个都透着说不出的机灵劲儿,而且最难得的是,李厚民隐隐约约地感觉得到,他们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同样气质来,这种气质是那种真正的统一的团队精神,也正是这种精神让这些年轻人组合成的整体让人看上一眼便深植心底,终身难忘。

    此刻,二十几条壮汉旁边正有五个人赤手空拳笔挺地站在那里,一见到李厚民几个人出来,立即躬身道了一声,“李总”“辰哥”。

    “嗯,这里怎么回事?”梁辰看一眼那些用衣服蒙在头上站在那里的壮汉们,皱了皱眉头问道。

    “他们说自己是轩域集团安保部的,说我们是一群上不得台面的杂鱼,并向我们挑衅,还要跟我们一对一单挑。结果他们输了,便一涌而上,我们把他们控制住了,两面都没人受伤。”下面带队人之一的郭玉文挺直了腰板,向梁辰汇报道。

    “都他吗给我起来,打不起就群殴,丢不丢人?”李世虎怒吼了一声,喝起了自己的下属们。偷空儿扯过了一个领头的,悄声问道,“你们怎么这么傻啊?明知道人家人多还想打群架?真是笨蛋。”

    那个小保安头头扯下了蒙在头顶上的衣服,哭丧着脸道,“虎哥,我们哪想到这群小年轻的这么厉害啊?就八个人,赤手空拳就全都把我们打趴了,连甩棍都没用……”

    “我靠,几个人?”李世虎登时就是一惊。

    “八个,我们二十几个都没干过他们……”那个小保安头头揉了揉自己还在痛的肋巴扇,哭丧着脸道。打死他也想不到,这群年轻人居然此厉害,那种整齐性与协同划一性简直没的说,八个人,就像是一个长了八头十六臂的怪物,他们刚一动手,对面的人就旋风一般刮过来了,八个人一起动手,不到两分钟便将他们全都打趴下扔到了场中心,现在想想还跟做梦似的。

    “八个对二十四个,完胜?”李世虎目瞪口呆,瞬间石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