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章 :准备出发
    :

    只见桌子上,分明是一堆黄澄澄的子弹,细细一数,居然有十几颗之多。

    望着这堆子弹,赵盈香的瞳孔禁不住缩紧了,同时额上有细密的冷汗沁了出来,她当然知道这子弹是哪里来的,分明就是刚才在楼上两个人打斗的时候,梁辰从他自己扔掉的那把乌兹弹夹中卸下来的。

    只不过,当时两个人距离如此之近,梁辰是如何在她这种用枪高手的眼皮子底下卸走子弹的,她居然根本就没有看到。

    如果,当时她真的敢开枪的话,就算梁辰毫发无损,但心底也必定会深深地记恨上她,以他这样强大的身手……想一想,赵盈香都有些不寒而栗。

    她才发现,这个少年人居然是如此的深藏不露,料事于先,甚至卸下了子弹用来“考验”她的心意,这种城腑与智慧,还有那种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淡定,都让她无法不钦佩。

    “好厉害的年轻人,真是好手段,好诚腑。幸亏刚才没有开枪,否则必定要结下一个生死大敌了。”赵盈香额上冷汗涔涔而下,深吸了口气,力争平稳着自己的情绪,小意地想到。

    “他这样的大才,如果不是哪个家族特殊培养的种子,又会是什么人能够培养出如此优秀的人物?真是不可思议。”惊诧、感叹的同时,说不出的困惑同时又绕上了赵盈香的心头,让她颇有伤神。

    “我只是半年没回来罢了,没想到j省现在风云变幻,优秀人物辈出啊。是不是,我真的老了?”赵盈香轻叹了口气,敲了敲已经有了细密皱纹的额头,“倒底,该对这个年轻人持以什么样的态度呢?”她开始有些拿不定主意了,想了想,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拨出了一串号码……

    梁辰下了楼,抬头向上望了一眼牛玉才家所在的位置,依稀能够看到赵盈香披着件外衣正站在阳台上,向下望着,眼神中有着说不出的困惑与不甘,摇头叹了口气,整理了下衣服,继续往回走去。

    “但愿她不会再找我的麻烦。”梁辰心底涌起了一丝担忧来,没有亲身经历过,谁也不会知道这个女人的能量有多大,倒底有多可怕,他现在的敌人已经够多的了,倒是不想再凭空竖起一个这样的强敌。

    出门的时候已经是夜里九点多钟了,梁辰紧了紧身上的衣服,打了个车,回到了球室,准备去看看今天的训练成果倒底怎么样了。毕竟,再有一周的时间就要执行任务了,他必须要保障这一趟任务的圆满成功,不允许有任何闪失。

    毕竟,这可是他成立的实体公司第一单生意,一定要打出威名打出士气来,他以后还准备把这个第一家公司做大做强呢,如果可以的话,他并不介意将自己的公司做成黑水那一类真正的安保公司。当然,前题条件是在国家允许的情况下。

    当前,这一切只不过是暂时想想罢了,事实上,现在他连起步都还没有做到,还是先把基础打好再说了。

    回到球室的时候,球室居然只有李铁和吴泽的女朋友在看场子,两个小美眉一个叫何晶,是李铁的女友,长得娇小可爱,说话嗲声嗲气的,另一个叫孙莹,典型的东北女孩儿,也是练体育的,很是健美,长相倒也可圈可点跟漂亮还是能沾得上边儿的。

    两个女孩子边看场子边嗑瓜子看韩剧呢,见到梁辰进来赶紧嘻嘻哈哈地凑过来,一口一个“辰哥”叫得特别亲,不知道还以为梁辰是她们亲哥呢。

    “呵呵,铁子和吴泽他们呢?还有你们羽哥吉哥他们,去哪里了?”梁辰笑笑问道。

    “铁子他们回来了,今天咱们安保公司的手续全都办下来啦,可以正式营业啦,嘻嘻,辰哥,你太强了。”李铁的女朋友兴奋得眉飞色舞地说道,在梁辰身畔转来转去,她正好穿着一身花裙子,晃得梁辰有些眼花。

    “小泽还有羽哥吉哥他们也回来了,不过去咱们还没开业的武馆那边了。哎呀妈呀,辰哥,你让他们干什么去了?他们,好惨哪,个个都是鼻青脸肿的,好像刚跟人打完架的样子。”孙莹说到这里,还有些怕怕的样子,大概是被吓到了。

    “是呀是呀,有人还流血了,泽哥好像眼角都破了,心疼得她眼泪汪汪的。”何晶也心有余悸地说道,直拍自己的胸口。

    “呵呵,没事儿,他们自己搞搞训练罢了,毕竟,咱们做的是安保公司,手底下没有几下是不行的,平时训练苦一点儿,也是为了他们好。”梁辰笑笑安慰她们道。

    何晶和孙莹对望了一眼,孙莹犹豫一下,小心翼翼地道,“辰哥,我想问你个问题,你别生气,好不好?”

    “你这丫头,都是自家人,跟我说话还用得着这么小心翼翼的么?”梁辰摇头哑然失笑道。

    “那个,辰哥,以后吴泽他们,做的事情,会不会,嗯,很危险啊?”孙莹咬了咬嘴唇,鼓足了勇气才敢面对梁辰问出这句话来。

    事实上,别看梁辰平时对她总是和颜悦色的,但骨子里那种说不出的威势还是让这两个小姑娘本能的有一丝畏惧,虽然梁辰比她们还小着两岁,可那种威严却仿佛是与生俱来的,让她们不敢不敬畏。

    “呵呵,你们永远放心,我们一不做违法乱纪的事情,二不会有生命危险。我在这里也向我兄弟们的家属做个保证,保证无论何时何地,都会让我的兄弟好好的,不会出任何事情,否则,我提头来见!”梁辰半开玩笑当是真的说道。

    “别别别,辰哥,您这么说可折煞我们了,我们就是见了他们今天的样子,还有上一次他们去派出所险些被关起来,我们,有些害怕而已。我们这么问不过就是因为是女孩子的原因罢了。不过,我们也懂得,男人就要男人的野心,男人的事业,所以,我们也向您保证,坚决不会拖您的兄弟的后腿的。”孙莹赶紧举起手来说道。

    “呵呵,我们永远都是一个整体,谁想伤害这个集体中的任何一个人,必须要先过我这一关。只要你们相信我。”梁辰微笑道。

    “相信,当然相信,必须相信哪。”两个女孩子围着梁辰开心地叽叽喳喳个不停。

    “那就好,我先去看看他们倒底怎么样了。唔,你们少吃些零食,省得变胖了引起家庭内部纠纷,比如情变什么的,那我可管不了。”梁辰开了个小玩笑,向外走去。

    “嘻嘻,他们敢,我俩刚才还在讨论怎么才能把他们收拾得服服帖帖的呢。”身后传来了两个女孩子银铃般的笑声,笑声中有着对梁辰发自内心的尊崇,有着对加入这个集体的荣幸。

    几分钟后,梁辰已经到了自己那家还未开业的武馆外面,站在卷帘门外,便能听见里面怒吼声阵阵,“你们这几个废物,渣子,为什么一个简单的战略动作都做不好?还有你们几个,难道脑子里装的是屎吗?团队配合,要求的就是整体协作,整体推进,不是各自为战,你们的队形乱成了什么样子?简直就是一堆散沙,几个莽汉匹夫!”张凯惊天动地的怒吼声响了起来,震得卷帘门都在哗哗做响。

    “还有张岩你们几个,今天的表现不错,团队配合也不错,但纪律意识太差,根本不能做到令行禁止。你们以为现在自己还是一群流氓吗?不,你们不是,你们是朝阳安保公司奠基员工,将来会成为整个华夏最强大的安保标兵,他吗给我收起你们那套流氓懒散的作风来,严格服从命令,不允许有半点走样变形,谁要是再敢有半点拖沓,明天你们挨个跟我单挑!”张凯挨个儿训人,骂得屋子里鸦雀无声,没有一声杂音发出,唯有他的吼声响彻不停。看起来一群人对他的喝骂训斥还是比较服气的,没有任何一个人争辩。

    梁辰就静静地站在门外,听着张凯的怒吼声,脸上逐渐浮现出一丝笑意来,张凯果然没有让他失望。

    “按照最初的战术分组,每五个人一组,每十人一小队,以小队为单位,写出今天所犯的错误,改正的方向,两个小时以后交给我,哪个小队敢不交报告或是敷衍了事,就立刻给我滚出这个队伍去,我不想见到渣子、烂人的出现。现在,立刻,马上,给我写!”张凯抛下了这句话,随后便传来呼噜噜的喝水声,看起来喊也足够累了。

    “我补充两句,虽然你们凯哥要求很高,但你们能够做到今天的这个程度,已经很不错了,这里提出表扬。另外,有一件事情大家必须要把握住,那就是,出手可以致伤,但最好不要致残,出手不必太过阴毒,自己要把握分寸,这可以让他避免太多。另外,最重要的是,出手的时候要保护好自己,同时也要掩护好自己的队友,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地避免伤害。你们凯哥强调的团队精神,其实实质就是这个道理了。”此刻,高羽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唔,羽哥,说到这儿我倒是想起来一个好办法,是不是可以给兄弟们准备些护具什么的?比如头盔、护阴、臂套、腿部护板什么的,既可以在训练中避免伤害,也可以在实战中减少受伤比率。”李吉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还有,以后小达也跟着训练吧,顺便在战场上做好记录,还有张岩,这小子我看领悟力也不错,完全可以成为凯哥的二档头。”吴泽笑道。

    “靠,你才二档头呢,张岩又不是西厂来的太监,以为是龙门飞甲哪?”李吉的声音响了起来。

    随后,一群人集思广益,都在为这个团你一嘴我一舌地贡献心力。

    伫立在夜风中良久的梁辰听到此处,心中感动,知道自己已经不必再听下去了,因为这个集体已经开始初步有了凝聚力和向心力,剩下的,就是在接下来的峥嵘岁月再加磨砺了。

    他转身,悄然离去。梁辰相信,就算此刻没有了自己,这个集体也能继续向前,良性发展……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就是一周过去了。

    北方的天季节分明,如同刀切一般明显。秋天就在昨天戛然而止,随后今天便剧烈降温,温度直线下降十度,达到了零度以下。一夜之间树叶子便掉了满街,一片萧索。

    初冬的第一天便刮起了大风,六级大风卷着漫天的尘土呼啸而来,迷了人眼的同时也寒凉了人的心,仿佛预示着这注定是萧杀的一天。

    清晨,五点钟,这正是大多数人还处于梦乡之中的时候,不过却有许多人已经早起了。

    轩域集团那座四十层大厦顶楼。

    巨大的多功能会议室足足能容纳得下近五百人开会,而今,屋子里却仅仅稀稀落落地坐着十几个人。

    李厚民与自己钱柏龙钱副总坐在一起,坐在他们旁边的还有轩域集团保安部的总经理,也就是现在朝阳安保公司名义上的顶头上司管理者——李世虎。

    李世虎长得虎背熊腰,满脸的剽悍之气,一看就是那种能冲能打的人,不过,现在他的眼神分明有些不对,正带着一丝不屑还有不服望着对面坐着的几个年轻人,时不时地微撇下嘴,以这种方式表达着心中的不满。

    对面,梁辰坐在中间,高羽、李吉、张凯、李铁、马滔、吴泽分别坐在他的左右,张达和张岩站在梁辰身后,一个做为徒弟来学习,一个做为组织里的未来种子去培养,这也是因着太子哥的原因,对张岩高看一眼厚爱一层了。不过这与张岩的聪明才智也是分不开的。

    “李经理,今天此行极其重要,对于轩域集团能否向外拓展发展,是一个重要的契机,你确定你们都已经准备好了吗?”此刻,钱柏龙副总正严肃地向李铁问道。事关重大,他不敢有半点马虎。况且,平素里钱柏龙就以办事认真仔细出名,也深得李厚民的信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