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4章 :道歉
    :

    “我……”王琳瞠目结舌,愣在了那里,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天地良心,她刚才确实认真听课了,叶梓提出的这个问题也确实讲过,但只是一带而过罢了,根本就没细讲,甚至连她自己的讲义里都没有,只不过是当堂发挥讲的一些课堂之外的东西,王琳琳根本没做笔记,要能答出来那真是有鬼了。

    “你回答不上来是么?好,就从你来,往后排,下一个。”叶梓怒咤了一声道。

    身后的一个男同学站了起来,徒劳地慌乱翻了一堆书,结果最后还是无奈地低下了头去。

    “下一个。”叶梓继续叫,根本连名字都点了,就是一个接着一个的往下排,答不出来就下一个。

    结果,全班同学一个接着一个地站了起来,包括张凯在内,站了竖茬茬的一屋子,却是你望望我,我望望你,每个人脸上都是无奈的苦笑,他们确实答不出来,就算有记忆力好的,也只能想起零星的个别词语而已,连句都串不成,又怎么可能回答完整?

    “呵呵,看来你们没有真的学懂学透啊,课堂上刚刚讲过的问题,你们就忘记了?连知识都不学,只想着在课堂上怎样对抗老师,你们真的不配做一个合格的大学生。”叶梓冷冷一笑道,心中的怒气总算是稍泄半点。

    “叶老师,您的话有些过份了。”这个时候,一个清亮亮的声音响了起来,所有人的眼光立马都是一亮,“刷”地一下向着梁辰集中了过去,说话的正是他。

    “我过份?我怎么过份了?过份的是你,是你们!”叶梓正愁找不着收拾梁辰的把柄,听见梁辰说话,立马把火力点对准了他,发誓今天一定要给他些颜色看看,让他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

    “叶老师,你不要太激动,其实我并不想为自己和我的同学们辩解什么,也不想评论您的对与错,只是想告诉您,这个问题的答案而已。”梁辰心平气和地道。

    “刚才您问,把华夏民间的信仰行为看成宗教体系的主张有几个来源,分别是什么?嗯,我记得您刚才讲过,这种主张有两个来源,一个是汉学家德格如特的古典文本与仪式的关系的分析,第二个来源就是后来在人类学界发展起来的功能主义学说。也正是由于德格如特的汉学和功能主义人类学思想的影响,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之后从事华夏民间文化研究的社会与文化人类学学者,均同意可以把中国民间的信仰和祭拜仪式看成一个完整的宗教体系。叶老师,不知我说的是对是错?”梁辰望着叶梓,完整地将问题的答案说了出来。

    “耶,辰哥厉害!”屋子里王琳已经兴奋地低叫了起来,还向着梁辰的方向伸出了两根白生生的手指,脸上笑靥如花。张凯盯着那两根白生生的手指头,一阵发呆,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噢,辰哥万岁!”周围的一群学生兴奋起来,开始跟着王琳起哄。

    叶梓白晰得近乎脸明的脸蛋儿上红一阵青一阵,怒不可遏地瞪了学生们一眼,才勉强制止了他们的起哄行为。

    “我叫到你回答了么?你回答的不算。”叶梓怒气勃发却又找不到梁辰的半点漏洞,气极之下,居然像小孩子撒泼似的死活不承认。

    梁辰摸了摸鼻子,一阵无语,半晌才道,“叶老师,您刚才可说过,全班同学,有一个算一个,只要能回答上这个问题,就可以免去扣除所有平时分的惩罚,难道我不是这个班级的学生么?难道我的回答就不作数么?”

    “就是,就是,辰哥也是我们班同学,他的回答凭什么不作数?出尔反尔,您还是不是老师呀……”几个牙尖嘴利的女生都开始反唇相讥了,男生们在旁边跟风起哄,“叶老师,道歉吧,叶老师,道歉吧……”

    叶梓气得银牙咬碎,面对着梁辰,偏偏就没有一点办法收拾他,反而被梁辰糗成这样,咬了咬牙,“好,你的回答算数,如果你还能回答出另一个问题的正确答案来,我今天一定向你道歉,并且今年的考试,你们全体同学无论及不及格,都是六十分以上。以后我的课上,也绝对不会刻意刁难你们。如果你答不上来,那你就今天就站在门前一天,连午休都不许,怎么样?”叶梓被逼无奈,孤注一掷,她拼了。不过,她把“正确答案”这几个字咬得很重很重。

    “好,叶老师,那你就出题吧,只要是今天课堂上您讲过的就可以。”梁辰二话没说,干脆利落地应了下来。

    “小子,这是你自找的。”叶梓咬了咬下唇,心底下怒哼了一声,“就不信你过耳不忘,况且就算你过耳不忘,这个问题你也绝对回答不上来了,因为我刚才,讲错了。”没错,她刚才确实讲错了,不过刚才被梁辰的目光弄得有些心慌慌的,所以也并没有及时去纠正。

    她很是为自己的这个小花招而得意,不过,多少也因为自己的这种“无耻”而感动汗颜。

    “记住了,我再重复一遍,你必须要给出我正确的答案。人类学家雷德菲尔德的大传统与小传统这种界说倒底有什么缺陷?”叶梓哼了一声,清了清嗓子问道。

    教室里所有人的心刹那间提了起来,这个问题虽然有听过,但跟刚才那个问题一样,只是一带而过,并且当时叶梓说得很急,根本没人记得下来,辰哥还能神勇依旧,回答得上来吗?

    没想到,梁辰依旧镇定自若,并没有半点畏难神色,只是微微一笑,琅琅而道,“您刚才讲过,雷氏理论有两大缺陷,一是他没有注意到两种传统之间存在着的那种血脉融通的必然联系以及这种联系衍生的结果,二是他把‘小传统’看成是被动的、没有体系的文化,把都市的文本传统看成是文化发展的中心。”

    “哈哈,这小子终于上当了。”叶梓在心底一声大笑,她终于抓到梁辰的漏洞了,刚要兴奋至极地指出梁辰回答的第一点错了,正确的答案应该是“雷氏没有注意到两种传统中各自存在的内部分化”,而不是她刚才心慌意乱间所讲的那个两种传统相互之间的必然联系。实际上梁辰答错了也无可厚非,但谁让刚才她强调的就是“正确答案”呢?虽然自己很有些不耻,但为了收拾梁辰,她现在也无法顾及到这些了。

    “你说错了!”如果不是还碍于老师的面子,她真想用尽全身的力气吼出来,没办法,想抓住这小子的漏洞和缺点实在太不容易了。

    可正当她要指出梁辰给出的答案是错误的时,却看见梁辰淡淡一笑,随后抬起头来直盯着她,略一摆手,“叶老师,刚才我给出的答案,只不过是你在课堂上所讲的罢了。事实上,您的第一条讲错了,正确的答案应该是,雷氏没有注意到两种传统中各自存在的内部分化,不知道这一次我说对了没有?”梁辰微笑望着她,从容说道。

    “啊?……”叶梓瞠目结舌地望着梁辰,没想到自己的小计谋被他识破了,更没有想到的是,梁辰居然好像比自己这个教授文化人类学的讲师还要专业,居然就能这样轻松地挑出自己的错误来,并且给出了正确的答案。

    她突然间生出了一种错觉,好像站在她面前的并不是一位普通的学生,而是一个万能超人,在他面前,自己简直幼稚得如同一个孩子,自己所有的一切花招在他眼前都是如此的拙劣不堪,就像是一个蹩脚的演员在自我感觉良好地演着戏,殊不知在观众的眼里,这一切都是个笑话,她就是那个蹩脚的演员,而梁辰就是那个强悍的观众。

    “道歉,道歉,道歉,道歉……”此刻,教室里所有的学生们都开始起哄了,因为刚才叶梓已经再三强调过,只要梁辰回答上来,她就会向梁辰道歉,这帮学生眼里可不揉沙子,当下就起哄要求叶梓兑现诺言道歉,毕竟,刚才这位美丽泼辣的女教师做得也些过份了,让全班同学都站了起来,这些学生再不济也是大学生了,而且年轻易冲动,面子上当然挂不住,现在好不容易有个机会,哪能不找回这个场子来?!

    叶梓粉颊通红如血,她万万没有料到,原本百无一失的计谋结果就这样风流云散,而且还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羞怒、郁闷、愤怒,却又无可奈何,现在只想找个地缝儿钻进去。

    “叶老师,您不会说话不算话吧?”此刻,张凯扶了扶黑边眼镜,冷冷地说道,心中却是痛快至极,也是越来越钦佩梁辰这种处事的手段了,冷静却不张扬,尖锐却不锋芒,防守反击中一剑封喉,厉害,实在太厉害了。

    梁辰就那样始终如一地微笑望着叶梓,脸上一片平和宁静,好像任何事情都与他无关,叶梓死死地咬了咬唇,知道如果今天不道歉的话,恐怕以后也不要来上课了。可如果真的向这个学生低头道歉,那以后她这个做老师的威严何在?面子何存?还有脸来这里上课了吗?

    一时间,她道歉也不是,不道歉也不是,站在那里,连成熟丰满的身体都微颤了起来,心中羞怒怨恨不堪,却不知该如何是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