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2章 :到了,但迟到了
    :

    有了何春林的承诺,梁辰便放心了,又给李吉打了个电话,嘱咐他下午派个保准儿的人去取拷贝资料,而后整理了一下衣服,顺便又在公共水池旁边洗了把脸,让自己的精神状态好一下,随后抬腕看了看表,已经是早晨八点钟了,再不犹豫,到附近的银行转了一圈儿,出来时已经拿了一个纸袋,而后起身便向着学校走去。

    他并没有直接回系里,而是直接到了师大办公主楼,直奔副校长姜怀义的办公室而去。

    姜怀义此刻正在办公室里喝茶看报纸。他做为学校的常务副校长,一直以来都是很勤政的,早来晚走,处理事情也是雷厉风行,虽然个人生活作风有些问题,但如果真论起来,在工作上却从来不含糊,也是硬手。

    当然,这么做也是有理由的,毕竟,老校长兼书记眼看着就已经快到退休的年纪了,现在基本上都不管什么事,前几天还跟老伴游山玩水欧洲十国去了,学校里主要就是他这个常务副校长在管事。并且他担任常务副校长已经快五年的时间了,早就在学校里搭起了自己的班底来,无论人望还是威信,都还是不错的,如果老校长一退,最有希望接任校长这一职位的自然非他莫属。

    所以,他现在这么勤政也不是没有理由的了。当然,竞争的人选不是没有,还有另外一位副校长,虽然不是常务副校长,但提得高,资历也深,并且在学校之中人脉也非常雄厚,很多年前就被视为是学校的接班人,只不过姜怀义借助裙带关系后来居上,坐上了常务副校长的位置,但他的实际竞争力也不容小觑,尤其是在现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姜仁义更是必须要小心谨慎,一旦要是出现半点差错,恐怕很容易就会被人翻身上位,痛失接任校长的机会。

    姜怀义今天心情不错,喝着清茶,看着报纸,大背头依旧整齐,昨天晚上老婆出门开会去了,他是在自己的那个情妇家里过的,小情妇伺侍得他异常舒服,心情自然也是一片大好,尤其是自己的儿子围前围后地喊“爸爸”,“老来得子”的姜怀义更是一片欣慰。

    正在那里回想着昨晚的幸福生活时,突然间房门一声响,下意识地抬眼一看,所有的好心情立马消失不见,他豁地一下地站了起来,紧张地问道,“你,你又来干什么?”

    进来屋子的不是别人,正是梁辰。

    “姜校长,不要紧张,我这一次来是与你谈一笔买卖的。”梁辰呵呵一笑,关好了房门并在里面锁死,而后走到了姜怀义面前的椅子里坐了下来,微笑道。

    “谈、谈什么买卖?”姜怀义艰难地咽了口唾沫,非没有半点放松,神经反而绷得更紧了。没办法,梁辰就是他的克星,可以说现在手里就握着一件能制约他生死的大杀器,如果梁辰要是把那个秘密拌露出去,非但接任校长的事情要泡汤,恐怕他也要被自己虐待至死了。他真是后悔,怎么惹了这么一个杀星,现在自己甩都甩不开了,处处受制于他,越想越是懊恼郁闷,却不敢在梁辰面前表现出半点来。

    “嗯,是这样,姜校长,咱们学校边儿上不是有一块废弃的校园地么,我想暂时先把那里租下来,改造成一个健身俱乐部。至于租金方面的问题,都好商量。呵呵,姜校长,我知道您现在是常务副校长,别告诉我这件事情不归你管哈。”梁辰向他笑笑说道,对一切都是成竹在胸。

    “这个,这个,好像有些难度,目前正有一个开发商想买下那块地,准备盖商品楼,而且这件事情已经上过学校常务会了,所以,你提的这个要求,恐怕……”姜怀义吞吞吐吐地道。这块地确实有人想买,当然,想买的那个人是以大大低于市场价格的钱准备买下这块地来,为了低价购地,已经在姜怀义这里送了几十万了,姜怀义一听梁辰要租这块地,心头就是一阵肉痛,虽然梁辰有着要挟他的必击杀器,但他吃到嘴的肥肉又哪里那么轻易肯吐出来?琢磨了半天,还是想试探一下,要是能找个理由回绝梁辰或是用什么方法变通一下,那就更好了。

    “呵呵,这件事情我知道,不过合同现在不还是没签么?只是一个意向性的东西,我想姜校长只要做出了努力,就一定能替我争取到,是这样吧?”梁辰挑了挑眉毛,微微一笑道,不过最后一句问话中却让姜怀义感觉到了说不出的浓浓寒意,登时全身上都是一颤,有些心胆俱寒。梁辰的笑容明明十分阳光俊朗,可在他眼中却说不出的阴险邪恶,他打了个寒颤,感觉像是一头邪龙在暗处盯住了自己,让他由心底往外感觉到了一丝说不出的恐惧来。

    “呃,这个,好,我替你努力一下。”姜怀义喘了两口大气,咬了咬牙说道。三十万啊,他心底下着实有些肉痛,完全可以给他的小情妇买件上好的卡地亚珠宝了,可现在为了自己的前程着想,却不得不吐出去——自从遇到了梁辰,简直就像是开始做上了一个噩梦,真不知道这个噩梦何时才能醒过来。

    “嗯?”梁辰听他的话还有些犹豫,淡淡地“嗯”了一声,抬头深深地望了他一眼,登时一股说不出来的沉重压力扑面而来,让姜怀义有些喘不过气来,感觉像一座千均大山,随时都要倾覆下来。

    “呃,好,好,这个事情我一定会尽全力。”饶是姜怀义大权在握多年,早已经养成了上位者的尊严,一时间也有些禁受不住这股子可怕的压力,赶紧点头应了下来,就差拍胸脯做保证了。

    “嗯,那就好,希望明天就能签上合同,把这块地租下来。”梁辰点了点头站了起来。

    “好,好,一定没问题。”姜怀义牙疼似的吸了口凉气,却不敢有半点违逆,只能满口子地应了下来。人在屋檐下,他不得不低头。

    “辛苦姜校长了,这是一点小意思,也算是对姜校长表示感谢,还望姜校长笑纳。”梁辰将手里的纸袋放在桌子上推了过去,随后转身便走。

    姜怀义愣了一下,再抬头时梁辰已经走远了,顺便还将门带上。

    如释重负地长舒了口气,后背上已经是凉沁沁的,不知不觉间衣襟都已经湿透了。姜怀义暗骂了两句“小畜牲”,而后略有些疑惑地把那个纸袋拿起来,低头一看,里面居然是一沓红通通的票子,略数了一下,却是十万块钱。

    “打个巴掌给个甜枣吃,吗的,这个小兔崽子。”姜怀义磨了磨牙,很想将那钱从楼上扔下去,却有些舍不得,毕竟损失了三十万好处费,这十万块也算是小补一下。想了想,还是将纸袋塞进了自己的皮包里,不过心底下对梁辰却是更加畏惧起来,年纪轻轻,便这么懂得人情事故,恩威并施,收拾得自己服服帖帖连个扁屁都不敢放,这小子倒底是什么出身?什么来路?他倒底想干什么?

    梁辰此刻倒不再关心他在想什么,总之事情办完了就可以。胡萝卜与大棒交替运用,他就不信拿不下这个原本就有大把柄在手的姜怀义。只要他还想当这个校长,还想养那个情妇,还想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自己就能拿捏得他死死的。当然了,他也并不想一味地依靠威胁去处理问题,拿住人家把柄就往死里卡,逼迫是必要的,但不能逼得太厉害,否则的话,毕竟,狗急了跳墙兔子急了也会咬人,真要逼到份儿了姜怀义难保也会跟自己拼个鱼死网破的,所以,必要的一些小恩小惠还是要给的,主要就是想证明了自己的态度,任何事情都不会做得太绝太过份,想必以姜怀义的聪明,应该能明白这一点了。

    解决了这件事情,心情愉快起来了,抬腕看了看表,暗道了一声“糟糕”,马上就要到上课时间了,如果错过点名,恐怕要扣平时分的。

    赶紧风风火火地往学校跑,一路上了楼,喘息还未定,便听见教室里已经响起了一把低沉性感的女声,“梁辰”,听声音应该是文化人类学的青年讲师,叶梓。

    “到……”梁辰此刻刚刚跑到教室门口,赶紧应了一声,心道幸好自己及时赶到了,否则扣掉平时分就不太好看了。毕竟自己今天早晨还跟自己的兄弟们说过,考试不能挂科,要圆满修完学业,如果自己因为扣平时分而不小心真的挂掉了一科,他等于是自己嘴巴了。

    哪想到,屋子里的叶梓就跟没听到一样,居然直接就在梁辰的名字后面划了一个通红的圆儿,随后抬起头来,面无表情地向着所有学生说道,“今天没来的同学,都要扣掉五分平时分。我们现在上课。”

    “叶老师,我已经到了,为什么还要扣掉分?”梁辰在门外皱起了眉头,盯着叶梓看。

    “没错,你是到了,但你迟到了。迟到就是对课堂、对老师的不尊敬,你有意见?”叶梓冷冷地望着他道,神色冰冷,极其不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