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6章 :我不是脚踏两只船
    :

    陈秉岳被梁辰这一扶,却是怎么弯腰也弯不下去了,梁辰看似礼貌的这轻轻一架,力量却是大极。

    不过,梁辰却是能感觉得出来,他这一躬是真心的,而不是任何虚伪做秀,那种愧疚是发自内心深处的,没有半点虚浮的感觉。

    梁辰的胳膊就架在那里,陈秉岳也没办法躬下去了,他本是个洒脱至极的人,此情此景倒也做罢。只不过,抬头之际,深深地望了梁辰一眼,眼光中有着说不出的欣赏神色来。

    转头再望向房书君时,摇头叹了口气,“书君,还有你们,都走吧,虽然你们是琪琪的客人,但今天的这种氛围,你们已经不适合再在这里呆下去了。”陈秉岳挥了挥手,向那些权贵子弟们道,语气里有着说不出的失望与感伤。

    他这是明摆着向房书君一群人下了逐客令了,这也表明了他的态度。

    “陈叔叔……”房书君还要再说什么,却被陈秉岳打断了说话,“哗众取宠、讨乖弄巧,我替这位同学把这句话还给你吧,顺便再加一句,游闲纨绔,仗势欺人。书君,回去后你好好地想一想吧,这两天,就这个事情我还会跟你的父亲好好地谈一谈的。”说完之后,理也不理房书君,转身便向屋内走去了。

    “是,陈叔叔。”房书君再不敢有半点反驳,躬身说道,和一群心惊胆颤的权贵子弟们转身离开。离开之前,他死死地盯了梁辰一眼,那眼神中有着说不出的怨毒与仇恨,梁辰只是淡淡地一笑,并没有怒视回去,而是颇有风度地向他挥了挥手,算是告别。

    “梁辰,我记住你了,咱们走着瞧。”房书君,咬了咬牙,转身便走,只是怨恨梁辰现在已经恨到了骨子里去了。

    “切,什么权贵子弟,都是一群臭狗屎,我看他们才是仗着父辈的权势胡作非为的一堆扶不墙地烂泥。”王琳琳淬了一口,瞪着远去的房书君一群人的背影,有些余怒未消。

    “呵呵,王委员,平时看着你好像没有这么大的脾气嘛,整天笑嘻嘻的,却没想到你还是位脾气巾帼英雄,而且身手这么好,倒真是让我开了眼界。”梁辰呵呵一笑,转头望着王琳琳道。

    “少在这里埋汰人了,梁大英雄,梁辰奸雄,说,刚才你是不是已经看到陈家老爷子在旁边了,才故意不出头激怒房书君让他栽这么大的一个跟头的?”王琳琳噗哧一笑,重新恢复了那个看去没心没肺整天笑嘻嘻的傻丫头形象,小声地笑问道,显示了女孩儿缜密的心思。

    “你说呢?”梁辰淡淡一笑,拿出根烟点上,叼在嘴里打着了火,斜了她一眼道,不过心下对王琳琳却是另眼相看起来,没说的,这丫头无论是勇力还是智慧,都是一流,只可惜生错了一个女儿身,否则梁辰倒是有心思想将王琳琳也拉进自己的团队中来。

    这年头,人才难求啊。

    “切,我可不说,这事儿天知地知就行了,谁能猜出来谁本事,说那么多也没意思,反正看着房书君那群人吃瘪我就特别高兴就是了。”王琳琳一扬头,甩着马尾辫子就走了。

    “呵,这丫头……”梁辰摇头笑了笑,越发觉得王琳琳倒是一块还未开琢的浑金璞玉,外热内也热,跟李吉应该是同一种人。

    一群社会学系的同学跟打了个大胜仗似的,兴高采烈地往里走,梁辰暂时并没有进去,因为他知道,正主儿还没找到自己呢,就靠在摩托旁边,悠然地抽着烟,静待着正主儿来找他。

    果然,没过多大一会儿,刚才那个跟在陈秉岳身后梳着小平头的青年已经从屋子里走出,径直奔着梁辰走了过来。

    “为什么不进屋子?”小平头盯着梁辰问道,直截了当地问道,不过语气却颇为不善,不像是想请梁辰进屋,倒像是想揍他一样。

    “呵呵,进了屋子也要被你叫出来的,就不费那个事了。”梁辰吐出口烟气笑笑道。

    小平头盯着梁辰看了半天,哼了一声,随后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来,“给我根烟。”他向梁辰伸出了手去。

    梁辰掏出了一只烟,打火给他点上,小平头叼着烟,又细看了他半天,伸出了手去,“你应该知道我是谁了吧?”

    梁辰同样伸出了手去,两只大手重重地一握,随即分开,“当然知道,你是陈美琪的哥哥,陈志勇。”他微笑道。如果现在还不知道小平头是谁,那他就是傻子了。说起来,这已经是他们第二次见面了,第一次见面就是陈志勇那天晚上去找梁辰麻烦的时候,结果被梁辰当场打退,而第二次见面,场面也同样不怎么和谐,好在这一次并不是两个人之间有什么冲突了。

    “唔,小子,身手不错。”陈志勇上上下下看了梁辰几眼,点头赞叹道。

    “也就比你强一点罢了。”梁辰调侃他道。不知为什么,他对陈志勇这个人感觉很亲切,或许两个人骨子里有一些相似的特质吧?!

    “拷,我那天是大意了,你还真以为比我厉害多少?不服气现在就再比划比划?”陈志勇一听就急了,向梁辰瞪起了眼珠子,像一只好斗的公鸡。

    “不服气的好像是你,不是我吧?今天是你妹妹的生日,不宜动武,如果你真想再挨一次揍的话,过了今天,哪天都行,我成全你。”梁辰哈哈一笑道,故意刺激他。

    “你……”陈志勇被噎得一伸脖子,半晌才吐出了一口闷气,摆了摆手,“算了,算了,我承认你比我强,你是平生仅见的高手。不过你就不能退半步假谦虚一下吗?过刚易折,以你的聪明,这个道理你不会不懂吧?”陈志勇也靠在了摩托上,边抽着烟,边斜眼望着他,话里有话地说道。

    “我当然懂,不过人生在世,该让的自然要让,不该让的坚决不能让,不管对方是谁,背景怎样。男子汉大丈夫,既活一世,虽然不辱人、不欺人,也要不受辱、不被欺,宁可站着死,也不跪着生。”梁辰呵呵一笑,却是一字一顿地说了出来。

    “说得好。”陈志勇听得热血沸腾,禁不住大声赞道,对梁辰的观感再上一层楼。

    “不过说起来,那个房书君的背景也算比较深厚的,他祖父是咱们j省的老省委书记,父亲是现在咱们江城的市委书记,也是省委常委……”陈志勇说到这里,恰到好处地停下了下来,拿眼望着梁辰,似乎在观察着梁辰的一举一动。

    “呵呵,那又怎样?”梁辰不为所动,只是轻轻地哼了一声道,并不在意。

    “好,好,我就喜欢你小子这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咱哥俩性格一样,其实我也早就看那个房书君不顺眼了,这个纨绔大少老是自不量力缠着我妹妹不放。只不过碍于他父亲的面子,我爸才不好意思赶他走才是了。”陈志勇向梁辰竖起了大拇指,赞叹道,颇有一种知己的感觉。

    “我并不是天不怕地不怕,只不过他这种仗势欺人的人,不值得我怕而已。”梁辰喷口烟气淡然一笑道。

    “哈哈,好一句不值得怕,没错,这种货色,除了仗着老子的威风以外,本身也没什么本事,又什么可值得怕的?走走走,不说他,没的扫了我们的兴,进屋喝酒去。”陈志勇高兴地搂起了梁辰的肩膀,大笑着往里走。

    “嗯,陈美琪怎样了?”梁辰终究还是有些不放心,毕竟,他隐隐约约地能感觉得到,陈美琪倒底是为什么哭。他并不是傻子。

    没想到,他不说这话还好点儿,一说这话陈志怔了怔,登时放了他的肩膀,并且退开了两步,上上下下打量起梁辰来。

    “干什么这么看着我?”梁辰摸了摸鼻子,颇有些不自在地道。

    “我妹妹头一次为一个人哭得这么伤心,所以现在我得好好瞧瞧,你倒底能不能配得上我妹妹。”陈志勇反来复地看个不停,同时嘴里说道。

    梁辰险些跌倒,赶紧双手乱摇,“陈大哥,饭可以乱吃,话却不能乱说,我跟你妹妹可是清白的,没有半点关系。况且,我都已经有女朋友了。”

    “什么?臭小子,你都有女朋友了还敢脚踏两只船?你拿我妹妹当什么了?”陈志勇登时就怒了,眼睛瞪得跟牛一样。

    梁辰一阵无语,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乱七八糟的,“不是,陈大哥,你误会了,我跟美琪真的没什么,并且之前我们还有些摩擦,想必你应该知道。今天来参加她的生日派对,只不过就是想缓和一下我们彼此之间的关系,毕竟同学一场,没有必要闹得那么僵,就是这么回事而已。至于你妹妹刚才为什么哭,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梁辰解释得有些口干舌躁,他再次发现,今天来参加这个生日派对,实在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如果听从张凯的劝告干脆就不来也就没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