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3章 :我要跟你单挑
    :

    房书君一怔之下,随后醋火冲顶而起,熊熊的妒火烧得他的心与肺都有些痛了起来。无论如何他都没有想到,在这样关键的时刻,陈美琪居然连看也没看自己,却一直在看着身旁的梁辰,那种专注的眼神,那种忐忑与不安,仿佛生怕梁辰因为这一幕而生气所以极其惶然的样子,更让房书君疯狂地嫉妒,几乎都要吐血了。

    他是沉陷情中的人,知道这种眼神能代表着什么,可越是清楚明白,越是极度愤怒抓狂,他想不明白,怎么向来眼高于顶的陈美琪,居然就能因为这个男人而将自己生生晾在了这里,而自己,苦苦追了她四年,四年的朝思暮想,四年的痴情相恋,今朝一夕的爆发只为了以后的长久,却因为梁辰的突然间出现,让一切都成为了充满悬念与变数的未知。

    “琪琪,答应我吧,如果你做我的女朋友,我将用生命里的每一分每一秒去爱你,永远都不会停歇,哪怕是半点。”房书君握着那把玫瑰花,几乎以一种屈膝卑躬的姿态,单膝跪地向前挪了半步,将玫瑰花举到了陈美琪的鼻子底下,以一种惶恐的声音道,他被相思与苦恋折磨得几乎要疯狂了,甚至以他这样的人物,说话的时候,声音都有些颤抖起来。

    “答应吧,答应吧,答应吧……”周围那些权贵子弟还看不出眉眼高低地在跟着起哄,却不知道当事人现在各自都是怎样的心思。

    而陈美琪只是咬着唇,低着头,既没说不答应,也没说答应,只是偷偷地拿眼瞟着梁辰,注视着梁辰的一举一动,她现在最希望的就是能看到梁辰有不高兴的神色,哪怕就是半点不高兴,她也会很开心,并且,也会因为梁辰脸上的这分不高兴而果断且毫不犹豫地拒绝房书君的求爱。

    可她却失望了,因为她分明看到了梁辰一直在微笑,是那种很淡然很淡然的微笑,仿佛就像是在看着一场与己无关的泡沫剧,脸上很无所谓的表情,看到陈美琪瞥着自己的眼神时,他居然还报以微笑,轻轻地向她点头,随后,他以轻盈的姿态,向后退了半步。

    这半步看在陈美琪的眼里,却像是一柄重锤,“哐”的一下便痛击在她的心上,打得她心头狂颤,甚至眼圈儿里一瞬间便蓄满了泪水,死死地握着个车模,眼泪就在眼圈儿里转着,这一刻,她知道,梁辰是在向她表示,自己无意参与这场与爱情有关的角逐,眼前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他只不过是一个淡定的旁观者而已。

    狠狠地咬了咬牙,她死死地盯着梁辰,不说话,可是嘴唇几乎都要咬破了。

    旁边的王子奇看出了什么蹊跷,知趣地缩回了头去,不再说话了,可是那边的张德印却根本看不出眉眼高低,更看不出这其中复杂的一切来,还跟发现了新大陆似的,扯着嗓子惊呼了一声,“快,快看哪,咱们琪琪公主感动得都要流泪了,房少,快加把劲,献上你的玫瑰,一定要抱得美人归啊!”

    他这句话没说还好,甫一出口,便登时惹了马蜂窝。

    陈美琪居然“哇”的一声便哭了出来,捂着嘴直接奔回了屋子里去,谁也不理了。

    “琪琪,琪琪,好好的,你哭什么呀……”方青青看得有些心疼,追在陈美琪的身后跑了过去,可是临进屋子前却狠狠地盯了梁辰一眼,眼神里有着说不出的愤怒,显然,她刚才已经看懂了闺蜜的心思,更知道她现在失控的情绪为何而来了。

    所有人都呆在了那里,都有些不知所措,没人知道倒底是什么状况。

    “房少,琪琪已经被你感动得哭了,女孩子家害羞,不好意思当面答应,跑到屋子里去是给你单独表白的空间,你快去呀。”张德印还在那里聒噪个不停,自以为很聪明很了解女孩子心思地道——越是傻瓜的人才越是喜欢自作聪明,而这种自作聪明的后果往往是很悲惨的。

    做为当事人的房书君哪里不知道这倒底是什么情况?陈美琪哭着跑开,就算退一万步讲,也肯定不会是因为自己的求爱而感动得如此失态。

    心底下暴怒异常,没想到积淀了四年精心准备了几个月时间的求爱却落得这样一个难堪的结局,满腔的邪火没地方发泄,一下便跳起来将玫瑰砸在了张德印的头上,嘴里咆哮道,“滚开,你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蠢货!”

    满天破碎的玫瑰花落了张德印一脑袋,这家伙被花茎上的小刺扎得嗷嗷直叫,却愣是没搞清楚现在倒底是什么状况。

    还没等所有人反应过来的时候,房书君已经旋风般地冲到了梁辰的面前,手指着梁辰,“你过来,我们单挑!”

    所有人一瞬间石化,脑筋慢的人还没明白过来这倒底是怎么回事,但脑子转得快的人已经大略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房少求爱不成,肯定跟梁辰有着莫大的关系。

    一时间,甭管明不明白的,所有人的目光在这一刻都集中在了梁辰的脸上,那边的权贵子弟有好事的人已经开始兴奋起来了,他们可都知道从小到大省委院里的孩子王、打架的第一高手那就是房书君,他可是跆拳道黑带高手,就算出国留学的几年里,也是打遍校园无敌手,连那些体格健壮的黑人白人都畏惧三分,如果那小子敢应战,必定要被他打得满地找牙了。

    而现在这种情况,从他们的角度来猜想,只要梁辰还是个带把的男人,就一定要应战的,打过打不过都不要紧,如果不敢应战的话,那可是太丢面子了。

    梁辰身后的学生们此刻也反应过来,有些愤怒了,辰哥的威名他们当然知道,一个能打几十个的猛人,他们当然不会担心辰哥打不赢。眼前的这个小子太嚣张了,居然还敢跟辰哥挑衅?简直就是自讨苦吃。

    “辰哥,揍他,他算老几啊?凭什么在这里跟你指手划脚的?”

    “对,揍他,一定要揍他。”年轻气盛的草根学生们也开始吼了起来,他们基本都来自社会底层,属于草根一族,早就对这些高高在上、自以为是的权贵子弟不满了,积蓄的怒火在这一刻也充分爆发了出来。

    而对面权贵子弟的阵营中则爆发出了一阵阵不屑的笑声,觉得这群学生太不自量力了,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是什么身份。

    两边开始对骂起来,吵闹得不可开交。一时间,气氛剑拔弩张,火药味浓了起来,只要梁辰一旦应战,这个火药桶便会彻底点燃,搞不好甚至演变成群殴的混乱局面都有可能。

    就在这时,一个低沉的怒吼声响了起来,虽然声音不大,却穿透了每一个人耳膜,震得耳朵发疼。

    “都住嘴。”梁辰踏出了一步,怒喝了一声道。这一声怒喝颇有威势,带着说不出的威严来,一时间所有人都是一滞,现场倒是一静。

    “房书君,房少,是吧?”梁辰看到局面略微稳定了一些,抬头望向对面的房书君,尽量将语气放得缓和一些道。

    “是我,我知道你叫梁辰,如果你有种,我们出来单挑,输的绕场爬三圈儿滚蛋,赢的留下来。”房书君恶狠狠地怒视着梁辰,醋火与妒意烧红了他的眼睛,这句话每一个字几乎都是从牙缝儿里逼出来的。

    梁辰却不以为意,只是淡淡一笑,“房少,给我一个打架的理由。”

    他这一问,登时把房书君问愣在了那里,是啊,想打架终究要有一个理由吧?可这个复杂且纠结的理由,他本就羞于启齿,又怎么可能当着所有人的面儿说出口?难道让他说“你泡我原本属于我的妞,我要揍你?”

    好在脑子反应较快,咬了咬牙,他怒哼了一声,“你以前曾经踢坏了琪琪的车子,还三番五次地欺负她,今天又惹哭了她,所以,我要替琪琪教训你这个不知好歹、哗众取宠的野小子。”他指着梁辰骂道。

    指着梁辰,这句话刚一骂出口,梁辰的脸色就变了,他生平最讨厌别人指着他的鼻子骂他,更讨厌别人说他是个野小子,从某种意义上来讲,野小子等同于野种。

    并没有说话,只是紧盯着房书君,面若寒霜,冷冷地哼了一声,眼睛陡然间爆射出两道寒芒来,如针一般直射进了房书君的眼里,瞬间让他心底有一种寒彻透骨的感觉。

    在这骇人的目光逼视下,以房书君的高傲与胆量,也禁不住略退了半步,与他对视的眼神瞬间有一种慌乱,不敢再去看他的眼神。

    缓缓吁出了一口长气,梁辰轻轻地拨开了他犹自指着自己的手,“房少,有些时候,不要意气用事,尤其是因为一些莫须有的东西而意气用气,发泄邪火,如果因为这个而得罪你不能得罪的人,那就没有任何必要了。”

    他略压抑了一下火气,力争将语气放温和些说道,如非必要,他实在不想卷进这种说不清道不明原本跟自己没有半点关系的三角恋烂泥潭中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