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章 :爱情的内核是执着
    :

    “唔,高丹,不要这样,放开我!”梁辰又惊又怒,可是惊怒的同时,那少女的清幽芬芳一下便在猝不及防的时刻撞中了他的心,他心底一阵说不出的悸荡与颤抖。

    虽然不一定每一个英雄都过不了美人关,但无疑,这世界上最难消受的就是美人恩。

    面对着高丹生涩却又勇敢异常的吻,他瞬间迷乱了一下,不过随后便清醒了过来,含糊地怒吼了一声,手一松,已经将高丹扔在了床上。

    “梁辰,梁辰……”高丹泪流满面,情难自禁,不停地轻呼着梁辰的名字,再次扑了过来。

    梁辰皱了下眉头,退出去了半步,让高丹扑了个空,一下跌在床下,幸好床并高,而且梁辰为了不吵到刘莎莎休息,特意铺了层厚厚的羊毛地毯,她这才没有摔坏哪里。

    “够了,高丹,在那里不要动,如果你再动一下,我就打晕你,叫你哥哥来把你带回去。听到了没有?”梁辰已经退到了门旁,指着高丹怒喝道。

    “梁辰,你难道,就这样讨厌我?我是不是很不要脸?很下贱?”高丹终于有些清醒过来,不再扑过去,只是捂着脸孔,跪坐在那里,像犯了天条而赎罪的女神。

    梁辰深吸了口气,缓缓地吁出,摇了摇头,力争将声音放柔缓下来,“小丹,我并不这样觉得,其实每个人都有爱与被爱的权利,抛开一切,如果只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来看,你只不过是在追求自己喜欢的人罢了,并没有任何错误。不过,你迷失了应有的目标和方向而已,我已经心有所属,我们永远不可能的。”

    接二连三的拒绝别人其实这滋味并不怎么好受,有时候拒绝别人甚至要比被人拒绝还要难过。

    “可是你们也并没有结婚呀,难道你真的不能给我一个机会?我会让你知道,我能比任何人做得都好,我愿意为你付出所有的一切。”高丹掩面哭泣,她的神智已经有些恍惚了,只是凭着本能在说话。

    “不,小丹,你说错了。在我看来,爱情是神圣的,无论是否履行法定程序,只要从两个人开始倾心相爱的那一刻开始,除非不可抗力的出现,否则,就不能容忍任何形式的背叛,所谓的给别人一个机会,无论婚前还是婚后,都是最可耻的背叛,都是对另一个的不负责任,都要被送上道德的刑台接受审判。所以,小丹,如果你不想让我良心负罪,不想让我成为一个被至高的道德刑台在精神上腰斩的罪人,请你,不要再这样了,于我而言,从我与莎莎确定关系的那一刻时起,就对任何女孩子,都不会再有任何机会了。对不起,我真的无法接受你的爱。”梁辰深深地叹息着,有些为自己刚才那一刹那间不经意的迷乱而脸红,他发誓,以后这种事情再不能出现了。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命运对我这样不公平?梁辰啊,你知道么?从你在公交车上为了那个小女孩儿而仗义出手的时候,从你在警局之内装成精神病人痛打那个副所长陈大力的时候,我就已经喜欢上了你,喜欢上了你的英雄热血,喜欢上了你的特立独行,我行我行。尤其是当你不顾自身安危救了我们全家的时候,我已经发誓,这辈子为你守身,非你不嫁。而当你为了救我而不顾一切扑出天台的那一刻起,我的一颗心,从那里起,已经全都是你,每天每时每刻每分每秒我都想你,都想见到你。你能告诉我换做任何一个女孩子面对着这已经发生的一切时,能不倾心以向吗?那时我就在想,你要是愿意,我就永远爱你,你要不愿意,我就永远相思。

    梁辰啊,梁辰啊,梁辰啊,我恨你,恨死你了,为什么你原本就不属于我,却又要偏偏带着无边无际的魔力出现在我面前,让我陷落,让我沉沦。其实我清楚,我很清楚这一切,我也清楚以你的为人,无论我怎样,心底都只会装满刘莎莎一个人,不会再容得下另一个人哪怕是给她一个小小的角落和空间。可是我呢?面对本不该出现本不该属于我的你,已经彻底失守,无法自拔!如果可以,我也想求你,给我一个从现在开始不爱你的理由。你是,你能吗?你能吗?你能吗?”高丹撕心裂肺地掩面痛哭着,梁辰只是站在门口,沉默着靠在那里抽烟。

    此时此刻,他还能说什么?说不如不说,他只能沉默。

    “你回答我,你这个懦夫!”高丹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盯着梁辰,眼里带着无穷的哀怨与悲伤,悲悲切切地嘶鸣道。

    “我无法回答你。如果拒绝可以做为回答的话,这就是我唯一能采用的方式。”梁辰叹了口气。

    “我对这个回答不满意。拒绝只不过是一种表像的掩饰,你的拒绝只证明了我在理论上没有机会。”高丹擦净了眼中的泪水,居然逐渐平静下来,还整理起自己的衣裙,坐在了床上,以极其冷静的语气说道。她的哭泣声居然都已经开始平抑了下来,这一刻的理智与清醒显得有些不合时宜的可怕。

    “够了,说这些没有任何必要。我现在就给你哥哥打电话,让他接你回去。”梁辰有些悚然而惊,他预感到这件事情好像愈来愈麻烦了,并不像想像中的那么好解决。

    “不必,我自己的事情可以自己解决,不需要惊动我的家里人。梁辰,我只想你记住,有一个女孩子,一直会等你,等你到海枯石烂,等你到天荒地老,哪怕白发苍苍,哪怕红妆不再,也依旧会等,不舍昼夜,我会用我的诚心和毅力,让你知道,这个世界上,爱情定义的真正内核叫做,执着!”说到这里,高丹擦净了脸上的泪水,已经站了起来,穿上了自己的鞋子,向外走去。

    当走到门前,梁辰下意识地向外让了让,而高丹却站在了他的面前,直直地盯着他的眼睛,当看着他的唇上一抹淡红的唇膏印时,她咬了咬下唇,眼里又怔怔地蕴起了清澈的泪水。

    “梁辰,其实我今天并没有白等,无论主动还是被动,曾经过去的今夜某一刻,你是属于我的,我能感觉得到你的心在那一刻砰然而跳,所以你才没有当场便把我甩出去,而是迟疑了一下,你这一刻的迟疑,就是我执着的依据。我会记得你的吻,永远不会忘。”说罢,高丹已经走出了屋子,蹬蹬蹬疾快无比地冲下楼去了。

    梁辰怔怔地望着她的背影,突然间意识到,自己刚才那一刻的迷乱,好像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可这真是错误吗?他有些惶惑起来,甚至不安起来,这究竟是人心深处的本能还是道德上的缺失?

    站在门前思索了良久,他才长长地叹了口气。不得不承认,以他二十年的阅历,纵然经历过的事情比五十岁的人还要多,但对于这个问题,他却无法想得透彻清楚。

    或许,人性本身就是一个看不到底的泥潭,连每个人自己都无法看得清自己潜在暗处的那些东西吧?

    虽然暂时地解决了这个麻烦,可他却有些意兴萧索,心头烦闷不堪,因为高丹突如其来的这一次等候,他的心有些乱了。

    沉沉地一觉睡去,等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他才发现,居然已经是天光大亮,都快早晨七点钟了。

    摇头苦笑了一下,梁辰坐了起来,活动了一下身体,随后打了半个小时的拳,然后端起了那个已经被陈美琪压掉了漆的盆子,准备去接水洗漱,可开门的刹那,看到了地上依旧有一个白色的塑料袋,袋子里装的还是昨天的保温饭盒,他仰天无声地叹息了一声,狠狠地掐了掐自己的眉心,看来高丹真的开始准备跟自己打一场持久战了,没想到那样娇弱的一个女孩子,如果倔犟起来比犀牛还要厉害,他真的不知道如何去应对了。

    想了想,拎起了那个饭盒,放回到了屋子里,他今天不准备去还饭盒了,还也没用。拒绝、谈心、做思想工作都已经没用了,现在他唯一可用的办法,就是人为地拉开距离,用距离去冷淡高丹,避开她,不再去理她,或许会好一点吧?

    吐了口胸中的闷气,梁辰简单的洗漱了一下,便去学校了。路过路边小吃摊的时候,他随意买了两个包子一杯豆浆填填肚子,急匆匆地往学校赶。

    今天第一节课是系主任的课,倒是不能轻易缺席了。

    只不过,刚刚走到教学楼附近的操场时,突然间一个人影便已经跳出来拦在了他的面前,怒视着他,一副找茬打架的样子。

    定睛一看,梁辰都有些无语了,那不是陈美琪陈大小姐又是谁?梁辰一阵阵地头痛,他就搞不清楚了,自己怎么就这么“有女人缘”呢?他真想对着苍天喊一声,你们倒底看中我哪一点了?我改还不行么?

    虽然这种想法很有些闷骚自恋,但现在确实是梁辰想喊却又不好意思喊出来的心里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