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4章 :起飞的梦想
    :

    “当然能帮到忙。那个公司,颇有些社会上的背景,能够纠结不少社会闲散力量,我别的倒不怕,就怕他们到招标会的那一天捣乱,让我们根本无法进入会场,自动取消招标资格,那就麻烦了。”李厚民叹息了一声,揉了揉眉心道。

    “怎么还有这种事情?难道当地政府容忍不管吗?”梁辰一怔,随后微愠道,觉得这件事情居然会发生在这个法治时代,真有些不可思议。

    “呵呵,怎么管?毕竟事情还未发生,况且我是私下得到的消息而已,我总不至于空口白话地就要求人家当地警察出动保护我去吧?就算这件事情是真的,恐怕也不好管,因为那家公司是当地建筑行业中的龙头公司,跟市里领导们的关系非同一般,据说跟某些人还有直系亲属关系,无论是出于官商勾结还是当地保护,都不可能太过深管,当地警局最多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最重要的一点是,这种竞争,属于边缘化的灰色竞争,不属于黑,也不属于白,我们斗死斗活,只要不出人命,就符合潜规则,属于这一条道上的规矩,无论扔到哪里去,政府也根本不可能去管,只要到时候你真金白银地掏出来,按照规定保质保量地如期完工,谁都不会深管这种事情的。”李厚民长叹了一声,道出了其中的真意来。

    “原来如此。”梁辰点了点头,通过李厚民的这一番话,他觉得对这个社会某些阴暗面的了解倒是真深了一层。“不过,这件事情好像你找我也没有什么用处吧?应该直接找你们的保安经理啊。”梁辰随后抬头问道。

    “呵呵,找他又有什么用?他的保安部满打满算才二十几个人,而那个当地的公司,扬言招标当天不让我们进入城市半步,并且,他们也确实有这种手段,动用的人力可以说会是我们的几倍,甚至十几倍。”李厚民苦笑道。

    “嗯,那你也可以同样雇佣社会人员,保护你们进入会场的。你们的保安公司经理,应该也和这些人有些联系吧?”梁辰点了点头,提出了个相对中肯的建议,不过他知道李厚民肯定不会采纳的,只不过他是在试探而已。

    “呵呵,我是个正经的生意人,原本对于这种事情并不屑的,这会影响到公司的声誉及外界形象。再者说,最重要的是,我也根本找不到那么多社会闲散人员,就算找到了,也只是饮鸠止渴,恐怕以后遗留下来的麻烦及隐患也不会小,这些人,搞不好会狮子大开口而且会没完没了地纠缠,我见过这样许多的例子,也不想惹这种没必要的麻烦。”李厚民摇了摇头,叹口气道。

    “你可以继续去找虞叔,或许他有办法也说不定。”梁辰微微一笑道。

    “唉,虞叔岂是那么容易搬得动的?他是座大山啊,如果谁敢去搬,搞不好就会压到自己的腰都断了。况且,这是省外的事情,而出省的事情虞叔向来不会伸手,这是他的原则。”李厚民叹了口气道,不过这一句话间倒也暴露了虞叔平素里做的事情也不见得就怎么光彩了。

    “嗯,那你的意思是?”梁辰皱眉问道,他已经隐隐约约地猜到了李厚民的心思。

    “呵呵,我的意思其实很简单,据说你在大学城那边,有一帮运动系的朋友?还跟江城体大武术系的学生关系也不错?如果可以的话,我,嗯……”李厚民有些尴尬地搓了搓手,抬头看了梁辰一眼,不太好意思说下去。

    梁辰并未说话,只是用一双清澈见底的眸子望着李厚民,静待他说下去。

    李厚民犹豫了半晌,最后终究还是摇了摇头,颓然坐回到了沙发里去,“算了,不说这些烦心的事情了,说些别的。”

    “呵呵,不,李先生,我想我们可以就这单生意好好地谈一谈。”出乎李厚民意料的是,梁辰居然并没有想像中直接回绝了他,而是正经地摆正了态度跟他谈这件事情。

    不过“生意”这两个字,多少让李厚民有些好笑,什么时候他跟梁辰谈起生意来了?

    “李先生,如果你想雇佣我们朝阳安保公司的员工为您的这一次举动保驾护航,保护你成功到达并进入招标现场,那就要看你的‘诚意’了。”梁辰特意将“诚意”这两个字咬得很重。

    “朝阳安保公司?你什么时候有自己的公司了?”李厚民瞠目结舌地望着梁辰,觉得很是不可思议。

    “二十天之内就会成立。”梁辰微笑说道,悠然靠坐回去,吸起了雪茄。

    其实就如他所言,刚才李厚民的话倒是提醒了他,其实如果算起来,师大体院可不仅仅只有一个运动系,还有其他体育教育等等四五个系,那可都是曾经高中的体育棒子考过来的,身体素质绝对杠杠过硬,而且学识素养也是一流,毕竟,这样的名牌大学里收的学生可不是随便一个身体条件好的社会渣子就能蒙混过关考进来的。另外,江城体大的学生也不必说,论起身体素质来,当然也极其硬朗,学生素质也不错,这可是一个巨大的人才资源库,如果真正充分利用起来,恐怕就是一股庞大的力量。

    况且,梁辰现在也没属于自己的实体公司,如果借李厚民的这一次东风,成立自己的公司,也不啻于获得了一个发展的机会,还可以为自己的下步发展奠定人才的基础。当然,他最主要的目的并不在于让这群优秀的学生去做打手,那未免是拿珍珠做玻璃弹子玩儿,有些暴殄天物了,他只是想借着这个机会整合资源,挑选优秀的人才,毕竟,这个社会中,人才才是最为稀缺的宝贵财富。

    这个想法也是突然间灵光一现,至于以后的长远规划,还要以后具体的打算了,目前先把架子搭起来再说。

    “你……”李厚民不自觉地再次张开了嘴巴,有些失态地望着他,看梁辰的样子,不像是在跟自己开玩笑,可是,梁辰这句话说出来,多少有些儿戏的味道。

    “呵呵,李先生,不必这么惊讶,你完全可以将现在当成真正的生意去谈,我们倒不妨先敲定主体框架。不过,无论如何,都要先感谢李先生,能让我想到成立安保公司的这个点子。李先生大可放心,只要你帮我们在二十天之内走完流程,顺利成立这个公司,再适当表示诚意,我就可以帮你达你的目标,怎么样?”梁辰微笑靠在沙发上,真如一个生意人般,平等地与李厚民对话。

    李厚民望着梁辰,最初的震惊过后,已经迅速沉定了下来,毕竟,他的一生经历了无数风雨大浪,什么事情都见识过,刚才的惊诧只是从另一个层面某种意义上表达对梁辰的佩服而已,当然,这连他自己都没有感觉得到。

    深吸了口气,重重地一点头,“好,梁老师的能力我当然不会有半点怀疑,就如你所说,流程这件事情我去办,十天之内就会有结果。不过你们都是在校学生,而做这种特种公司需要在我们本地警局备案,并且目前来说,你们要出省负责安保工作,可以存在一些麻烦,如果不介意的话,就先挂靠到我们轩域集团下面,与我们保安部合并,成立单独的安保公司。当然,你别误会,我不是对你的这个公司有什么企图,只不过目前来说你们暂时不具备执业资质,想要快捷将这一套流程走下来,也只能先走这个捷径了。三个月之后,这个公司就可以剥离出去,跟轩域集团不再有任何关系。”李厚民当下不再犹豫,立马切入技术层面,与梁辰认真讨论起这个问题来。

    “好,没问题,就按李先生说的办。”梁辰微笑着站了起来,大框架已经敲定,具体后面的事情,他准备放手给李铁去做,让这个小子好好地锻炼一下。

    “这个,梁老师,再讨论一下这一次安保服务的价格问题好不好?在商言商,我们这也是在谈生意嘛。”李厚民哈哈笑着,其实是想再跟梁辰多聊一会儿。他觉得跟这个年轻人说话,随时随地仿佛都有惊喜等着他。

    “大框架已经敲定了,具体操作的事情,就让下面的人去做吧。等公司正式成立后,我那边自然有人会来跟李先生的人谈具体的问题。”梁辰淡淡一笑,已经上楼去了,他还要去辅导李想学习,尽一个光荣的家庭教师的义务。

    “呵呵,这个年轻人,愈接触愈让人有一种惊艳的感觉啊。”李厚民望着梁辰的背影,叹息着自言自语道。

    不过,两个人这一次倒是出奇地默契,居然都绝口不谈王丽薇的事情,当然,李厚民是不想,而梁辰是觉得不到时机。

    上了楼,又辅导了李想学习了大概一个小时,梁辰这才起身告辞,李想依依不舍地直送到大门外,晚风撩起了她的黑发,在夜风中向着梁辰远去的车子招手,不知不觉间,小小的人儿已经痴了。

    屋子里的李厚民见到此情此景,还能说什么,也唯有一声叹息了。

    有时候,有些东西,是上天注定的,终究无法勉强,比如情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