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章 :切莫惹火烧身
    :

    “没错,五年一届的黑帮大会,全国几十省,每隔五年,都会在这个时间举办砥剑节,重新分配势力与产业,赢的钵满盆满,输的黯然归退,只能图谋五年后东山再起。当然,砥剑节过后,还有全国六大区各自的茱萸节,以及更高层面的分盟会及全国意义上的总盟会。说到底,就是以五年为一个轮回的重新洗牌的黑帮大聚会而已。”虞占元娓娓道来。

    “原来如此。”梁辰点了点头,将这个情况牢牢地记在心里。说实话,他还真的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些东西,对这些事情很是陌生。以前那个人也从来没有跟他讲起过这些事情,他记得很清楚,提起江湖事时,他脸上是那种高傲的不屑一顾,似乎这种江湖黑道根本入不了他的法眼。虽然梁辰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也猜测过他是不是一个隐退的大人物,但可惜的是,除了教会了他功夫、杀人还有其他逼着他去学习的那些五花八门的东西之外,对于其他的这些事情,他只字未提过,这也是迄今为止梁辰心中最大的一个谜,却不知道何时才能解开了。

    “其实砥剑节,顾名思义,就是以石砥之,剑才能更锋锐,更光亮,更具有冲击力和杀伤力。当然,这是一个传承已久的古老江湖节日,最开始始于清初,定于每一个农历年的除夕之夜。那个时候为了抵抗夷族入我华夏,民间自发成立了各种地下活动的组织,而江湖道上的朋友也顺应时势,转身为抵抗满族的一支力量。当时举办这个节日其实就是一个比武大会,主要就是为了强健体魄,锻炼杀夷族蛮子的本领,励志用的。不过随着时代的演变,到了现在,已经成为了权力洗牌大会了。不过这倒也有了一个好处,那就是不至于使江湖路上的朋友为了利益而明面上就撕破脸皮相互仇杀,大打出手,一是不利于道上的稳定团结,影响了整个江湖道的向心力,第二个也是因为现在是法治社会,国家对这方面打击的力度很大,管控得很严厉,如果动辄就血拼一场,对于整个道上的发展也不是好事。所以,砥剑节的演化也算是顺应时代的变迁,更重要的是以一种比较温情的方式来解决道上的争端,力争和平洗牌。不过说是和平,其实也并不和平,该发生的一切总要发生,只不过不是摆在明面上打打杀杀的那么过份罢了。不过值得一提的是,砥剑节,做为传统意义上的励志之节,比武倒是不可避免的了,而在节上的比武,胜与负,就是决定权力分配的关键之处了。胜者,可以在保全自己以前产业的基础上,拥有对方的半数产业,在一省之内拥有更大的话语权和某些事情决断上的优先权。而失败者则要实力受损,黯淡退去了。所以,梁子恒找到你,还威迫你去打拳赛,就是出于这个目的了。只不过我不知道他是想有更大的图谋呢,还是只想维持现状,保持自己的这份产业不变。”虞伯叹了口气,结束了自己的叙述。

    “原来如此。剑之锷,砥之而光;人之名,砥之而扬。”梁辰点了点头,不知是赞叹还是挪谕地道。

    “呵呵,对头,其实原本就是这么个意思,只不过现在变了味道而已。”虞叔呵呵一笑道。

    “存在的就是合理的。”梁辰不置可否地淡淡一笑道。

    “小辰子,这个砥剑节上的拳赛可是非同小可,每一场拳赛不死不休,梁子恒手下精兵强将无数,可现在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了,他的对手们肯定会很强横,这一点,你也应该能猜得到。但看你现在的样子,却好像一点都不担心?”虞占元有些好奇地问道,他感觉梁辰实在太淡定了,淡定了令他这个老江湖都有些接受不了了。

    “担心有用?”梁辰转头看了他一眼,随后眼光掠向了天空飘浮着的一朵白云。

    “呃……”虞占元一怔,随后摇头哑然失笑,“也是,我倒是多虑了,以你小辰子的身手,恐怕能奈何你的人好像真不太多。”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我倒不敢自大。不过,既然事到临头,既不能绕,也不能躲,那就只能面对了,无论坦然还是担心,都没有太大的必要。我总是相信,命运应该掌握在我们自己的手里,而不是成为其他人的牵线风筝。”梁辰望着那朵白云,悠然说道。

    “唔,说得好,淡然间却是豪情万丈”虞占元抚掌大笑,猛然间怔住了,一双看似混浊的老眼中精光大放,死死地盯住梁辰,“小辰子,你这可是话里有话啊,看起来你并没有梁子恒放在眼里,而是想……”

    “不可说,不必说,不须说。”梁辰从那朵白云上收回了目光,望着虞占元笑笑说道,话语里却是饶有深意。

    “好,不说,不说。”虞占元哈哈大笑,可笑声中却是颇多感叹的意味了。

    “却是不知道,虞叔是不是也要参加这个砥剑节?!”梁辰突而问道。他也是不得不问,毕竟,这关系到太多太多的事情,况且,虞占元一看就知道江湖地位极高,并且连李厚民那样的房产大亨也要向他来求助做某些事情,甚至可以影响到大型的工程与项目,这个能量可不是普通的黑道大哥能做得到的。

    虞占元并没有太大的惊讶,因为他早就料到了梁辰一定会问这个问题。

    摇了摇头,“砥剑节是你们这些年轻人的事情,我已经老了,最多也只能做个守望者罢了。”他有些沧桑地叹口气道,却没有明说这个“守望者”倒底是一个怎样的概念。

    “守望者?”梁辰皱了皱眉,有些不太懂,却并没有细问,只是将这些记在心里。

    “今天还要谢谢虞叔告诉我这么多,这个恩情,我梁辰记下了。”梁辰微微一笑,已经站起身来,准备向虞占元告辞。

    “能真正地帮到你这个优秀的年轻人,也是件不错的事情,起码我心里很舒服。”虞叔也不多留,站起来送客。

    “那我就告辞了。”梁辰站起身来拱手道,举步便下了台阶。

    “小辰子,梁子恒在j省也算是一号人物,这一辈的年轻人里,他算是不错的了,靠的是一双拳头打出了现在的天下,不算很好对付,如果你真有需要,可以来找我。”虞占元站在台阶上,负着手望着梁辰,见梁辰已经快要走到白石小径上时,突然间提气高声喝道。

    “就不麻烦虞叔了,我自己能解决。”梁辰转身露出了两排洁白的牙齿一笑,笑容淡定轻松,好像并没有拿梁子恒当做一回事。让虞占元略有些郁闷,一涉及到这些原则性的问题,梁辰从来不肯轻易吐口,似乎让他帮忙是一件很丢可怕的事情似的。

    “那你不问问我今天为什么要找你么?”虞占元呵呵一笑,负手站在台阶上问道。

    “您想说的,自然会说,不想说的,我问也没用,不是么?”梁辰笑笑反问道。

    “你这个小辰子啊,怎么从来都是这样一副对什么事情都满不在乎的神色?真服了你了。”虞占元摇头苦笑,不过随即面色凝重了下来,“小辰子,我知道你最近做了很多事,侠肝义胆也好,心存善念也好,这都是一个江湖人应该有的本质。不过,做为一个过来人,我只能告诫你一句,有些事情,最好不要趟得太深,否则陷进去就不好出来。你是个聪明人,会懂我的意思。”

    梁辰心底一跳,皱起眉来,抬头望向了虞占元,突然间很有一种想问清楚虞占元倒底所指何事的冲动,但终究还是压抑住了这种冲动。

    他知道这是不智的行为,虞占元没有明说自有不会明说的理由,如自己所言,想说的自然会说,不想说的问也没用。况且,看虞占元凝重的表情,话说到这份上已经是对自己仁至义尽,自己若再细问,一是不智,二是过贪,三是或许会让虞占元惹上不必要的,这就没必要了。

    挑了挑眉毛,忍下了这种冲动,梁辰依旧神色淡然地一笑,“谢谢虞叔指点,不言谢,自当报。”他向着虞叔一拱手道。

    “江湖之人,不图报,只为义。”虞叔拱手还礼,可这个举动却充分证明了他现在足以将梁辰摆到了一个相当高的高度来看待他了。

    “告辞了。”梁辰转身而去,虞占元也不再送,只是站在台阶上望着梁辰远去的背影,沉思着,半晌,轻轻摇头一叹,喃喃自语道,“这倒底是怎样的一个年轻人?为何我越来越看不透他?”

    梁辰出了大门,正在拔步而行,那个三伯却并没有如往常一般直接关门了事,而是从门内露出了一颗白发苍苍的头颅,突然间便道,“小子,我家家主告诉你的都是好话,你可要记住了,别到时候惹火烧身,凭你现在的本事,还掀不起多大的浪来,记住了。”

    说罢,“砰”的一声已经将门关上。

    梁辰一阵愕然,良久,摇头苦笑了一下,往回走去,不过心思却有些沉重起来,他现在也没猜得出来,虞占元倒底所指何事。

    没办法,他现在得罪的人好像真不少,有一个常务副省长老爸的陈美琪,还有江湖路上的恩恩怨怨,包括那天出手杀人干掉了刘华伟,等等等等,这些事情加在一起,想要凭虞占元的一句模棱两可的话分析出个所以然来,还真不太好分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