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章 :生日请柬
    :

    揣上了电话,梁辰皱着眉头看着手里的饭盒,思考了一下,在手里掂了掂,缓缓地将饭盒塞回了塑料袋里,原封不动地重新包好,随后回屋洗脸刷牙,下楼吃了一口早餐,拎着袋子便去上学了。

    刚一进班级,“刷刷刷刷刷”,无数眼神便射在梁辰的身上,眼神里有激动,有兴奋,有赞赏,有钦佩,有仰慕,有膜拜,还有羡慕,反正林林总总,不一而足,反正都死盯着梁辰,不错眼珠儿地看着他,生怕一挪眼睛他就要原地消失了似的,弄得梁辰浑身有些不自在。

    脸上神色不动,依旧如平常般淡定地回到了座位上,可是额上已经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儿,在这么多人一齐的注视下,让他这种心理素质极佳的人也有些不自然起来。

    座位旁的张凯扶了下黑框眼镜,看了他一眼,竖了竖大拇指,低声地道,“昨晚再次英雄救美,你又出名了。”

    梁辰摸了摸鼻子,只能苦笑,还能说什么?

    张凯看到了他手中的饭盒,有些疑惑地皱起了眉头,“这是什么?某位追求者给你送的?”张凯这样的人也开始八卦起来。

    “待着你的吧,瞎问什么。”梁辰瞪了他一眼,低声笑骂了一声。

    张凯抬头看了看他,叹了口气,“女人是祸水,辰哥,你千万要记牢啊,多少英雄人物都栽在了女人身上,对于这种动物,你一定要把握手分寸。”以他的聪明,已经大略地猜到了这倒底是怎么回事。如果不出意外,应该跟高丹有关系了。昨天晚上他当然见到了一天之内第二次英雄救美的一幕,联系起来,倒也不难猜到这个饭盒从哪里来,意味着什么了。

    “那我祝愿你一辈子都找不到老婆。”梁辰斜瞥了他一眼,有些好笑地道。这家伙,对于女人的观感还真是执拗。

    “如你所愿,我这辈子都不会找老婆,烦。”张凯一撇嘴,语气很是坚决地说道。

    正说到这里,教室的门一响,陈美琪走进了屋来。

    陈大美女出现在众人面前时的样子永远是那样光鲜靓丽,明艳动人,她今天扎了一个清清爽爽的马尾辫,上身一个露脐小体恤,下面一条紧绷绷的黑色紧身牛仔裤,踩着一双鱼嘴小靴子,挎着个白色纯棉的大挎包,说不出的青春动人,说不出的清爽利落。

    好像还略涂了些唇彩,更添上了一种说不出的妩媚。

    进了屋子,也没跟任何人打招呼,只是埋头往前走,不过路过梁辰身旁的时候,却是迅速地转头瞄了他一眼,眼神很复杂,有惊惶,有害怕,有幽怨,总之就是说不清楚,随后又带着飘逸的香风远去了。

    “她好像不那么恨你了。”张凯今天好像话特别多。

    “那跟我没关系。”梁辰目不斜视地拿出了书本,准备上课,好像刚才从他身畔走过去的不是一个超级大美妞,只是一个稻草人。

    “恐怕关系会很大。你不觉得一个平常很恨你的女人突然间对你转变了态度,有些奇怪么?”张凯扶了扶眼镜,居然没完没了。

    梁辰没说话,只是转过头去皱眉望着他,“你倒底想说什么?”

    “我是想说,如果她真的对你的态度发生了转变,要么就是她更恨你了,只不过把恨意埋在心里,伺机一下把你搞死。要么就是她喜欢上你了,有时候感情这个东西很微妙,爱恨只在一念之间。依我看,后一个的可能性非常大。或许她从小到大一直被人宠着,冷不防你那天粗暴地对她,让她产生一种新奇感,所以爱上你也说不定。”张凯拄着下巴低声地给他分析道。

    “真看不出来,张凯支书,你很有做心理学家和情感分析家的潜质,尤其适合分析女人的情感,做女人的心理工作。不过附带说一句,我觉得你这是在无凭无据地瞎分析,换个词来讲,就是白日做梦,或者也可以叫做胡说八道。”梁辰好笑地说道,根本不信。

    “唉,走着看吧,或许我不是胡说也未可知。不过,如果她真要喜欢上了你,以她的脾气还有家庭社会背景……你自求多福吧。”张凯再度叹口气道,他感觉跟梁辰在一起的时候,好像要将全世界的气都叹完。

    梁辰这一次不说话了,只是揉了揉眉心,他被张凯今天的聒噪弄得有些头痛了。

    这个时候,上课铃声响起,教社会统计的那个短胖的中年教授走进了教室,开始讲课,梁辰抛开了一切杂念,开始专心听课,同时两脚绷直,离地面五公分,一切照旧,心底倒是逐渐安定了下来。

    上课期间,陈美琪倒是一直伏头在桌上奋笔疾书,也不知道是在写些什么,梁辰也懒得去理会。

    前两节课上完,上午间操时间,梁辰放下了脚,休息了一下,正准备出去跟张凯抽根烟,就看见班里的那个身材娇小脸上有几粒可爱小麻子的生活委员女生已经抱着一叠金光闪闪的纸片子走上了讲台,敲了敲黑板,“肃静一下,大家肃静一下,有个事情要向大家宣布。”

    梁辰重新坐下来,转头看了张凯一眼,还以为是班里或是系里有什么事情,却没想到张凯皱起眉头,摇了摇头,看来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这周周五,是咱们陈美琪班长的生日,她准备在家里开一个生日派对,所以,委托我隆重邀请大家一起去参加宴会,希望大家届时赏光哈。”生活委员笑嘻嘻地说道,随着她话声落下,教室里“哄”的一声炸营了,一群学生兴奋地嗷嗷直喊,尤其是一群男牲口们,平素里陈美琪那就是高高在上如天上的云彩一般的人物,想跟她说句话都很难,而今天她居然邀请班级里的同学去参加生日宴会,这下终于有机会一亲芳泽了。就算没什么发展的可能性,但能借机亲近一下这位现在的系花儿以后还可能成为学校校花的大美女,也是不错的呀。

    一群学生登时兴奋地叽叽喳喳议论起来,男生们在讨论送什么生日礼物好,而女生们则在讨论着那天要穿什么样的衣服、鞋子,背什么包包。

    毕竟,能得到常务副省长家千金的邀请,那也是倍儿有面子的事情了。

    陈美琪坐在那里抿着小嘴儿在笑,也是一副高兴的样子,只是一双妙目有意无意地,时不时就瞥掠梁辰一下,眼里的神色依旧复杂。

    生活委员已经开始从第一桌发请柬,请柬是烫金的,上面都按照顺序写好了名字,刚才前两节课陈美琪一直伏头在桌上奋笔疾书,敢情是在写请柬来着。

    请柬发到梁辰这里的时候,陈美琪像是莫名的有些紧张起来,两个美丽的大眼睛借着生活委员发请柬的机会,眼里底处涌起了一丝说不出的期待,一眨不眨地盯着这边,连呼吸也有些急促了。

    “辰哥,您的请柬,到时候务必要赏光哦。”生活委员笑嘻嘻地将请柬很是夸张地双手奉起,呈在梁辰的面前。

    梁辰皱了皱眉头,微笑着点了下头,却没接这个请柬,同时既没说去,也没说不去。

    那个生活委员没有得到梁辰的回复,递出请柬的手不好意思收回去,愣了下,悄悄地向着陈美琪那边低瞄了一眼,陈美琪低咳了一声,眼里明显掠过了一丝愤怒,却装做若无其事地转过头去,望向了窗外,一副有你五八、没你四十的不屑样子。

    生活委员眼珠儿转了转,嘻嘻一笑,却是肯离开梁辰的身边,“辰哥,咱们班里可是一直没有聚会呢,借着这个机会,大家伙儿也准备好好跟您这位咱们师大的传奇英雄亲近亲近,你到时要是不来,那不仅仅是不给咱们班长面子,也是不给咱们全班同学的面子啦。辰哥,赏个光嘛,说句话呀。”

    她一口一个“辰哥”,连娇带嗲的,叫得亲昵无比,甜得腻死人,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梁辰的亲生妹妹呢。

    “我替他回你,不去。”张凯见梁辰不好开口,在旁边哼了一声,不耐烦地挥手道。

    “哟,支书大人哪,您爱去不去那是您自个的事儿,怎么能替辰哥做主应下来呢?难道您比辰哥还厉害呀?那昨天晚上怎么没见您冲上楼顶去救人呢?”生活委员这张嘴也真是不白给,一句话便顶得张凯哑口无言,立即败下阵,哼了一声转过头去,却是无法再说什么了。

    “辰哥,您就去呗,人与人相见就是缘份,况且这还是咱们上大学以来的第一次聚会,你要真不去,那妹妹我这里可就一点面子都没有了。”生活委员逮着机会可劲儿地撒娇,来个君子欺其以方,惹得周围一群早就对梁辰仰慕却无法接近的女生又是撇嘴又是抠指甲,满脸的不屑,可是心底下恨不得现在梁辰面前的那个撒娇的女生就是自己。

    梁辰摸了摸鼻子,说实在话,他倒真是不想去,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拒绝这么个可爱的女生,也实在有些不厚道。

    正在犹豫的时候,那边的陈美琪突然间站了起来,“琳琳,不要再跟他讲了,他又有什么了不起的?爱去不去!”

    说着话,怒气冲冲地踩着高根鞋,噔噔噔地便走出了教室。

    无可否认,梁辰这种模棱两可的态度终于激怒了那边满是期待的陈美琪,她开始发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