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8章 :救人(上)
    :

    其实梁辰根本就不知道高丹的宿舍在哪里,但警车的笛声和消防车的灯光就是最好的指引,摩托车一路呼啸而去,到了近前,远远地便借着闪亮的灯光看得清楚,十七号女生宿舍楼六楼的楼顶上,正坐着一个白衣飘飘的女孩子,虽然夜黑看不清楚长像,但那股飘然出尘的气质,显然就是高丹无疑。

    “混帐!”梁辰看得急怒攻心,一下扔掉了车子,掀开了警戒带便往里钻。

    “站住,你是干什么的?现在情况危急,马上退出去。”一个警察走过来,摁住了他的肩膀。

    “我是楼上那个女孩子的哥哥,才得到消息,想跟她说两句话。”梁辰解释道。

    “少来,刚才已经有无数男学生都称自己是她的哥哥要上去,你还是省省吧,站远点儿,如果一会儿人真的跳下来砸到你就完了。”那个警察翻了个白眼儿,很是有些不屑地说道。

    梁辰愣了一下,随即醒悟过来这个警察说的是什么意思,敢情刚才已经有很多高丹的仰慕者要来借机会英雄救美或是一亲芳泽了,他突然间发现自己的这个理由真的很滥,可现在着实又找不到什么好办法。眼看着楼顶上的高丹神情恍惚,好像随时都要随风而去的样子,而消防队的气垫子到现在都没有运过来,他心下无限焦急,高羽是他的生死兄弟,在他眼里,高丹跟他的亲妹妹没什么区别,他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高丹寻死。

    急迫之下也顾不得那许多,“我要救人,你给我闪开!”他一把便将那个警察推到了一旁去,风一般地往楼道里跑。

    “你给我站住,如果刺激到跳楼的人提前跳下来怎么办?回来,臭小子,你给我回来。”那个警察被他轻轻一推便身不由己地退出了三四步去,暗自骇然这小子好大的力气,刚回过神来大喊,可哪里来得及?人早已经跑得远了。

    几步蹿进了楼道里去,腾腾腾便往上跑,速度如风一般的快,一大步就是三四个台阶,不到一分钟,便已经蹿上了顶楼,不过刚刚出现,对面就围过来三四个民警,将他拦住了,“退回去。”

    几个膀大腰圆的民警拦在了他的面前,虎视眈眈地道,他们都不知道梁辰是什么人,生怕他刺激到高丹,到时候后果不堪设想。

    “警察同志,我真是那个女孩子的哥哥,让我过去跟她说两句话,或许她情绪就会稳定下来,不会再生出寻短见的念头了。”梁辰一看实在闯不过去了,只能站在原地举起手,尽量放缓语调道。

    同时从人缝儿中望过去,就看见高丹早已经跨过了顶楼的防护栏,跨坐在楼顶那不足半米宽的护壁上,神怀恍惚,脸上依旧有未干的泪迹,随时都要跌下去的样子。

    “不行,我们无法确定你的身份,况且现在那女孩子情绪不稳定,你就算过去也无事于补,等消防队员把气垫拿来的时候再说。”领头的一个警察坚决不许。

    这个时候,另外两个警察走了过来,梁辰抬头一看,登时吁了口长气,抬头喊了一声,“唐所,何所,你们都在啊?!让他们放我过去吧,或许我有办法能解决这件事情。”

    只见对面走过来的两个警察正是唐科和何春林,两个人现在关系看起来倒是很融洽了,估计应该是梁辰居功至伟。他们见了梁辰都是一愣,随后何春林赶紧挥手,让梁辰走过来。

    师大是大学城派出所的辖区,他们两个在这里是理所当然的了。

    “辰哥……呃,梁……辰,你来这里干什么?”何春林叫辰哥都叫得有些顺嘴了,脱口而出,搞得旁边的警察用怪异的眼神看着他,老脸一红,马上改口。

    “兄弟,你认这女孩子?”唐科见到梁辰却是一喜,一直悬着的心落了下来,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无论再危急的事情,只要梁辰一到场,立马心底下就稳定起来,感觉特别有底,无论再大的困难也好像能轻易就迎刃而解似的。

    “嗯,唐所,何所,你们好。长话短说,这个女孩子我认识,家里的情况我也比较了解,更重要的是,我大概能猜到她为什么轻生,所以,现在能不能让我过去跟她说两句话?或许对于解决问题有好处。”事态紧急,梁辰也没功夫磨叽,点头问了一声好,立马切入技术环节。

    “好,那你过来吧。”唐科与何春林对望了一眼,均没有任何犹豫,齐齐点头,唐科应了一声道。

    面前的几个警察闪开来,梁辰正要走过去,便听见下面又是一阵喧闹声,唐科被搞得有些心头火大,向着下面吼了一嗓子,“又他吗怎么了?谁再敢来添乱把他给我扔出去。”

    “唐所,下面有个学生说是楼上那个女孩子的妹妹,叫高羽,我们不让他上,他偏要上,还打了我们的人……”楼下的警察刚喊到这里,便听见“哎哟”一声,随后声音戛然而止,不多时,一个高大健壮脸上还贴着创可贴的男子已经风一般地跑了上来,梁辰一看,正是高羽。

    “兔崽子,无论你是谁,给老子滚下去,再不下去我踹死你。”唐科气得不行不行的,这还反了天了,堵在门口恶狠狠地骂道。

    “唐所,让他上来吧,他真是那女孩子的哥哥,我们认识。”梁辰赶紧劝道。

    唐科犹豫了一下,终于让开来,不过嘴里却数落着,“我说你小子是怎么当哥哥的?嗯?自己的妹妹都要跳楼了,你现在才来?赶紧把你们的家里事摆平,不要再给我们警察添乱了。”他当然很生气,连续带了好几天的班,今天休班刚要睡个好觉,却没想到又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谁在半夜被人从被窝里揪出来站在天台上吹风情绪都不会很好。

    高羽没理他,一上来便看见了梁辰,脸上登时满是羞愧,“辰哥,对不起,我又让你担心了,这丫头,下午回来的时候还好好的,说自己没事儿,只不过非要吵着回学校住,我爸爸心脏病犯了,在住院,我实在没时间管她,就让她一个人回来了。结果,我刚在医院服侍我爸睡下,吉子他们就给我打电话说出大事了,我,我才赶到……对不起,辰哥……”高羽低下头去,狠狠地握着拳头,后悔自己为什么让妹妹一个人回来住。

    “一世人,两兄弟,这些见外的话就不要说了,还是先想办法把高丹弄下来。”梁辰摆了摆手,他理解高羽,这小子弄得焦头烂额,也实在是情非得已了。

    “好,这个丫头,为什么不这样想不开呢?我,真是……”高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狠狠地一咬嘴唇,唇角登时破皮,鲜血丝丝缕缕地淌了下来。虽然一直对高丹不怎么待见,但毕竟手足亲情,要说现在他心里不乱那是假话了。

    “这样,你先别过去了,我去看看是什么情况。”梁辰看他现在也是手足无措的样子,略一思考,向他摆了摆手道,的确,种种矛盾本就与高羽有着密切的关系,如果不是因为高建良死活都要把自己的产业全都给高羽,也不可能落得黄燕反目成仇雇凶杀人,这个时候高羽如果过去的话,恐怕不太合时宜。随后举起了手,缓缓地向着那边走了过去,一步步,小心谨慎地向着高丹靠近。

    “别过来,再过来我就跳下去了。”高丹尖声惊叫着,用手指着梁辰道。眼神里一片恍惚,好像现在谁都不认识了的样子,同时身子在风中摇摆不定,梁辰身后的人立刻都惊出了一身的冷汗,手心里湿漉漉的,几颗心全都悬起在了半空中。

    “小丹,别冲动,我是梁辰,你哥哥的好朋友,你应该记得我吧?”梁辰赶紧止住了脚步,举起了双手,脸上现出了温和的笑容,像是在跟一个老朋友聊天般,不愠不火地微笑道,听上去很是平静。

    “辰哥?”高丹的眼睛瞪大了,好像恢复了些神智,定定地望着梁辰,眼里渐渐地就涌起了一丝说不出的惊喜,还有种复杂的感动,不过更多的是凄惶还有苦郁。

    赶紧掠了下头发,擦了擦脸上的泪痕,不知为什么,她就是不想让梁辰看到自己披头散发时那难看的样子,就算是死,在临死前她也要把最美的一面呈现给梁辰看。

    “没错,是我,小丹,你坐在那里不冷吗?而且那里很危险,快下来,不要胡闹了,我们都很担心你。”梁辰举着手,皱起眉头半是咤责半是呵护地说道,像极一位温厚的长兄。

    远处的高丹听了梁辰的话,眼里“唰”的一下泪水顷刻再次覆满,怎么擦也擦不净,却是越涌越多了。从小到大,除了在母亲那里,她从来没有得到过任何人如此温厚呵护的怜与爱,梁辰的话,一时间让她倍感委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