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章 :跳楼
    :

    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逼迫,而自己却无可奈何,胸中一股怨气无处渲泄,梁辰狠狠地咬着牙,将油门几乎轰至了极限,沿着老工业园区的路呼啸前进,只短短的半分钟,车子便已经飙到了一百八十迈,狂风在耳畔怒吼,整个世界都仿佛在这一刻逐渐远去,在那种疯狂的速度之中,梁辰的一颗心反倒逐渐沉静了下来,不知不觉间,怒气已经随着疾驰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平素里的冷静,还有脑海里高速转动着的念头。

    “他让我打一场拳赛?看来这场拳赛对他来说至关重要,面对的人应该是什么样的人?如何才能化危为机,借这个机会创造一个于自己有利更便于展开拳脚的局面?”梁辰脑海里转动着这些念头,不知不觉间,倒是逐渐切入了技术环节,将那股怒气转化为对这个问题的深入而严肃的思考。

    面对困难时不是直着脖子咬着牙做英雄状硬挺挺地撞过去,也不是知难而退绕路而行,更不是两脚一轮瘫在那里不知该如何是好,而是能够深入地思考,如何用种种方法化解危机,解决困难,制造出属于自己的机会,这才是一个成熟的人应该具有的胆魄和能力了。

    正在梁辰仔细地思考着这问题的种种时,突然间前方灯光打出了两道淡淡的人影,远远地在向自己拼命地招手。

    轻踏下刹车,缓缓地将速度降下来,终于在即将接触两个人的时候,车子平稳地停下,梁辰一脚支地,掀开了头盔的钢化风挡,望了过去,却是太子哥还有六子,他们是被绑来的,当然没有开车子,只能一路步行回去,因为是同一条路,在这里碰到梁辰也是必然的事情了。事实上,两个人还曾经在这里等了梁辰好半天,只是一直没有等到他罢了。

    此刻,两个人正心惊胆颤地站在路中间,不停地拍着胸口,如果梁辰的车子再晚停下来一秒钟,恐怕两个人就要被一齐撞飞了。

    “辰哥,梁子恒,放过你了?”太子哥歪着余痛未消的脖子,颠儿颠儿地跑了过来,小心翼翼地站在他的车子旁问道。

    “嗯,我答应了他的条件,他便放过了我。”梁辰点了点头,支好了车子,靠在车子上,摸了摸兜,发现烟没了。

    旁边的六子赶紧掏出枝烟递了过去,给他打着火点上。

    “条件?什么条件?”太子哥愣了一下,随后脸上阴云密布起来,他知道,梁子恒那样的人如果真要提出什么条件来,恐怕这条件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得了的。一时间,他又是羞愧又是担心。

    羞愧的是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当时一句酒话,也不至于引来这么大的麻烦,担心的是,梁子恒的这个条件会不会让梁辰陷入巨大的危机之中?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他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梁辰了。

    并且,这一切麻烦原本都没梁辰什么事儿,全都是自己惹出来的,可现在所有的结果都要梁辰替自己买单,他现在恨不得一头碰死在这里,不要活了。

    “没什么,不必担心,并不是什么困难的条件。”梁辰笑了笑,并没有向太子哥温和地说道,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埋怨任何人都是没有必要的,把问题处理好就可以了,其他的任何事情都于事无补。

    “那就好,那就好。”太子哥低下了头去,咬了咬牙,突然间单膝向梁辰跪倒,“辰哥,祸是我闯下的,您义薄云天,帮我挡了下来,我知道凭我自己的本事根本没那个资格把这次的事情担下来,像我这样的小虾米,在梁子恒的眼里,根本就连个屁都不算。我也不说什么了,从今往后,我就跟着您混了,这条命,以后就是您的了。苍天在上,厚土在下,我焦义夫对天发誓,今天晚上如有半个字的虚言,天打雷劈,不得好死。辰哥,受我一拜。”太子哥不由分说,“哐哐哐”就是三个响头,这三个头真是用力了,磕得额上一片血迹殷然,鲜血沿着鼻子一直流到了下巴上,看上去凄厉无比。

    “你这又是何必呢。”梁辰摇头叹了息了一声,伸手扶起了他。

    “辰哥,别的不说了,我这几天就开始收拾东西,变卖家产,带着兄弟到大学城这边来,从今往后,你把我当狗养都行,我焦义夫但凡有二话,敢言语一个不字,六子在这里看着呢,我就如此刀!”焦义夫从鞋底抽出一把刀来,踩在脚下,嘎巴一声就硬生生地拗折了,往旁边一扔,直着脖子吼道。

    梁辰有些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他只想收六子,这下可倒好,连太子哥和他手下的人马都要一窝端了。不过因太子哥这份真性情的肝胆倒真是有些感动,点了点头,“也好,正好我这边也缺人手,如果你想过来帮我,再好不过,只不过,我可不是混黑道的,你身上包括你带着的那票兄弟,身上的流氓气息最好收敛一些,再收敛一些,同时咱们做的是正行,以后也不许再捞偏门,希望你管束好自己的手下,不要让我失望。”梁辰盯着太子哥,认真地道。

    “辰哥你放心,如果真能赚到钱,我们也不可能去捞什么偏门帮人打架平事或是干什么乱七八糟的违法乱纪的勾当去抓钱了,谁都希望能做正经事,做正经人,没有谁天生爱当流氓的。当然,混黑道与做流氓不能等同而论,不是一个层面的事情,但用混黑道来形容我们,那倒是有些太抬举我们了。从明天开始,我们一定改邪归正,您让我们干什么我们就干什么,绝无二话。”太子哥兴奋地哈哈大笑道。

    “嗯,赚钱的事情你们放心,我肯定不会亏待你们,跟着我,只要用心做事,你们每一个人都会有长足的大发展,只会比现在好,不会比现在差。”梁辰拍了拍太子哥的肩膀呵呵一笑道。

    “那是,从见到辰哥的第一眼起,我就知道辰哥绝对不是普通人,以后龙跃天门,指日可待,从今天敢跟梁子恒叫板就能看得出来,您以后一定是个做大事的人,跟着您,绝对不会吃亏。”太子哥嘿嘿笑着,虽然这顿马屁里有些水份,但绝对是他的心声,现在他对梁辰一千个服气,一万个服气。

    “少说这些没用的了,以后你的嘴也要带个把门的,凡事须知祸从口出,如果再因为瞎说话而惹麻烦,你自己看着办吧。”梁辰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地瞪了他一眼,低喝道。经过他这么一插诃打浑,心情倒也好了很多,不再如刚才那种沉重压抑了,只不过,日后必定要找回梁子恒的这个场子的决心却是更坚定。

    辱人者,迫人者,人必辱迫之,这向来是梁辰心中永远不变的信条,如果没有这种强大的信念,他梁辰也就不是梁辰了。

    六子也是极其兴奋,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只是围在梁辰的车子旁边转来转去,不停地搓着手。

    “你们两个,都上来吧,我先送你们回去,然后你们收拾一下,这些日子就过大学城这边来帮我吧。至于梁子恒那里的事情,不必担心,我自有安排。终究有一天,他会为今天的事情而后悔。”梁辰“啪”地一下拉下面罩,轻轰了两下油门,不过最后那句话却是在心底说的。

    一路疾驰,梁辰先后将太子哥和六子送回了家去,又一路赶回到大学城那边,只是刚刚驶到师大附近,便听见凄厉的消防车笛声还有警笛声响彻不停,远远地,还看到不少学生在跑来跑去,好像有什么大事发生了。

    他皱起了眉头,看来今天晚上并不是他一个人有麻烦啊。

    不去理这些与己无关的事情,梁辰调转车头,准备先去球室看看,喝口闷酒,然后再回去睡觉,就看见两个男学生正跑过了他的身旁,同时两个人说话的声音也顺着风飘了过来。

    “倒底啥事儿啊?怎么弄得这么大动静,还警车跟消防车一起来的?”其中一个边跑边好奇地问道。他是被从网吧喊出来的,当时正在cs呢。

    “靠,要是别人有事我喊你有毛用啊?你梦中情人,咱们超极知性大校花,就是那个音乐学院管弦乐系的高丹,也不知道怎么了,居然要跳楼,现在好像马上就要跳了,你要再不去看一眼,恐怕她香消玉殒以后你就再也看不到活的了。”另外一个边跑边向他说道。

    梁辰不听则已,一听之下,脑子里轰的一声响,一声心仿佛在这一刻都要炸了。

    高丹,居然是高丹要跳楼?!他真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

    “站住,你说什么?再说一次?”梁辰狠狠一捏刹车,车子一个疯狂地大摆尾,停在了那个学生面前,梁辰一把揪住了他的胸襟,怒吼道。

    “我,我是说,音乐学院的校花,高丹,要跳楼……”那个学生几乎被抓得双脚就要离地而起,吓坏了,结结巴巴地道,刚说到这里,梁辰已经一下将他甩了个大屁墩,随后摩托车疯狂地呼啸而去,带起了一道长长的尾烟,消散在夜幕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