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3章 :单刀赴会
    :

    梁辰接通了电话,电话里传来了一个陌生人的声音,“你是梁辰?”他直截了当地问道,没有半句废话。

    “我是,你哪位?”梁辰平静地回答道。

    “不必问我是谁,你只需要知道现在你的朋友在我手上,一个小时,老工业园区宁江路宇森公司,不见不散。如果爽约,他们都要死。”随后,电话便已经挂上,一片盲音。

    梁辰缓缓地将电话揣进了怀里,抿了抿嘴唇,发动了车子。

    他并没有回楼取枪,事实上,凭这些人的镇定与冷酷就知道,绝对不是普通人,并且已经做好充分的准备。而他只是一个人,就算带上了枪,以对方的实力来看,也根本无济于事,想完全靠武力解决问题,目前来说并不算太现实。毕竟,他是人,而不是万能的神。

    不过去当然还是要去的,为了六子,他也必须要去。对方既然要他去,而未直接杀人同时找上门来直接杀死他,就充分证明了事情估计还有一线转机,虽然他不知道那转机是什么,但总要博一博才行。

    发动了车子,他一路扬尘而去,只不过路上却一直在思虑,倒底是些什么人抓了太子哥非要见他呢?想起了那天晚上太子哥曾经祸从口出惹来了两个武力强大的大汉进门便打,他的眉头皱了起来,心底下突然间一跳,当时起冲突是因为太子哥说了那个梁子恒几句坏话,要是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梁子恒的人出手了,或者是梁子恒的手下来报仇来。

    想到这里,他深吸了口气,知道事情有些大条了。但无论如何,他也不能退缩,不能装熊,因为他的人生字典里,从来没有过退缩这个词的释义。

    摩托车一路轰鸣,四十分钟后,已经来到了江城老工业园区。这里曾经是一些高污染高耗能的企业驻居地,上世纪九十年代兴隆一时,但随着时代的发展,环保意识的不断增强,省里市里也下了大决心废弃这里,将这些企业全部迁走了,为了就是让省城的空气质量更好,减少些污染。

    不过这里随后也便成为了一片废弃地,并且因为长时间的工业污染,这里变成了一片无人居住的废地,八年前整个j省的地下黑拳场霸主梁子恒通过各种关系将这块地买了下来,表面上打着废地改造的旗号,种些花花草草,政府还给予补贴,其实背地里早已经改造成了全省最先进的地下黑拳场。当然,梁辰并不清楚这些,他现在只关心太子哥还有六子的安危。

    梁辰这两个月来已经将省城大致摸清楚了方向,一路摸过来倒也没费多少时间。

    宇森公司并不难找,整个工业园区只有这一片地方亮着灯光,梁辰沿着年久失修的公路一路驶了过来,在宇森公司前面的那个大铁门处停了下来。

    按了两下车笛,大铁门轰隆隆地打开,里面一片灯光亮起,一个秃头大汉默不作声地站在门侧向他招手,示意他进来。

    梁辰没有半点犹豫,直接便驶了进来,将摩托停在了院子中间。

    这间院子很大,占地足有半公顷,正中间处,居然是一座不算很大的体育馆,此刻,体育馆里灯火通明,人影绰绰,看起来为了他的到来,今天摆了好大的一个阵仗。

    “惯例,搜身。”那个秃头大汉走了过来,冷冷地道。

    梁辰没说什么,下了摩托摘下头盔,同时举起了双手,那个大汉在他身上熟练地摸了几下,点了点头,“你可以进去了。”

    指着那座体育馆,他向梁辰挥了挥手道,同时关上了那两扇高达三米的大黑铁门。

    梁辰眯了眯眼,迅速地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况,院子里俱都被水泥硬化了,还规规整整地做划好了停车位,从地上磨损的程度来看,这里平时应该总有车子停过来,而且看起来还不少。周围俱都被三米高的围墙围了起来,墙上还拉起了铁丝网,隐隐约约地还能见到在附近的暗处有人影在不停地晃动,像是巡逻的暗哨,手里还握着电棍与枪械,武装到了牙齿的样子。

    看到这里,梁辰的眉头皱得更紧了,看来今天的这一关并不好过。

    深吸了口气,既来之则安之,他将一切杂念抛之脑后,一步步地向着体育馆的大门走了过去。这一次可不同于上一次与高羽的比武,上一次是名符其实的切磋,而这一次则是货真价实的博命,搞不好就容易血溅五步,所以,他必须要小心再小心,谨慎再谨慎。

    只是心底下苦笑,自从来到省城以后,他就没有安生过,除了打就是杀,并且对手一次比一次强大,而且连他自己也无法预料,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钻出来一个更为强劲的对手,更让他想不到的是,冥冥中他与这个梁子恒好像真的有缘,上一次太子哥就曾经误会他是梁子恒的儿子,没想到今天自己就因为太子哥而与梁子恒来个面对面的亲密接触了。看起来,人的命真是天注定,什么的人就有什么样的命运了。

    叹息了一声,梁辰已经来到了体育馆的门口,直接推开了那扇门,抬头四望,便看到了体育馆呈现八角阶梯状,四面八方共有三四百个看台,居中位置,是一个标准的k1拳场,四面八方俱都用铁笼罩上,让人望去,说不出的压抑。而拳场里面,此刻正有两个赤着上身穿着短裤极其彪悍的壮汉在博命。

    他们什么护具都没有带,甚至连拳套都没有,就在笼中打得血肉横飞,拳、脚、膝、肘,没有任何限制,甚至连牙齿都用上了,不把对方打死誓不罢休。

    拳台下面,稀稀落落地坐着十几个人,正悠闲地如同看着最普通的拳击比赛一般,还不时地交谈两句。周围站着七八个身形巨大的壮汉,面目森冷,不苟言笑,眼里满是狞猛的神色,一看就知道是经历过无数腥风血雨的强者。

    听见梁辰进来的声音,却依旧没有人回头,只有远处传来了一个惶恐的声音,“辰哥……”

    梁辰抬头一看,却是太子哥还有六子,两个人倒没受什么伤,也没被捆绑或是怎样,不过现在他们脸上的表情却是胆颤心惊,甚至比捆绑上他们还要惊恐。太子哥一见梁辰到来,惊喜交加地喊了一句,他身旁站着的一名大汉眉头一拧,眼里露出冷厉的凶光来,上去就是一肘,直接砸在了他的脖子上,这一肘的力量实在太大了,太子哥哼都没哼一声,就直接躺倒在地上昏死了过去。六子吓得缩成了一团,只是拿眼望着梁辰,不敢再出半声。

    随后,那个大汉抬起头来,冷冷地望着梁辰,梁辰抬头看了他一眼,禁不住怔了一下,他依稀记起来了,这个人就是那天晚上与太子哥喝酒的时候见过的那两个大汉其中的一个。

    “大哥,他来了。”那个大汉向着旁侧椅子里坐着的一个人躬身说道。

    “嗯。”那位大哥点了点头,转头望了梁辰一眼,眼里冷电四射,上上下下巡视了梁辰好一会儿,才点了点头,像是自言自语般地说道,“还不错,应该是个好苗子。”随后,他转头向正中间椅子里坐着的那个人道,“梁爷,那个一拳废掉了老六的年轻人已经来了。”

    “让他过来。”坐在椅子中间的那个人淡淡地道,随后轻吸了一口手里的雪茄。

    “你,过来。”那个大哥指着梁辰勾了下手指道。

    梁辰并未出声,只是沉定地一步步走了过去,远处的六子将身子缩在拳台附近的角落里,脸上一片惶急,不停地悄悄向梁辰打着手势,示意他这里危险,不要管自己,还是逃吧,梁辰只是向他抱以一笑,微微地摇了摇头,既然来了,如果不见识一下省城出名的大哥级人物之一梁子恒,他又怎么可能就这样走掉呢?那不是他的性格。

    “我叫梁辰,拜见梁先生。”梁辰走到了居中坐着一直都没有回头的那个人背后,拱了一下手说道。

    “混帐东西,这里有你先说话的份儿么?给我跪下!”那个曾经与老六一起的大汉怒喝了一声,腾腾腾地走了过来,一脚便踢向了他的膝弯儿,想将他踢跪在地上。

    却没想到梁辰突然间抬腿,脚根儿向前,狠命地一踹,势若闪电,正蹴在那个大汉的迎面骨上,“咯”的一声轻响,迎面骨断裂,登时那个大汉就面若死灰,一下半踣下去,不过他居然相当硬气,愣是没吭一声,拖着鲜血狂涌的半条腿,挣扎着退到了一旁去。

    “完了……”拳台附近的六子登时就是一捂脸,敢在梁子恒面前动手的人,现在都已经向阎王爷报道了,梁辰已经伸上了手,结局恐怕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搞不清楚,这个平日里看上去胸中颇有韬略的辰哥,为什么今天会如此鲁莽?跟一个热血冲头便不顾一切出手的愣头青似的,天不怕地不怕,说打就打?他就算再能打,也是双拳难敌四手,况且这里杀人如麻的高手多的是,最不怕谁敢在这里耍横立棍。

    一时间,他的一颗心已经彻底沉了下去。

    “哗啦啦……”站在周围的一票大汉脸色俱是一狞,直接便围了过来,情势骤然间紧张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