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0章 :强中自有强中手
    :

    张凯的两枪并不是在向梁辰示威,恰恰相反,他是在证明自己的诚意。如此之快的拔枪速度,如此之准的枪法,如果他刚才真对梁辰有什么不轨的心思,大可以放心一搏,又哪里会被梁辰指着眉心跪在这里?

    梁辰看着那两只麻雀,倒是有些动容,“好枪法。”他由衷赞叹道。看得出来,张凯绝对在这方面下过苦功,而且天赋超人,要知道,打死靶容易,就算打轨道活动靶经过长期训练也可以百发百中,但打这种根本没有任何轨迹可寻不好判断的活物飞鸟,那就不仅仅是苦功了,而是天赋。

    “辰哥过奖了。”张凯谦虚地说道,神态间倒是一派淡然,不过眉宇中却有一丝兴奋,看来能得到梁辰夸奖,也是一件让他倍感荣幸的事情。

    “啪……”就在他话音刚落之际,梁辰一甩手,同样也是一枪,只不过好像是在打空气,什么都没打着。

    张凯怔了一下,挠了挠脖子,有些不明白梁辰这突如其来的一枪是什么意思。

    “我向来不喜欢拿有生命的东西练枪,因为那是对上苍的不敬。任何人都没有随意剥夺有生命的事物继续活下去的权利,呵呵。”梁辰淡淡一笑,收回了银枪,回身向那边的沙坑走去。

    张凯愣了半晌,似有所悟,赶紧向着梁辰刚才枪击的方向跑了过去,足足跑了将近四十米,便看到一处落叶孤零零地躺在地上,拿起了落叶一看,正中间中,圆溜溜的一个枪洞。

    深吸口长气,张凯心下掀起了狂滔骇浪,向来在枪法上不服气任何人的张凯,这一刻终于心服口服。

    四十米的距离,一枪命中一片四处飘飞的落叶,而且还是居中穿透,这份眼力和枪法,简直登堂入室,炉火纯青。

    要知道,落叶比飞鸟更难打,因为落叶在风中的轨迹更加不好判断,尤其是想一枪击中叶片正中心,那更是难乎其难,毕竟,落叶是扁的,有时候可能会横着顺风飘飞,想打中它的正面,而且还是在四十米开外,其难度不亚于什么工具都不借助地攀上珠峰。

    张凯佩服得五体投地,此时此刻涌现在他心里的只有一个词,“强大!”

    那边,高羽已经远远地看清楚了这边的情况,只不过一直不敢冒冒然过来,生怕再次打乱梁辰的临时计划,只能守在屋外,握着那柄铁锹,紧张地向这边张望不停。

    看到梁辰已经结束了跟张凯的对话,向着这边走过来时,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知道事情全都解决了。

    不过定睛一看梁辰身后跟过来的张凯,禁不住吃了一惊,“张凯?你怎么会在这里?”他有点儿没搞清楚情况。

    “呵呵,都是兄弟,同样是来帮你的,刚才我误会了。”梁辰笑了笑,简短地解释一句,高羽也不再问,只是向着张凯用力地点了点头,辰哥说的话,他没有任何怀疑的理由。

    张凯走了过来,没有说什么,只是与他重重地握了下手,梁辰的生死兄弟,就是他的生死兄弟,从现在开始,都是一家人,说其他的都没有用。

    “高兄,挑个好地方葬了小丹的母亲吧,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了,毕竟,这些事情不能曝光,否则会有大麻烦。至于你父亲那边的问题,你自己去解决好吧,最好让他忘了这件事情,就当小丹的母亲出远门不会再回来了,而小丹,这一次倍受打击,希望你能担起做哥哥的责任。”梁辰拍了拍高羽的肩膀,叹息了一声道。

    “嗯,辰哥你放心,我会处理这一切的。”高羽点头应道。

    梁辰点了点头,也不再说什么,响鼓不必重锤,经历过这件事情后,相信高羽会真正成熟起来的。

    与张凯进了屋子,重新又处理好了现场,铲去了血迹,再用浮土盖上,最后捡起地上的那两把原属于刘华伟的大黑星五四还有那把九二式手枪,又将剩下的几个弹夹收了起来,全揣起了怀里,同时,将那把火药枪踹碎成零件,四面八方地散扔到沙坑里,镇定自若地将这一切全都做完,随后与张凯坐在旁边的一块大石上抽烟,看着远处高羽正掩埋着黄燕的尸体,旁边高建良呆呆地站在那里,整个人仿佛在这一瞬间都苍老了二十岁似的,望上去就是一个可怜的垂垂老者。

    “三把枪,四个悍匪,就这样被你轻松干掉了?辰哥,你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人,就算是我的父亲最得力的近身保镖,恐怕也不是你的对手。”张凯坐在他的旁边,一个劲地摇头惊叹着,今天梁辰所带给他的震撼简直太多太多了,颇让他有一种目不暇接的感觉。

    “呵呵,运气而已。”梁辰淡淡一笑道。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左臂,那里有一道被跳弹擦过去的伤口,现在已经不再流血了,但依旧有些火辣辣的疼。

    只有他自己知道,当时在面对刘华伟这个可以媲美特种兵枪法的悍匪两把猛烈开火的手枪时,是如何的惊心动魄。那道伤痕,就是被当时的一颗跳弹擦伤的,甚至,当时他已经感受到了死亡的阴影完全笼罩住了自己。

    不过,最终的胜者依旧是他,或许,冥冥中真有一种叫做运气的东西存在吧?

    “运气?呵呵,我从来不认为有这种东西的存在,如果真有的话,也只是垂青于那些有准备的强大的人而已。”张凯摇头笑了笑,瞥了一眼梁辰胳膊上的伤痕道。

    梁辰只是摇了摇头,轻叹了一声,不再说话了。张凯的这句话,仿佛让他想起了很多很多。

    “这倒底是怎么回事?”张凯见梁辰不愿意再说这些事情,知趣地转移了话题,抬起头来向远处再掩埋尸体的高羽抬了抬下颌问道。

    “没什么,只不过就是一个因爱成怨怀着刻骨仇恨的女人与另一个开赌场的人设下了一个圈套想要杀死高羽的父亲,却在最后关头反被他们雇佣的江洋大盗见财起义给杀死了。”梁辰大略地将事情的经过给张凯说了一遍,张凯听罢,不胜唏嘘地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不过心底却是腾起了一种与高羽同病相怜的感觉来。

    有时候,拥有类似的不幸也会让不认识的陌生人成为亲人。

    “但愿高羽能尽快好起来,他是个成大器的人才,如果培养得当,以后完全能独挡一面,成为你的得力臂助。”张凯望着高羽赞了一句道。

    “希望如此吧,他还需要磨砺。”梁辰微微一笑道,语气沧桑,就如同一个能看穿世间任何事物的智者,真让张凯怀疑他的年龄是否真的只有二十岁。

    那边已经忙完了,高羽抱着高丹,高建良则向着梁辰走了过来,突然间便跪在了梁辰面前。

    梁辰吓了一跳,赶紧手忙脚乱地将他扶了起来,“高先生,你这是干什么?快请起来,我还年轻,受不得你这一跪啊。”

    “不,梁辰,如果今天不是你,恐怕死的不仅仅是黄燕,我们高氏一门连颗苗都剩不下,就此绝根了,我谢谢你,谢谢你救了我们全家。”高建良挣扎着痛哭道,死活不肯起来,硬是磕了个头才站起来,也让梁辰无可奈何。

    “高先生,我跟高羽是生死兄弟,您这样未免太见外了,也太折煞我了。”梁辰叹了口气道,不过也能理解高建良的作法,他是实在无法表达心底的感激之情了。同时向着高羽使了个眼色,高羽赶紧走过来,将高丹交给梁辰抱着,自己则扶起了他的父亲。

    “儿子,要记住了,记住咱们全家的救命恩人,我们欠他三条命,这个恩情,我们要用一辈子来还,不,如果有下辈子,我们还要继续还啊!”高建良拍打着自己儿子的肩膀,老泪纵横地道。

    “爸,我记住了,您放心吧,以后我的命就是辰哥的。”高羽转过头去深深地望了梁辰一眼,语气无比的坚定。

    “好孩子,知恩图报,一定要知恩图报!”高建良在高羽的搀扶下,边走边不停地说道,感激之情无法形容。

    梁辰在后面摇了摇头,看了张凯一眼,张凯却是一直盯着高丹,不断地皱眉。

    “怎么了?”梁辰像抱孩子一样,将高丹的头枕到了自己的肩膀上,力争让她舒服些,边抱着她走边有些疑惑地问道。

    “没什么,只不过,辰哥,别怪兄弟没提醒你,女人是祸水啊,越是漂亮的女人越是祸水,我爸,还有高羽的父亲,都是前车之鉴。”张凯忍了半天,终究还是没忍住,叹了一声道。

    梁辰这一次并没有说话,只是抿了抿薄薄的嘴唇,将高丹吹弹可破的面颊离自己远一些,再远一些,可走来走去,却不知道何时,高丹的两条柔弱无骨的手臂,已经环上了他的强壮的脖颈,就如同一个孩子搂着自己依靠的人一般,伏在他的怀里,睡得更安稳,更沉定了。

    梁辰对此倒是有些忽略,下岗子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心底下总是有一种不落底的感觉,好像隐隐间自己一直在被人窥视,而他却根本找不到那个暗中窥视的人在哪里。

    “或许,这只是一种错觉吧?”梁辰深吸了口气,这样安慰自己道。

    一行人渐渐去得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