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章 :是他?!
    :

    只见远处突然间有一个人影依稀间一晃,梁辰眼神骤然间寒冷了下来。远处居然有人窥视,这可不是闹着玩儿,毕竟,就算这四个人再是杀人悍匪,梁辰也不是司法机关,没有资格动手剥夺人命,哪怕是正当防卫,接连杀死四个人,还动了枪,并且有一把还是梁辰的,如果被人发现,轻则判刑,重则搞不好就要吃花米米。况且,这四个江洋大盗背后可是还有一股强大的势力在支撑的,如果被他们知道的话,恐怕今天在场的所有人,都将惨死,一个不留。

    “赶紧回到屋子里去守护好你父亲还有你妹妹,我去去就回。”梁辰扔下一句话,脚下发力,踩着沙坑边缘几大步便已经攀了上去,随后从腰间拔出了那把m1911伏低身子,直接一个豹蹿就蹿了出去。

    高羽一个愣神之间,梁辰便已经出了沙坑远去了,动作之快之迅急,简直超乎人的想像。

    梁辰奔跑极快,真如同一头矫健的猎豹在扑食猎物。只扑了三步,便已经看到了对面那个巨石后面的人影,手中枪一指,几步奔了过去,同时喝了一声,“站在那里,双手抱头,否则开枪。”

    对面那个人影此刻居然没跑,只是乖乖地抱着头蹲了下去,一言不发。

    梁辰几大步便已经扑了过去,用枪指着他的头,眸子冷意森森,“抬起头。”他低喝道。

    那个人缓缓地抬起了头,梁辰一下便愣住了,“张凯?”他禁不住脱口轻呼了一声。

    没错,眼前的这个人穿着一身迷彩服,脚蹬着一双特战队员的登山靴,腰畔还挂着把匕首,乍一看像是个英姿飒爽的军人,但细一看,居然是自己班里的张凯,梁辰真怀疑自己看错人了。

    “你怎么在这里?”梁辰皱了下眉头,手中的枪却警惕地并没有完全挪开,只不过略抬高了一寸,冷哼道。

    “来帮你。”张凯淡淡地道。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梁辰眼中依旧有些挥之不去的疑云,他搞不清楚这个神秘的张凯倒底是怎么一种状况。

    “从你从学校里出来时,我就一直跟着你,不过后来居然有人在旁边监视你,所以,我不敢跟得太近,又找了好半天,直到依稀听到这边的枪声,才顺着声音找了过来。”张凯语气波澜不惊地回答道。

    “你看到了什么?”梁辰眯了眯眼睛,有些头痛,对于张凯,他还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提防心理,老觉得他绝对不简单,那份不属于他年龄的干练与成熟,还有那种大世家子弟才有的傲气,都让他心里不托底,他不知道张凯一直这样接按自己,倒底怀有什么样的目的。

    “看到了你埋死人,其他的,什么都没有看到。”张凯蹲在地上,抬起头望着梁辰,平静地道。

    转头看了那个沙坑,他的神色终于有了些变化,“这五个人,都是你杀的?”他有些悚然地问道。

    “有一个不是,剩下的全是。”梁辰沉声道,语气没有半点变化,像是刚刚杀了四只小鸡而已。

    张凯脸上神色不断变化,有悚然、有不能置信,但最终悉数化为敬佩。

    “梁辰,你比我想像中还要厉害。看起来,你以前应该杀过很多人?”张凯望着梁辰,眼放奇芒地道,这个时候,他居然还有闲心问这些问道。

    “这不是你该关心的问题。”梁辰眯着眼睛望着他,手中的枪有意无意地重新指向了他的眉心。那是一种威摄,一种暗示,他知道张凯会懂的。

    “呵呵,梁辰,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放心,今天晚上看到的一切,我永远都不会说出去,一直到我死,我以我所有家人还有我自己的生命发誓。”张凯举起了右手,扣起了小指举起其他三指道。

    “我如何能相信你的誓言?”梁辰皱眉道。

    “除此以外,我无法证明。”张凯耸了耸肩膀,无可奈何地笑道。

    “你倒底是什么人?为什么接近我?向我示好?有什么目的?”梁辰语气寒冷,下定决心,今天必须要掏出张凯的底来,否则这件事情终究是个隐患。

    “能不问这个问题吗?”张凯的眉间掠过了一丝说不出的痛楚与暴戾来,像是被勾起了心思,咬了咬牙,抬头望着梁辰道。

    “不能。”梁辰的枪离着他的眉心又近了一寸,语气已经带上了某种杀意来。

    “好,那我告诉你,我是个私生子,见不得光的私生子。我的亲生父亲,是春和堂春氏家族的春万山。”张凯突然间惨笑了一声,说到春和堂春氏家族的名字时,眉间的暴戾之气更重,带上某种说不出的仇恨来。

    “春和堂?”梁辰皱了下眉头,他印象里并没有这个名字。

    “呵呵,你也许并不知道这个家族,不过在华夏的黑道,或者是高层之中,大多数人还是知道这个家族的。虽然这个家族并算什么大家族,但也颇有历史了。我现在无法向你解释得太多,不过如果以后有机会,我会向你说清楚的。我的父亲就是现在春和堂春氏家族的掌舵人,春万人,而我的母亲,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世俗中叫做小三。他们春风一度,孽缘一场,就有了我这个本不应该存在于世界上的人。我从小做为一个永远见不过光的私生子,一直在黑暗与苦郁中长大。大概是我的父亲良心不忍,所以并没有彻底抛弃我们,就在我母亲病死之后,我就一直在他秘密的保护下长大,并且还学会了打架,学会用刀,学会了开枪,学会了杀人,虽然我不知道学习这些究竟会派上什么用场。或许,有一天要是家族发现了我这个私生子要处理掉我的时候,大概就能真正有些作用了。”张凯脸上一片惨笑,眼中居然隐隐间有了泪花儿。

    梁辰摸了摸鼻子,心底下叹了口气,张凯的神情倒不像是作伪,不过令他有点郁决的是,今天好像一直都碰到的是男人出轨诞下后代的风流糗事,巧合也罢,偶然也罢,终究让他心里头有些不太舒服就是了。

    “如果你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张凯,我向你抱歉,我并不想打探你的私事。”梁辰叹了口气道,手中的枪重新缩回去一寸,却依旧没有离开张凯的脑袋。

    “呵呵,没什么,如果你真拿我当朋友,终究有一天,你会知道这些事情的。”张凯隐蔽地抹了下眼角的泪水,重新恢复了平静,淡淡地一笑道。

    “可我还要说一声抱歉,因为你刚才说的这些,并不能说明你接近我的目的,所以,我需要另外一个理由。”梁辰歉意地笑了笑,亮如星辰的眸子始终不眨半点的盯着张凯,显然戒心并未未完全消除。

    “呵呵,我理解,其实刚才只不过是提起了话头,告诉你一个足以钳制我的秘密。无论你是否知道春家的存在,只要你知道我的存在就够了,现在春家里的其他人,如果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我,恐怕会倾尽全力来追杀我的。”张凯呵呵笑道,同样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梁辰。

    梁辰一怔,随即便明白了张凯倒底是什么意思,“嗯?你把这当成了秘密交换?认为我会以暴露你的秘密而要挟你?”他的眉头皱了起来。

    “不,恰恰相反,你梁辰并不是那种人。我告诉你这一切的目的在于,我已经把你当成了朋友,所以,也希望你拿我当朋友。当然,我接近你,确实有我的目的,因为,你并不是一个普通人,以后必定会一飞冲天,龙腾天下,所以,能够提前结交到你,或许,在日后某一天危难降临时,你能帮助我度过难关。”张凯淡淡一笑道。

    “嗯?你是想利用我?”梁辰皱着眉头,黑亮的眸子如两汪深泉,一眨不眨地望着张凯。

    “你可以这样认为,但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因为,我希望能够成为你的生死兄弟,你有事,我愿拿命去拼,我有事,你不会置之不理,言尽于此,我不再多说。梁辰,以你的智慧,应该能分辩得出我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如果你不相信我,我愿意现在就死在你的枪下,毫无怨言。”张凯直视着梁辰,平静至极地说道。

    梁辰直盯着他,神色不动,眼神不变,但内心深处却高速判断分析着张凯所说的每一句话,所说的每一个字,最后,终于垂下了枪。

    张凯笑了,笑容中带着一丝感激,还有种说不出的感动。因为他知道,从梁辰放下枪的这一刻开始,他们便已经是兄弟了,辰寒齿亡、生死相依的兄弟。

    没说什么,突然间他一个大旋身,动作麻利而疾快无比,“啪啪”两声枪响,空中落下了两只麻雀,几片鸟羽飘飞落在地上。

    吹吹了那把不知道什么时候握在手中的手枪枪口上的两丝青烟,张凯将枪重新插回了腰间,转头向梁辰一笑,“辰哥,其实我也是百步穿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