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7章 :电话那边
    :

    眼前的梁辰仿佛毫无感觉,只是冷冷地盯着,枪口指着他的眉心,“将枪扔到你够不到的位置,双手抱头,跪下。”他的语气比万年冰雪堆积在一起还要寒冷,直寒彻人的心扉。

    刘华伟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两下,将枪远远地扔开,双手抱头,依言跪下。

    就在这时,高强突然间喝了一声,“辰哥,小心,你身后有人。”也就在这一瞬间,突然间那个老四怒吼了一声,发力便向着梁辰狂奔了过来,同时手中的军刺已经“嗖”的一声如破空的闪电,向着梁辰直投了过来,破空之声呜呜作响,惊人心魄,显示了这一掷的力量。

    五六式军刺,被称为战俘刀,又被称为放血王,三面开刃,一旦刺中人的身体,无论是哪个部位,必定会导致大量的流血。之所以被称为战俘刀,也是因为在查看战场战果时见到没死的战俘,便用刀拥一下,大量的放血且空气涌入导致血栓,能让人迅速死亡,后来相关国际公约出台后,战俘刀的称号才被取缔,据国际上那是不人道的,不过这事儿也没法评断,比如断了胳膊腿瞎了眼留下重大残疾的战俘,留下虽然人道,但对于他们从此以后将面对不完整的人生承受无边痛苦来说,是不是真的人道恐怕只有当事人心底自己清楚了。

    五六式军刺破空而至,力量绝大无匹,同时那家伙一路狂奔了过来,还差三四米远,便即将扑到梁辰身畔。

    而面前的刘华伟则又是一个翻滚,早已经避开了梁辰指着自己的那把枪,同时抓起了自己扔在地上的那把大黑星五四,就要向梁辰瞄准射击。

    双管齐下,攻势凌厉。

    可哪想到的是,他们的动作快,梁辰的动作更快,回手二话不说,“砰”的便是一枪,疾冲的老四颈部溅血,一声狂吼,身子斜斜地冲了出去,“砰”的一声已经撞破了这间仓库右侧侧壁的薄板,一下冲了出去。

    而与此同时,那把军刺已经电射至他的面门前。

    “啊……”在高丹的尖声惊叫中,梁辰不闪不避,只是略一歪头,一伸手,在那把军刺上的尾部闪电般的逆向一抓,居然将那把军刺直接抓在手里,随后一个令人惊叹的侧翻跳跃,整个身子原地腾起,向着右侧腾起最少两米的高度,在空中一个大旋身,险之又险地避过了刘华伟射出的那一枪,同时间军刺脱手而出,“扑”的一声闷响,一下便穿透了刘华伟的胳膊,将他的手刺了对穿,直钉在地上,军刺刺入纯石地面接近半米,几乎全没,刺柄死死地压在了刘华伟的掌上,让他侧着身子半跪在地上,根本动也不能再动一下。

    梁辰落下地来,跨了三大步到了刘华伟的身旁,提着枪,也不说话,就那样冷冷地望着他。

    刘华伟倒真是硬气,扶着左臂,半跪在地上,眼里满是凶光,居然连半声惨嚎都未曾发出。

    “你还有什么遗言吗?”梁辰冷冷地望着他,眼睛眯了起来,里面透射出了骇人的杀气,针刺般令人心悸。

    “你是什么人?”刘华伟死死地盯着他,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真的是看走了眼,错把一头猛虎看成了温顺的小绵羊,如果不是因为一时间贪心招来了梁辰,或许也不至于就弄到现在这步田地。

    “你没资格问。”梁辰冷冷一笑。

    “如果你敢杀我,会有人为我报仇。”刘华伟咬着牙根儿,恶狠狠地说道,死到临头居然还在恫吓,坚决不求饶,绝对的悍匪一个。

    梁辰不屑地一笑,半个字都没说,已经缓缓地举起了枪,对准了刘华伟的眉心。

    “我大哥绝对不会放过你,如果他抓到你,会让你生不如死!”刘华伟狂吼了起来,这一刻他终于感到恐惧了,他罪恶的一生一直都是在杀人,并且不断地从杀人中获得变态的快乐,可现在终于轮到他自己即将被杀,地狱之门已经向他打开之际,他感受到了那真正的恐惧与害怕,声嘶力竭地绝望狂吼起来。

    “转过身去。”梁辰回头看了一眼一直紧盯着这边的高丹,命令式地道,高丹赶紧听话地转过身去,还闭上了眼睛,捂住了耳朵。

    “你,你……”刘华伟还在吼,可那个“你”字还未喊完,“砰!”枪声响了,他的脑袋顿时碎成了一个烂西瓜。

    “临死还这么多废话。”梁辰冷酷地一脚踹开了他的尸体,提着枪钻出了刚才的那个老四撞出的窟窿,既然已经杀了人,就必须完全解决掉后患,不能让人跑掉通风报信,否则就危险了。

    仓库旁边就是一个斜坡下岗,那个老四生命力倒真是顽强,此刻正捂着鲜血激飙的脖子向外飞奔,受了这么重的伤,居然还跑得那样快。同时抓起了手机,好像在拨着什么号码。

    此刻,他已经跑出了至少五十米开外,梁辰皱了皱眉头,二话不说,抬手就是一枪,远处正飞奔着的那个老四此刻刚把手机贴到耳朵上,还未来得及将电话打通,突然间后脑炸裂,前额破开了一个大洞,直接便一头栽倒在那里,脑浆汩汩冒出,一动也不动了。

    五十米的距离,这已经是手枪极限有效距离了,五十米外看一个人比一条狗大不了多少,并且还是如此剧烈地奔跑中,就算是最佳的神射手想要在这种情况中五十米外一枪命中,成功率也最多在百分之十,而梁辰如此随意地抬手一枪便打中,如果放在部队里,绝对是枪王级别的存在了。

    此刻,手机才拨通,里面传来了喂喂的声音。

    梁辰大踏走了过来,拾起了那个手机,却见正在保持通话,里面传来了一个冰寒的声音,“肖荣,你在哪里?还有我弟弟,你们在哪里?回话!”梁辰皱起了眉头,并未说话,只是将手机贴在耳畔,静静地听着,仿佛要记住这个人的声音。

    毕竟,杀了人,就等跟着被杀的人的亲属或是江湖兄弟结下了仇家,虽然他有把握将这件事情做得滴水不漏,但他从来不相信世界上会有透风的墙,只要做了,总会有露的一天,就看能瞒的时间长短了。

    而那个刘华伟临死前狂吼着“会有人给我报仇”,这个老四临死前还拼命地打电话,说明了他们身后肯定会有一个强大的人物,毕竟,这四个人的组合已经是很恐怖了,绝对的江湖悍匪,他们如果求援叫人,要喊的人肯定会更加强大,这一点勿庸置疑,所以,尽管并未谋面,但他必须要记住这个人的声音,抓住任何一个微小的细节,来强化自己的印象,未雨绸缪。

    这边静默了下来,那边喊出了这一句之后,再也不再说话了,仿佛也是静静地倾听。

    半晌,电话那边的人终于再度开口,“他们都死在了你的手里?”那个人冷冷地问道,语气里有着令人发指的寒意。

    单凭这一句话,便可以知道这个人绝对是个强悍的人物,居然可以瞬间便判断出来对面的形势,这种敏锐的直觉超乎常人。

    梁辰依旧没有说话,只是在静静地听着。

    “不管你是谁,记住,我会找到你,将你千刀万剐。”电话那面的人甩下了这一句怨毒至极的话,收线了,等梁辰再回拨过去的时候,电话已经关机,估计是狂怒混合着悲伤,把电话给摔了。

    梁辰冷冷一笑,手一用力,电话喀嚓一声已经碎成了无数碎片,手一松,碎片散落一地,被风一吹,埋进了黄沙之中。

    扯着那个老四的腿便已经将他拽了回来,扔进了仓库之中。抬头看了一眼还吊在仓库梁上的高羽还有高建良,皱了下眉头,走到了他们脚下,抬起“啪啪”就是两枪,直接打断了吊着他们的绳子,手一伸,已经将两个人抱在怀里,轻轻地放下地来。

    “辰哥……”高羽两眼含泪,已经无法再说什么了,刚一放下来,便挣扎着跪在那里,那样威猛的一条汉子,已经泣不成声——如果今天没有梁辰的话,恐怕他们这一家几口子,全都要交待在这里了,并且还是人间蒸发,无影无踪,谁都不会找得到。

    “小兄弟,谢谢你!”高建良同样老泪纵模地望着梁辰,挣扎着也要跪下去,却被梁辰一把扶了起来,微笑着摇了摇头。

    不过也就在这个时候,身后的高丹再度撕心裂肺地喊了起来,“妈,妈……”梁辰扶起了两个人,回身便向着高丹走了过去,到了她身畔只看了一眼后背上那个弹孔的位置,便摇头叹了口气,“人已经不行了,小丹,你节哀吧!”

    “不,不,我妈不会死的,她是为了我救我才弄成这样的,辰哥,我求你,我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妈,救救她,无论她犯过再大的错,可她毕竟还是我的亲生母亲呀,辰哥,你这么有本事,一定能救到她的,对不对?我求你,救救她,救救她好不好……”高丹一下跪倒在梁辰的身前,大哭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