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4章 :深入虎穴
    :

    “小子,你叫梁辰,是吧?看不出来,不但有钱,胆子也不小,居然敢来跟高丹来送钱。”最开始那个劫匪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钱我都带来了,就在皮箱里,只要他们没事,一切都好说。”梁辰装做焦急无比、方寸大乱的样子道。

    “哈哈,小子,现在居然就开始为以后的大舅哥着想了?啧啧,人品不错嘛,好,很好,只要你们不报警,一切都好说。”那个人怪笑道。

    “放心,我们一定不会报警的。”梁辰极其小意地道,像是生怕惹恼了这群劫匪。

    “算你识相。到桃源路下车,从现在开始,保持通话,不许挂电话。”那个劫匪哼了一声道,看起来像是很谨慎。

    下一站就是桃源路,梁辰二话不说,已经站了起来,高丹也惶恐地站起,车子一到站,两个人立马下车。

    高丹抓着梁辰的胳膊,手心里已经满是冷汗了。

    “随便打一辆出租车到,到民生路,我说什么时候下车就下车,另外,用你的手机挂另外一个号码,139……,保证持续通话,不许挂断。”那个劫匪倒很是老练,功夫做足,生怕他们借机会向警察通风报信。

    梁辰依旧打了过去,说了句话,劫匪听到了他的声音,哼了一声,不再说话了,里面依稀能传来高羽不停的咒骂声,还有劫匪恼羞成怒的击打声,更有高父不停的哀求声,声声入耳,听得旁边的高丹花容惨淡,泪水如泉涌。

    咬了咬牙,梁辰什么也没说,只是拽着高丹上了出租车,到了民生路。

    而后劫匪又让他们到永康路,下了车,又上了一辆出租车到解放大路,足足折腾了他们将近三个小时,城里城外绕了好大一个圈子,最后梁辰和高丹两个人转来转去,终于转到了城郊附近,在一个三岔路口下了车。

    “沿着中间的那条路,一直往前走。”那边的劫匪在电话里道,看来这也是最终的目的地了。

    高丹如一个孩子般紧紧地拽着梁辰的胳膊,小心翼翼地跟在后面,像是生怕跟丢了一般,满脸的恐惧。

    这个可怜的女孩子,从小到大哪里经历过这种阵仗?着实是被吓坏了。

    这个地方周围全都是废弃的采石厂,人烟稀少,处处矿坑,几座光秃秃的小山远远近近地横亘在那里,如秃子头上的癞痢,说不出的难看。

    两个人顶着中午的太阳,走在这条绵延不知多长的小路上,也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高丹被太阳晒得头昏眼花,几乎半边身子都靠在梁辰的胳膊上要靠他半扶着走路的时候,电话再度响起,“从左侧的路基跳下去,向东走。”

    两个人依言照做,再走了好一阵子,穿过了两个矿坑,又转了个弯儿,一抬头,几间破破烂烂的大库房便出现在眼前,门前是一片广场,看上去应该是以前哪个采矿厂的厂部,现在被劫匪废物利用了。

    梁辰知道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左右看了看,依稀便看见有个黑影正从身后右侧一路跟了过来,从沿着另一侧走到了那个广场上,他知道,这应该就是自己两个人到了城郊之后一直跟着自己的那个劫匪。看到他的注意力已经不在自己的身上,伸手摸向后腰,迅速拔出了那把枪,悄悄地伸手一撩高丹的后襟,还没待高丹反应过来,已经将枪别在了她牛仔裤的后腰上。

    整个过程不足三秒钟,就算那个劫匪在身旁,如果不注意看的话,恐怕也看不出来。

    高丹只觉得小蛮腰上一热,梁辰居然撩开了她后腰上的衣襟,吓了一跳,禁不住要叫,却被梁辰一个眼色制止住了尖叫,同时,梁辰的大手不经意间碰到了她后腰上的肌肤,她的脸蛋登时红透了起来,也不知道是太阳热晒的还是羞的,毕竟,冰肌玉骨二十年来,她还是头一次被其他的男孩子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碰到自己隐密处的肌肤,后腰上都炸起了一层绯红色的小鸡皮疙瘩。

    咬了咬唇,还没等她来得及回味那感觉时,只觉得一个犹自带着梁辰体温的铁疙瘩一样的东西别在了后腰上,她哆嗦了一下,从身体感觉的形状来判断,好像不是什么可以有益身心健康的好东西。

    胆颤心惊地看了梁辰一眼,她没敢再说什么。

    梁辰的手掠过了那如凝脂一般滑腻的小蛮腰时,心底下倒也禁不住略略有些悸荡,虽然只是短短地一触,可他能感觉得出那肌肤的幼滑与弹性。无论如何,他也只是一个刚刚二十岁的少年人,正值血气方刚之年,如此零距离地与异性接触,也难免略有些走神。况且,他前些日子刚刚与刘莎莎负距离接触过,却不料方才体会其中乐趣时,伊人却不得不远去要好一段时间才能回来,食髓知味却短时间内再没有机会去体验那快乐,对于梁辰而言,在这个浮躁且充满诱惑的社会里,能坚守住这种空虚与渴望,绝对的难能可贵了,可要说刚才这一刻能做完全不动心,却是假话了。

    定了定神,暗骂了自己一声“该死”,这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有闲心考虑这些不知耻的事情,梁辰狠狠咬了下舌头,缩回了手去,只是手上却依稀仿佛残留着伊人的香气与那肌肤的触感。

    “你们,过来。”那个从他们进入城郊开始便已经跟了他们一路的劫匪向着他们招手喝道,同时眼睛贪婪地望向了那个钱箱子。

    这家伙个子不高,倒是极为壮实。长着一双三角眼睛,手里还握着一把锃亮的军刺,满脸的精悍凶残之气,看得梁辰一皱眉,这样的人,看上去倒不像是靠赌博出千诱人上当的黑道混混亦或是讨债公司的流氓,一看就知道是见过血腥,视人命如草芥的亡命徒,甚至有可能是通缉犯都不好说。赌场能请到这样的人镇场子,来历倒也不一般了。

    “镇定些,不要害怕,一切有我。”梁辰低低地伏在高丹耳畔说道,同时仔细观察着那个人。

    “嗯。”高丹咬着嘴唇,用力地点着头,可一只手却不知不觉地抓住了梁辰的手,与他十指交握,像极了一对情侣的样子,也不知道她是有意还是无意了。那只大手上的坚定还有不断传来的热力,让她心底顿时踏实了许多。

    梁辰倒也没有注意这个细节,只是握着高丹的手,大步向前走去。

    “停下。”那个人警觉地伸手制止了他们,同时走到了梁辰身畔,用刀架在他的脖子上,另一个只手熟练地在他身上摸了几下,见他并没有带什么武器,点了点头。至于高丹一个弱质女流,他也没放在心上,并没去搜她的身。

    “都滚进去吧。”他站在门外,并未进去,只是挥刀向里一指,同时拿出了一个对讲机,“人都来了,我跟了一路,没有警察,两个嫩娃子也没什么问题。”

    梁辰深吸了口气,与高丹一起,缓缓推开了那间最大的仓库的门。

    仓库很大,看来以前是专门用来堆石料的,借着照射进去的日光,梁辰仔细往里面看去,登时便眯起了眼睛,怒气勃然而起,杀意大盛。

    只见,里面昏暗的光线下,高羽和他父亲正被挂在房梁上,被脱得赤条条的只剩下一条短裤,高父倒还好些,只是脸上有些鞭痕,可是高羽却浑身都是凄厉的鲜血,精壮的上身遍布伤痕,有些伤口皮肉翻卷,也不知道是鞭子抽的还是刀砍的,看上去触目惊心。

    “爸,哥……”高丹一看之下就受不了了,尖叫了一声,便往里跑。

    “别跑……”梁辰知道要麻烦,扯了一把,却没扯住,只见高丹刚刚跑出去七八步远,从仓库的角落里就已经蹿出来一道身影,速度极快,一脚便已经将高丹踢翻在地,用脚踩着高丹的后背,端着把火药枪指着高丹的后脑,也不说话,同时眯着眼,冷冷地望着梁辰。

    梁辰心底下登时就是一紧,担心高丹是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是,因为高丹被踢倒在尘埃中,后背向上,结果衣襟向上抻起,登时若隐若现地露出了后腰上那把银光闪闪的枪来,幸好那个劫匪现在注意力集中在梁辰身上,倒也没有往高丹身上看,却是让梁辰心底下着实捏了一把冷汗,现在高丹腰上的枪随时都有被人发现的可能。

    “畜牲,放了我妹妹,有本事冲我来!”被吊起来的高羽怒吼着,可是从另外一角落里又再蹿出来一个人,手里还拎着一根铝线拧成的鞭子,一鞭就抽在了他的后背上,登时后背上便炸起了一道皮肉翻卷的恐怖伤痕。

    “再敢骂一句,老子割了你的舌头。”拎着鞭子的那人满目凶光怒吼道。

    “别动手,千万别动手,有话好好说,你们要的钱就在这里,我全都带来了,现在你们可以放人了吧?”梁辰把钱箱子扔在地上,装做惶恐至极的样子,结结巴巴地道。不过眼神如电般在仓库里迅速扫了一圈儿,看清楚了情况。

    仓库很大,足有三百个平方,到处是石渣粉屑,一大堆破箱子堆在前方,看样子像是故意垒起来的。

    此刻,从箱子后面又再转出来三个人。居中一个,极其高大魁梧,腰上别着一把九二式自动手机,满眼精光,一身煞气,一看就知道是手上肯定沾过大量鲜血主儿视生命若儿戏的悍匪。

    右侧的那个獐头鼠目,两只眼睛始终滴溜溜地乱转,一看就是个心术不正专捞偏门的主儿。

    最后一个居然是个女人,虽然已经四十多岁,却是徐娘半老,满身风情,颇有韵味,很是漂亮的一个女人。

    正仆倒在尘埃之中高丹拼命地抬头向前一看,却禁不住呆在了那里,半晌才不能置信地喊了一声,“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