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6章 :陈美琪的怒与怨
    :

    “该死的。”梁辰一跃而起,就算是再好的涵养也禁不住胸中怒火高炽。

    这个开车的司机分明就是在耍人玩儿,拿别人的生命当儿戏,他无法忍耐。

    从草丛中一跃而起,不顾身上还粘着草叶泥土,大步向着车子驾驶位置走了过去。

    不过边走边观察着这辆车子,那是一辆白色的奥迪车,他感觉到有些眼熟,突然间心底就是一跳,这好像是陈美琪的车子?!

    正在思虑的同时,驾驶位置的车窗子一下就摇了下来,里面露出了陈美琪那张娇艳欲滴的脸庞,此刻,她脸上满是刻意的不屑与鄙夷,“哟,原来名震师大的大哥级人物梁辰也有害怕的时候呀?啧啧,真对不起啊,刚才我车子开得不小心,险些撞到您,梁辰大哥大没事儿吧?”

    其实她哪里是无意的?分明就是有意的。她已经憋了一天的火了,等在校门外梁辰这条回家的必经之路,就为了吓唬梁辰这一下以报复今天在课堂上出糗。

    哪想到,她的话还未说完,梁辰已经大踏步走到了车窗旁边,眯起了眼睛,眼里有道道寒芒闪过,“陈美琪,你出来。”他的语气平静得令人发指,可里面的寒意却听得陈美琪胆边生寒,她突然间有些后怕,自己真是鬼迷了心,日子长着呢,什么阴招不好使?非要吓唬他这一下干什么?这家伙人高马大的,而且做事肆无忌惮,如果他真要不讲风度打自己一顿可怎么办呀?

    想到这里,陈美琪心底下便是一个哆嗦,左右看了看,这条路上可没有什么人从这里经过,如果自己真要下了车,一会儿他要打自己的话,自己求救都无门了。心念转及此处,已经悄悄地放开了手刹,同时不肯示弱地向他做了一个凶狠的表情,踩着油门就要走。

    梁辰见她死活不肯下来,二话不说,上去就拽车把手,拽了两下,车门并没有,原来是超过二十迈车门自动锁,梁辰现在很愤怒,略使了把劲又是一拽,“喀嚓”一声,车把手登时被拽下来了。

    陈美琪在车子里一声惨呼,“我的车……”她都要哭了。梁辰这个倒大霉的,第一次遇到他的时候,他就踹坏了自己的车子,现在居然又拽坏了自己的车把手,这才刚修好了不到一个月,又要进修配厂了,陈美琪痛惜得心都要碎了。

    “给我下来!”梁辰挥舞着车把手,在车窗外怒吼道。

    “你去死吧!”陈美琪尖叫着,已经踩起了油门。刚说到这里,“砰!”一声狂响,车玻璃已经被砸得稀碎,手指甲般大的玻璃碎片如下雨般稀哩哗啦地倾泻下来。大怒之中的梁辰已经砸碎了侧窗玻璃,今天非要把陈美琪揪出来。

    “啊……”陈美琪被吓坏了,猝不及防,顿时捂着脸惊叫不休,可她刚只喊了一半,梁辰的大手已经伸进了车子里,打开了车锁,直接一把便将她拽了出来。

    “你,你干什么……不就是吓吓你,跟你开个玩笑么,你至于发这么大的火又是骂人又是砸车的……”陈美琪尖叫着,惊慌失措地道,很是无耻地撒了一个小谎——天可怜见的,如果刚才那么吓人只不过是开一个玩笑的话,那她的笑点也太高了。

    “玩笑?呵,好,很好,既然这样的话,我也跟你开个小玩笑吧。”梁辰二话不说,已经解下了脚上穿着的一双球鞋的鞋带,直接将她的手脚都绑了起来。

    “啊?你,你要干什么?天哪,快来人呀,抢劫呀,救命哪……”陈美琪惊恐万状地尖叫了起来,她现在真是害怕了。她拼命地挣扎着,可是梁辰的力量何等之大?陈美琪在他面前如同一个布娃娃般根本没有半点还手之力。无奈之下,她只能拼命尖叫。

    只不过,刚刚喊到了一半,已经被梁辰从怀里掏出了自己的手绢,直接塞进了她的嘴里,让她有口难言,只能咿咿唔唔地轻叫个不停。她现在后悔了,真的后悔了,这个疯子、变态,他倒底要干什么?

    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不是已发生的,而是未发生的。

    梁辰对她又是捆又是绑又是堵嘴的,让陈美琪根本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难道,他要把我拖到什么地方去,先奸后杀来报复我?天啦,我不要,我不要……”陈美琪心底涌起了一个但凡是女生都会容易想得到的可怕问题,登时连身体都颤了起来,立刻两眼泪水止不住地流,拼命地摇着头,想向梁辰求饶,可惜的是,她现在嘴巴已经被堵上了,又哪里喊得出来?

    “陈美琪同学,真不好意思,我也要按照你的方式跟你开个小玩笑,请你要挺住。”梁辰冷笑着,已经将她横着推倒在了前面的路上,随后便上了车,狠踩油门,疯狂地一个倒车,倒出了大约三四十米左右,而后推到前进档上,狠加油门,汽车发动机咆哮了一声,疯狂地便向着动也不能再动的陈美琪冲了过去。

    “唔,唔……”陈美琪望着那辆在视野中带起了滚滚尘烟呼啸着直奔自己冲过来的汽车,眼角都快睁裂了,尖叫不停,可是哪里能够躲得开?

    “啊……”她绝望地闭上了眼睛,无法想像自己居然会以这样一种死法香消玉殒,这一刻,她很俗气地想起了自己挚爱的母亲,想起了她的妈妈,想起了童年时候那个丢失了再也找不到的布娃娃……然后,她就昏了过去。

    “吱嘎!”刹车的暴响声重新将她拉回到现实里来,抬头一看,已经被摩擦得炽热滚烫的两个车前轮就在自己眼前,离自己的脸庞绝对不超过十公分,热量混合着尘烟扑面而来,于是她又尖叫了一声,再次不争气地昏了过去。

    梁辰下了车子,怒火稍息了一下,看着昏迷的陈美琪,倒是一愣,突然间发现自己好像做得确实有些过火了。

    不过,这个陈美琪也确实可恨,居然敢用车子撞自己,万一要是当时她控制不好车子,直接撞过来,以当时的速度,恐怕自己最少要在医院里躺上几个月了。他无法容忍别人这样威胁自己,他更无法容忍陈美琪这样不顾他人死活只图自己心底痛快的可恶做法,虽然有些歉意,但他绝对不会后悔。

    这也算是给她一个教训,让她学会换位思考,知道怎么做人。像这样骄横的小公主类的女孩儿,必须要猛药,才能让她以后不敢再来找自己的麻烦,否则成天要应付她的一堆小伎俩小花招,就算不中道,烦也要烦死了。

    给陈美琪松了绑,将鞋带重新穿回了鞋中系好,又将她抱回到车子里去,从后备箱里找了瓶矿泉水,浇在了她的脸上,自己则点燃了一根烟,坐在车子里,平熄着心里刚才的怒火。

    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重新坐在车子里了,梁辰已经将她的手脚松开,脸上一片冰凉,应该是梁辰给自己浇了水。

    “啊……”她护着胸口继续尖叫,都忘了开车门跑掉了。

    梁辰皱了下眉头,侧了侧耳朵,他突然间发现,女孩子这种高分贝叫声真是杀伤力十足的武器,如果真被正面冲击到,很容易有失聪的危险。

    “啊……”陈美琪继续尖叫,已经持续半分钟了,让梁辰很佩服她的肺活量。

    “啊……”陈美琪尖叫不停,仿佛尖叫已经成为了她的人生追求,此时她的尖叫已经持续了一分钟了。

    为了不至于让她喊缺氧再次昏过去,梁辰不得不好心地怒喝了一声,“闭嘴!”

    喝声如雷,陈美琪被这一下,终于不再尖叫了,高耸的胸口剧烈地起伏不休,用愤怒却又畏惧的眼神望着梁辰。

    梁辰用一个隐蔽的动作挖了下有些发麻的耳朵,深吸了口气,“陈美琪同学,我……”他平心静气地说道,刚说到这里,陈美琪已经尖叫着,“变态,流氓,混蛋,王八蛋,你怎么敢这样对我?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随后,她叉开了尖尖十指,便向着梁辰脸上挠了过来。

    梁辰手疾眼快,一把便抓住了她的两只手,轻轻一分,分开在两旁,再次喝道,“陈美琪,你不要撒泼,坐下来好好说话,我们必须要将我们之间的误会与矛盾解决掉。”

    可现在的陈美琪哪里听得进去一星半点儿他的话?怒火狂烧之下,她已经失去了理智,虽然手被梁辰抓住分开,可整个人却疯了一样,一下便扑了过来,飞跃过副驾驶与主驾驶室之间的车档位杆,直接扑到了梁辰的身上。

    远远地望过去,此时此刻,倒像是陈美琪热情如火,主动向梁辰投怀送抱呢。

    “你……啊……”梁辰猝不及防,倒没想到陈美琪居然会如此拼命,结果一下被她扑到了怀里,温香软玉抱满怀,一股淡淡的高品阶香水味儿盈满鼻腔,心底莫名其妙的悸动了一下,可还没等他来得及说出什么来,猛然间一阵剧烈地疼痛便从肩头涌起,陈美琪居然张开小嘴,一口便已经咬在了他的肩头,登时,鲜血便迸溅了出来。

    现在这一刻,她真是抓狂了,无论用什么样的方式,只要能攻击到梁辰就好,甚至连嘴都用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