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3章 :熬鹰(上)
    :

    梁辰所说的事情其实就是何春林将张达送到球室的事情,这件事目前来说确实很重要。如果何春林真的将张达送了过来,那就表明了一种臣服的态度,那就好办了。只要何春林臣服,就初步达到了梁辰的目的,因为这涉及到了大学城派所内部的稳定,一个稳定的派出所才能更好地掌控在唐科的手里,而掌握了派出所的唐科,对梁辰的作用是巨大的——至少唐科就算不帮忙,也绝对不会给他添乱,并且在原则许可的范围之内,绝对还是能够倾向于他的,这就够了,梁辰并不是想干杀人放火违法乱纪的勾当,他只不过想按照自己的想法,大学城打造一个真正能掌握在自己手里支撑自己起飞的基地。

    这看上去好像有些功利,不过梁辰并不这么认为,他也相信唐科绝对不会这么认为,因为他们并不是那种世俗的相互利用的关系,都只是想做一些事情——于唐科而言,治下清明,老百姓安居乐业,治安刑事案件极少发生,这才是他最想要的局面,而梁辰能做到,更能帮到他。各取所需,相得益彰,两个人虽然从来没有明说过,但彼此间却是心有灵犀,勿须多言。

    李吉他们早已经去了球室,他们知道今天有事情,所以早早地清了场,梁辰因为与高丹讲了几句话,所以稍晚些到的。

    前脚刚进门,后脚便听见汽车刹车的声音响起,随后,便看见何春林已经下了车,张达正垂头丧气地跟在他的后面,那是一步三回头,十分不情愿。

    梁辰也不说话,只是站在一楼大厅里,神色不动地望着何春林的到来。其他人倒是自动退到二楼尚未装修完的包房里去了,这也是梁辰的嘱咐,不能让何春林在众目睽睽之下太跌份儿。

    “辰哥,我把人带来了。”何春林拎着张达的脖领子往屋里一推,随后向梁辰勉强笑了笑道。

    虽然心底下很有一丝期待,不过自己视若儿子的外甥要交到一个比外甥还小的大男孩手中教育,这个,多少让他有些脸面上挂不住。

    “嗯,何所长请坐吧。”梁辰点了点头,倒是坦然受了他那一声“辰哥”。有些时候,对有些人,不能太不客气,也不能太客气,要有威、有势、有压迫,体现在一切细节,这样才能让他心服口服。否则你一旦稍软一些,没准儿人家就该生出某些小心思了。

    关于这一点,梁辰仿佛天生就会似的,尺度分寸一直拿捏得很准。

    何春林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叹了口气,“今后还要辰哥费心了。如果辰哥真能把他教得像个人,我何春林也不说什么,一切在事儿上见。”何春倒是很光棍,没有拍胸口做保证之类的官话,相反倒有些草莽江湖气,直截了当地说道,骨子里倒是蛮爽快的一个人了。

    “何所长言重了,请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他教好。”梁辰微微一笑道。

    “臭小子,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给你师傅端奉茶,行拜师礼!混蛋东西,一点规矩都不懂!”何春林一看张达还在那里磨磨蹭蹭的,就有些气不打一处来,一脚踹在了他的屁股上,张达一个踉跄,咬了咬牙,也不敢说什么,只能从旁边一个茶桌上拿下了备好的一杯茶,端到了梁辰面前,躬身说道,“师傅,请喝茶。”

    他这声“师傅”叫得这个憋屈啊,梁辰比他还小着两岁呢,他居然要管人家叫“师傅”,简直都要疯了。

    “嗯。”梁辰坦若受了这一礼,端过了茶杯,象征性地喝了一口,这个拜师礼就算是完成了。只是他心里面苦笑,为了唐科,自己还收了个弟子,人生,真的是很奇妙。

    “辰哥,从现在开始,这孩子就教给您了,希望您能好好地教育他,怎样做人。”何春林嘴里说着,眼睛却一直望着梁辰,里面分明有着说不出的担忧,还有一丝憋屈和怨怒。

    梁辰心底轻哼一声,假装没看见,只是点了点头,“何所长,放心吧,小达在我这里不会受半点委屈,并且没人会伤害他一根寒毛。半年以后,他必定脱胎换骨。”

    “好,辰哥,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再次表示感谢,告辞了。”何春林站了起来。

    “好走,不送。”梁辰点头道。

    何春林走出了门外,汽车发动机一阵咆哮,油门轰得很大,去得远了,梁辰看着远去的车子,端起了茶杯,悠然浅啜了口茶水,看也不看张达一眼,交叠着双腿,就静静地坐在那里。

    熬鹰,也是需要手段的,淡着他、冷着他、用沉闷压着他,让他首先在心理上备受折磨,这也是必须的一道程序了。

    站在一旁的张达原本有些桀傲不逊,心底下一百个不服,一千个不忿,现在就差想拿刀子捅梁辰了,可梁辰的身手还有气势委实太强大了,他不敢轻易妄动。

    偏偏梁辰现在只是一句话也不说,楼下一片沉闷,外面的知了还在吱吱地叫个不停,叫得他心烦意乱,想说话却又不敢说,站在那里,不知不觉间,满额的热汗就已经流了下来,逐渐打湿了后背,粘粘的,痒痒的,却又不敢挠,甚至站在那里保持着微微鞠躬的姿式,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梁辰依旧在看着外面的天空沉默,偶尔喝口茶水,仿佛已经进入了老僧入定的状态,可他越是沉定,张达越是心里头打鼓,不知不觉间,最开始的戾气与锐气渐渐地就被这种沉闷消磨殆尽了,取而代之的,则是无尽的煎熬。他现在宁可梁辰起身先骂他一顿或是打他一顿,也不想再这么沉默下去了,太折磨人了。

    但他不敢说话不敢动,梁辰的气场宛若有形有质,时时刻压迫着他,他的腰都鞠得有些酸了,也不敢稍抬一下,渐渐地,他已经微微地喘起了粗气,这是心理上已经开始崩溃的症兆了。

    梁辰看在眼里,也不作声,再等了一会儿,知道差不多了,转头望向张达,“你,过来,站到我身边来。”

    他指了指身边的位置道。

    “是,师傅。”张达如蒙大郝般直起了身,赶紧走到他身旁站在那里,像过去古代书生身边站着伺候的小童。不过这位小童江湖气有些重,过于彪悍了一些。

    “以后记着,没有我的允许,不许说话,不许乱动。”梁辰斜瞥了他一眼,淡淡地说道。

    “是,师傅。”张达赶紧点头,不过心里头却是大恨,吗的,不许说话不许动,何着这是小孩子在玩我们都是木头人啊?

    哪知道他想到这里,梁辰突然间放下了茶杯,伸出了右手,五指如钩,一把便掐住了他的喉咙,将他如拎一个布娃娃般直接拎到了自己的凳子面前,两眼迸射出骇人的寒芒,直盯着他,“小达,你可是对我的话不服?”

    动作如此干脆悍厉,可他的语气却是平静温和,宛若平时与人说话。可他的语气越是温和,与这扣着人喉咙的动作配合起来,却是让人感觉到说不出的阴森寒冷来。

    “格,格……”张达眼里满是恐惧,喉头格格作响,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能拼命地摇着头,刚才站在梁辰身畔刚刚重新积攒起来的一丝敢于愤怒的勇气,在这一刻梁辰雷霆般的打击下,瞬间烟消云消,取而代之的,是无穷无尽的恐惧与害怕。

    他真的怕了,梁辰这一爪只要力量稍微再大半点儿,他立马会喉骨尽碎而死。看梁辰这恐怖且充满杀气的眼神,他相信只要自己稍微装壳子点一下头,梁辰就会毫不犹豫地干掉他。这种好像经历过无数次屠戳过后的杀气,让他现在从心底往外直冒寒气,哪里还敢有半点愤懑与委屈了?

    “好家伙,辰哥,这也太吓人了。”楼上正趴在楼梯扶上往下看的牛玉才抹了把额上的冷汗,喘了口粗气道,他现在才发现,梁辰是怎样一个酷厉寡绝的人。张开手的时候,手心里都已经满是冷汗了。刚才梁辰突然间的这一幕,确实吓到他了。

    “切,你懂个屁,辰哥这叫恩威并重,熬鹰呢。这才是做大事的人拥有的能力,你就算练八辈子都达不到辰哥的高度。”旁边的李吉却不屑地哼了一声,同时眼放奇芒,满是崇拜地望着楼下的梁辰。

    “嗯,没有就好。张达,你且记着,我现在所做的一切,不是为了威吓你,逼你屈服,逼你舅舅屈服,只不过,我看你是一块好料子,如果稍加琢磨,必定会大放异彩,所以,才把你要过来,想放在自己身边雕琢一下,你可理解为师的苦心?”梁辰松开手了,在他肩膀上拍了两下,文白相杂地说道,楼上的一群人听得有些好笑,不过张达现在却笑不出来,哭丧着一张,胆颤心惊地道,“师傅,我明白,明白您的苦心,以后您说什么我就做什么,绝对不敢有半点马虎。”

    “嗯,站到我身后去。”梁辰点了点头,张达立马“咻”的一声便蹿到了梁辰的身后,动作之快,很像传说中的八步赶蝉或是草上飞轻功什么的,那叫一个快。

    “你们,看够了,都下来了吧。”梁辰向着楼上望了一眼,向着一群偷看了半天的小子们喝道。

    一群人立马嘻嘻哈哈地下了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