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章 :那一刻的凝眸
    :

    陈美琪大小姐带领着大批人马,几乎是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直冲了过来,看那样子非但没有半点害怕色.狼,反而跟个追星族似的像是迫不及待地想跟色.狼近距离接触一下似的,挥舞着一条拖布把做成的短棍,呼啸而来。

    只是甫一冲进了女厕所,立马就傻眼了,只见,整个女厕所除了最开始冲进去的那两个女生正傻呆呆地站在那里之外,哪里还有半个人影儿?别说男人了,恐怕连个男蚂蚁也找不到。陈美琪还不死心,里里外外翻了一大通,甚至连坐便器的冲口都用拖布杆捅了两下,好像梁辰能借着这个冲水口尿遁似的。

    可最终她还是一无所获,终于失望了。

    “人呢?人呢?跑哪里去了?”陈美琪回过头去怒视着两个敢谎报军情的下属。

    “我,我们不知道啊,刚才明明看见他走进女厕所的,一晃眼的功夫,他就不见了。”最先进来的那个女生有些不知所措地回答道,还不死心地将抽水马桶的水池盖儿都掀开来看了两下,却依旧没有发现梁辰的身影。

    “这个该死的,难道会隐身术么?”陈美琪恨恨地骂道,刚骂到这里,却听见旁边的男厕所有冲水的声音,紧接着门一响,像是有人走出来,她狐疑地探出头去一望,立马瞠目结舌地愣在了那里。

    只见,梁辰正跟个没事儿人似的从男厕所里走了出来,有意无意地瞥了她一眼,轻哼一声,继续往教室走去。

    陈美琪被他隐掠寒芒的眼睛扫了一下,没来由地便感觉到浑身发凉,就像是进了动物园时与笼子里的老虎狮子对视般的感觉,一下缩回脖子去,心脏“扑嗵嗵”地乱跳了一气,从小到大天不怕地不怕的她,现在居然感到害怕了。

    “美琪,不对啊,我们刚才明明看到他进了女厕所的,可他又出现在男厕所了?难道他是茅山道士,会穿墙术么?”那两个女生全都傻掉了,怔怔地望着梁辰的背影,眼里全都是十万个为什么。

    陈美琪咬了咬嘴唇,转头巡视了一圈儿,突然间眼光就锁定在半开着的女厕窗子上,想了想,走过去一看,便看到了窗子上的半个鞋印儿,心底下终于得到了答案,梁辰肯定是见势不妙从窗子外面跑掉的。

    可打开窗子往外一看的时候,陈美琪就禁不住有些眩晕,要知道,这可是五楼,况且,女厕所的窗子跟男厕所的窗子最少离了能有两米多远,而且还处在一个平面,别说是普通学生了,就算是一个能飞檐走壁的古代高手来了,恐怕也不敢保证能从这边的窗子一直跳到同一个平面那边只有一米高并且上只能搭住半只脚的窗台上去,感受着那扑面而来的大风,看着楼下那比巴掌大不了多少的人影,陈美琪一阵阵眩晕,虽然揭晓了答案,可她心底却更加的不托底了。就算再傻她也知道,从这边的窗台跳到那边的窗台上去,这几乎就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他怎么会练成这样一身本事?他倒底是什么人?

    其实陈美琪猜的倒是没错,梁辰就是用这个办法避免了一群女生把自己堵在女厕所里的。当初他一进了厕所就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因为厕所里居然没有男士小便器。他头脑反应何等之快?几乎是一瞬间便察觉到这应该是有人针对他设计的小阴谋,从这种有些幼稚并且特刁钻的手段来看,要不是陈美琪就怪了。

    心念一动之间,他几乎是不假思索地便从窗子外飞跃了过去,直接跳到了男厕那边开窗进去,也避免了一场大糗事件的发生。

    只不过,回到教室时,心底下却是越想越愤怒,这个陈美琪,还是这样依依不饶,居然开始蹬鼻子上脸了,应该狠狠地给她一个教训,让她不再来烦自己,否则,这样下去虽然对自己造不成什么伤害,但让他有些闹心。

    正在一旁看书的张凯此刻放下了书本,转过头来,似笑非笑地望着他,“怎么?被咱们的美女班长给恶搞了?”

    看起来他应该知道刚才发生什么事情了。

    “嗯,我发现有时候女人真是一种很烦人的动物。”梁辰哼了一声,有些烦燥地道。

    “呵呵,其实对大部分男人来说,能得到陈美琪的青睐被她恶搞恐怕非但不觉得烦心,反而会觉得荣幸。”张凯看了他一眼,学着他的样子直坐在椅子上,双手抬离地面五公分,淡淡一笑道。

    “你要是真这么觉得,可以去跟她说一声,让她搞你吧,少冲我来。”梁辰有些哭笑不得转头狠盯了他一眼道。

    “我对她没兴趣,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张凯耸了耸肩膀,从书桌膛里抓出来一个握力器,锻炼着手指的力量道。

    还没等梁辰说话,张凯却又自顾自地说了下去,“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梁辰,我看这丫头好像对你有意思,只不过,她表现的方式有些特别罢了。”

    彼时梁辰正在拿起瓶矿泉水喝水,听了张凯这话,却险些一口水喷了出去,被呛得直咳。

    “你今天怎么了?净喜欢说这些没营养的话。”梁辰咳得脸都有些红了,将瓶子放在桌子上哭笑不得地望着张凯道。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信不信由你,反正我是信了。”张凯居然难得地借用网络语言幽默了一次。

    “信你才有鬼。”梁辰摇了摇头,正好这个时候上课铃响了,继续上课,梁辰倒也先把这件事情摞在了一边去。不过心头突然间一动之间,终于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他又想起了那天晚上那个开着白色切诺基来找自己麻烦的平头青年,回想起他的脸形和面貌时,心里一跳,不由自主地向着陈美琪望了过去,一眼望去,从侧脸方向一看,登时便感觉到一种说不出的相似与熟悉。

    “难道,那个人是陈美琪找来打我的?并且还跟她有着极亲近的关系?”梁辰隔着两张桌子望着陈美琪的侧脸,皱起了眉头,终于大概地将这个事情稍微理出了一个头绪来。

    他和陈美琪中间隔着两个女生,这个时候还以为梁辰是在看自己呢,立马就羞答答地低下了头去,不过偷眼瞄着梁辰之时,几十上百公斤重的秋天大菠菜跟不要钱似的往梁辰这边狂甩。

    没办法,梁辰人长得帅、气质出众,并且这么多年以来关于他的传闻已经将他完全提升到了传说级的高度,他早已经成了不少怀春女生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了,能做他的女朋友,哪怕只是一天,都让那怀春的少女想一想就激动得浑身发抖。

    可惜她们表错情了,秋天的菠菜地都快被她们两个抛成葛优了,却发现人家根本没有看自己一眼,顺着他的眼光一看,两个人当时就泄气了,原来他是在看陈美琪。

    “色.狼!”这是两个羡慕嫉妒恨的女生共同在心目中给梁辰下的评语。

    此刻陈美琪兀自还在回想着刚才在女厕所中窗台上看到的那个脚印,换位思考地想着如果自己站在五楼的窗台上时那可以将自己刮得摇摇欲坠的大风,心里面就是一阵阵的眩晕,她突然间发现,自己好像真的犯了一个错误,如果,如果当时梁辰要是没抓住窗台,直接摔下去,那,那自己会不会变成杀人犯?

    想到这里,突如其来的,心里就是一阵阵的后怕,同时还混合着一阵说不出的愧疚,不自觉地就转头向着梁辰那边望了过去,可一转头之间,就看见梁辰此刻正目光炯炯地望着自己,眼神好像很灼热。

    “砰!”“砰砰!”无意中对视的那一刻,陈美琪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像是要爆炸了,突然间狠狠地跳了一下、两下、三四下,几乎都要从腔子里跳出来似的,那双眼睛,好清澈、好有神、好迷人,像山涧中白石上的清泉,淙淙而流,清澈见底,愈往深处去看,愈有一种养成千年的智慧与神彩。

    这一刻,她被电到了,怔怔地望着那双眼睛,心里面却不停地回响着一句话,“佛说,千年的修行,才换来今生的凝眸……”不管梁辰现在的想法如何,反正她现在是被梁辰的眼神给迷住了。当然,如果她要是知道梁辰现在想着的是,一会儿该怎么好好地收拾她时,估计她会吐血的。

    “陈美琪,陈美琪,陈美琪……”台上那位年过花甲的老教授此刻正拿着花名册,点着上面的名字,刚才他提出了一个问题,准备要人回答,无意中就点到了班长陈美琪的名字。

    而此刻的陈美琪正在躲闪中与梁辰的那双眸子心慌意乱地对视着,小心肝“扑嗵嗵”乱跳中,却根本没有听到教授在点她的名字。

    结果,全班同学都齐刷刷地一致回头看着她,她却浑然不觉,依旧半垂着头,脸儿红红的、目光躲闪地、小心翼翼地,像一只小兔子般游移不定地在躲闪中与梁辰对视。

    所有的学生都有些发怔地望着这位美女班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不过细心人倒是看得出来,陈美琪此刻正瞄向梁辰的方向,那轻咬红唇、眼波流转的样子,真是很纯、很暖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