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章 :陈美琪的小阴招
    :

    “小兔崽子,小兔崽子,太嚣张了,简直太嚣张了,开除,一定要将你开除。”孟昭祥抱着脚在原地跳了半天才敢放下地来,心底恶狠狠地骂着,一瘸一拐地往姜怀义的办公室那边走。

    “姜校长……”孟昭祥准备再在姜怀义面前呱噪一番,狠狠地告梁辰一通黑状,可他连喊了两声“姜校长”,姜怀义却仿佛根本没听见一样,失魂落魄地窝在办公椅里,一言不发,两眼呆滞无神地望着窗外,好像对身外的一切都置若罔闻的样子。

    “姜校长,您,没事儿吧?”孟昭祥吓了一大跳,校长这是怎么了?平日里那可无时无刻不是神彩飞扬,意气风发,现在却跟换了个人似的,好像受到了什么严重的挫折与打击。

    “嗯?哦,是昭祥啊,进来吧。”连喊了三声之后,姜怀义才感觉到了孟昭祥的存在,赶紧整理了一下衣服,勉强向他露出了一个微笑。

    毕竟,在下属面前他还要保持领导的威严,喜怒都不能形诸于色。

    “昭祥啊,实在对不起,刚才我是看那个学生太嚣张了,又不能对他发火,所以让你受了些委屈,实在不好意思啊。”姜怀义温言向自己的这位下属说道,可是他的解释却有些驴唇不对马嘴,跟学生生气却把火发到了孟昭祥身上,这二者之间有一毛钱关系么?

    孟昭祥心底下不满,可脸上当然不能表现出来什么,赶紧堆起了满脸谄媚的笑容,“姜校长这是说哪里话,如果真说起来,那也是我们这些做下属的没有做到位,让这个嚣张的学生闯进来,使你受惊了,这是我们的失责。”

    一时间马屁如潮,风生水起,他平生不会别的,就靠这个才坐上了教务处主任的位置。正所谓,一招鲜,吃遍天,没办法,这是人家的天赋啊。

    “呵呵。”姜怀义笑了笑,却没再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对了姜校长,学校常务会马上就要开了,您看,对那几个学生的处分是不是……”孟昭祥故意在旁边提醒一下,实则就是想煽风点火,让姜怀义更坚定开除这几个学生的想法。

    哪想到,他刚说到这里,姜怀义的脸色就变了,豁地一下站了起来,“处分?什么处分?处分谁?混蛋,处分哪个学生能轮得到你来说话?你给我滚出去,滚出去,现在,立刻,马上……”姜怀义跟抽风似的,再次咬牙切齿地向着孟昭祥骂道,脸孔扭曲得都有些吓人。

    “姜校长,不是吧?我,这个……”孟昭祥都要抽了,姜校长这是怎么了?突然间说发疯就发疯,这已经连续第二次骂他“滚出去”了,前后间隔的时间都不超过五分钟。

    “滚!”姜怀义抓起了桌子上的一本书再次扔了出去。

    教务处孟昭祥主任很不幸,上一次被扔的只是一个笔记本,而这一次,却是一本最少五斤重的英汉大辞典。

    姜怀义看来年轻的时候很偏好射击,打枪应该打得很准,一家伙扔出去,登时就砸在孟昭祥的脸上,可怜的孟主任鼻血长流,狼狈不堪地第二次抱头鼠窜而去了。

    “该死的马屁精,如果不是你向我通风报信抓什么狗屁的典型,我能被这个学生威胁到?可恨,可恨,可恨!”姜怀义一腔怒火没地方发泄,又抓起了水杯砸在了地上,几百块钱的真空杯摔在地上响得那叫一个清脆无比,一块块玻璃碎片上,映出了一张愤怒却又无奈且带着说不出惶恐的脸。

    梁辰走出了学校的教务主楼,仰天长吸了口新鲜的空气,这件事情终于摆平了,他心底下十分的畅快。

    虽然这种手段用得并不怎么光彩,但梁辰只坚信一个原则,那就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苍蝇永远不会去叮没缝儿的蛋,如果身子已经歪了,那就别说影子正不正的问题了,也没有资格矫正别人的身影歪正与否。

    所以,在良心上,他并没有半点愧疚,什么人就应该什么样的对待法,对这个姜校长,他感觉并没有做错什么。

    心情大佳,梁辰活动了一下身体,向着政法学院走过去,上课是雷打不动的事情,学习知识也是历炼社会的一个必要准备过程。

    期间倒是给李吉他们打了一个电话,听他说出“事情摆平了”的时候,周围爆发出了一阵阵雷鸣般的呼声与彩声,看起来,一帮小子也是等得很心急了,却不敢去找梁辰,都跟李吉聚在一起,焦急地等待着消息呢。

    梁辰来到了班级,走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坐下。正在看书的张凯回头望了他一眼,“你没拿我当我朋友。”

    他突然间冒出了这句话来。

    “嗯?这话怎么说?”梁辰有些莫名其妙,边从书桌外往外掏书,边疑惑地问道。

    “打架为什么不带上我?”张凯直截了当地问道,语气里很是不满。

    梁辰一愣,随即摇头哑然失笑,“临时发生的事情而已,没来得及通知你。况且这也不算多大个事。”

    张凯听了他的解释,这才点了点头,重新回过头去看书,不过却压低了音量,“听说学校要开除你们几个?用不用我帮忙?”张凯低声问道。

    梁辰微笑摇头,“放心吧,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不过心底对张凯的这份关怀还是十分感激,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张凯背后的能量也让梁辰很是吃惊,听张凯的语气,这件事情对他来说同样不算是什么大事,由此可见,张凯绝对不是什么普通人。

    “嗯,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如果你连这点事情都摆不平,你也不是梁辰了。”张凯点点头。

    梁辰笑了笑,不过却回过头去始终饶有兴趣地望着张凯,突然间问道,“兄弟,你同样不是普通人啊。”

    张凯脸上的神色没有半点变化,看样子对梁辰看出自己的底蕴并没有半点惊疑——事实上,如果梁辰傻乎乎还看不出来才让他不屑。

    “不用担心,梁辰,我对你没有半点恶意,只是欣赏和佩服,至于我身后的能量,你更不必放在心上,不会对你造成任何威胁。”张凯只是**地甩下了这番话,随后继续看书去了。

    梁辰也没再说什么,不过心下油然掠过了一丝感动。

    一阵香风掠过了身畔,不用抬头,梁辰就知道,那是陈美琪来了。这种千金难求的高品阶香水属于全球限量版的,对于普通人来说,或许只是一阵浮动的暗香罢了,并没有大不了,但对于识货的人来说,却能闻香识人,知道能用得起这种香水的人,绝对不是普通人。

    陈美琪当然就属于这种人,而梁辰则属于识货的人。

    陈美琪今天上身穿了件紧贴身的小体恤,下面则是一条七分牛仔裤,露在水晶白凉鞋外面的脚趾上涂满了七彩甲油,整个人显得青春飞扬,活力四射,魅力无限。不过令她无比愤怒的是,全班同学都在看他,就连张凯也抬起头面无表情地扫了她一眼继续看书,可梁辰却连头都没抬,就好像当她是空气一样,这让她很受伤,她就讨厌梁辰这种自命清高的臭屁样子。

    走过梁辰身畔的时候,她故意低哼了一声,有意无意地放缓了脚步,甚至故意将高根鞋踩得噔噔响,可任凭她怎么折腾,梁辰只是低头看书,视她若无物,这更让陈美琪气愤了。

    有些时候,女人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你不想搭理她,她越想搭理你。相反,你越想靠近她,她越蔑视你看低你,越是漂亮的女人越是这样,真是很没办法的事情。

    “梁辰你等着,今天,我一定要让你好看。”陈美琪气鼓鼓地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将包包摔在桌子上,在那里运着气暗自里发着狠。

    经过这几天反复的琢磨,她早就想出了一个专门对付梁辰的小阴招,虽然有些下三滥,但绝对会奏郊,一定能搞死那个梁辰。

    想到这里,她禁不住得意地笑了起来。

    前三节课无事,第三节课上完,梁辰放下了腿,准备出去上个厕所,回来接着上课,陈美琪见状,赶紧拿起了手机,将早就编好的一条短信发了出去。

    梁辰走到了三楼的洗手间,抬头看了一眼标识牌,因为心里面还有些事情需要考虑,也没太注意,直接推开右侧标着男厕所的厕所门便走了进去。不过隐隐约约地感觉到好像有些不对劲。

    就在他走进去关上门的时候,外面已经急速蹿过来两个女生,将牌子摘了下,将紧挨着的男女厕所门重新交换了过来,再度挂上——正是陈美琪指使她们在梁辰上厕所之前,将标识牌换过来,而梁辰一个不注意,终于着了道,走进了挂着男厕所牌子的女厕所里。

    随后,一个女生整束了一下衣服,左右看了看,装做很急的样子,匆匆地便推开了现在再次华丽转身变成女厕所的门,刚刚关上门,随后,便是一声尖叫,“天哪,有色.狼,快抓色.狼啊……”

    她喊声刚落,外面那个女生也同时尖叫了起来,“抓色.狼啊,有色.狼,大色.狼,进了女厕所偷.窥的大色.狼啊……”

    随后,“哗啦啦”不知道从哪里冲出来一大票拿着拖布、扫把甚至还有文具盒的女生,直奔着女厕所冲了过来,挥舞着一把拖布一马当先奔过来的,正是陈美琪大小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