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章 :敲校长门
    :

    “嗯,放心,我可以向你保证,半年之内,他必定脱胎换骨,并且,对他,我有两个原则,一,我不会害他。二,我不会拿他要挟你做什么。明天中午,让他去吉浩球室找我,以后就让他跟我吧,就这样。”梁辰甩下这句话,向旁边正抱着房照满脸敬仰地望着自己的李铁点了点头,两个人缓步而去。

    怔怔地望着梁辰远去的背影,冷风骤然间吹过,何春林突然间发现,自己竟然前胸后背全都湿透了。

    “大舅,您,没事儿吧?”张达从旁边走了过来,喏喏地嚅动着嘴唇,小声地问道。从小到大,他跟这个舅舅比自己爹娘还亲,也更听他的话。

    “没事儿。小达,从明天开始,你就去跟着梁辰吧,哦不,是辰哥,跟他多学习学习,明天我就带你去拜他为师,这个人,以后的成就肯定非同凡响。”何春林叹了口气,拍了拍张达的肩膀说道。

    “啊?大舅,你,你让我跟他?还拜他为师?这不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吗?我要落在他的手里,还不扒掉我一层皮啊?我不去……”张达一听就炸了,一个高蹦了起来,却还没等落地,就被何春林一个大嘴巴就扇得晕头转向。

    “混蛋,你以为我想让你去?可如果你不去,恐怕下场更惨,以他的手段,连我都要畏惧三分,你在他眼里,连只蚂蚁都不如,捻死你你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何春林几乎吼出来的,这个外甥,从来都看不清形势,仗着自己的威势一天胡作非为,太不成气候了,这也让他心底下很悲哀。

    心头突然间一动,他想起了一句话来,那就是,“跟着优秀的人在一起,久而久之,即使不会变成优秀的人,也会具有优秀的品质。”望着远去的梁辰的背影,不知不觉间,他倒是有些茫然起来,虽然这个梁辰的心机很深,他根本看不穿,但梁辰这么做,说到底也是向他释放了一个善意的信号,以他这种一言九鼎的性格,还有他这个人骨子里的高傲,应该不会做出什么对张达不利的事情来。如果让张达跟在他身畔,或许半年之后,他真的能还自己一个暂新的外甥也说不定吧?毕竟,梁辰这个人,无论是对手也好,无论是敌人也罢,那是他平生仅见的人中龙凤!

    “辰哥,对不起。”回去的路上,李铁突然间对梁辰说了这么一句话。

    “嗯?怎么了?”梁辰有些奇怪地望着李铁。

    “辰哥,我把房子的价格估高了,让你最少多花了十多万。”李铁抱着那本房照,有些难过地说道。对天誓,这是他的心里话。

    “呵呵,你做得已经非常好了,如果再这样自责,那就有些假谦虚了。”梁辰淡淡一笑,揽了一下他的肩膀道。

    这个亲昵的动作让李铁好过了一些。

    “辰哥,我有些不明白,按理说,这栋房子,就算你向何春林明要过来,恐怕他也不敢说什么吧?毕竟,他有把柄在你手里,而且他的房子也不是什么好路数来的。况且,就算给他一个成本价,他也不敢说什么的,又何必给他那么多钱呢?”李铁这句话倒不是贪心,而是结合以前麻三的事情,有些不太理解。

    “呵呵,铁子,记住了,做人要留三分余地,不可全抛半点良心。压榨只是用来降伏他人的一种手段罢了,如果非要敲骨吸髓,那就是将人逼到了绝境之中,试想想,人家连活都活不下去了,又怎么可能不跟你拼命?我想要的是降伏,而不是将他逼到了底线来跟我们博命,让他有忌惮,却又不敢拼命,你,懂了么?”梁辰负着手,边走边微笑地望着李铁。

    “辰哥,我明白了。这就是您常说的,做人留一线,凡事好见面。”李铁重重地点了下头道。

    “呵呵,说得对。铁子,你是个聪明人,而且很有经营的天赋,记住,无论经商还是去做其他的行当,这个理念永远要贯彻始终,不能贪一时小利而放弃远景一片森林。”梁辰就像一位老师一样对李铁谆谆教诲道。

    “是,辰哥,您的话我一定牢牢记在心里。”李铁肃容说道。

    他的这种正经八本的程度让梁辰禁不住摇头哑然失笑,不过他也知道这是自家兄弟对他尊崇,如果非要硬逼着他们放自然轻松,那也有些假模似式的没必要了。

    “铁子,以后如果有机会,学一学工商管理专业,如果家里困难,我可以帮你出钱,你练体育有些可惜你这块材料了。”梁辰适时地点拨了一下道。

    “辰哥,您怎么安排都行,我听您的。其实当初我根本不是练体育的,如您所说,一直喜欢工商管理类的专业。只不过后来成绩不是十分理想,而练体育才有可能考上这样的名校,所以就半路出家练体育了。”李铁咧嘴一乐道。

    “呵呵,好,那就事不宜迟,你就做好改专业的准备吧,实在不行,我给你想办法,现在征求一下你的意见。”梁辰微笑道,仿佛跨系改专业这种超高难度的事情,对他来说轻松得就如同吃饭喝水一样,没人知道他这种底气倒底从何而来。

    “我没意见,只是让辰哥费心了。”李铁狠狠地一咬牙,转过头去,隐蔽地抿去了眼角即将流出来的泪水,几乎用恶狠狠的声音说道——攻读工商管理专业,才是他至始至终的梦想,现在他还在自学工商管理专业的相关课程呢,每天都爱不释手地翻来覆去看个不停。现在梁辰给了他这个实现梦想的机会,让他如何能不激动?

    李铁没再说什么,但从今天这一刻开始,梁辰就是他永远的辰哥,至生不渝!

    两个人回到了球室,王浩然早已经让人重新收拾好了这里的一切,一群兄弟都聚在一齐,自然又是一顿胡吃海塞,只不过席间梁辰注意到了,虽然每个人都刻意回避着学校处分的话题,但每个人脸上都有着一抹若有若无的担忧,梁辰看到眼里,倒也不再说什么,只是频频举杯,与大家喝了一醉方休,而后回到家里,照例打了通拳,锻炼身体,一觉睡到天亮,继续锻炼,直到七点多钟的时候,才换了身衣服,下楼吃口早餐,去公园了。

    公园的美人鱼雕塑下,六子挟着一个大牛皮纸袋,正蹲在那里吸着烟,眼里一片血丝,看起来昨天晚上熬夜去了,至于去干什么倒是不得而知。

    看到梁辰走过来,六子立即将手里的烟头扔到地上捻灭,而后站起来快步向着梁辰迎了过去,满脸堆笑将手里的牛皮袋子递了过去。

    “辰哥,一切都打听好了,所有的资料都在里面,嘿嘿,还别说,这个大学校长,还真是个风流人物啊,哈哈。”六子低笑了几声,马上觉得自己有些不严肃,赶紧沉肃下来,低眉顺眼地站在那里。

    “辛苦了。”梁辰抬眼看了六子一眼,有意加重了语气说道。

    “不客气,不客气,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六子赶紧小意地说道。

    梁辰接过了牛皮袋子,并没有立即打开,而是直直地盯着他,“六子,你想过以后的路吗?”

    “啊?辰哥,您,您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我,不太明白。”六子愣了一下,不知道梁辰跟他提起这么沉重的人生问题是何用意。

    “没什么,我只是想说,你是个人才,如果过来帮我,我会让你过得更体面。”梁辰直截了当地说道,根本没有任何拖泥带水。

    “这个,这个,承蒙辰哥厚爱,可是,太子哥那边,我……”六子挠了挠脑袋,有些为难地道。

    “如果你想过来,我会直接去跟太子哥说,不会让你夹在中间为难半点。”梁辰紧摄着他的眼睛,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

    六子愣了半晌,眼里激烈挣扎斗争的神色,毕竟,他已经跟了太子哥多年了。

    梁辰也不说话,只是等待着他的回答。

    半晌后,六子才缓缓地说道,“辰哥,人的一生,当然要跟着强者走。”

    这一句话,也巧妙地表明了他的心思,让梁辰对他刮目相看。

    “说得好,有你这句话就够了。回去跟太子哥说,今天晚上,长平路锦绣长安食府,我与太子哥,不见不散。”梁辰扔下了一句话,转身便走。

    六子怔怔地望着他的背影,好半晌,才回过神来,脸上涌出了兴奋的神色,狠狠地一握拳在空中一挥,“吗的,我六子出头的日子就要到了!”

    一晃又是一天过去了。

    周一到来,清晨,太阳从东边露出了脸,射出道道美丽的金光,象是在大声欢笑。蔚蓝色的天空上没有一丝云彩,越发显得它的深遂无边。空气清新,不畏秋寒的细粉莲在花池中挺立绽放,朝气蓬勃的学生们三三两两走在校园里,让整个校园都充满了年轻的气息、青春的色彩。

    只不过现在姜怀义副校长的办公室里却是浓云密布,就好像这间办公室就是整座校园的天廷,旦夕间就将释放出可毁灭人生的闪电与雷霆。

    “孟主任,那些学生的处理公告都拟好了吗?”姜怀义阴沉着脸,用一种几乎发狠的语气跟对面坐在沙发里的孟主任说道。

    “拟好了,一共四十三个学生,领头的有梁辰、李吉、李铁、吴泽、王浩然这五个学生,还有其他十几个核心圈子的人物,全都做了清退处理,剩下的学生,全部记大过,记录入档案。”孟昭祥已经把相关资料全都准备好,恭敬地放在了姜怀义的桌子上。

    “好,再过十分钟就要召开学校常务会了,到时候我就会把些调查资料包括处理提交常务会,这些害群之马,必须要狠狠地整治一下。”姜怀义几乎是咬着牙根儿说道。

    正说到这里,“笃笃笃”外面突然间响起了一个敲门声,两个人抬头一看,都不禁呆住了,只见,门口站着的,居然就是前天在附属医院里那个嚣张无比的领头的学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