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章 :谈生意(下)
    :

    身后的一群小混混登时一片哗然,拼命地往后躲闪。

    这可真是人的名儿、树的影儿,再加上眼见为实,亲眼见证了梁辰的猛,一时间人人害怕,没有一个敢冲过来的,甚至连一个敢过来扶梁辰的人都没有。

    “给脸不要脸,我呸,什么东西。”李铁扔掉了手里的折叠凳,不屑地骂了一声道。不过能够在身旁亲眼见到梁辰出手,那种震撼还是无法形容的。梁辰的腿简直就是传说中的佛山无影脚啊,而且居然能抬那么老高,一脚都能踹到下巴上,还那么大的力量,简直酷毙了。

    这一脚,就让李铁又再多了最少一个月茶余饭后的谈资。

    “张达,再重复一遍,我是来跟你谈生意的,你最好客气些,否则别怪我像收拾麻三一样平了你的场子。”梁辰又往前走了两步,李铁从旁边搬过来一把椅子,梁辰大马金刀地坐在张达面前,冷笑说道。

    “你谈、谈什么狗屁的生意,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张达倒真是硬气,居然比麻三强多了,就这种情况下,依旧还兀自发狠嘴硬,半点面子也不想丢。

    只是可惜,这个世界上,面子不是人自己挣出来的,是别人给的,你自己没有实力,别人就不会给你面子。

    乞丐要面子的结果就是连饭也要不着最后饿死,小姐要面子的结果就是没有客人照顾只能玩自摸,官员要面子的结果就是这辈子也别指着升迁,而商人要面子的结果就是把老婆孩子都赔进去最后跳楼了事,就是这么个道理了。

    “张达,希望你能看清楚事实,今天的事情,必须要谈,否则的话,你就是在叫嚣挑衅我,如果是这样的话,再想让我现在对你这么客气,好像不太可能了。”梁辰冷冷地哼了一声,语气里透着浓浓的警告意味。

    “你不客气又能怎么样?我大舅是派出所副所长,从小拿我当儿子养,就算你跟那个新来的唐科有关系,要是你真敢动我,我大舅也不会放过你的。”张达发狠地道,现在他这个大舅就是他在这里混的最强大的靠山与凭仗了。要不是仗着他大舅,以他这种嚣张的性格,恐怕他早就已经被人暗地里打成了一堆破烂扔到废品收购部里去了。

    不过,观察了这么半天,梁辰心里也有了底,知道今天上午手机偷录的事情大概何春林还没有跟张达说起过。毕竟,这么丢人的事情,如果真传出来,何春林这个做长辈的恐怕面子就要丢尽了,他要说出来就怪了。更何况事情是因张达而起,而张达一向是以他为靠山依仗的,他更不可能将这件事情跟张达说了,别的不说,第一个就是失威啊丢脸啊。

    “是么?”梁辰冷冷一笑,眼里掠过了一道迫人心悸的寒芒。

    张达心底一惊,刚要往后缩,可是哪里还来得及?梁辰早已经一下站起,弯腰一把便掐着他的脖子将他拎了起来,就如同一个孩子抓起了一个破布娃娃般那样轻松,随后“哐哐哐”就是三拳,连续不断打在了张达的胃上。

    “哇……”张达胃里翻江倒海,禁不住一口鲜血混合着啤酒饭菜便喷了出来,而梁辰早已经将他扔在了地上,任由他吐去。

    “你,你,还敢打我?我大舅……”他“大舅”两个字刚刚出口,梁辰又已经再次一把将他抓了起来,二话不说,依旧是三记黑虎掏心掏在了他的胃上,这一次,张达不但连胃液,甚至还有胆汁都吐出来了。

    “我平生最讨厌你这种仗势欺人的渣子,你以为总把你大舅挂在嘴上,以为没人敢惹你吗?今天你再敢说这两个字,我让你让胃都吐出来,你信么?”梁辰重新坐在了椅子上,旁边看得热血沸腾痛快无比的李铁早已经递过来一枝烟,给梁辰打火点上。

    张达就算再硬气,现在也不敢吱声了,只是抱着胃部,蜷着身子在地上装死狗。他见过狠的,但从来没见过梁辰这么狠的,不待二话,伸手就揍人,下手酷厉寡绝,狠得要死要活的,他打心眼儿里往外开始怵了,再也不敢摞狠话,更不敢当着梁辰的面儿说“大舅”这两个字了。

    “唔,这就对了。现在我们可以坐下来好好地谈谈我们之间的生意了。”梁辰深吸口烟,徐徐吐出了一道烟气,点了点头,满意地道。

    “铁子,看看这个门市房子包括里面的这些破烂货色能值得多少钱?评估一下,然后我再跟张达张老板好好地谈谈买房的价格。”梁辰转头向身后的李铁说道。

    “好咧,辰哥,我仔细算算。”李铁学着梁辰的样子开始背着手,像模像样地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嘴里念念叨叨的,知道的以为他是在评估呢,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风水先生在看风水呢。

    “啥?你,你要买我的房子?我不卖!”张达一听梁辰居然是来买房子的,登时就急了,再也顾不得胃痛,一下跳了起来,大叫道。

    “你不卖也得卖。”梁辰眯了眯眼,睛里透出了针刺一般的光芒来,直射在张达的脸上,直如同两根钢针,扎得他脸孔生疼。

    “我,我……”张达不禁退了两步,畏缩着不敢再说话了,可眼里分明闪烁着不甘。

    “不用你你我我的了,铁子,评估得怎么样了?”梁辰转头向李铁问道,没再理会张达。

    “辰哥,这个破房子值不了多少钱,再者说,我们要买下这里,肯定不能再开桌球室了,这些破烂也不值什么钱,装修这么没品而且同样是破烂货,更不算在内,这样的话,满打满算也就四十万左右撑死了。”李铁拿出手机调到计算器状态噼哩啪啦地算了一下,给出了这个结论来。

    表面神色不动,可梁辰心底下却怔了一下,暗道,“好小子,这心可够黑的。”

    没错,这所房子最少一百平方米的面积,而且处于街路拐角处的第一家,位置也不偏,用来做生意再合适不过了,就算按照大学城附近住宅面积算,一方平方米也要将近六千元了,更何况是门市房子?最少一平米一万五起价,一套房子怎么说也要一百五六十万,李铁居然只给出一个零头而已,看来这小子确实有从商的“天赋”。起码从拦腰一刀斩的黑心肠角度看,他绝对是一把好手。

    “啥?四十万?”张达再次跳了起来,蹦得老高,可是在空中就已经被梁辰一把掐住了脖子,缓缓放下地来,逼视着他,“我兄弟算的帐,应该不会错。怎么,你有意见么?”

    他的目光这一刻简直如两把利刀,直戳进张达的眼里、心里,让他不敢再面对梁辰,只能狠狠地咬咬牙,闭上了嘴。

    “唔,没意见就好,天还不算晚,那就趁早把协议签了,交房照,然后我们去附近银行转帐。”梁辰点了点头,站起来说道。身后的李铁已经开始掏出早就买好的本子和笔,拟上了合同。

    “我,我,这房子不是我的,我做不了主。”张达已经急得汗珠子都掉下来了,转了转眼珠子,突然间说道。

    “嗯,无论是谁的都好办,你把房主叫过来,我再跟他谈。”梁辰哪里不知道他的那点儿小算计,轻哼了一声道。

    “房主不在。”张达还在那里打马虎眼,企图蒙混过关。

    “嗯,这件事情好办,马上我就会知道房主在哪里了。”梁辰冷笑了一声,再次一把掐住了张达的脖子,已经握起了拳头。

    “别,别打了,我说,我说,这房子确实不是我的,是我大舅的……”张达真是被打怕了,那拳头打在胃上简直就如同在撞车,一见到他的拳头张达只感觉到胃里翻江倒海的痛,想一想挨这拳头的滋味就恐怖到极点了,这一刻,就算他再硬气也不禁说实话了。

    “哦,你大舅的,那更好办了。”梁辰向张达一笑,那笑容在张达的眼里格外阴森,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又是一拳掏在了他的胃上,他抱着胃缩在地上,满嘴吐着白沫子,浑身颤抖着,居然是被这一拳打抽了。

    梁辰理也没理张达,他知道自己下手的轻重,当然不会打死他,也不会把他打残废掉,只不过会让他觉得很痛而已。当然,这个很痛的意义是对于旁观者而言,对于受体来说,恐怕只能用恐怖来形容了。

    梁辰已经悠闲地拿出了电话,将事先早已经向唐科打听清楚存好的何春林的手机号码调出来,拨了出过去。

    “喂,何春林何所长吗?唔,我叫梁辰,呵呵,您还记得我,真是很荣幸。现在我在你外甥的桌球室,希望你半个小时内赶到。呵呵,你误会了,我不会对他怎么样,只不过想跟他谈笔生意而已,就这样,希望你早些到。”梁辰挂了电话,坐在凳子上吸烟,李铁已经开始进入状态,左右打量着这房子,结合外面的地角,暗自盘算着这里倒底要干什么好。

    仅仅过了十分钟,外面车子的声音响了起来,一辆没有牌照的捷达停在了外面,随后,何春林穿着便装打开车门走出来,连门都来不及关,抬起卷帘门便走到了屋子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