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章 :又见手机
    :

    出奇地,外面居然没有一个警员来劝架,看样子这地方已经被何春林经营成了铁板一块,新来的所长跟原来的副所长在这里吵架,兔子大的人影儿都看不到一个,更没有人出来欢迎一下,摆明了就是不尿唐科了,这也让唐科暗地里心惊不已,看来,大学城派所出这个地方,还真就不一定像他想像中的那么好干。上挤下压,如果弄不好,没准儿比原来的派出所还要窝囊。

    当然,偶尔也有两三个应该是保持中立的警员在躲躲闪闪凑在外面向这边张望着,偷看着,却始终没有过来,也是摆明了一是看热闹,二是看看这个新来的所长倒底有没有本事降得住这个嚣张的指导员。新官上任头三脚要踢开,可现在唐科上任的这第一天第一脚,无疑就踢在了铁板上,如果今天这个场面圆不下来,恐怕威信会荡然无存,以后所里也不会有人再相信他,跟着他死心塌地的干了。

    “哈哈,好,唐科,那咱们走着瞧好了。不过我奉劝你一句,到了大学城派所,是虎你得卧着,是龙你得盘着,真敢惹毛了老子,挤走你是小事,扒你的装让你回家都不好说。”何春林扔下了手里的警棍,嚣张地无比地往外走。

    “兔崽子,真是反了天了。”唐科愤怒得牙齿都快咬碎了,可现在却拿他没有办法。看着何春林轻蔑的神色和挑衅的目光,更让唐科一张略黑的脸庞变得黑里透红,整个人都要气炸了。

    何春林满脸不屑地往外走,正当他刚刚走到门口的时候,屋子里突然间响起了一个平静的声音,“唐所长,是吧?我这里倒是有一段视频,不知道您现在是否感兴趣。”

    愣了一下,何春林回头一看,却是梁辰,此刻正从窗台上的一个角落里拿下了自己的手机,调到播放状态,将屏幕有意向外,望着唐科道。

    声音早已经被调到了最大,并且这还是四点二寸的宽屏,只见屏幕上正好出现了何春林领着几个流氓从走进审讯室开始一直到最后的视频,不但有影有音,而且因为放在窗台上没人动的原因,画质极其清晰,还特别稳定。

    看起来上一次派出所事件后梁辰受到了启发,特意买了一款功能更强大、像素更清晰的手机,这一次正好派上了大用场。

    “吗的,你个小兔崽子,敢偷录,把手机给我!”何春林登时就是一个激灵,怒吼了一声,便向着梁辰扑了过来,可唐科早就手急眼快,一下便将梁辰的手机抢在了手中,看了几下,眼里露出了痛快至极的神色来。

    “何所长,就算监控坏了,可现在证据全在里面,并且这几个学生都是被施暴的证人,现在你还有什么说的?”唐科冷冷地注视着何春林说道。

    何春林脸上露出了一丝惊惶的神色来,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一旦唐科把这玩意交上去,恐怕等待着他的,将是凄凉无比的下场。

    他真是没有想到,自己打了一辈子的鹰,反过头来却让家雀啄了眼,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个学生应该是早就想到了事情会发生,否则的话,又怎么可能将所有的东西全都录下来?眼前这个看起来青涩稚嫩的学生,居然有这么深的心机与诚府?!

    一时间,这个神色始终淡定如一的学生,在他眼里变得高深莫测起来,并且每多看一眼,就让他心底有一丝说不出的寒凉与恐惧。

    “何春林,现在我命令你,把这些学生全都放开。”唐科开始向他下命令了。

    何春林有心想不服从,可是现在自己的饭碗都在人家手里抓着,也不敢不从,只能去将梁辰几个人的手铐一一打开。

    高羽几个人默不作声,只是揉着手腕还有身上的伤处,几个人相互间用眼神交流着,分明都看到了彼此眼神里那无法形容的惊叹。他们同样没有想到,辰哥居然还有这样的心机与手段,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偷录,便将这个敢跟所长对着干的嚣张指导员整得服服帖帖的,一时间,包括高羽在内,都对梁辰的崇拜简直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了,在他们心里头,对梁辰的崇敬已经快要到迷信和盲从的地步了,在辰哥在,天大的事儿也不是事儿,这是始终回响在他们心头的一句话。

    “你先带另外几个人出去吧,我要单独审讯这个人。”唐科指了指梁辰,又向着何春林挥了挥手道。

    何春林现在扁屁都不敢放一个,只能带着人乖乖地往外走。

    “唐所长,我们这边还有几个学生受了伤,麻烦先帮我们把他们送到医院去,好不好?”梁辰这个时候还不忘了自己的那些小兄弟。

    “好,这是应该的,就算是罪犯也有最基本的人权。”唐科二话不说,直接挥手答允了。当然,这些事情自然是由何春林去办了。现在这种情况,何春林只能服从,还能有什么办法?

    所有人都走了出去,屋子里一时间静了下来。

    梁辰揉了揉手腕子,拽过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卷开了袖子,右臂上红肿一片,好在都是皮肉外伤,也不耽误手臂的运动,就是有些疼而已。

    “兄弟,对不起,我来晚了,让你受委屈了。”唐科走了过去,又是心疼又是歉意地道。现在屋子里的监控已经被关掉了,外面就算有人隔着门也不可能听到里面的声音,唐科倒也不担心被人偷听到什么。

    “没事儿。”梁辰笑笑说道。

    “咱们哥儿俩个还真是有缘,两次偶遇都是在局子里,而且都是你帮着我圆了场子,要不然,就今天的事情,我还真不知道怎么下台,真不知道该怎么谢你了。”唐科叹了口气,扯过把椅子坐在了梁辰的对面,摇头苦笑道。

    “呵呵,帮人就是帮自己,如果不是唐所的话,现在我不是依旧在暖气管子上铐着么。”梁辰一笑道,倒是并没有居功自傲,也让唐科愈发佩服。

    “对了,今天这倒底是怎么回事?说来我听听,我掌握一下情况,一会儿好给你开脱。”唐科很仗义地说道。不过在他心底,当然还是有一个原则尺度的,如果梁辰真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他倒也是爱莫能助了。

    “我朋友的球室被几个眼红的小流氓给砸了,他找了一群朋友去说理,结果那几个人纠集了一群流氓围攻我们,就这样打起来了,接下来的事情,你都知道了。”梁辰简单地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唐科已经是多年的老江湖了,这点事情其实早已经摸得透透的,只不过是想通过梁辰的口证实一下而已。

    听完梁辰的话,当时就一拍桌子大骂道,“这跟你们这些学生根本没有半点关系,你们是自卫,绝对不是什么群殴。那些狗生耗子养的东西就是群黑团伙,而且还欺行霸市,看我怎么收拾他们。”

    唐科一句话就已经给张达他们定了性,同时也是变相地替梁辰他们开脱了。其实这件事情如果真说起来,估计情况跟自卫也没什么太大的关系了,团伙斗殴基本上是属实的,但这种案子一般来说都是可大可小,并且在原则范围内可以有一定的倾向性,最重要的是,梁辰他们可是货真价实的名牌大学学生,而那些流氓混混首先在身份上就矮人一头,并且还是先动手砸的人家球室,唐科这么定性,倒也说得过去了,不过偏帮一方怎么说也是有的了。

    梁辰微微一笑,“唐所,那就谢谢你了,这个案子如何去办,我也就不担心了。”

    “吗的,那个兔崽子,不仅不给我面子,而且还严重违反纪律,还把小流氓放出来打你?他是找死了。何春林,我明天就办了他。”唐科握着梁辰的手机,几乎都要捏出水来了,嘴里恨恨地骂道。

    “不。”梁辰听到这里,脸色却沉肃了下来,缓缓地摇了摇头,向唐科摆摆手道。

    “嗯?怎么?你还想放过他?这小子可是头吃人不吐骨头的狼,如果不把他踩死的话,他总会想方设法翻过身来置你于死地。这从他之前的好几任所长都是被他这样排挤走的可就能看得出来啊。”唐科有些着急地道。

    “呵呵,唐所,稍安勿躁,我先说说我的理由。一,你刚来,不熟悉情况,就算你办了何春林,但他在这里经营了这么多年,铁板一块,你想在这里立足恐怕要花费很大的力气,搞不好甚至一两年都无法理顺过来,对你开展工作包括出政绩都极其不利。所以,如果能用这件事情要挟住何春林,同时恩威并施,既能在所里树立自己的威信,又能顺利开展各项工作,何乐不为?二,何春林是这里的地头蛇,控制住他,就等于控制住大半个派出所,也能将这里所有的情况全都能在短时间摸熟摸透,等你掌握一切把这里经营成自己的阵地时,再一脚踢开他也不迟。三,何春林在这里挤走了几任所长,根底之深也不是一时间一两个事情就能够扳得动的,你现在根基未稳,过于急躁地跟他较力,是不智之举,搞不好两败俱伤。四,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几任所长都被挤走,并且大学城这边社会治安并不算好,小流氓小团伙都依附在几所大学的肌体上附骨吸血,足见这里其实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绝对是一个烂摊子,上级派你来这里,估计也是想让你整顿这里,顺带看看你的能力,因为前几天长平路派出所的事情,你已经纳入了领导的视野之内,如果你能将这里治理好,才是你的本事,内斗并不是最重要的事情了,如果真忙于内斗,恐怕你调走的日子也不远了。所以,如果你能在这里干好,或许以后在仕途上也能更进一步。”梁辰呵呵一笑,缓缓在唐科面前一一道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