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章 :你们后悔吗?
    :

    张达跟猪头一样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狠狠地盯着梁辰,用低不可闻的声音向梁辰道,“小子,我看你还怎么得意?!”

    梁辰并没有说话,只是伸手如同拨拉破烂一般将他拨拉到了一旁去,站了起来,望向了那个中年警察。

    此刻他已经成为了所有学生们的主心骨,所有人都不自觉地向他身后靠拢了过来,聚在了一起,有些胆颤心惊地望着周围的那些警察。

    那个中年警察负着手,冷冷地望着梁辰,毫无疑问,梁辰就是这群学生的头儿了。不过看着周围倒在地上的一大群混混,他皱了下眉头,颇有些心惊,没想到,一群学生在人数几乎差不多少的情况下,居然把这群混混打得落花流水,倒真是不可小视。

    “我们接到群众举报,说这里有流氓斗殴,你们想必就是其中的一个团伙吧?”那个中年警察盯着梁辰,冷冷地问道。瞥了一眼躺在地面上跟猪头一样的张达,眼里露出了一丝痛惜,抬头再望向梁辰时,眼里已经多了种说不出的凶狠来。

    “这位警官,您有两个词语用得并不准确。一,他们才是流氓,我们不是。二,他们才是团伙,我们同样不是。”梁辰平静地说道。

    “混蛋,给你三分颜色就开染坊,还敢纠正我的错误?放下武器,蹲在地上,双手抱头。把他们全都给我拷起来!”那个中年警察眼神一狞,在大学城附近这一亩三分地上,还从来没有任何流氓混子敢这样跟他讲话。

    周围的警察发了一声喊,一起涌了过来,就要把这些学生全都拷起来。

    学生们开始骚动起来,望着周围的警察举着防暴盾持着橡胶警棍围了过来,他们登时就慌神了,有几个学生想逃跑,却被警察一棍又一棍地狠狠砸倒在地上,抱着头不敢再动。

    李铁和吴泽眼神都透出了一种凶狠的神色来,居然握紧了手里的砍刀等武器,聚在梁辰身后,动也不动,而另外七八个一直跟着他们砍来杀去一直坚持到最后的那七八个人同样一脸跃跃欲试的表情,看样子都属于不怕天塌下来的主儿。高羽和马滔带着武术系的几个学生同样一直皱着眉头站在那里,却并没有望向那些警察,只是看着梁辰,眼神里有些犹豫。

    不过旁边的那些学生却都怂了,一个个胆颤心惊,全都抱着头蹲在了地上,此刻,站着的人最多不超过二十人,不到半数。

    “吗的,跟你们拼了。”李吉眼睛又红了,拳头捏得嘎嘎嘣嘣做响,在他的带领下,身后的学生们开始更紧密地向着梁辰聚拢,现在,一切以梁辰马首是瞻,如果梁辰真要下令跟这些警察干一仗的话,他们也会毫不犹豫地冲过去,至于后果,现在不在他们考虑的范围之内。

    “吉子,我跟你说过什么?凡事多动脑子,冲动是魔鬼,不会解决任何问题的。”梁辰在这个时候居然还有心情教训李吉。

    李吉愣了愣,垂头道,“是,辰哥。”

    “还有你们,愣着干什么?警察办案,你们要配合,明白吗?拒捕抗法袭警只能让你偿罪名更大,还不给我扔掉你们手里捡来的那些破烂?”梁辰转头望向那些犹自站着眼神凶狠的学生们,高喝了一声道。话语里玩弄了一个玄机——武器是捡来的,不是他们带来的。

    “可是,辰哥,他们为什么只抓我们,不抓那些流氓?是他们先挑的事。”吴泽愤怒地吼道,他倒并不是针对梁辰,而是对这些警察讨厌愤怒到了极点。

    “不管是谁,先扔掉武器,跟他们回警局再说。”梁辰哼了一声,向着吴泽威严地道,不过却隐蔽地向他眯了下眼睛。

    吴泽刚要再说什么,看到了梁辰的眼神,愣了一下。

    “还他吗愣着干什么?把手里的家伙全扔了,抱头蹲在地上。”李吉怒喝了一声,同时直接抱着头蹲在了地上。

    吴泽和李铁对望了一眼,同时反应过来,立马扔掉了手中抢过来的砍刀,抱头蹲在地上,周围的学生们再不犹豫,有样学样,一时间蹲了满地,包括马滔与那几个武术系的学生在内。

    此刻,站着的人只有梁辰和高羽了。

    高羽一直站在梁辰的身后,看了看周围的情况,皱了下眉头,凑到了梁辰的耳畔低声道,“辰哥,接下来怎么办?”他的声音里有些担忧。没错,这些学生可都是名牌大学的学生,如果一旦被抓起来拷到局子里,学校知道这件事情后,会立马将他们开除,就算是记大过,他们的前程也要毁了。

    梁辰赞许地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但心底对这个极会设身处地为下属着想的好兄弟再度高看了一眼,高羽绝对是名符其实的大哥料子。

    “没关系,有我在。”梁辰淡淡一笑,已经伸出了手去,任由对面那个警察给自己戴上了铐子。

    “我相信你。”高羽怔了一下,随即咧嘴一笑,同样伸出手去,不再做任何抵抗了。

    “小子,你真是好大的威风啊,这些小流氓倒是真听你的话。”那个中年警察负手走到了梁辰面前,冷笑不停。

    “警官先生,您用词还是不准。他们并不是流氓,而是学生,只不过是被迫自卫而已。”梁辰微笑回答道,淡定从容得令人发指,连高羽都在替他捏了把汗的同时,心底也不禁再次被深深折服。没说的,梁辰的这种始终淡定如一、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风标气度,着实太让人钦佩了。

    “被迫自卫?你们自卫的力度还真不小,全都给我带回警局去。”那个中年警察磨了磨牙,挥着手怒吼了一声道。

    大庭广众之下,众口悠悠,他倒也不敢对梁辰他们怎么样,但回到警局后,那可就是他的天下了。

    所有的学生们全都被带回了警局,包括那些流氓混子,一时间车子里人满为患,搞得不少警员不得不步行走回去,为的就是给这些“犯罪嫌疑人”让座位。

    警车开动,呜哩哇啦的呜着笛,一路驶向了警局,到了警局里,下了车,梁辰抬头看了一眼,“大学城派出所”那个巨大的牌子就竖在门垛旁,他唇边绽开了一丝微笑来。看了看天空中的太阳,日正中午,时间应该差不多少了。

    “都给我滚进去。”到了警局,那个中年警察威风起来,怒吼着一挥手,登时,学生还有流氓们全都被赶进了警局里。

    大学城派出所倒真是不小,名义上是派出所,其实跟地方分局都差不多少,只不过行政级别低一些罢了。

    梁辰和高羽还有李吉、李铁、吴泽、马滔,自然受到了“优厚”待遇,排成了一排,被拷在了审讯室暖气管子上,暂时没人理会他们。

    这种拷法儿其实就是变相体惩,因为暖气管子高度的问题,他们只能半蹲半站躬着腰,非常难受,就算身体再强壮的人,在这种拷法儿下一会儿的功夫腿就要蹲麻了。

    梁辰倒是浑然不觉,居然蹲在那里,像是练起了马步。同时,另一只手也没闲着,掏出了自己新买的一款手机,摆弄了几下,便竖起放在了窗台上一个隐蔽的角落里,也不知道要干什么。

    “辰哥,怎么办啊?”刚才还威风凛凛的李吉现在倒是有些怂了,愁眉苦脸地道。旁边的李铁和吴泽还有马滔冲头的热血一过,现在也有些害怕起来,毕竟,他们还是学生,虽然以前打过架,但还从来没有搞到进局子的地步,一时间心底都有些忐忑起来。他们也是懂法律的人,知道这场斗殴性质其实是很恶劣的,如果真弄不好的话,劳教个半年一载的那就毁了。

    梁辰依次从他们脸上掠过,不动声色地看着他们,沉默了半晌后,突然间问道,“你们后悔吗?”

    “啥?”李吉半蹲在暖气管子旁子,有些没明白梁辰的意思。

    旁边的高羽也愣了下,转头望着梁辰,眼里露出了深思的表情来。

    剩下的几个人对望了一眼,怔了怔,随即一起摇头。

    “辰哥,就算退学了我也不后悔,反正我就跟着你混了,以后早晚能混出个名堂来,吃不吃牢饭没啥关系。”吴泽直肠直肚,脱口说道。

    “我也是……只不过,头一次进这地方,我有点儿害怕,辰哥,你可别笑我是个怂货啊。”李铁挠了挠脑袋,有点儿不好意思地笑道。

    “局子我倒是进过,没啥了不起。不过我害怕要是让我爸知道了,老爷子非得打死我不可。”马滔叹了口气道,却惹来了旁边的兄弟一阵阵哄笑,紧张气氛无形中因为梁辰的一句问话而缓和了下来。

    梁辰没再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眼光再次从他们每一个人脸上掠过,突然间便说道,“今天在这里的每一个人,从现在开始,都是我的兄弟,我发誓,会用自己的生命去保护你们。而我只要求,你们相信我,无时无刻!”

    说完了这句话,梁辰闭上了眼睛,再次沉默了下去。

    一席话说出,却是掷地有声,当当做响,敲击在每个人的心中,回味着梁辰的话,每个人心中都是热血激荡,却偏偏无法用哪怕一个字来表达。激动之余,他们每个人心中仿佛落下了一块大石来,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对于梁辰,他们有一种盲目的崇拜与相信。

    正在这时,“哐当”一声,审讯室的大铁门开了,刚才那个带头的中年警察就站在门口,抱着肩膀冷笑不停,而他身后,跟着几个拿着橡胶警棍的人,仔细一看,居然是以张达为首的几个受伤不算太重的流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