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章 :第一场社会群架
    :

    梁辰没有说话,只是转头看了看,皱皱眉头关切地问道,“你没事儿吧?”

    “没事儿。”一听到梁辰进了屋子,首先没问场子怎么样,先问自己有没有事情,王浩然心头掠过了一阵阵暖流,那种温暖根本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瞬间眼圈就有些发酸,真是被感动了。

    “那就好。谁干的?”梁辰放下一颗心来,转而问道。

    “是三条街以外体大那边的流氓干的,领头的据说叫张达,大家都叫他达哥,也开桌球室的。”王浩然擦了擦鼻血,恨恨地回答道。

    “李吉他们人呢?”梁辰并不认识这个人,但听名字,应该就是大学城这边的混子,倒也并未当做一回事,点了点头问道。

    “吉哥接到消息后二话没说,就和李铁还有吴泽带着人去找他们了,现在估计都已经干起来了。”王浩然说到这里有些惭愧,不敢抬头看梁辰。其实按照道理,他现在应该跟李吉一起去找那个达哥的麻烦的,但身上有伤,还刚刚挨了一顿打,他就没去。其实这些不过都是些小理由罢了,真正的原因是他胆子实在太小子,别看他人高马大的,打打顺风仗还行,如果真去跟流氓混子真刀真枪地干上一盘,那他可是不敢的,况且以前被麻三那几十人砍了十几刀已经砍怕了,想想那种血腥的场面,他就有些打怵。

    “嗯,告诉我具体位置在哪里。”梁辰看出了他的窘迫,并没有深说这件事情,只是温和地一笑,问道。

    “就在三条街以外,那个叫亨得利球室的地方。辰哥,我带你去吧。”王浩然一见梁辰来了,胆气登时壮了起来,大步迈得虎虎生威便往外闯。

    梁辰伸手一拦,微微摇头笑道,“算了,你受了伤,就留在这里善后吧,抓紧时间找人来修理打扫,明天继续营业,我先去看看情况。”

    “可是,辰哥,我……”王浩然急于在梁辰面前表现一下自己,依旧不肯进屋子,却被梁辰抓着胳膊轻轻往里一送,那么高的个子,居然便如一团棉花般硬生生地横移出去了几米远,再抬头时,梁辰已经去得远了。

    享得利球室离这边说远不远,说近不近,梁辰一路疾行,五分钟不到,就已经来到了这里。不过,到了附近,他倒并没有直接过去,反而眯起了眼睛,站在附近的一片阴影下面,望了过去,仿佛在观察着什么。

    此刻,亨得利球室门前那个巨大的广告牌子下,站开了两帮人马,看样子真像是黑道大pk的样子。

    背靠着台球室站着的这些人,一个个光着膀子,叼着烟,胳膊上描龙绘虎刺着青,头发染得五颜六色,一个个眼神嚣张,挂着满脸有了今天没明天的无所谓的神色,每个人手里都提着诸如砍刀、铁锁链之类的家伙,大概能有三十多人。

    领头的那个人前胸上刺了一只振翅欲飞的老鹰,光着膀子,咬着枝粗大的雪茄,正斜着眼睛看着对面。

    他的对面,是一群穿着运动装的学生,此刻,李吉、李铁和吴泽都站在他身旁,身后居是高羽和马滔,还有四五个武术系的学生,梁辰唇畔掠过了一丝微笑,更不急着走过去,反而将身形更隐蔽了一些,站在阴影里,仔细观望不停。

    “达哥,是吧?”李吉冷冷地扫了对面那个满脸粉刺剃了个光头胸口描了一只鹰的家伙,哼了一声问道。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带上了梁辰与敌人对话时的语气,标准的梁辰模式,看起来梁辰的一举一动已经逐渐地影响到了他,甚至他举手投足之间,都在不知不觉地模仿着梁辰。

    “我是,小子,你他吗谁啊?敢带着人来砸我的场子?胆子长毛了?”对面那个达哥拎着一根沉重的铁棒子,叼着雪茄,真跟个黑道大哥似的盯着李吉,满脸不屑的笑容。这样的学生他见得太多了,都是愣头青罢了,在他眼里根本不值一提。

    “我叫李吉,吉浩球室就是我替我辰哥看的场子。张达,给我个砸辰哥场子的理由,否则今天你就混到头儿了。”李吉死死地盯着他,眼里有着出离的愤怒。

    如果这间球室单纯是他的,或许他还没这么大的火,可这间球室是辰哥给他的,在他的心底,这间球室就是梁辰的,他现在就是替梁辰看好这第一份家业,可现在张达居然带着人把辰哥的家业砸了,自己连看个场子的这点事情都没有做好,从心底往外他已经觉得丢尽了脸,如果可以的话,他现在都想杀了这个混蛋泄愤。

    “吗的,你他吗以为自己是谁啊?麻三儿那个怂货怕了你们撤出去了,就以为老子也怕了你们?还有那个什么狗屁的辰哥,哈哈,在我眼里,他就是堆屎,麻三栽在他手里,简直丢脸丢到家了,连屎都不如!”张达一口浓痰吐在了地上,极度的不屑。在他看来,麻三居然被一群学生干服了,提起他简直都丢整个大学城附近混混们的脸。

    没想到,他这一句话登时激起了群怒,对面运动系的一群体育棒子全都愤怒了,辰哥在他们眼中现在就是半个神一样的存在,甚至是整个师大的代表级人物,张达这么贬损他们辰哥,无疑,简直就是将他们的脸皮撕下来再在地上狠狠地踩上两脚,这种巨大的侮辱是绝对无法忍受的。

    尤其是李吉,一听张达这话,登时两只牛眼就已经开始充血了,勃然狂怒,“我草你吗,张达,你敢骂我辰哥,今天我废了你!”他狂吼了一声,直接便冲着张达冲了过去,手里的一根台球杆搂头盖脑便狂抡了下去。

    李铁和吴泽这一刻也疯狂了,这些日子的相处,梁辰的为人、气度与胸襟还有那种义气,早已经深深地折服了他们,在他们心底,梁辰就是足以托付生死的大哥,张达敢当着他们的面这么骂梁辰,他们同样抓狂了,挥舞着手里的桌子腿、铁凳子还有其他各式各样的武器,带着一群人也已经狂扑了上去。

    高羽和马滔带着几个武术系的小兄弟潜伏在他们身后,同样冷冷地逼近了过来。

    李吉冲得极其疯狂,如一头发狂的野牛,一球杆便抡了下来。对面的张达倒是没想到李吉居然说打就打,毫不含糊,而且出手狠辣,如果这一球棍抡正了脑袋,摆明了会让自己脑袋开花,就算是社会老混子也不敢轻易下这么重的手,一时间倒有些发慌,赶紧举起铁棒子向上一挡。

    “啪嚓”一声,李吉的球杆已经抡在了他的铁棒子上,登时球棍断成了两截,前面的半截球棍一下落了下来,正砸在了张达的眉心处,登时就把眉心划开了,鲜血“哗”的一下便流了下来。

    不过张达倒也悍勇,居然连擦也不擦,铁棒子一摆,向前便是一捅,李吉冲得太猛,结果没躲开,一下便被这一棒杵在了下巴上,登时就是一声闷咳,嘴里吐出了一口血来。

    只一个照面,两方面的领军人物便全都见了血。李吉吃了个亏,又处于狂怒之中,还见了血,登时疯狂起来,扔下了剩下的半截球棍,蒲扇般大小的手一伸,一把便抓住了张达铁棒发力向前一拽,张达被拽得踉踉跄跄往前扑,李吉一把便搂住他的脖子,左膝抬去上去就是一下,一膝盖便狠狠地磕在了他的脸上,张达登时鼻血飞飙。

    但这家伙久经战阵,确实很顽强,居然一回手搂住了李吉的腰,奋起蛮力向前一冲,结果两个人双双滚倒在尘埃之中,翻滚了起来。

    其实如果论起真正的身手来,就算三个张达也不会是李吉的对手,但李吉平时只不过是跟学生打打架罢了,跟这种老练而且经常打架的街头混子干仗还是头一回,他猛则猛矣,对这些混子油滑的小技俩根本不不熟悉,临阵经验不足,而这个张达摆明了就是打惯了架的老混子,用的都是一些下三烂却又有很有效的近身缠斗招式,滚了几下,李吉居然没有摆脱开他,浑身的功夫都使不出来,颇有一种烂泥里抓泥鳅的感觉,很像是老虎咬刺猬无从下口,让他狂然大怒却又无可奈何。

    两个人在这边已经滚打开来,而那边的一群混子也已经拉开了战阵,砍刀、铁链子齐上,这些混子可比麻三的那群兄弟强不少,出手狠辣,刚一动手,便有七八个学生身上脸上受了伤,不得已退出了战团,半分钟不到,一大票学生已经被一群混子驱散开来,持着各式武器狠命地打。

    战团一时间倒是混乱了起来,大混战变成追逐战。

    这个时候,就逐渐看出端睨来了,那些根本只是凭着血气之勇没真正跟混子打过架的学生顿时被打散,四处乱跑了起来,十几个混子威风八面地在后面追。

    不过,这只是外围战团罢了,最里面,高羽和马滔带着几个武术系的学生面对着十几个混子,却是夷然无惧,马滔手脚干脆利落至极,每一拳一脚肯定会放倒一个人,而其他几个武术系的学生实战经验差一些,初期还有些畏手畏脚,但当两个同伴受了些轻伤之后,血气之勇登时被激发出来,剩下的三个人一组,赤手空拳,居然跟十几个拿着砍刀的混子干得有声有色,并且一步步将他们逼退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