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章 :兔起鹘落之击
    :

    疾快无伦的枪弹在青砖地面上激起了碎屑,可惜,却连个人影儿都没有打到。

    就在枪声鸣响的同声,梁辰早已经借着所有人在刚才茶杯碎裂一个错愕的时间内,就地一个大翻滚,已经滚出去好远,再起身时,已经跪站在了虞占元面前,五指虚伸,虚扣在虞占元的咽喉上,虽然衣服已经脏了,滚了一身的土,但脸上却依旧平静如昔,居然还在笑,“虞叔,我不喜欢勉强别人,更不喜欢别人勉强我,所以,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他半跪在那里,向虞占元淡淡笑道。

    虞占元倒也不愧为枭雄级别的人物,虽然已经处于梁辰的绝对控制之中,却依旧面不改色,只是皱着眉头盯着桌子上的一根银针,有些发怔。没错,刚才就是这根银针隔着五步远的距离打碎了桌上的杯子,以这一针的力量,如果直接打到他的脸上,恐怕会瞬间穿透他的颅骨,立即溅血五步,根本没有半点商量。

    愣了半晌,缓缓抬起头望向梁辰,“好功夫,真是好功夫,简直摘花飞叶即可伤人。”他冷冷地道,不过心底却很清楚,刚才险则险矣,梁辰却根本没有半点想要他命的意思,只不过是一个震慑,同时打碎杯子吸引枪手的眼球罢了。如果真想要他的命,恐怕他现在已经无法再坐在这张椅子上了。

    “呵呵,虞叔过奖了。”梁辰淡淡一笑,缓缓站起身来缩回手去。可就在他的手堪堪将要缩回一半去的时候,陡然间后背生寒,同时间感觉到了一种巨大的危险向着自己袭来。

    一瞬间,尾椎向上,登时便涌起了一阵寒流,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有如此强烈的预警感觉。根本没有半点思索,只是本能地向着地上一伏,左手单手支地,右腿向后高高抬起,头下脚上,一脚便已经踢了出去。

    而与此同时,他身后已经疾快无伦地扑到了一道蓝影,手中持着一柄寒光闪闪的短刀,一刀削向了他的后脖颈。

    幸亏梁辰反应及时,“啪……”一脚已经又准又狠地踢在了那个人的手腕之上。梁辰脚上的力量何等之大,一脚踢出,那人禁不住“啊”的一声轻呼,短刀早已经飞了出去,手腕疼痛如折。

    不过他却是极其悍勇,继续猱身扑上,左手已经一把便抓住了梁辰的脖踝,右脚上去便是一脚狠狠地踢向了脸下的梁辰的面门。

    高手过手,兔起鹘落,这几下简直快若闪电。

    这一脚又疾又快,而且反应极快迅速,不过梁辰依旧临危不乱,右手以更快的速度伸了出手,大手一抓,已经精准无比地抓在了他的脚踝上,两个人一颠一倒,全都相互间抓住了对方的脚踝。

    甫一抓中,上面左脚已经是狠狠下砸,同时右手便是用力一拉,后面的那个刺客只来得及抬臂架住他的胳膊,却不提防脚踝已经被梁辰抓住狠命一扯,登时身不由己,向后便倒。而梁辰则就着势子向后一翻一坐,登时便坐在了背对着那个刺客的脸坐在了他的身上。

    再不济他也是个一百多斤重的男子汉,再加上这一坐故意用了些力,身下的那个人被压得“吭”的一声,一口气回不过来,登时轻绵绵地躺在了那里,起不来了。

    不过,也就在这时,面前的虞占元早已经一伸手,掏出一把银光闪闪的手枪,对准了他。

    “小子,放手,你敢伤害他,我要你的命。”虞占元眼神中看样子居然是掠过了一阵惶急,语气里很是凶厉,如果梁辰再不放手,恐怕他会立即开枪的。

    梁辰眯了眯眼,心底下暗叹了一口气,有些懊恼自己还是有些妇人之仁,如果刚才能够控制住虞占元的话,现在也不至于被人偷袭,给虞占元机会,搞得如此被动了。

    举起了手,他缓缓地站了起来,眼神淡定地望着虞占元,眼里已经掠起了一阵阵冷意,这一瞬间,他已经决定了,如果虞占元真要想让自己死的话,他并不介意在临死前的最后一刻拉虞占元垫背。

    身下的那个人已经疾快无比地收身,几声脚步轻响后,居然就此离开了这里,这也让梁辰很是奇怪,按理说,他身为虞占元的保镖,这一刻就算再怎样也应该重新拾起刀控制住自己,怎么现在却说走便走了呢?好像有些太不负责任了。

    不过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罢了,事实上,他现在面对着虞叔的手枪,根本没有机会再去思考这些事情了。

    “小子,真是厉害,算我看走了眼,以为你文质彬彬,满腹学识,只不过是脑子好使用的小书生罢了,没想到居然还是一个勇冠三军的武状元。”虞占元紧紧地盯着梁辰,冷哼道,不过,语气里除了有些冷和惊诧之外,倒也听不出别的意思,并没有想像中的愤怒、怨毒或是仇恨,这也让梁辰有些奇怪。

    “不敢当,姜还是老的辣,现在还是虞叔您掌控了局面。”梁辰淡淡一笑道,在这种情况,依旧保持着惊人的冷静与淡然,仿佛他面对的不是一把手枪,而是一把筷子。

    虞占元并没有说话,只是盯着他,慢慢地,眼里居然有了一丝笑意,并且那笑意在逐渐扩大。“如果不出所料的话,恐怕你现在手里应该还扣着枚钢针吧?要是我真敢开枪的话,恐怕你也会困兽犹斗,拉着我进地狱了,是这样吧?”他呵呵一笑道。

    “呵呵,虞叔果然法眼如炬,您说得没错。我有把握就算在中枪后零点一秒之内也可以射出满把的钢针,这么近的距离,您绝对无法躲过。当然,如果虞叔不相信的话,可以试试。”梁辰微笑道,缓缓亮出了双掌,只见,两手拇指中足足扣了几十枚钢针,看起来真是发狠了。

    “好小子,我又不是你生死仇敌,你居然这么狠?”虞占元登时惊出了一身的冷汗,这个小子简直太狠了,就算在这种前前后后几十把枪指着他的绝境当中,居然还是如此剽悍,照样还要在最后关头拼个鱼死网破,简直狠到家了。

    “呵呵,您错了,其实我还不够狠,如果真的够狠,我刚才就可以掐着你的咽喉要挟您做人质走出这个院子了,也不至于弄到现在这个结果了。”梁辰淡淡一笑,摇了摇头道,眼神却一直紧摄着虞叔,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只要他敢有半点轻举妄动,等待着他的就是钢针穿满身体的噩远。

    “临危不惧,处变不惊,不屈不挠,并且还可以随时发动绝地反击,好小子,我真是越来越欣赏你了。”虞占元哈哈大笑起来,灵活至极地转了转手中的枪,突然间便将手中的枪扔给了他,“接着,单凭你这份勇气,就配得上这把跟我二十的枪。”

    梁辰眼神眯了一下,生怕这又是虞占元的计谋,刚想不接,但电光火石的刹那间,他还是决定,接。因为,他明白,这把枪象征着虞占元的和解之意,他必须要接

    一伸左手便已经接过了那把枪,同时伸开了两手拇指,只听见“叮叮叮叮”的响声响起,钢针落了满地,络绎不绝。

    接过了枪,梁辰枪柄冲着虞占元一张,示意自己并没有武器了,同时将枪向腰上一别,淡淡一笑,“倒是要谢谢虞叔的厚爱了。”

    “你应得的。”虞占元哈哈一笑,满眼赞赏地说道。同时间一挥手,梁辰身上的红点儿再次撤去,树林里那里埋伏着的枪手早已经消失无踪了。

    一时间,世界重新归于了平静。

    “小子,你还是有些妇人之仁人啊,不过,你这点仁慈,我喜欢,但记住了,真想走江湖,不能不信人,也不能全信人,刚才你放弃了自己的武器,可我还有十几把枪指着你,万一这是我的计谋,你岂不是最终还是要受制于人了?”虞占元紧盯着梁辰道,徐徐说道。

    梁辰并未说话,只是微微一笑,伸出了右手,张了食中二指。

    虞占元定睛望了过去,登时就是一惊,只见梁辰的中指边缘上,还躺着一根钢针,针芒闪亮,寒彻人心。

    一伸手,这枚钢针终于再次掉落在地面上,发出了最后“叮”的一声轻响,却像是一声重鼓,响起在虞占元的心中。

    怔怔地盯了地上的那枚钢针好一会儿,半晌,虞占元摇头一声长叹,“你让我无话可说,我所见过的所有年轻人中,包括龙门四少在内,你都当得起这个!”他缓缓地向着梁辰竖起了大拇指,再无话可说。

    事实上,如果他刚才真敢耍什么诡计的话,恐怕现在自己已经尸横就地了,最多就是一个与梁辰同归于尽的下场。

    “承蒙虞叔盛誉,晚辈愧不敢当,只不过略有些防范之心而已。”梁辰回以微笑道,至始至终,无论顺境逆境,他连长气都未出过一口,神色亘古不动,别的不说,只是这份令人发指的冷静,便足以让人佩服得五体投地了。只不过听到虞叔所说的龙门四少时,心中砰然就是一动,看起来,这个世界上倒还真的存在着什么龙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