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章 :翻脸对峙
    :

    “说得好,说得好。”旁边的杨忠勇听得悠然神往,这一刻倒也不禁抚掌赞叹起来,叹了半天,猛然间才发现,自己好像原本对这个小子很不感冒的,怎么现在反而赞叹起他来了?一时间倒是有尴尬,好在梁辰并未揭破他,只不过是淡淡一笑,“二位前辈过奖了,这不过是小子一点儿小小的感悟,倒是登不上大雅之堂。”

    “没错,哈哈,就是一点儿小小的感悟,不过这个老军棍已经佩服得五体投地了,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在我面前装茶博士?!”虞占元眉飞色舞地说道,于是梁辰再次归位,成了他的徒弟了。

    “滚一边去,当我刚才没听到你说的话么?还什么教人家?就你这头烂蒜,恐怕让人家教你还不屑教呢。”杨忠勇瞪了他一眼道,登时虞占元气得脸红脖子粗,张牙舞爪的,恨不得扑上去跟他打一架。

    杨忠勇却没理他,只是回过头来望着梁辰,看了他半晌道,“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这一次,他居然和颜悦色下来——任何有本事的人都是值得尊重的,梁辰自然不例外。

    “梁辰。”梁辰淡淡地点头应道。

    “呵呵,好,梁辰,不简单,我记住你了,有机会我让人接你去我那里玩儿。”杨忠勇站了起来,向梁辰笑了笑,说道。不过这句话一出口,虞占元甚至包括台阶下面的两个警卫都豁然色变,没有想到,梁辰今天这一个场面下来,居然得了这么大的一个面子,要知道,普通人就算跪在杨老将军门前一辈子,恐怕也没机会哪怕是迈入大门一步了。

    “好,有机会一定去拜访梁老将军。”梁辰执晚辈之礼回应道。

    “走了,不必送。”杨忠勇扔下这句话,抄起了桌子上的壶,起身便走。来得匆匆,去得也快,来去之间倒真是潇洒无比。

    “某国鬼子夹着尾巴逃跑了。”虞占元在背后哈哈大笑,兴奋之色溢于言表。

    已经远去的杨忠勇怒哼了一声,却并未回头,只是加快了脚步,不停地向前走,转眼间便已经带着两个警卫消失在了白石小径末端。

    “哈哈,爽,能让这个老军痞吃瘪,简直太爽了。”虞占元眉飞色舞,杨忠勇都走了半天了,他还依旧在原地转着圈子,兴奋地说个不停。

    梁辰摸了摸鼻子,心道,“这可真是一对老活宝,年纪这么大了居然还在一起争强好胜的。”

    “小辰子,你干得不错,非常不错,今天虞老爷我非常高兴,要怎么奖励你呢?说,你要什么?只要我能给你的,全都答应你。”虞占元拍着梁辰的肩膀,哈哈大笑道。

    梁辰哑然失笑,摇了摇头,淡淡地道,“虞叔,我什么都不需要,今天来,就是陪您聊聊天儿罢了。”

    “啊?”虞占元愣了一下,随后大摇其头,“那怎么行?不行,不行,你帮了我一个大忙,并且我见你这小子是如此一副精明剔透的样子,绝对可堪大才,嘿嘿,这样吧,不如我收你做义子好了。对,就这样,你认为我做义父,这样的话,我们就有了实质上的亲密关系,那个杨老军痞以后再想抵赖也是抵赖不了的了。试想想,我是你的义父,你是我的义子,你胜了他,就等于是我胜了他,绝对的实质荣归,并且我还可以光明正大地说你就是我教出来的子弟,哈哈哈哈,这个老军棍,我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再在我面前猖狂了。”虞占元像是想到了一个绝世好办法一般,兴奋得一个劲地拍着梁辰的肩膀,哈哈狂笑起来,只不过笑了半天,冷不防回头看了梁辰一眼,笑声却是戛然而止,“咦,小辰子,你怎么还不跪下给我奉茶啊?给我奉茶叫我声义父,我们的关系就定下来了,以后,别说江城,就算在整个j省,也是我罩着你了,你可以在大街上横着走,再没有人敢动你半根指头。”他滔滔不绝地向着梁辰说道,听得梁辰一阵阵头大。

    摇了摇头,轻笑了一下,“虞叔,您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想我还是叫你虞叔更自然一些。”

    虞占元一听到这句话,登时脸子“啪”的一下便掉了下来,再没有半点笑容,冷冷地盯着梁辰,“小辰子,这么说,你是明摆了拒绝我了?”他这陡然间变脸,周围的空气都仿佛迅速降温冰寒下来,瞬间,一种江湖霸主的大佬威势显露了出来。

    “呵呵,虞叔,其实也不并不是拒绝,只不过,我一生只有父母,从他们早亡时起,我便再无父无母了,希望您能够理解我。”梁辰摇头笑笑解释道,可是潜台词却说得很明确了,那就是,自己一生中,无论父母是活是死,终生都不会再将这个称呼冠在别人的头上以奉。

    虞占元眯了眯眼,重新缓缓地坐了下来,“小辰子,你可要考虑好了,做我的义子,可是有着天大的好处,一旦成为我的义子,别的不说,起码那个雇你当家教的李厚民,就得立马仰视你为天人,而且,以后你的前途将会无可限量,无论你想做什么,只要你想做,就一定会做得到,普通人毕生仰望的目标,你瞬间便可摘瓜切菜般轻抱于怀,难道,这些,你都不想要?”

    “我想要!”梁辰再次笑了,说出了三个字。

    “唔,这就对了,识时务者为俊杰,正所谓依在名山有风景,傍得大树好乘凉,虽然我这棵树有些垂垂老矣,但如果想托你上位,还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了。说实在的,错非你是一棵值得栽培的好苗子,否则的话,别说我会主动说出这番话来,就算你跪在我门前一百年,我也不会正眼瞧你一眼,你现在应该为自己的天资而感到骄傲。”虞占元脸色缓了一些,坐在太师椅中,浅啜了一口茶水,缓缓说道。

    “呵呵,虞叔,您误会了,没错,所有平常人希翼憧憬的一切,我都想要,但我想要这一切,是建立在我自己努力的基础上,换句话说,我的前途和命运,应该由我自己来掌握,而并不是倚仗他人之威势,成就自己的虚名,这并不是真正的实力了。人活一世,一半是为了活生存,一半是为了活证明,所以,我在生存的同时,也想证明自己,证明自己的存在价值。不过,无论怎样,都要谢谢虞叔这样抬我捧我对我高看一眼,厚爱一层,晚辈在这里向您鞠躬了。”梁辰说到这里,已经站到了虞占元五步以外,连续向他鞠了三躬道。

    虞占元愣了一愣,随后脸上剧变,眼神骤然间变得阴森森一片,死死地盯着梁辰,一字一顿地道,“好,年轻人,真的很有骨气,只不过,我虞占元说过的话,从来就没有收回的时候,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人敢拒绝我说的话,那就是,死人!”虞占元的声音里已经带着了森然寒意,听上去糁人心际。几乎就是同一时间,远处的树林之中,十几根黑洞洞的枪管再次伸了出来,带着远红外瞄准镜的长枪已经瞄向了梁辰,一个个红点儿在他身上来回晃动,标志他现在已经被瞄准了,敢有半点异动,立马会被打成马蜂窝。

    梁辰脸上神色淡定,丝毫不为所动,站在远处,他依旧在微笑,“呵呵,虞叔,我知道您的能力,也丝毫不怀疑你能做到这一点,只不过,我有些搞不懂,难道收人为义子,也要用这种逼迫的手段吗?如果这样的话,就算收成,您就真的会以为我会真心服从您?”

    “呵呵,小子,少在那里卖弄花言巧语了,我知道你很会说,也很能说,不过今天我要告诉你,我的话,是不允许违逆的,无论你是真心还是假意拜我为义父,先拜了再说,否则的话,你就会成为一具尸体,埋在我的荷花池里,从此在人间消失。我的原则是,一旦遇到了真正有本事的人,要么属于我,要么便属于地狱。现在,这两样,任你选。”虞占元阴森森地盯着梁辰道,刚才那个颇有些搞笑的活宝老头早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满身戾气、杀伐决断的江湖大佬,只要应对之间稍有不慎,恐怕便会招来恐怖的杀身之祸了。

    “虞叔,如果我两样都不选呢?”梁辰神色至始至终未变,还是在笑,不过眼睛却已经眯了起来。

    “都不选?哈哈,你有这个资格么?”虞占元冷冷地笑道。

    “呵呵,虞叔,如果我说,就算你能让手下杀得了我,但瞬息之间,不到百分之一秒,我也能扑杀你,你信还是不信?”梁辰的笑容也冷了起来,眼神里透出了针刺一般的光芒来,语调开始变得甚至比虞占元的语调更为寒冷。

    “什么?小子,你是得了失心疯了吧?现在几十条枪指着你,你动一动都要被打成筛子眼儿,还敢说这样的大话?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扑杀我的。”虞叔像是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禁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只不过他刚刚笑到一半,“啪嚓!”放在桌子上的茶杯突然间便炸裂了开来,里面的茶水喷溅出来,瞬间洒了虞叔一身。

    几乎就是与此同时,“啪啪啪啪”带着消音器的闷声,枪声已经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