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章 :虞叔的电话
    :

    梁辰头皮有些发麻,这种情况他这辈子还是头一次见到。看着那已经撅起的红馥馥的香唇,周围又有诸多记者在看着,如果不亲的话,恐怕就露馅了,这群记者肯定会抓着不放。

    饶是他平时里那样镇定的一个人,额上也不禁见了汗水。

    不过他素来颇有急智,“临危不乱”,脑海里灵光一闪,微笑了一下,并没有直接亲上那红唇,而是并起右手食中二指,在自己的唇上轻轻一点,而后徐徐按上了夏小雪的唇。

    “雪儿,真正的爱恋在我们心底,所以我不想将我们的亲密让外人看到,那只存在于我们的世界里。”微笑着,他已经很是技巧地解开了夏小雪的手,握着她的手轻声说道。

    心底却呼出了一口长气,好家伙,总算过了一大关。偷眼瞥去,远处的刘莎莎眼里的怒意终于缓缓消失,不过依旧狠狠地剜了他一眼,那意思是说,这事儿没完,我们走着瞧。

    不过好不容易算是挺过了这一关,梁辰心底暗自抹了把冷汗,“好险”。

    周围的娱记被梁辰这种煽情还有这一“吻”感动得不行不行的,在他们眼里,这个男人还真是,有品位、有趣也有爱,这别具一格的吻别超脱世俗,且稳重不显轻浮,彰显了他极佳的内涵与修养,这样优雅有品且潇洒至极的男人,简直就是这个混浊世界中一朵奇葩,因为他这一刻的存在,也让这个世界少了一丝污浊而多了一种说不出的清新。

    夏小雪此刻终于睁开了眼睛,大概她现在也意识到这一场风花雪月的浪漫只不过是一幕戏而已,现在曲终了,人也该散了。

    有些惘然若失地咬了咬红唇,脸上腾起了两团红云来,羞怯却又满含幽怨地望了梁辰一眼,不过脸上依旧装出了甜甜的笑容,“好的呀,你一定要记得想我哦。我走了,亲爱的。”

    她是个典型的南方女孩子,说话带着闽吴口音,又糯又甜,并且人长得也是娇小甜美,像一个巧克力甜心,一句话说出口,倒是听得梁辰心底一荡。

    “嗯,一路保重。”梁辰赶紧收摄心神,向她招手。

    夏小雪再没说什么,只是再次深深地盯了他一眼,而后转身跑向了那边的剧组。

    梁辰哪敢多留,眼见着剧组已经消失在了安检处,他也迅速离开了机场,速度之快,让那些还想找他多了解一下刘莎莎情况的娱记们根本连影子都找不着,只能徒呼奈何。

    剧场里,夏小雪进了登机口,正有些魂不守舍地还在往外边看,好像梁辰现在真成了她的男朋友似的。

    “他很有吸引力?是吧?女人一见到他就会喜欢他,是吧?”身边突然间响起了一个冷哼来,夏小雪一个激灵,转头之间,发现居然是刘莎莎,登时一颤,咬了咬嘴唇,赶紧低下头去,用比蚊子还小的声音小声地道,“莎莎姐,对,对不起,我当时不明白什么情况,有些昏头了,真,真对不起。”

    虽然她比刘莎莎还大了一岁,但按照剧组的习惯,无论大几岁,助理都要管自己伺候的女一号叫“姐”或是“哥”,这也是为了确立主角在剧中的威信。

    “哼。”刘莎莎盯着她,眼神里颇有些恶狠狠的。

    夏小雪局促不安地扭着手指,暗道自己刚才真是昏了头了,倒底吃错了什么药?明明知道那是演戏而已,最后还要凑过去亲人家,现在又被人家正牌女友追过来质问,简直,简直窘死了!

    “我,我不是有意的,我只不过……”夏小雪咬着嘴唇,看刘莎莎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简直都要哭出声来了。

    刘莎莎愣了一下,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毕竟,平时两个人关系处得特别好,而且这个夏小雪人特别勤快,忙里忙外,并且脑子也特别精明,什么事情都能替她想到头里,她也特别喜欢这个助理,虽然时间不算太长,但两个人的关系倒一直不错。其实她虎着脸过来原本只是想跟夏小雪开个玩笑而已,虽然玩笑当中不乏有那么一丝兴师问罪的成份,但绝对不是主流,只不过是有点小嫉妒罢了。

    现在一看夏小雪泫然欲泣的样子,她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赶紧搂着夏小雪的肩膀,“哎呀,小雪,我只不过是跟你开个玩笑罢了,你看你,怎么还要哭了呢?我是那样小心眼儿的人吗?真是的。”刘莎莎立即换了一副面孔,笑嘻嘻地说道。

    “莎莎姐,你真的不生我的气了?”夏小雪吸了吸鼻子,小声地问道。

    “唉,生你什么气呀生你的气。我男朋友越多人喜欢,我才越高兴,大家说好才是真的好嘛,并且这也能证明我眼力好呀。”刘莎莎笑嘻嘻地道,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

    “那就好,那就好。对了,莎莎姐,这样的事情可不能再发生了,你也不要再这样任性了,否则的话,我,我首先就惨了,要失业的。”夏小雪擦了擦眼睛,把话题扯回到职业上来,半是哀求地道。

    这一次,刘莎莎却没有说话,脸色明显阴翳下来,蒙上了一层说不出的乌云。

    “莎莎姐,我说错话了吗?你,你千万别往心里去,我只不过是为了您好,今天幸亏您男朋友反应快,要不然的话,恐怕这些娱记们大笔一挥,还不知道会怎样大做文章呢。您现在刚处于事业爬坡期,千万要以大局为重啊。”夏小雪以为刘莎莎生气了,赶紧脸通红地解释道。

    “大局为重?”刘莎莎有些苦涩地笑了笑,抬头看了一眼候机室外蓝蓝的天空,眼光不知不觉中便悠然了起来,“我这辈子的大局,就是他,他就是我的世界,我的中心,我的一切,我现在所做的一切,也都是为了我们以后罢了。”她似叹息非叹息地长长吁了口气,拍了拍她的肩膀,转身走向了远处。只不过,她的这个拍人肩膀的动作,让夏小雪一瞬间恍忽感觉到,好像跟梁辰很相似——传说中的夫妻连像,大概就是这样吧?甚至包括神态举动,竟然也如此出奇地相似。

    只不过,如果她要是知道刘莎莎跟梁辰才相处一个多月的时间而已,恐怕这一刻更会大吃一惊了,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有着这样的默契,如果迷信一点儿说,恐怕只能用天生八字相合相解释了。

    夏小雪望着刘莎莎远去的背影,不知不觉中,居然已经有些看得呆了起来。这两个人,一个是倾心相恋,一个想方设法替对方考虑,而且气质内涵都是如此的相似,他们,真的应该是天生一对了。

    由此,一种类似自惭形秽却又不是自卑的说不出来的感觉涌了上来,突然间,让她有些难受,很难受。

    梁辰回到家里的时候,心底还在不停地庆幸,幸亏自己反应还算快,要不然的话,刘莎莎真因为自己而毁在了那些娱记手里,就算刘莎莎不说什么,他自己也要懊悔终生了。毕竟,演戏,才是刘莎莎的职业,是她毕生的梦想。

    不过,通过机场的这件事情,尤其是以剧组王桐山曾经那样强势的导演,居然都对媒体畏之如虎,倒是让他生出了一些感触来,看来,这个年代里,如果真的能掌控了舆论的力量,占领了舆论的制高点,就能引导、控制很多事情了,甚至能在关键时刻收到意想不到的奇兵效应。

    想到这里,梁辰禁不住点了点头,对这个社会的认知更深入了一层。

    回到家中,坐在床上,盯着桌子上摆着那张刘莎莎的照片发了会儿呆,这才无声地叹了口气,摒除其他任何杂念,开始戴上了铁筒打起拳来。

    如同机器人一般打了大概三个多小时,直至浑身上下汗出如浆,这才罢休,打了盆凉气擦了擦身体,正准备出去吃些东西的时候,兜里的电话响了。

    拿出来一看,是一个很陌生的号码,并不认识,不过还是接通了电话。

    “喂,小子,是你吗?”电话里传来了一把苍老的声音,听上去很冲,不过同时也有着一股说不出的威严感来。

    梁辰愣了下,瞬间便已经记起了这声音的主人,“虞叔,是我。”没错,他甫一接起电话,便已经听出来,打电话的人就是那个曾经让李厚民都吓得一身汗的“虞叔”。

    “哈哈,好小子,真牛啊,居然一耳朵就听出来我的动静了?不错,不错。”因为梁辰一下便听出了他的声音,虞叔显然很高兴,在电话里哈哈大笑道,语气里已经透出了几许亲切了。

    “虞叔,近来身体还好吧?我还想着有时间去拜会您呢。”梁辰笑笑,不卑不亢却又很有礼貌地道。

    “身体还成,就是有点儿想你这个小伙子了。怎么样,明天有没有时间,来陪我这个老头子来聊聊天?”虞叔哈哈一笑道。

    梁辰皱了下眉,不过还是立即应道,“小子不胜荣幸。”

    “哈哈,好,就这么说定了。你自己来吧,不用跟小李子一起来了。”虞叔心情愉快地摞下了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