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章 :面见牛局
    :

    牛玉才却是一脸的不以为然,“太轻松了,别看是省实验中学,只不过校长的行政级别比普通话中学校长高半格儿而已,学校照样也归地方管,想进省实验中学,我家老头子一个电话罢了,保证搞定,一分钱都不用花。”

    说话语气不经意之间便流露出那种衙内的自傲来。没办法,这是体制内的事情,一切都要按体制内的设定与框架来,官场混,只要不涉及到彼此间的利益,相互间给面子捧场那是必须的事情,这就是游戏规则。

    或许对于普通人来讲简直难比登天的事情,到了他们这里,一张条子或是一个电话就能够解决,轻松加愉快,这就是体制内与体制外的区别了。

    以唐科目前的这种角色定位,还真就不够资格进入这个体制圈儿内,差了好远呢,所以,就算他提着钱箱子去送礼,恐怕都找不着门。哪怕就算是找着了门,人家也不一定肯收。现在当官儿都精明着呢,不明根底的礼根本就不收,绝对不像老百姓想的那样见着什么收什么,那是蠢官一个,早晚出事儿丢乌纱的浑货一个。

    不过,他能跟梁辰这么直截了当地说,也摆明了现在根本没拿梁辰当外人,倒也是一个真性情的人了。

    “辰哥,你亲戚想进省实验中学?”牛玉才转过头去问梁辰,这小子虽然有点儿横,但那是官二代惯出来的脾气罢了,本质里还是蛮精明的,听话听音儿,已经感觉到梁辰话里有话了。

    梁辰倒也不拐弯儿抹角,直接点了点头,应了一声,“是,有一个亲戚家的孩子,我侄子,成绩很好,但中考的时候没发挥好,结果离自费线还差了一分,上不了省实验中学,只能回去复读了。”梁辰说的就是唐科家里那个孩子的情况,不过为了好办事,有意将唐科说成了是自己的亲戚。

    “晕,有兄弟我在这里,还复什么读啊?赶紧的,你把具体情况给我说一下,大侄子叫什么,在哪个中学读书,弄得准儿准儿的,然后我现在就给我家老头子打电话。今天老头子要是不把这件事情办好了,我就让我老妈去收拾他。”牛玉才将胸脯拍得“砰砰”响,做着保证,他倒是个急性子。

    “呵呵,好。”梁辰当下就把六子打探来的情况说了一遍,牛玉才记得牢牢的,立马就去让服务生取自己的电话来,随后当着梁辰的面儿就打起了电话。

    “喂,爸,我是你儿子玉才,我有特别要好的兄弟家的侄子想上省实验中学,离自费线差了一分,你给省实验中学的王校长打个电话让那孩子去呗?得了吧,什么不好办的啊,别跟你儿子我打官腔了,我还不知道就你一句话的事儿?当儿子我求过你几回啊?嗯,行,爸你找纸笔记一下,那个孩子叫唐毅斌,原来是八十二中三年十班的,现在又回去复读了,对,对,没错儿,就是他,今天晚上下班之前你把这件事情搞定,晚上我回去陪你喝酒,哈哈,行啦,行啦,别激动了,好像我八百年不回去一次似的。”牛玉才哈哈大笑了两声,把电话摞下了,向着梁辰一挤眼睛,“一切搞定。”

    “呵呵,真有效率。”梁辰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小小地夸奖了他一下,登时牛玉才就有些飘飘然起来,能得名震师大的辰哥夸一句,这简直就是他的荣幸啊。

    “哪里哪里,只要能帮上辰哥就行。”牛玉才哈哈笑道。

    “嗯,这样,晚上如果有时间的话,我陪你回去一趟,见见老爷子,顺便也道个谢。”梁辰思忖了一下,抬头望着牛玉才道。

    “啊?辰哥,你信不过我?”牛玉叫起了撞天屈。

    “净扯淡,我怎么信不过你呢?都说了是感谢。”梁辰知道他误会了,亲昵地笑骂了一句道。

    “不用感谢,谢啥啊,你再这么跟我见外,可让我无地自容了。今天你没让我磕三个响头,就算对我开恩了。”牛玉才摇头道。

    “那是你重信践诺,如果你不是个有担当吐口唾沫就是个钉的男人,就算不磕头转身就跑我们也不会拿你怎么样的。”梁辰淡淡笑道,再次小小地夸了他一下,让牛玉才感觉都要飘到空中去了,自觉已经成了古代一诺千金的英雄好汉,半天才灵魂归位,赶紧双手乱摇说“不敢当”,其实心里已经乐开了花。

    “行,就这么定了,晚上我跟你一起回家,我酒量还不错,能陪你父亲喝两盎。”梁辰笑道,已经一锤定音。

    “好,那就这么着。”牛玉才点头应道,再要拒绝那就是不给辰哥面子了。

    几个人洗完了澡穿上了牛玉才让人去买的衣服,商务休闲,别说,都挺合身,那个小弟还挺会买东西。随后几个人又去师大宾馆胡吃海塞了一顿,几杯酒下肚,李吉和牛玉才就已经原形毕露了,两个家伙虽然家境悬殊,但颇有臭味相投,都是性情豪爽直接的人。

    别看牛玉才打架不行,但喝酒绝对是一把好手,在这边已经跟李吉你一杯我一杯地拼上了,要不然梁辰害怕晚上误事制止了两个家伙,估计这两个小子喝一下午也喝不完。

    下午梁辰还有课,并且他也不想刚来就跷课,学习在他的生活中还是占了很重要的位置。毕竟,考一回大学不能白考。

    于是,中午的时候,几个人便分开了,梁辰和张凯先回去上课,李吉回球室继续监工,牛玉才回去准备一下晚上面见老头子的事情。

    “你当过兵?”回去的路上,和梁辰一路并行的张凯突然间问道。

    “嗯?为什么这么问?”梁辰眼里电光一闪,随后神色恢复自然,转头问他。

    “因为那句凿穿的术语。”张凯并没有半点隐瞒,直截了当地说道。

    “呵呵,我只不过是一个军事发烧友罢了。”梁辰淡淡一笑道。

    “你的气质不像,感觉,面对那么多敌人的时候,你更像一个冲锋陷阵一往直前永不知后退的铁血军人。”张凯居然难得地用了好几个形容词来形容梁辰当时的气势。

    “你是军文看多了吧?哪有那么夸张。”梁辰笑了笑,突然间转过头来望向张凯,“你的拳头也很成害,而且你同样像是一个见过血的人,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呵呵,没错,我有过那样的经历,只不过现在我是学生。”张凯同样淡然一笑,对于梁辰能看出他的身手,他并没有半点惊讶,如果他连这点眼光也没有,也不值得他张凯去结交了。但他并没有说得过多。

    “嗯,我也是。”梁辰望向张凯,张凯同样望向他,两个的眼神交换,突然间都大笑了起来。

    “都是有故事的人,有时间,相互间讲故事听吧,应该会很有意思。”张凯摘下黑框眼镜擦了擦,重新戴上,微笑道。

    “我也觉得那会很有意思。”梁辰点了点头。

    两个人再没说什么,直接回到了学校,继续学习去了,但两个人之间,却多了一种说不出的奇妙的默契。

    梁辰晚上给刘莎莎打了个电话,赔着小心好不容易说服了幽怨愤怒无比的刘莎莎,然后又给郑管家打了个电话,说很抱歉今天去不上了,郑管家又哪里能说什么?

    下了教学楼,一辆很有些张扬的深红色奔驰小跑停在了楼下,里面牛玉才正兴奋地向他挥手,一迭声地喊“辰哥”,惹得无数人侧目。

    “你这车,有点太乍眼了。”梁辰上了车,摸了摸鼻子,向牛玉才苦笑道。

    “人不轻狂枉少年嘛。”牛玉才嘻嘻哈哈地道,已经启着了车子,随着发动力强劲的咆哮声,已经奔了出去。

    梁辰摇了摇头,这位祖宗,就是个富二代兼官二代大少,估计组建了那个什么兄弟会也是拿钱砸出来的了,不过说起组织能力还有煽动力来,倒也有其独到之处,放在解放前那个火热年代里去搞宣传发动群众的事儿估计绝对是一把好手。

    车子一路狂驰,已经来到了市中心处的凤舞名城小区,就j省省会江城来说,这也算是一个豪华小区了,虽然没有中古名泽那样出名,但也绝对是一流档次的。

    在楼下停好了车子,梁辰两个人一路上了楼,那是三楼四楼小越层,光这一套房子没有四五百万根本下不来,由此可见牛玉才家的实力了。

    只不过低头一看,牛玉才手里拎着的居然是两瓶红星二锅头,市面上最普通的那种,十块钱一瓶。“你就陪你老爸喝这个?”梁辰有些好笑地问道,按他想像,这样的家庭最低限度也是五粮液一类的。

    “哈哈,我老爸就爱喝这个。”牛玉才哈哈大笑道,已经到了家,拿出钥匙开了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嘴里喊道,“爸,我回来了。”

    只听见屋子里传来了一个炸雷般的声音,“兔崽子,你他吗还知道回来?一年到头我见你的次数比见你吗还少,你还是我儿子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