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章 :误打误撞
    :

    远处,牛玉才脸上青白不定,狠狠地抿着嘴唇,深吸口气,向着梁辰走了过来,李吉眼神一狞,以为他要过来接着打,刚要踏前一步将这个小子干趴下,梁辰却摇了摇头,拦住了他,如果现在牛玉才还有这个胆子,那就真是个奇迹了。

    “你牛比,我服了。”果然,牛玉才并没有上来要打或是怎么样,只是脸上浸血了一般的红,咬了咬牙,走到梁辰面前二话不说就要往下跪。

    “嗬,小子,还真挺光棍,居然说到做到啊。”李吉半是讽讥半是惊诧地道,没想到这么骄横的北校区老大居然说跪就跪了。

    梁辰看了张凯一眼,张凯会意,立即抢过去一下扶住了牛玉才,向他一推,不使他跪下去。

    “你什么意思?难道还要打么?真要打,我奉陪到底,冲我一个人来好了,一切都跟其他人无关。”牛玉才豁地一抬头,咬着牙根儿死死盯着梁辰道。他还以为梁辰不接受他们之前约定的道歉承诺,还要继续打,如果真这样打下去的话,北校区的男生可要丢人丢尽了。

    “呵呵,架已经打过了,再打也没什么意思,玉才兄,打累了,喝酒去吧,我们来北校区做客一次,总不至于让我们请客吧?”梁辰淡淡一笑,重新将以前对付李吉的那招用了出来。

    李吉摸了摸大光头翻了个白眼,小声嘀咕,“这小子能跟我比吗?辰哥这太抬举他了吧?”他心底下很是不服。

    “什么?”牛玉才愣了一下,有些怀疑自己耳朵出毛病了,梁辰现在可以说占尽了上风,可要他们请客吃饭,摆明了就是主动想和解了,而且还不用自己跪地上磕三个响头,摆明了是要给自己的面子。

    以这几个家伙的彪悍,明摆着就是强龙过江来了,哪能有这好事儿?

    “拷,眼睛不好使敢得罪辰哥,你耳朵还不好使啊?给你机会请吃饭,你请不请?不请我们自己吃去,还用不着你了呢,不过你再想请我们哥几个,别说窗户了,门儿都没有。”李吉的大嗓门响了起来,这一次牛玉才总算是听清楚了。

    “好,好,荣幸之至,我请!”牛玉才又惊又喜,一迭声地说道。“四眼,去订饭店,就师大宾馆,挑最好的菜,最贵的酒。”牛玉才回过头去向着一个戴眼镜的瘦高个男孩子吼道,已经有些激动了,大脖筋蹦起了老高。

    “嗬,大手笔啊,师大宾馆,那可是四星级饭店哪,一顿饭最少几千块。”李吉牙疼似的吸了下气,他没想到这小子居然这样豪爽,肯定是个富二代,要不然的话,哪能这么有钱说请四星级饭店就请啊?!

    “这算个毛,我还怕委屈你们呢,改天咱们去吃更好的饭店去。”牛玉才一挥手,甚是豪气地说道。

    “拷,显摆你有钱是不是?”李吉摸着大光头翻了翻白眼,拍了拍自己胳膊,“这一架把我衣服都打没了,总不至于让我光着膀子进四星级宾馆吧?啥也别说,你先给我弄件衣服去。”李吉气哼哼道。

    “还有他的。”梁辰看了看李吉光着膀子的样儿,禁不住好笑,旁边的张凯也好不到哪里去,两条裤腿被抓得稀烂,上半身的衣服也东一条西一条的,跟要饭花子似的,梁辰倒还好些,不过衣服上也净是脚印子和血迹,好在这是学校发的运动服,并没什么事儿,如果是别的衣服,回去后又会被刘莎莎在耳朵边一顿嚷嚷。

    “哈哈,好好,没问题。”牛玉才掏出了钱夹子扔给了身后另一个小兄弟,“去,到咱们学校附近的利朗专卖店给哥几个买几套衣服,一定要最好的。”

    别说,这小子倒真是大方,花钱如流水,眼睛也不眨一下的,这个视金钱如粪土的豪爽劲儿倒是让几个人刮目相看起来。

    “行了,不用新买什么衣服,找体型相当的人一人拿套运动服过来就可以了,用不着那么费事。”梁辰摆了摆手微笑道。

    “那不行,衣服是在这里弄坏的,自然要我来赔,都别管了,哥几个先去洗个澡怎么样?然后让那帮小子把衣服送过来,咱们再去好好喝一顿。”牛玉才哈哈一笑道,还别说,这一套搞得跟社会人一样,很懂交际应酬。

    “也好。”梁辰左右看了看,看瞧瞧自己身上,确实脏得有些点儿不像话了,点了点头,应了下来。

    于是牛玉才兴高采烈地在前带路,不过走了两步,却拿眼看了看梁辰,有些不好意思地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那个,哥们,刚才那个约定,是不是就算拉倒了?”他还是有点儿不放心,必须要将这件事情问明白了。

    “拷,你还有完没完了?辰哥说过的话,什么时候不算数来着?说拉倒就拉倒了,不用再提,你那三个响头留着给你爹磕吧,哈哈。”李吉挥了挥手,哈哈大笑着替梁辰回答道。

    “啊?辰哥?你就是最近十天之内打遍南校区无敌手的辰哥?”牛玉才的嘴巴张得能吞下李吉的脑袋,表情极其错愕地道,像是中了**彩头奖之后神经错乱的表情。

    “没那么夸张,我就是个普通人而已。”梁辰笑笑道。

    “可是,可是,外面现在都已经传神了,说辰哥你兄弟被砍,一怒之下单枪匹马打倒几十个混混,硬从麻三手里把他的球室抢了过来,给了自己的兄弟,还说你一个人独闯体大武术系,把他们老大省级散打冠军高明都干趴下了……”牛玉才激动起来,比比划划地梁辰面前兴奋地道,两眼都开始冒小星星了,唾沫子喷得几个人满脸都是犹自不觉。

    “喂喂喂,给我们洗脸哪?真是。我说你小子敢情到现在还不知道我们哥几个是谁哪?那你就敢跟我们开战?真是个愣头青。”李吉一副大哥教训小弟的口吻数落着牛玉才道。

    “我真不知道啊,昨天去南校区就是个误会,回来后我连夜被兄弟拽去打魔兽了,一直到今天上午都没下机,根本不知道你们是谁。要早知道是辰哥的话,我哪里还敢跟辰哥动手啊,我他吗真是昏了头了。”牛玉才说到这里恨不得给自己几个嘴巴,这可真是人的名儿,树的影儿,梁辰的大号现在在大学校区附近都已经叫得响亮无比,拿出去绝对称得上是一块响当当的金字招牌了。

    “嗯?”梁辰听出了这话里的不对劲来,皱了下眉头,却没说什么,不过心里面开始疑惑起来,照牛玉才这么说的话,那昨天晚上来打自己的人应该不是他找来的了,否则的话,他也不会这么惊诧。况且,听他话里的意思,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谁,又何谈找人打自己这一说?

    饶是以他的精明,也有些糊涂起来,昨天晚上那个人,倒底是谁找来的?

    几分钟后,四个人已经来到了学校附近一个叫蓝玉洗浴的地方,这也是北校区附近最好的洗浴中心了,早有牛玉才的小兄弟来这里付了账,几个人换了浴袍往里走,开始洗澡。

    这个时候人特别少,几个人倒是可以尽情地澡堂子里撒着欢儿的洗,张凯和李吉一个冲澡一个去蒸汽房了,牛玉才跟着梁辰身旁献殷勤地伺候着,他现在算是彻底服了,闻名不如见面,见面更胜闻名,这位辰哥,就是牛比啊。回想起刚才的一幕幕,牛玉才只觉得像做梦一样,简直太不现实了,就算拍电影也没这么夸张啊,他有点儿后悔了,刚才要是找人把这一段录下来就好了,不说别的,单就这一段视频扔网上去,怕也能引起疯狂的点击来吧?!

    “玉才,你昨天回来之后就一直去网吧了?没跟家里人或是其他说过跟我们起冲突的事情吧?”梁辰仰面朝天躺在水里的一张按摩椅上,问道。

    “唉,我去泡码子结果被胖揍了一顿扔了出来,哪好意思回来四处说啊?至于跟家里人,更没那个必要,都多大个人了,打个架还跟家里人说,多寒碜哪。”牛玉才伸手拿过烟来给梁辰递过去,替他点上火,而后自己也叼了一枝,打着了很享受地吸了一口,摇头笑道。

    “嗯。你家里人都是做什么的?看你小子的样子,像是从来都不缺钱。”梁辰坐起来喷出口烟雾,转头望着他道。他知道这件事情肯定不是牛玉才做的了,否则他绝对不会这么坦荡。

    “我家老头子是市教委副主任,当个不大不小的破官,有点儿小权力,说起来我高考连四百分都没考到,他也照样给我弄到这儿来了。我老妈是做买卖的,钱倒是赚了无数,只不过常年累月地空中飞人,快一年了,我见着她的面儿都不超过三次。”牛玉才爬出了水池,坐在边儿上抱着膝盖抽烟,苦笑着叹了口气道。看起来物质生活虽好,但家庭温暖估计他从来没享受过多少了,也是个苦闷的人儿。

    “嗯?你父亲在市教委上班?那如果要送个学生进省实验中学或是师大附中什么的,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梁辰听了牛玉才的话,心中一动,表面上却是神色不动,仿佛很随意地问道。

    他当然不是替自己问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