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 :凿穿
    :

    对面的牛玉才听得真切,一时间肺都要气炸了,这个梁辰疯了么?就算再能打,想在自己这二百多人的围困中打个两进两出?他真当自己这二百多人是土鸡瓦狗了?

    “梁辰,你要真能打个两进两出,今天我跪地下给你磕三个响头,叫你声大哥。”牛玉才热血冲头,向着对面的梁辰狂吼道。这句话说得可算是说得到家了。

    “呵呵。”梁辰不置可否地一笑,脸上依旧神色淡然,如同万古不变的晴空,扫了牛玉才一眼,“磕头不必了,喊大哥更不必,我也不是混社会的。刚才的条件不变,现在,就可以开始了。”

    刚说完这句话,他的眼神中便迸射出如猛虎一般的光芒来,狞猛无比。

    “跟着我,打过去!”梁辰一声怒吼,已经当先向着牛玉才这边奔了过去。

    “好!”张凯和李吉兴奋激动得已经浑身发抖了,能跟着辰哥这样一战,吗的,先别说能不能打得出去,就算死在这里,也值了。

    热血在胸中激荡沸腾,两个人已经跟着梁辰冲了出去,三个人,如同三头下山的猛虎,直扑而去。

    “给我打,把他们打趴下!”牛玉才也狂吼着,一挥手,两侧早已经等不及的兄弟们已经如潮水般汹涌无比地扑了过去,像无边的大浪,要将这三个人组成的小船随时打翻覆灭。

    “来吧!”梁辰豪笑了一声,面对着对面扑过来的人潮,没有半点畏惧,已经一马当先地扑了过去,连环两脚踢出,一脚踢在了对面一个人的膝弯上,第二脚则踹在另一个人的小肚子上,两个人当场便趴下了。一瞬间,梁辰便如一枝锋锐无比的长矛,直插进了对面人群之中,拳打脚踢,打开了一个缺口。

    沿着他打开的缺口,李吉和张凯迅速冲上,李吉向来是打架的好手,再加上练铅球出手,还练过三年的柔道,身手之硬朗,就算以前马滔如果跟他近身缠斗也只是五五之数而已。手一伸,已经抓过了一个小子的胳膊,贴身一靠一扭,已经将他整个人都举了起来,把他当人棍来使,疯狂地一抡,登时便将侧面扫出好大一片空白,随后向着前方便是一扔,又砸趴下了三个人。

    而张凯的动作也不慢,他速度极快,而且身法特别好,在人群中如同一条游鱼一般,左钻一下,右钻一下,速度快得让人眼花,根本没人能抓得住他。他的拳与脚又硬又重,而且下手极刁极毒,专门挑人最脆弱的鼻梁、关节或是腿部迎面骨击打,甫一接触三两下间便已经打倒了三四个人,不是膝关节被踹坏了,就是脸上挨了一拳鼻梁骨折,躺在地上满眼流泪,视物不清,只能退出战团。

    两个人猛,前方的梁辰却更是骁勇,疯狂地扑了出去,只要拳脚一展,必定会有人被打飞——是货真价实的打飞。那拳与脚的力量实在太重了,而且力量是瞬间爆发,打在身上能将人直接悠出去一米多远,现在的他简直就是一辆重型人形坦克,一路碾压过去,无论谁碰着他的拳或腿,当场就飞,就算不飞也必定被一下摞趴下在地上,连站也站不起来。

    三个人,构成一个完美的三角形,直向前拖拽,梁辰在前面勇悍无比地开路,两个人在两侧护卫他的侧翼,战术配合简直天衣无缝,浑然天成,那种默契的程度仿佛是以前经常演练过一般。

    不过,说起来,如果没有梁辰这样强大的战斗机器做为前锋锐角,破冰除坚,张凯和李吉最多挺不到半分钟就要被干趴下了。毕竟,对方人实在太多了,而且他们的精力也不是无穷无尽的,最初的猛劲儿过后,他们的动作已经慢了下来,如果不是前面的梁辰实在太猛把人打得都差不多了,他们现在已经体力耗尽就算人家不扑过来他们也可能要累趴在地上不会动了。

    几乎是咬着牙根儿,两个人跟在梁辰后面,奋勇往前扑,别的不管,先打到西侧的篮球架子下面再说。

    三个人就如同一枚锋锐的钻头,拼命地向前钻,前面黑压压的人流如同一块被快刀不断破开的帛布一般,不停地由中间裂开,向两侧分裂。

    打着打着,三个人均自感觉到身前身后的压力豁地一轻,随后一抬头,居然已经到了西侧篮球架子下面了,前面早已经没有人了。

    “吗的,爽!”李吉狂喘着粗气,累得肺泡都喘破了,鼻子也破了,衣服也碎了,露出了强壮的肌肉,上面一片青肿,心头却是大“爽”,在他心底,能这样疯狂地打一架,那可真是莫大的享受。至于生死,去他奶奶的吧,算个毛啊。

    旁边的张凯形象也好不到哪里去,同样鼻青脸肿,嘴唇也肿了半边,甚至连裤子都让人扯掉了半条裤腿,露出了毛茸茸的一条腿来。毕竟,对方这么多人,那么多拳脚,想从这人海中穿出来,如果不挨几下,那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他眼里的狞猛神色却更加浓烈了,仿佛越是危险才越能让他感受到刺激,让他越兴奋。

    两个人狂喘着粗气,身上大汗淋漓,手臂都有些哆嗦,可神色却是没有半点惧意,相反,比起刚才来,更加悍勇了。

    梁辰形象倒是不错,衣服居然还很完整,没碎没裂,不过眼角也挨了一拳,裂开了个小缝,淌出了一线鲜血来,其他的根本没有半点事情。

    这也让两个猛男对他钦佩不已,简直都要上升到战神的高度了。毕竟,他可是在最前方,面临的压力是最大的,可打了个对穿之后居然还能保持这样的形象,别的不说,这份本事绝对够强。

    “还敢再凿穿一次吗?”梁辰身上大汗淋漓,但精神却极健旺,仿佛他体内蕴藏着无穷无尽的精力,他微笑着转头,脸上依旧云淡风轻,望着两个人道。

    “啥穿?”李吉愣了一下,对梁辰嘴里突然间冒出来的这个术语有些不太懂。旁边的张凯却是神色一凛,看了他一眼,虽然没说什么,但眼里巨大的惊诧表示他分明听懂了。没错,那是只有上过战场的人才懂得的军事术语。

    梁辰并没有在意,只是指着对面已经重新聚集起来的人群,“还敢不敢再冲过去,直冲到那边的篮球架下?”

    “敢啊,吗的,谁要不敢谁是孙子!”李吉一把扯下了身上碎布条般的衣服,摆了个相扑的姿式,怒吼了一声道。

    张凯并未说话,但眼神里兴奋的神色却越来越浓,握着击打敌人已经破皮流血的拳头,喉咙里突然间发出了低低的一声吼来,就像是猛兽在遇到对手时那震摄的怒吼。

    “好,跟着我,冲过去!”梁辰纵声长笑,已经如一头猛兽般再次带着两个人向着对面的人潮发起了冲锋。

    对面,牛玉才的心都已经哆嗦起来,他才发现,自己犯了一个多么大的错误,居然惹到了这样几个简直能去打ufc大赛的猛人杀神,不但真打了个对穿,而且还要再次扑过来打个对穿,想一想,都感觉到这个世界太疯狂了。

    他周围那些所谓的“兄弟会”的人已经开始不安地躁动起来,人人脸上都有着惊讶、不能置信甚至是惶恐的神色,他们无法相信,这么区区几个人,刚才已经打倒了无数兄弟,硬生生踏着他们的身体闯了过去。而如今,他们还要再打一轮,嚣张且疯狂地要打到对面的篮球架下,这是怎样的勇气?这是怎样的实力?这是怎样的豪情?

    “给我上,把他们全都给我留下来,留在北校区,我们要让他们知道,北校区还有男人,我们宁可站着死,不能像跪着生!宁可让他们打倒,也不能让他们吓倒!”牛玉才狂吼着,用极富煽动力的语言重新鼓舞着一群人的斗志。

    “冲,打倒他们!”北校区的男生们热血与斗志再次被点燃,发了一起喊,再次乱哄哄地冲了过去。

    只可惜,有时候勇气是和实力成正比的,实力愈强,胆量才可能愈大,如果实力弱了,胆力自然就会水降船低地下降。

    三个人如猛虎扑食,都开始下重手了,毕竟,几个人不是神,体力也会不支,况且这一次战线又拉长了,如果不下重手震摄的话,恐怕被对方的人缠也要缠死了。

    “哐哐哐”,梁辰上来就是连续的三脚,直接都神乎其神的踹在了三个小子的下巴上,二话不说,三个人俱都倒飞了出去,压趴下了一地的人。

    “滚!”李吉舌绽春雷地一声狂吼,已经一把抓过了一个小子,扯着他的腿疯狂地一个大风抡了出去,又砸趴下了好几个。

    张凯握拳,中指拳节怒凸出去,如电一般来回穿梭,“啪啪啪”连续几拳打在了几个人的软肋上,尖锐的拳角登时将几个人的肋骨打折了好几根,捂着软肋躺在地上不敢动了。

    三个人太猛了,一出手倒下了一大片,后面的人再也挺不住这种压力了,这一刻,终于崩溃了,“嗷”的一声便全都散开了,如潮水般拼命往后退,甚至退的速度比梁辰他们前进的速度还快。

    梁辰三个人互相看了一眼,相视一笑,随后,一前两后,缓缓地踏步,向前进,远远望过去,面对着三个的进逼,人潮汹涌后退,三个人居然压着足足百十来号人往前走,生生地迫退了他们。

    一方慌乱失措,一方气定神闲,此消彼长,结果不必再说。

    三个人就这样面对着百多号人,一步步踏过去,直穿过了球场,终于走到了对面篮球架下,转头望着对面脸色惨白、身边只剩下十几个人的牛玉才,梁辰再次打着了火,点燃了一枝烟,深深吸了一口,缓缓吐出,悠然笑道,“玉才兄,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