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章 :旖旎
    :

    “屋子里黑咕隆咚的,你不害怕么?”梁辰又是好气又笑地捏了捏她的鼻尖儿道,有意无意地岔开了拳头硬不硬的话题。

    “人家好几天不见你了,这不是想给你一个惊喜么,你却给我一个惊吓,我的小心肝现在还在跳呢。”刘莎莎拍了拍高耸的胸脯,吐了一下丁香小舌道。

    “心跳是正常的,不跳就麻烦了。”梁辰难得地幽默了一次,搂着刘莎莎往屋子里走,顺手打开了灯。

    “你这是在诅咒我,真是讨厌。”刘莎莎笑着打了他一下,回手招呼他,“做家教刚回来吧?吃饭吧。你看你,这两天是不是没好好吃饭?都瘦了。”抚了一下他的脸,刘莎莎爱怜地道。

    小饭桌早已经支上了,上面摆着梁辰好几天都没有吃到的老虎菜,还有一只道口烧鸡,一个肉炒蒜苗,还摆了瓶酒。

    “你宵夜的档次还真不低。”梁辰呵呵一笑,倒也半点不客气,大马金刀地就坐了下来,刘莎莎乖巧地给他的杯子里倒满了酒,也给自己倒了小半杯,笑靥如花,眸中爱意深浓,“这不是想你了么,工作的时候还罢了,只要一闲下来就发疯似的想你。”刘莎莎说到这里,眼圈儿有些红起来。

    梁辰心中爱意大盛,伸过手去轻轻揽过了她在自己的怀里,“傻丫头,我这不是在你身边么,动不动就哭一小鼻子,多大的人了,也不害羞?!”

    “不是啊,我就是一想到过几天就要看不到你了,我心里面难受嘛。”刘莎莎擦了擦眼睛,腻在他怀里道。

    “过几天就要见不到我?你们要去外地采景拍戏么?”梁辰皱起了眉头,小意地猜测道。

    “你这么聪明,当然一猜就中啦。唉,就是呀,这是清穿宫戏,要去华京的古宫拍摄的,最少要半年的时间才能拍完,我,我舍不得你。”刘莎莎眼泪儿已经开始在眼圈儿里转了,这女孩子真是水儿做的,成天流不完的泪。

    梁辰心底油然感动,虽然心底很是不舍,可这没办法,既然想要在这方面发展,想拥有自己事业,就要暂时地舍弃一些东西了,“傻丫头,又不是一去不回来了,我就在这里等你,又不会跑掉。”他微笑道。

    “可是要半年的时间呀,我们才相处了不到一个月就要分开半年,这太残忍了。”刘莎莎咬着嘴唇扑在他怀里,有些小悲戚地道。

    “既然选择了这条路,那就一直走下去,就算暂时有些小困难,克服一下就好了。”梁辰宽慰她道。

    没想到刘莎莎一下就翻脸了,小爪子早已经伸到了他的腰上去掐,边掐边恨恨地道,“你个没良心的,连挽留我一下都不挽留,是不是早就有外心了,迫切地想要让我走然后去跟那个气质美女约会?”

    梁辰有些哭笑不得,这丫头翻脸简直比翻书还快,这都哪儿跟哪儿啊,刚才还悲悲戚戚的呢,转眼间就变成了一头泼辣的小野猫,女人的心思还真是不好琢磨,饶是他自认为看人很准,但也摸不透自己女朋友的脾气倒底是怎样的。

    “别胡说,这都哪儿跟哪儿啊。”梁辰摇头苦笑,轻抓住了她的手,放在嘴畔轻吻了一下,“其实我也舍不得你,但我更不想你因为我而放弃你的事业、你的梦想,我希望陪伴你一辈子,却不希望成为你的绊脚石,你明白吗?”梁辰亲了下她的小手,抚了下她的脸庞道。

    他声音里的真诚与拳拳之心瞬间便打动了刘莎莎的心,抓着他的大手,让自己的半边脸庞捂在他温热的手中,刘莎莎咬了咬嘴唇,突然间道,“梁辰,我不想演戏了,真的,我就想在你身边,哪怕你一无所有我跟着你都行,就是不想离开你。”她的话情真意切,没有半点虚假伪作,完全是发自肺腑,梁辰能清晰感觉得到她话里的每一个字都饱含着浓浓的深情。

    爱怜地轻抚着刘莎莎的脸庞,“别说傻话,我知道你天生喜欢演戏,演戏是你的生命,是你的灵魂,如果因为我而让你放弃你心爱的一切,这只能证明我的自私,我不想这样做,也不想因为我而束缚你的脚步。喜欢一个人,就要给她真正的自由,而不是以爱的名义让她窒息。莎莎,努力去做吧,我相信你,也相信我自己,无论我们相隔多远,心总会在一起。”梁辰吻了吻她的额头怜爱地道。

    刘莎莎咬着嘴唇,心底无限感动,她头一次发现,这个男人的爱,居然如此大气,又如此深沉,让她面对着他的时候,无法不着迷。

    一头扎进了梁辰的怀里,她昵声扭动着身体,“可我就是舍不得你么,万一你要被哪个狐媚子勾走了,我可怎么办呀?”她半真半假地道。

    “又来了……”梁辰一阵阵头大,这丫头,整天就能揪住这个问题不放。“你还真以为我是什么香饽饽么?哪个女人见了都想扑上来咬我一口?”梁辰摇头苦笑道,他还没自恋到认为自己是个大众情人万人迷。

    “你以为你不是么?反正在我眼里,你就是这个世界上最香的饽饽,每一次见到你我就想咬你,吃了你……”刘莎莎在梁辰的怀里扭动着,说完这句话,突然间就搂住了梁辰的脖子,一口便咬了下去。

    “你干什么……”梁辰脖颈一痛,却不敢乱动,他力量太大,哪怕轻微发下力也会让刘莎莎飞出去。

    “吃你呀,在我拍戏走之前,我先把你吃掉再说。”刘莎莎嘻嘻一笑,已经抬起头来,媚眼如丝地望着梁辰,突然间便将他扑到在床上,跪骑在他的身上,低头看着他,黑发如瀑,垂落下来,发梢轻轻地划着他的脸庞,痒在脸上,也痒在心底。

    “莎莎,你……”梁辰只觉得呼吸有些急促起来,他不是圣人,更何况刚刚二十岁,就算再沉稳,骨子里也是一腔年轻人的热血,尤其还是面对着自己心爱的人,此时此刻,又哪里会不动心?不动情?不动意?

    “梁辰,做为女人,留了二十一年最宝贵的东西,今天就交给你了,从今天起,你永远是我唯一的男人。记住你说过的话,要对我好一辈子,否则,我会心碎的!”刘莎莎呢喃着,如一条幼滑的蛇般,潜行在梁辰的身上,在他耳畔吐气如兰地道,**,迷情,迷心,一切都开始迷乱起来……

    因为短暂的离别,因为爱恋的火热,注定了,这个夜晚终究是一个迷乱而狂野的夜,梁辰,他无法不沉沦,不陷落!

    第二天清晨,梁辰五点钟准时醒来,怀里的小白羊不着寸缕,正伏在他的怀里睡得正香,眉心轻轻蹙起,甜蜜满足中有一丝说不出的痛楚来。

    回想起过昨天的狂野,梁辰呼了口气,自己都有些汗颜,要不是后来楼上的人家一个劲地敲暖气管的话,恐怕两个人也不知道会折腾到什么时候了。

    食髓知味,二十年来从未碰过女人的梁辰,望着怀里的刘莎莎,这一刻突然间真舍不得让她走了。

    眼光从她几乎可以称得上完美的娇躯上一直掠过去,不经意间看到了床单上殷红的几丝血迹,他明白那是什么,心中更是怜意大盛,轻轻拈起她脸上几丝散乱的发丝,在她额上轻吻了一下,给她盖上了床单,准备下床去弄早餐。

    “嗯……”正在这时,刘莎莎醒了,无意识地伸出手去搂梁辰,终于抓着了梁辰的胳膊,枕在他的腿上,刘莎莎满足地再次睡着了,就像是一个需要母亲陪伴的孩子,那种说不出的依恋让梁辰再次砰然心动。

    他不忍再动身,只是坐在那里,搂着刘莎莎,轻拍着她的背,哄着刘莎莎再次入睡。

    也不知过了多久,刘莎莎终于醒了过来,睁开眼,看着梁辰那双清亮的眸子正静静地望着他,唇边挂着一丝微笑,咬了咬嘴唇,禁不住大羞起来,一下便抓起床单蒙住了自己的头,嘴里娇声道,“讨厌啊你,不许这么看着我。”

    梁辰知道这是女孩儿家的羞意,一笑,坐直了身体,温柔地把床单从她头上掀开,“丑媳妇总要见老公的,害什么羞嘛。”

    “谁丑啊?你才丑呢,坏死啦……”刘莎莎不干了,小拳头雨点儿般捶在了梁辰的胸口上,不过捶了几下,却趴在梁辰身上,咬着嘴唇,小声儿地道,“梁辰,你会不会认为我是个坏女孩?”

    “嗯?怎么这样问?”梁辰怔了一下问道。

    “因为,因为这种事情,都是男人主动,可昨天我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居然那样主动起来,你会不会,嫌我……”刘莎莎有些不安地扭动了一下身体,又羞又怯地小声问道。

    “傻丫头,怎么会呢?我怜你爱你还来不及。”梁辰哑然失笑,抚着她光滑的背,深情地吻了吻她的额头道。

    “那,我这一辈子可交给你了,你可要对我负责哟……”刘莎莎吃吃地笑着,在他胸前划着小圈圈。

    “这么老套的对白?”梁辰故作吃惊地道,有意糗了她一下。

    “你这个坏蛋,得了便宜还卖乖……”刘莎莎气个半死,一下将他扑倒,又捏又拧,却被梁辰翻了个身压在下面,小屋内的风景,顿时再度旖旎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