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章 :理想就是野心
    :

    旁边的几个小子早已经笑得抱着肚子在地席上打跌,根本起不来了。

    “辰哥,都说了的,不许笑话我,你们怎么还笑话我……”王浩然抹了把脸上的啤酒,很是幽怨地盯着梁辰一眼道。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是真没控制住。”梁辰强忍着笑从身后的架子上扯了条毛巾递给王浩然。

    王浩然胡乱地抹了把脸,叹了口气,“其实你们并不知道,我上高中之前的理想还不是这个,而是成为一个心理学家,可上高一的时候,我喜欢上了我的们语文老师。”

    “浩子,你还说当年那糗事哪?后来你居然胆大包天给咱们姜老师在语文书里夹字条,结果被姜老师的丈夫发现了,险些揍得你满头是包。要不是那天我把姜老师找来救你,你就完蛋了。”李吉这时候终于坐了起来,笑着揭发王浩然的糗事。

    “我拷……你真牛。”包括高羽在内,都对王浩然狂竖大拇指,这家伙简直太霸气了,喜欢自己的语文老师不算,居然明知道人家有老婆还敢给人家递条子,真强大。

    “不会就是因为这个,你才发誓要泡尽天下所有美女,玩儿完就甩吧?”李铁拍着王浩然的肩膀,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

    “唉。”王浩然叹了口气,不再说话了,只是闷着头一口口地喝酒,几个人知趣地不再笑了,毕竟,谁心底都有一块最痛的伤疤,都是兄弟,再去揭这个疤未免有些不讲究了。

    “来吧,喝酒,浩然,其实你要看开一些,网上有句话说得多好,每一个你朝思暮想的女人背后,都有一个日她日得想吐,摸她摸到手软的男人,谨以这句话,献给你那纯洁而又愚蠢的初恋,走一个!”高羽叹息了一声,举起了酒瓶子,一群人大笑着轰然响应,举瓶干掉,随后又一人启开了一瓶。

    “浩然可能比较特殊,不过无论如何,谁都有属于自己的目标和追求,大家都一样,会为着这个目标努力,奋斗,只不过,在奋斗的过程中,有人会坚持如一,有人或许就会放弃。不过,无论如何,我永远都不会放弃,永远都会为了实现我的梦而努力的。”梁辰端着酒瓶,望向窗外遥遥的夜空,眼神坚定而执着。

    受他的情绪感梁,几个小子也都变得有些狂热起来,“没错,不放弃,永远不放弃,来来来,为以后实现我们的理想而提前干杯。”

    梁辰却没有举起酒瓶,只是看着几个人,微微一笑,“在我实现理想的过程中,我希望多几个朋友,多几个能与我一起同甘共苦,一起携手奋进,永远都不抛弃、不放弃、不言败、不掉队的朋友。”再次环顾着几个人,深深地看了他们一眼,“你们能吗?”

    几个人相互间望了望,狂热的情绪在酒精地催发,蓦地再度点燃,青春的梦想与激情在这一刻尽情地绽放,他们扯着嗓子吼了起来,“能!”

    “吗的,能跟着辰哥混,是我李吉的荣幸!”李吉扯着胸襟狂吼道,兴奋得一塌糊涂。

    高羽的眉头却皱了起来,他毕竟年长几岁,看问题的角度比其他几个人要宽阔一些,并没有跟着他们一起喊,而是望了望梁辰,“兄弟,你这是想烧黄纸斩鸡头组建社团吗?如果要这样的话,哥哥奉劝你一句,这条路,不好走,虽然我知道你身手绝佳,但这条路永远是一条不归路啊。”他长叹说道,对于这方面,他还是有一定的了解的。

    梁辰微笑着摆了摆手,“高兄,你误会了,我并是想磕头拜把子认兄弟,那都是形势主义,真正的情义兄弟,知心知肺,不需要那个。我也不想组建社团,那东西,太幼稚了,唬弄小孩子的把戏。而且走黑道打打杀杀,那是最低级层次的东西。我想要的是,拥有一群志同道合的好兄弟,能够一起为了同一个目标而共同努力。社团算什么?那种所谓的黑道在我的眼里,只不过是狗屎一堆,我想要的是,是一个更大的势力,涵纳黑与白,涵纳官与商,建立一个属于我们的,权力的天空,就像它!”梁辰一指高空中的明月,酒意上涌,豪情大发,大笑了起来。他还是头一次这样说出了自己的心底话。

    几个人呆呆地望着天空的月亮,一时间觉得它很遥远,可是听着梁辰的话,却又感觉到,它很近,很近,仿佛唾手可得,这真是一种奇怪至极的感觉。

    高羽怔然望着梁辰,突然间叹息了一声,“梁辰,我曾经听人说过,有一个遥远的传说,据说这个世界上有一个极其神秘而庞大的势力,叫做龙门,是咱们华夏人建立的,非黑非白,非官非商,却拥有着庞大的人脉与势力,甚至可以与世界上其他一些古老而神秘的大家族相抗衡,力量通天。据说,龙门创始人曾经就在年少时,指天划地发出了这样的豪言壮语,当初,有人认为他是疯子,结果,后来他真的成功了。不过这个组织无论是否真的存在,这个传说是否是真的,我想说的是,梁辰,你不是疯子,并且,凭你的能力与抱负,他日也绝非池中之物。”高羽说罢,举起手中的酒瓶,咕咚咚一口气干掉了一瓶啤酒。

    “高兄,谢谢你相信我!你们呢,也相信我能吗?”梁辰转头,望向了周围几个人。

    “谁他吗不信谁是孙子!啥也甭说,说多了都是故事,今天在场的有一个算一个,今后做给辰哥看!干!”李吉真是激动了,一把扯下了衣服,露出了满是黑毛的上身,举着酒瓶子直脖儿喊道,一口便灌了下去。

    “干!”剩下的几个酒瓶子撞在了一起,喊声明显比刚才小了许多,也平淡了许多,却更加坚定有力,有着说不出的毅然决然。

    “这不是醉了胡言乱语,也不是酒后吹牛打屁,而是我心底最深处的真实想法。或许,你们会把这看成是一种野心,不过,当我们最终梦想实现的时候,你们会发现,其实理想本就是野心的一种,只不过世人不愿意将某些东西说得那么直白,而是试图自欺欺的美化罢了。”梁辰仰头长笑道,笑声中自有一股哮月苍狼那种睥睨天下的颠峰气势。

    “你们记住,我不会勉强任何一个人做什么事情,更不是所谓的挟恩图报,我只不过是在寻找,寻找几个能真正合得来一起去做些大事的兄弟。不是什么狗屁的社团,也不是什么黑暗的势力,就是一起,做些轰轰烈烈的事情,不白年轻一回,不白活一回。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无论谁想退出,何时退出,我都不反对,只要你们在退出的过程中,觉得能对得起自己的这颗良心,就够了!”梁辰一刻不停地说道,再次举起了酒瓶,“为了就是野心的理想,为了被美化成理想的野心,干!”

    情绪终于爆棚了,几个人狂热地举起了酒瓶,一口气将剩下的酒灌了下去。

    随后,没人再说话,只是启酒,喝酒,再启酒,再喝酒,一直到把自己灌趴下为止。

    当所有人都趴下的时候,梁辰依旧站着,握着一只空掉的酒瓶,脚步依旧稳健地走出了屋子,望着天空中的那轮圆月,久久不语。

    “兄弟,你有心事!”身后响起了一个声音,是高羽。

    虽然同样喝了不少的酒,他的眼睛依旧明亮,神智依旧清醒。

    梁辰回过头去欣赏地望了他一眼,点了点头,却并没有说话。

    “我总感觉,你骨子里应该是一个淡定冲和,与世无争的人,但却有着这样强烈的理想,唔,按你的话说,应该是野心,最初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不过现在,看见你望着月亮的眼睛,我突然间好像明白了,你,像是在实现理想的过程,企图,要寻找什么?!”高羽倚在门上望着梁辰,若有所思地道。

    梁辰看着他的眼神越来越欣赏了,转过身去,轻拍了下他的肩膀,蓦然间长长地叹息了一声,“我以为不会有人真正的懂我,但你懂。这个世界上,知己难求!没错,我是想在这个过程中寻找些什么,但至于能不能找得到,我也不知道。可我,永远都不会退缩!”说着已经缩回手去,转身逐渐走向天空中那轮圆月无法照耀到的黑暗之中,手伸在后面向着高羽摇了摇手,“夜深了,睡吧。”

    他逐渐消失在黑暗中的背影显得有些寥落,有些孤单,却又说不出的挺拔、刚毅,给人一种无法形容的力量感,就像是一柄古老的剑,在千年冰霜所化的冷冷雪水中提起,带着迫人心悸的寒,在黑暗中正缓缓出鞘,将劈落满世的霜华!

    “他,会成为如龙门创立者一样的传说吗?”望着梁辰的背影,高羽怔然起来,恍然间,他分明看见了一个伟岸的强者,在走向未来,走向属于他的巅峰,而他,荣幸地成为了一个见证巅峰崛起的旁观者,哦不,或许他会成为一个最好的参与者也未可知。

    “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雨便化龙。梁辰,你终会成龙!”他最终在心中肯定地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