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章 :理想
    :

    “那白大哥呢?”梁辰转头问道。

    “他啊,政工处副处长,实职副科,专门搞材料、围着领导转还有评职定级,最主要的,还掌握着评功论赏的大权,哈哈。”唐科隔着椅子背拍着白先明的手臂道。

    “原来白大哥是大权在握啊,来,敬你一杯。”梁辰笑着向白先明举起了杯子。

    白先明吓了一跳,刚才那两杯酒已经开始在胃里翻江倒海地折腾了,如果再把这杯酒灌进去,恐怕他马上就要撑不住跑到外面去吐了。

    “不成了,不成了,再喝真要丢丑了。”白先明摆着手告饶了。

    梁辰已经看出他不能喝,倒也不逼他,转而向唐所,唐所也吓了一大跳,虽然自负酒量不错,但如果梁辰还是这么一杯接着一杯的喝,恐怕自己真要被灌趴下了。

    两个人真都怕了梁辰。

    于是几个人开始放斯文下来,开始小口小口地抿着喝,同时聊些家长里短的,当听到梁辰自幼家贫,十岁失去父母,这么多年全靠一个人打拼的时候,两个人全都激动了,因为他们两个也同样是农家子弟,毕业后都是靠自己一个人的打拼闯下了今天局面。相似的经历更让三个人有着共同的语言和话题,一时间聊得更加投缘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话也越说越投机,梁辰见时机到了,终于转到了正题上来,端起了酒杯,“今天认识两位大哥,真是高兴,更难得两位大哥垂青,真是很荣幸。别的也不多说什么了,两位大哥也都知道,我正好在师大上学,以后还要在那边待上四年,如果以后有什么事情的话,少不了要麻烦两个大哥,当然,如果在大学城那边两位哥哥真有用得着的地方,跟我说一声,或许我能帮得上什么忙也说不定。我干了,你们随意。”梁辰举起了杯子,一饮而尽道。

    “兄弟,你这话说得太见外,既然咱们能坐在一起喝酒就是缘份,以后无论我们在哪里,只要你有事说一声,就冲今天这个情份和缘份,我们有多大劲儿就会使多大劲儿。”唐科和白先明同时举起了酒杯,几乎是异口同声地道,豪迈地饮尽杯酒。

    然后,白先明当场就吐了。

    “哈哈,这小子,恐怕从出生到现在都没喝过这么多酒!”唐科大笑着给吐得稀哩哗啦的白先明拍背,梁辰则有些歉意地递过去一瓶矿泉水给他漱口,心底下颇有些感动,没想到,这位白先明看似白面书生一个,却也是如此性情中人。

    又说了会儿话,三个人才依依不舍地分开,唐科扶着白先明打车走的,梁辰看在眼里,暗自里点了点头,知道这两位都是靠谱儿且不张扬的人,很有原则和立场,否则,现在谁能查开警车酒不酒驾的?自己刀削不了自己的把儿,警界内部,全在自律了,心底下更是生出了结交的心思。

    酒喝太多,梁辰索性也不打车,一路散步回去。今天的这酒局子效果不错,认识了两个警界的朋友,看来以后还要多加强联系了,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能用得到。如果他们不断地高升,与自己联系日益密切,对自己以后的发展或许会有帮忙也说不定。

    想到这里,梁辰认真思忖了一下,摸出了电话来,找到了六子的号码拨了出去。

    “喂,六子吗?呵呵,好耳力,没错,我是梁辰。我想向你打听一下,你知道长平路派出的唐所长和那个指导员吗?哈,知道就好,唔,我想让你帮忙打听一下他们家里人的情况。不,我跟他们没仇,相反,他们是我新结识的朋友,很好的朋友,你帮我打听一下他们家里的情况,包括家里人有没有什么困难,一定要详实一些,具体一些,事后我有重谢。不,这是必须的,必须要谢你,跟太子哥没关系,这是咱们小哥们之间的感情。嗯,好,我等你消息。”梁辰放下了电话,吁了口酒气儿,他突然间发现有些城狐社鼠的朋友还真不错,打探些小道消息、爆个隐秘八卦什么的,很是便捷,如果以后自己要真想做什么,这种八面玲珑的人才倒是不可或缺了。

    想到这儿,他觉得这个六子还真是个人才,什么都知道一些,是个包打听,只可惜走错了黑道儿。如果可以的话,以后倒也不妨把他要过来帮自己。当然,现在他还没这个想法,毕竟,饭要一口一口地吃,想成事,先蕴势,基础还没有一星半点儿,想那么多就有些不切合实际了。

    走了一会儿,梁辰身上有些热了起来,脱下了衣服,左右看了看,路上人很少,他看准路旁废弃的一块建筑青石,至少二百多斤,直接抱过去,就这样一路跑了回去——他无时无刻不在抓住任何机会强健自己的体魄,这么多年来,早已经形成了一种习惯。

    晚上十一点多钟,他已经一路跑回了吉浩球室,满身是汗,酒劲早已经随着汗液蒸发掉了。

    里面灯光还亮着,进门一看,禁不住哑然失笑,几个小子居然还那里推杯换盏的喝着呢,不过也属于边喝边聊,几个家伙都是海量,神智都还算清醒,一看到梁辰来了,立马全都站起来,“辰哥,你回来了。”脚步虽然有点晃,但说话还算清楚。

    “回来了。”梁辰点点头,走了过去,搬把椅子坐了下来。

    “我们几个刚才可都没喝,就等你回来大喝一通呢,来来来,今天晚上不醉不归。”李吉兴奋地塞给了梁辰一瓶啤酒。

    “正好我还想找你们聊聊天。”梁辰笑了笑,直接用手指抠开了瓶盖儿,仰脖儿就是一口,这手绝活又让几个家伙赞叹不已,连高羽看得眼睛都有些直,那手简直比瓶起子还好使。

    将椅子调过来,趴在椅背上,梁辰依次从高羽、李吉、马滔、王浩然、李铁、吴泽的脸上望过去,突然间问道,“你们有理想吗?”

    “啊?”几个家伙都是一愣,不明白梁辰这是什么意思。一般来说,这个问题经常会成为小学时的命题作文,现在梁辰问出来,好像有点幼稚。

    不待几个人说话,梁辰笑笑,自顾自地说道,“我小时候的理想是,如果能用余生换来父母的重生,我宁愿只活一年。”随后他摇了摇头,苦涩地一笑,“后来我终于知道,这个理想永远都不可能会实现。所以,我现在的理想是,做一个能掌握住自己命运的人,我的生死,再也不能任何人哪怕是命运来操纵。当然了,我指的是除生死病死之外的那种人生命运。”

    他抬头望向远处的天空,又喝了口啤酒,抿了抿嘴唇道。

    “呵,兄弟,我的理想跟你一样,只不过,就这个现实社会来看,能影响我们命运的因素有很多,想实现这个目标,真的是很难了。”高羽叹息了一声,与梁辰撞了下酒瓶,仰头也喝了口酒,摇了摇头道。

    “难与不难,做了才知道。成与不成,要努力才行。后退的理由有一百个,而前进的方向只有一个。很多时候,我们可以找出一百个后退的理由,却不想找出一个前进的方向,这也未免是人之一生的悲哀了。所以,人宁可被吓死,也不能被吓退。你说呢,高兄?”梁辰侧过脸去看着高羽,微笑说道。

    高羽怔住了,默默地咀嚼着梁辰的话,半晌,狠狠地一口气灌进去半瓶啤酒,向着梁辰一竖拇指,却没说半个字,眼神中尽是钦佩的神色。

    “你们的理由呢?说一说,就当闲聊了。”梁辰趴在椅背上看着剩下的几个家伙道。

    “我说吧,其实我从小家庭条件就特别不好,所以一直想着,毕业以后能有一个体面的工作,养家糊口,治好父亲的病,能交一群好哥们,整天喝酒吹牛打屁,这就是我的理想了,是不是很俗?”李吉摸着剃得锃亮的大脑袋嘿嘿笑了几声道。

    “不,很实在。”梁辰摇了摇头,微笑说道。

    “其实我的理想倒很简单,像高大哥一样能打,出大名,然后挣好多的钱……我好像比吉子还俗……”马滔抠抠眼角,有点不好意思了。

    “大多数人的梦想都是这样的了,这世界上又有几个脱俗的人呢?”梁辰向他遥遥举了下瓶子笑道。

    “其实我一直就不是练体育的料子,当年只不过是为了能考上个好大学,才半路改练的体育。要说理想,那就是我想开个大公司,做买卖,最好跟老外做买卖,吗的,赚国人的钱不是本事,赚外国人的钱那才叫牛。”李铁咧嘴笑笑,眼睛里对未来有着无限的憧憬。

    “我的理想很简单,只要这一辈子过得别太平淡像我爸我妈似的谨小慎微、兢兢业业那样,就行了。”吴泽灌了口酒,叹口气道。

    “浩然,你呢?”梁辰微笑转头望向王浩然。

    “我?”王浩然一直在往人后头缩,听见梁辰叫他,也不得不冒出头来,挠了挠脑袋,“我说了,大家伙儿可别笑话我。”

    “任何人都有憧憬未来的权力,谁也没有资格笑话你。”梁辰笑道,喝了口酒。

    “那我可就说了。其实我从小到大的梦想就是,泡尽天下的美女,成为花中之王……”王浩然受了梁辰的鼓励,终于大胆地说了出来。

    “扑……”梁辰一口酒都没咽下去,直接喷在了王浩然的脸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