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章 :意外消息
    :

    “呵呵,好。”梁辰点了点头,应了下来。他明白李吉和王浩然的心意,如果自己一味谦逊,恐怕两个人心底会更加惶恐,永远不会落底,所以也并未再继续客套谦虚什么。

    “对了,这些日子李铁和吴泽一直在帮你们忙活着这个球室,如果不介意就算他们一份,兄弟们同心,其利断金,利益都是小事,情份永远是最重要的。”梁辰喊过了李铁和吴泽,向李吉和王浩然微笑说道。

    “辰哥……”李铁和吴泽喊了一声便喊下去了,眼圈儿也有些泛红,他们自觉得自己不过就是芝麻绿豆一样的人物,居然能蒙梁辰如此垂青,对梁辰更是敬服。

    “行了行了,又不是娘们,一个个怎么都哭哭啼啼的?马滔,再搬两箱啤酒来,咱们今天要醉就醉个彻底。”高羽哈哈笑道,马滔应了一声,赶紧去搬啤酒了。

    “你再这么喝下去恐怕就要把这个球室喝破产了。”梁辰摇头笑道,抬头看了看墙上挂着的钟,已经是七点多钟,“时候不早了,我得出去一趟,晚上还有个局子。”说罢起身往外走。

    “好,早点儿回来,我们等你……”高羽几个人依依不舍地道,梁辰威严中自有一股平易近人亲和力,而且为人又是如此的豪爽大气,几个年轻热血的人恨不得时时刻刻跟他腻在一起才好。

    “你们先喝吧,以后有的是机会在一起。”梁辰挥了挥手,已经出了门。

    此刻,天已经擦黑了,梁辰打了个车直奔锦绣长安食府,到了地方刚一下车,唐所和白指导员已经一直齐迎了上来,“兄弟,来啦。”两个人几乎是一齐与梁辰打招呼,让旁边那个侍应生有些眼睛发直。

    锦绣长安食俯属于长平路管区,侍应者当然认识在这条路上白道的当家人唐所和白指导员,眼见两个人居然对一个打车来的年轻小伙子如此客气,心里震憾是可想而知。在他眼里,一个派出所的所长就已经是不小的官了。

    “来了,让两位久等了,刚才实在有些事情走不开,还好没迟到。”梁辰笑着与两个人握手寒喧了几句,一齐往包房里走。

    包房很大,点了满满登登一桌子菜,不乏生猛海鲜,还摆着三瓶五粮液,看起来这二位是准备要与梁辰把酒长谈了。这顿饭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肯定不会是两个人或者是所里买单,应该是他们辖内的这家饭店“孝敬”的了,否则的话,这一顿饭下来最少要几千块。

    不过水至清则无鱼,偶尔来个一顿两顿的,现在来讲,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了。

    “兄弟,坐,别客气。”唐所爽朗地哈哈笑道,拉着梁辰坐在自己和白指导员中间。

    “再次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唐科,他叫白志勇,我们两个原来就是警校同学,无话不谈,现在在一起搭班子,无比开心。”唐科笑道,笑声很有感染力与亲和力。

    “两位领导,幸会。”梁辰左右一点头,微笑道。

    “兄弟这话可外道了,我们这算什么领导啊?如果不是你,恐怕现在就算这个小破官都已经让上面给撸了。”白先明半是幽默半是当真地道。

    “别的甭说,走一个,我先干为敬。”唐科已经给三个人倒了满杯酒,一大杯足有三两,唐科二话没说,一口干掉,酒量与胆气之豪都让人为之侧目。

    “好,我陪干。”白先明喝酒也毫不含糊,同样一口干掉,不过随后皱了下眉头,酒劲一下便将一张白脸蒸得通红。

    “好,我也干了。”梁辰同样举杯,风轻云淡地一口饮尽。

    “真是好酒量,酒品如人品,喝酒不耍赖的人永远做事不含糊。”唐科和白先明同时竖起大拇指赞叹道,半是恭维半是真心话,警察看人也是先看喝酒,能不能喝在其次,敢不敢居首位。敢喝便是可交的重要基础。

    梁辰淡淡一笑,拿过了瓶子,给两个人倒上,自己同样倒满,再次举起了酒杯,“二位,今天算是给足了我面子,做兄弟的也借花献佛,借你们的酒回敬你们一杯,喝了这杯酒,以后就是永远的朋友。”说罢,再次举杯,一口饮尽,按照当地的习惯倒了倒杯底,滴酒未落。

    “好,好,难得兄弟这样真性情!”唐科大乐,二话不说,同样一饮而尽。

    白先明酒量不行,看着第二杯酒有些发怵,但无论怎样也不能丢面子,咬了咬牙,端起了杯子同样一口饮尽,脸更红了,像煮熟的虾米。

    梁辰再次抓过了酒瓶,又给两个人倒满了酒,自己也同样倒满,第三次举起了杯子,“既然是朋友,也要论个大小长幼,二位年长我多多,我应该叫一声哥哥。第一杯是认识酒,第二杯是朋友酒,第三杯,是兄弟酒。现在,做兄弟的敬两位哥哥一杯酒,我先干为敬。”梁辰又是一仰脖,第三杯酒波澜不惊地下了肚。

    “啊?”白先明眼睛当时就直了,而唐科也呆住了,看过喝酒猛的,还没看过这么猛的,三两的大杯,上来就“哐哐哐”干掉三个,一口菜没吃就干进去了将近一斤酒,太猛了吧?原本他们还觉得梁辰就算是江湖老辣,手腕儿非常,但这么年轻,怎么着喝酒也应该略逊一筹。哪想到这个年轻人别看岁数不大,基本上就是个全能型选手,不但事儿做得亮堂、话说得地道,这酒也喝得威猛无敌,霸气的同时又不失风度,土匪做派的同时也有着江湖温情,让人不得不服气。

    “好,兄弟敬酒,不喝那是不给面子,我喝了!”唐科一咬牙,咕嘟一声,第三杯酒也进了肚儿,但这杯酒喝得可就有些艰难了,说是喝进去一大半,倒有小半是洒在衣襟上。

    而白先明则是愣了半天后苦笑起来,“兄弟,哥哥我服了,这杯酒我先记帐行不行?肯定不差,但如果真要这么直接喝进去,我怕是要露丑了。”他真是不敢这么直着脖子往里倒了,否则肯定要直接大吐特吐。

    “呵呵,无妨,都是自家人,我只是尽心意而已,并没有那么多想法,你们随意便是了。”梁辰笑了笑,挟了筷菜吃了,优雅而不失风度。

    唐科向梁辰竖了竖大拇指,“啥也不说了,一个字,服。”随后赶紧吃了几大口菜平平胃,要不然的话,虽然他酒量甚豪,但也架不住这么折腾。

    “老弟,你的手机。”白先明把梁辰的手机搁在他旁边,向他微笑了一下,满嘴酒气,已经醉意薰薰了。

    “说实在的,老弟你真是好本事,翻手云覆手雨,我们下午又去了趟纪检委,把你提供的东西交给了纪检委,这下,就算陈大力哥哥在市局,整倒这个王八蛋也不是难事了。”白先明酒意上涌,话说得不禁有些多了起来,搂着梁辰的肩膀哈哈笑道。

    这才是梁辰想要的效果,诚然是想通过酒品看人品,同样的,酒后吐真言,他倒是想通过酒精来考验一下这二位,看他们倒底是怎样的人——就算再怎样矜持有诚腑的人,酒后也不可避免要原形毕露,这个时候自然是察人看人的好机会了。

    “吗的,好热。”唐科这个时候也已经扯开了衣襟,露出了胸口的一丛黑毛,脱去那身警服穿着便装,只看这彪悍的言行,还以为是位闯江湖的莽夫。

    梁辰一一看在眼里,心底下对这两个人的脾气性格大概也有了些了解,暗自里点了点头,转动着手里的酒杯,微笑道,“收拾陈大力其实不过是件小事情而已,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恐怕二位现有的位置都要动一动了吧?”

    他抬起眼睛看着两个人道微笑道。

    “嗬……”两个人对望了一眼,被酒意蒸得有点儿发红的眼睛露出了无比的惊诧,这个年轻人,怎么眼睛如此毒辣,让他瞄一眼,好像什么事情都瞄不过他似的。

    “呵呵,我只是猜测。白指导员应该不是基层干警,属于下派锻炼吧?恐怕不日就要回到上面去任职了。而唐老哥你应该是在基层凭资历和能力一步步干上来的,如你所说,如果真能连续三年获得精神文明创建先进单位殊荣,连省厅都如此重视,恐怕你也应该能动一动了。更何况,唐老哥这一次又做了回英雄,再加上媒体的运作,恐怕会立马成为标杆式人物,在长平路派出所的时间,应该不会太长了。”梁辰轻转着手里的酒杯,不徐不陈地缓缓说道,每一个字都如铁锤,重击在两个人的心上。

    唐科不断地吸着凉气,喃喃地道,“神了,真神了,你这个小兄弟难道是相面出身的?还是家里有人在警界啊?”

    白先明则定定地望着梁辰,有些发怔。

    一席话,再次震撼了两个人,简直就是神目如电,直戳内心。

    “没错,你说得对,兄弟,既然你都猜到了,我也不瞒你。再过几天,先明下派锻炼结束,就要回局里政工处任职了,而老哥哥我,在长平路这个小所干了这么多年,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也会动一动,大概会调到一个相对轻松且条件好一些的派出所任职了。”唐科嘿嘿一笑,倒也并没有半点隐瞒,直截了当地说道,为人很是豪爽。不过这绝对是个内部机密,如果不是喝了酒再加上梁辰如此眼毒,他都不会说出来。

    “哦?到哪里任职?”梁辰心中一动,抬头问道。

    “学人路,就是大学城那边,以后就管一群学生了,省事儿,轻松,也容易出政绩。原来这事儿可能只有百分之六十的可能,但现在经过兄弟你伸手帮忙,百分百定下来了。”唐科吃了口菜道,直言不讳地道。看起来对梁辰已经没有半点戒心了,今天这顿酒,主要也是感谢酒了。

    “哦。”梁辰表面神色不动,心底下已经兴奋起来。原来他今天来赶这个场子,本意只是想扩展一下交际面儿,多交两个警界的朋友,但现在来看,有必要深交一下了,毕竟,自己以后还要在大学那边念书,而李吉他们刚接手了球室,虽然麻三不一定敢回来报复,但如果真有什么类似的事情,以后通过唐科出头,或许会更好一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