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章 :恶贼
    :

    梁辰已经走到了门外,掏出根烟来点上,回头看了一眼,李想正坐在咖啡厅外面的大理石窗台上,穿着鱼嘴小凉鞋的脚丫儿轻轻地晃着,抬头出神,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李想,跟你母亲道个别,我们走了。”梁辰吐出口烟,向李想打招呼道。

    “啊……这就走了?我……”李想回过神来,跳下了窗台,听着梁辰的话,望向正从门内走出来的王丽薇,咬了咬嘴唇,眼圈儿红了起来,很是有些依依不舍。

    梁辰看了她一眼,并没有说话,只是走到了一边去,默默地吸烟,而王丽薇也与女儿抱在了一起,好像生离死别一样,看得人心里头有些发酸,好半天,母女两个才分开来,王丽薇抹去了女儿腮边的眼泪,牵着她的手走到了梁辰的身旁,勉强绽颜一笑,“梁老师,那我就不送了,有时间的话,再带媛媛来看我,好不好?”

    “嗯。”梁辰点了点头,再没说什么,与李想一起与王丽薇挥手道别,打了个车子走了。

    李想趴在车窗上痴痴地往外看,眼泪不由自主地就流出来,她分明看见自己的妈妈还在原地捂着嘴,不停地向着车子挥手。

    梁辰叹口气,望向车窗外面如流的车河,并没有说什么。

    车子驶出了一段路,却停了下来,前面塞车了,而且排出了好长的一大趟,瞅这样子,估计一时片刻过不去,后面已经有不少车子开始调头了,而他们的车子挤在中间,却是连动也不能动一下。

    司机焦急地摁了半天的喇叭,也无济于事,只是歉意地向两个人一笑,“不好意思,中午的时候这里总会塞车,一塞就是大半个小时……”

    “嗯,我们坐公交走。”梁辰点了点头,掏出七块钱来付了这段路程的车钱,领着李想走到了不远处的一条大公交路牌下等,大公交有专用线路,普通车子再怎样着急或是塞车也是不敢挤占的。

    等了一会儿,开来了一辆大公交,两个人上了车子。大概是因为这条线路塞车的缘故,公交车上人很多,挤得要命。

    梁辰护着李想挤上了车子,好不容易挤到了后面找了个位置站了下来,周围的人挨挨擦擦,梁辰尽量护着李想,不让一些无良的猥琐男们借机会占李想的便宜,李想在他强有力的保护之下,如同面前树起了一面肉屏风,倒也安全得紧。

    咬了咬下唇,趁着梁辰不注意,她的小手已经偷偷地环上了梁辰的腰,梁辰冷哼了一声,她赶紧惊慌地四处张望,装做是不小心碰到的样子,心底下却忿忿不平,“拽什么拽,等四年以后,我长大的时候,一定会让你大吃一惊!”

    心里想着,嘴里却不敢说出来,扶着车把手,车子晃晃悠悠一路往前走。

    人太多,又这么挤,车里的空调还坏了,其中的闷热可想而知,不多时,李想就有些昏昏欲睡起来,垂着头开始打起了瞌睡。不过梁辰依旧清醒着,尽管此刻也有困意,但那个人曾经教给过他,从来不要在任何时候放松自己,否则,就会给对手以可趁之机,他无时不刻不在锻炼着自己的意志力,去克服那些能够影响到自己的东西,让自己无时无刻不保持着清醒。

    不过,有时候清醒未必是一件好事,会看到很多不应该看到的东西。此刻,他分明透过人缝儿看到了一只手,正伸向了一个中年女子的皮包里,悄悄地从里面拽出了一个钱夹子。

    周围分明有不少个人看到了这边的事情,其中还有一个戴眼镜的高大男子,却硬是回过头去,装做没看见,无论是出于害怕报复或是不想管闲事等等心理,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却也由此可见一斑。

    梁辰眉头一皱,刚要走过去,就听见一个稚嫩的童音响了起来,“妈妈,有人偷东西……”不过,刚喊出一半,就被捂住了嘴,只见一个粉妆玉琢十分可爱的小女孩正被她的妈妈惊恐地捂住了嘴巴,阻止她继续喊出声。

    满车的寂静被打破,小偷被吓了一跳,手一颤,钱包掉在了地上,那个中年女子苦主也被惊醒,低头一看自己的钱包掉在了地上,马上捡了起来,愤怒却又胆怯地盯了那个小偷一眼,挤到了后面的门前,紧紧地护住了自己的包,却是不敢叫骂一句亦或是向那个小女孩儿道一声“谢谢”。

    而刹那间,人人避之如蛇蝎,小偷所在的位置居然一下空出了好大的一片,位置宽敞得要命,装得如沙丁鱼罐头一样的车厢居还能腾出这么大一块空地来,看起来车厢载客量还有巨大的潜力可挖。

    只不过,却没有一个人出来抓这个小偷,甚至指责他一句,小偷一时间倒也胆大起来,瞪着眼睛四处看了一圈儿,最终将目光锁定在那个小女孩儿脸上。

    梁辰心底下叹了口气,护了护李想,既然什么都没有发生,还带着李想,他也不想多管闲事了。

    正在这时,车子到站,停了下来,车门刚刚打开,还没待停稳,那个中年女子早已经迅速地下了车,转眼间就不见人影儿了。而那个小偷则悠悠当当地向着后门走过去,路过那个小女孩儿身旁的时候,突然间伸出手去,在那个小女孩儿脸上摸了一下,嘴里嘻嘻哈哈地笑道,“小妹妹好可爱哟,不过以后记得,千万不要乱说话了。”

    迅速地缩手,小偷哈哈笑着便已经走到了车门处要下车。

    小女孩儿呆了一下,猛然间“哇”地一声大哭起来,“妈妈,疼,疼……”随着孩子的喊声,她那粉嫩的小脸蛋儿上已经绽开了一个好长的口子,浓稠的鲜血刹时浸红了孩子半边脸庞,染红了她的衣襟。

    “啊……”孩子的妈妈尖叫起来,伸手去捂孩子的脸,却哪里捂得住那喷涌而出的鲜血?!

    “畜牲!”梁辰看到这一幕,登时目睚欲裂,他没想到这个小偷居然如此猖狂且手黑,对一个年幼的孩子都能进行这样的报复打击。

    炸雷般地怒喝了一声,一步便已经蹿了出去,彼时,那个小偷一只脚已经迈出了车门,却被梁辰一把揪住脖领像拎小鸡儿般直接拎进了车内,狠命地往地上一墩,那个小偷被摔得“吭哧”一声,尾椎骨险些墩裂了。

    “你他吗找死啊?”小偷又疼又怒,爬起来一巴掌便向着梁辰脸上打了过来,手指缝儿间分明有寒光一闪而过,那是专门用割包的犀牛牌刀片,锋锐无比,刚才他就是用这个划开了那个中年女子的皮包,当然,也是用这个刀片划开了那个小女孩儿的脸蛋。

    梁辰连挡也未挡,出手如电,一记铁拳便已经砸在了他的鼻梁骨上,“喀”一声脆响,鼻梁骨登时打碎,鲜血从那个小偷口鼻中不停地冒了出来,连吭也没吭便已经趴在了地上。

    车厢里登时一片混乱,所有人都惊叫着往后退,人潮涌动中,梁辰只感觉后腰上有些发寒,眼神一冷,突然间便是一扭身,手已经伸了出去,抓住了一个正拿着匕首阴狠地捅向自己后腰的人的手腕——这种公交线路上的小偷一般都是团伙作案,最少有两三个人,这个暗中下手的便是另外的一个同伙。

    梁辰抓着那握着匕首的手腕反关节用力一拗,“啪嚓”一声,便已经如拗柴枝般硬生生拗断。

    那个小偷同伙发出一声震天动地的惨嚎,握着腕子满地打滚儿起来。

    “司机师傅,麻烦你直接把车子开到派出所去,让警察把这两个小偷抓起来。”梁辰神色不变,平静地向前方说道,仿佛刚才惊心动魄的一幕就像是吃饭喝水一样稀松平常,根本不值得有半点大惊小怪。

    他并没有看见,周围的人群中,有一双明眸正悄悄地盯着他,眼神越来越明亮。

    此刻,那个抱着女孩儿的妈妈已经哭着站了起来,向梁辰说了“谢谢”,又死命地用高根鞋在那个鼻梁骨已经被打碎的小偷脸上狠狠地踹了几下,才匆忙抱着孩子下车去医院了。

    “对不起,不路过派出所。”这个时候,前面的司机根本没理会梁辰的话,只是哼了一声,将车子发动起来,继续往前走。其实他也是有苦衷的,毕竟,他还要吃这碗饭,如果今天真把这两个小偷送去派出所了,回过头来人家来报复他,找他的麻烦,那他可就惨了。

    “那你停车,我送他们去。”梁辰抿了抿嘴唇,强压下心头的怒火,哼了一声道。

    “好。”司机求之不得,赶紧一脚踩下了刹车,梁辰并没有下车,而是先去了一趟车前,拨开了那个胆小怕事的司机,在车前鼓捣了几下,将车载电脑里存着监控录像的硬盘取了出来,因为这是证据,他必须要预防万一。司机想阻拦,但回想起刚才梁辰的生猛,只能做罢。梁辰将硬盘揣进怀里,轻松地提起了两个人的脖领子,往外拽着走,李想紧紧地跟在他的后面,又是紧张又是兴奋,没说的,跟着这位老师,无论走到哪里,都不缺乏刺激,坐公交车都能看到这么精彩的一幕,真是爽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