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章 :心头永远的痛
    :

    叹了口气,梁辰起身往咖啡厅里走,脚步有些沉重,他并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也没有太多的发言权。

    咖啡厅里,母女两个人正抱在一起垂泪,看上去很可怜,让梁辰心头有些不忍,坐在两个人的对面,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静默,等她们哭过之后再说好了。

    好半晌,两个人止住低泣声,李想依偎在王丽薇的怀里,微闭着眼睛,而王丽薇则是满脸爱怜,大力地搂着她,像是要把这么多年来欠女儿的情与爱,要在今夕一朝全都还给她。

    “梁辰,谢谢你。”又过了一会儿,王丽薇抽出张桌子上的纸巾擦了擦眼角,抬头望着梁辰,低声地说道,语声中透着说不出的感激。

    梁辰只是一笑,“王总不必客气。”

    他的沉稳气度让王丽薇上下再次打量了一番,愈发感觉到梁辰这个年轻人的与众不同来。

    定了定神,王丽薇叹了口气,“如果不出意料的话,我和厚民的事情,想必现在,你应该知道了吧?”

    “嗯。”梁辰点了下头,并未多说什么,事实上他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

    “呵呵,你相信他的话吗?嗯,我问话的方式有问题,严格说来,应该是你与和他一样相信那件事情是真的吗?”王丽薇惨淡地一笑问道。

    “被遮掩的真相终究会在将来揭开,穿着真相外衣的假像永远只存在于过去。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梁辰望着王丽薇淡淡地一笑道。

    这一句话让王丽薇的眼睛亮了起来,她惊诧地发现,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比自己想像中的还要深沉,还要有内涵。低头看了一眼李想,再次抬起头来,盯着梁辰,沉默了一会儿后,突然道,“拥有你这样一位老师,是媛媛的幸运。”

    “王总过奖了。”梁辰不置可否地摇头,类似的话他倒是听过太多,从未有过半点沾沾自喜或是飘飘然,人的经历不同,成熟的程度也自然不同,一个自幼娇生惯养的人,就算长到四十岁,也只不过是一朵永远都长不大经不起风雨的温室花朵而已。

    王丽薇拍了拍李想的后背,“媛媛,妈妈有些事情要跟你的老师说,你能在外面等我们一会儿吗?”她用商量的语气小意地道。

    “妈,有什么事情我不能听的呀?”李想赖在王丽薇怀里撒娇,片刻也不想离开她,让王丽薇有些无可奈何。

    “李想,去吧,我喊你的时候你再回来。”梁辰看了李想一眼,淡淡地道。

    “是,老师。”李想几乎是下意识地回答道,立马便站起身来,比圣旨还好使。

    “别远走,就在门外待一会儿,我们马上谈完。”梁辰觉得自己的语气可能有些生硬,放温柔些补充一句道。

    “噢,知道了。”李想甜甜地应了一声,转身便往外走,虽然经历了刚才的狂风暴雨,可梁辰这么长时间以来头一次对她这么温柔地说话,颇让她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嗬,这孩子居然这样听你的话,可真是……”王丽薇深深地盯着梁辰,惊诧不能自己,都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其实她同样是一个相当有头脑的人,当然明白这么多年在李厚民的宠溺下女儿会变成一个怎样骄横的孩子,却在梁辰面前如此服贴,并且仅仅只是一个家庭教师罢了,这只能证明一点,这个年轻人极其有手腕,很厉害。

    “呵呵,无论什么样的孩子都是好孩子,只不过看怎样去教罢了。”梁辰看出了王丽薇心中的疑惑,微微一笑道。

    “那你是怎样教她的?这孩子,恐怕不会那么好教的。”王丽薇好奇地追问了一句道。

    “呃……”这一次梁辰却有些不好回答了,如果让王丽薇知道具体过程,恐怕不得当场抓狂才怪。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地道,“没什么,本质好的孩子用不着怎样教,响鼓不用重锤,轻轻一点她就明白了。”他只能含糊其词地答道。

    王丽薇当然是个绝顶聪明的女人,哑然一笑,倒也不再追问,有些事情能装糊涂还是装糊涂的好,知道结果就行,其他的一切并不重要。

    “梁辰,难怪以厚民那样一向眼高于顶的人都如此欣赏你,甚至你搀于他的家务事他也并未责怪你,你确实人中龙凤。这么小的年纪,做事谨慎,滴水不露,胸有城府,让人佩服。”王丽薇望着梁辰的眼睛,低声赞叹道。

    “呵呵,王总有什么话不妨直说,这里并没有什么人。”梁辰只是一笑,将这个话题一带而过。

    王丽薇笑了,她真是愈来愈欣赏这个小伙子,头脑反应之快,让她都有些自愧不如。

    “跟聪明人说话真是一件令人很愉快的事情,好,我也不赘言,只是跟你说几句心里话,唉,其实这些话,藏在我心里这么多年,从来都没有跟人说起过,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却很想跟你唠叨唠叨。大约,人老了,总有些话会憋不住,想跟人说说。”王丽薇说到这里,叹了口气,眼里就涌起了点点泪光来。

    梁辰并未说话,只是抽出了桌子上的纸巾递给了王丽薇,王丽薇道了声“谢”,轻擦了下眼睛,有些不好意思地向梁辰笑笑,理顺了一下思路,继续说下去。

    “如果不出意外,以厚民对你的信任,刚才在外面,他应该跟你说起过这件被他引为平生奇耻大辱的事情,呵呵,其实他怎么知道,这所谓的奇耻大辱背后,有着怎样的隐情与苦痛。”王丽薇苦涩地笑道,“其实当初他的公司事业正红火时,我劝过他很多次,亚洲经济形势不稳定,不要将摊子铺得太大,以免到时候资金链断裂导致危机,可他年轻气盛,不听我的劝,为了与另一家公司进行竞争,不断竞标压价买地,最后真的出现了资金链全面断裂的情况,四处求借无门,当时经济形势不好,银行当时又不敢贷款给他,当时我看到他着急上火的样子,生怕他想不开,就背着他去找一个在金融办工作的同学去帮忙,想让他帮忙联系贷款。那一天夜里,我将媛媛哄睡着,为了不惊动他,半夜悄悄出门,结果刚出门不远就因为路过的洒水车水管突然爆裂淋湿了衣服,可我当时心急,不敢回家,又打不到车子,只能咬牙一路走过去,到了约定的宾馆,我的同学已经到了,他见我淋成这样,怕我感冒,就去楼下的服装店买了几件衣服上来给我,我去卫生间洗澡,然后准备换衣服,就在这时,厚民居然跟踪我到了这里,当场大发雷霆,却根本不给我解释的机会,当场就写了离婚合同,然后当天夜里就搬走了,之后的事情,你应该都知道了,我伤心远走,这一走,就是十年!”王丽薇的眼圈儿又红了起来,轻轻地用纸巾擦拭着自己的眼睛,泪水却一刻不停地流了下来,怎么擦也擦不净。

    梁辰不说话,只是盯着王丽薇的眼睛,突然间问道,“李先生应该跟你的那位同学很熟悉吧?或者,他们之前……有过什么不愉快?”

    王丽薇小小地吃了一惊,诧异地抬起头望了他一眼,随后两颊上腾起了红云,咬了咬嘴唇,低声地说道,“是,在没认识厚民之前,他是我的……男朋友。”

    梁辰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王总,我不是有意打探您的隐.私。”

    “呵呵,没什么,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而且我也这么大年纪了,又有什么不可说的呢?其实,我的这个前男友人品倒还可以,只不过,厚民一直不喜欢他,这个人就像是厚民心头的一根刺,永远扎在了那里,所以,我去求他,始终不敢让厚民知道,可没想到,这件事情终究被他发现了,还是在这样一种尴尬的氛围中,厚民误会了我,也是有情可原,但,但他不应该半点机会都不给我,不让我解释,难道,难道我真的这样不让他信任吗?”说到这里,王丽薇的眼中再度涌出了泪水,却没有擦,一滴滴沿着脸颊滴下,直滴到那并未动过的咖啡杯里,在纯黑的液面儿上激起圈圈涟漪,让那杯中的咖啡,愈加涩苦起来。

    梁辰叹了口气,再没说什么,不过已经隐约知道了这件事情大致的经过了。他是局外人,倒也不好妄下断言了,替人强辩这其中的是是非非了。

    “不过,我真不怪厚民,厚民这个人,脾气向来外柔内烈,眼里揉不得半点沙子,尤其还是那样的时刻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可惜的是,我当年也是心高气傲,同样脾气暴躁,他不听我的解释我索性也便不解释,一走了之,却造成了现在永远无法弥补的伤与痛,我恨我自己……”王丽薇低下了头去,脸上垂满了悔恨的泪。

    “王总,如果有机会,我会将你的话传到,时候不早了,您还有工作,我不打扰了。”梁辰站了起来,向着王丽薇点点头说道——从王丽薇让李想出去有话跟自己说的时候起,他就已经猜到了王丽薇最后的想法是什么,她分明还深深地爱着李厚民,更不想放弃自己的女儿,所以,他并不介意去帮她一个忙。

    “谢谢你,梁辰。”王丽薇擦了擦眼里的泪水,慌忙站起来道。

    “王总不必客气,其实人世间的苦难已经够多,如果能看到破镜重圆,又何尝不是一件赏心悦目的美事?”梁辰微微一笑,转身便走了出去。

    王丽薇呆了一下,默默咀嚼着梁辰的话,突然间发现这话里居然饱经沧桑之感,真不像是一个才刚刚二十岁的小伙子能够说得出来的。一时间,梁辰在她眼中,倒是愈发有些高深莫测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