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章 :冲突
    :

    “对不起,先生,如果是这里的员工就请出示一下您的证件,如果您不是这里的员工,请说明来意,如果有预约的话我们可以先帮您转到总台问下。”两个保安素质倒是极高,客客气气地拦住他问道。不过也能看得出来,千姿公司的安保做得倒是比较到位。

    梁辰倒是有来意,可总不至于当着保安说吧?况且带着李想来找妈妈的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想了想,索性直截了当地道,“我找王丽薇王总,请问她在吗?”

    “王总?”两个保安愣了一下,重新审视了一下梁辰,觉得这年轻人英风俊朗,气度不凡,倒是不敢怠慢,赶紧再次客气地问道,“请问您有预约吗?”

    “没有。”梁辰摇了摇头道。

    “那,就有些抱歉了。不过如果说明来意,我们可以带您到总台去打电话预约,今天王总刚好在公司办公。”右面的那个保安客气地说道。梁辰十分沉稳,风标气度过人,往那里一站很是少年老成,自有一股说不出的威严,在让人不知不觉中忽略了他的年纪的同时,不敢半点小觑。

    不过,来意是万万不能跟他们说的,琢磨了一下,梁辰微笑道,“我是王总家在江城的亲戚,叫李想,从她离开江城起,十年未见了,有些事情找她,不知道二位能通融一下么?让我直接跟王总对个话就可以了。”梁辰不急不躁地说道,他故意把李想的名字说了出来,其实也是耍了个小聪明,恐怕除了王丽薇以外,没人知道李想是谁。同时把这个名字故意安在自己身上,也是有用意的,他是在故意混淆视听,毕竟,现在他也不解别人倒底对这件事情知道多少,自己本身这么做就有些冒然唐突,会不会对王丽薇或是李厚民产生什么影响,所以处处小心谨慎。

    “王总的亲戚?”两个保安对望了一眼,更是不敢怠慢了,就冲这少年人沉稳成熟的气质,他们就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二话不说,其中的一个赶紧带着梁辰进了千姿服饰的大门,到了总台,电话直接打到了王总办公室,梁辰清晰地听到,当“李想”这个名字说出来时,电话那边立刻传来了噼哩啪啦的声音,至于总台小姐那句“十年未见”的再次说出来时,电话已经被“啪”的一声扔在了桌子上,甚至都来不及摞严,高跟鞋的声音噔噔噔响个不停,逐渐远去。

    梁辰知道,事儿成了。

    不到两分钟,一楼电梯门开了,疾快的高根鞋声嗒嗒嗒响起,几乎连成了一片,梁辰抬头望过去,只见一个身穿深灰色职业套装的女子正向着一楼总台这边走了过来,两旁路过的人无不躬身致礼喊“王总”,她却半点不停,只是匆匆地向着这边走了过来,眼睛不停地四处寻找着“李想”。

    纵然心中急切,但她的步伐依旧端庄优雅,纵然已经四十几岁,岁月已经在她的眼角唇畔雕凿下了几丝细细的皱纹,却更加奇异地给她增添了一抹成熟的美艳,风韵犹存,由此也可以判断,年轻的时候,她肯定也是一个超级美女。

    梁辰并未急于出声说话,只是细细地端祥着这个中年美妇,几眼看过去,就已经确定,她就是李想的妈妈。那眉、那眼、那唇,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几乎就是半点不差。如果这女子再年轻几岁的话,与李想站在一起,恐怕说她们是姐妹也会有人相信。

    “王总,您,怎么亲自下来了……”总台的小姐都吓了一大跳,赶紧鞠躬问候,王总一向威严,并且一向来得很早,工作到很晚才走,轻易不会与人见面,这种直接走下来见人的情况还从来没有过。

    “人呢?李想在哪里?”王丽薇急切地向着四周寻找,寻找着她的女儿,梁辰注意到,她的手居然已经开始轻轻颤抖了。观察了半晌,他心里终于有了底,知道这位母亲应该也想见自己的女儿,不会出现李想所担心的那种情况了。

    “王总您好,我在这里。”梁辰已经几步走过了去,微笑着向王丽薇伸出手去。

    “你是?”王丽薇愣了一下,不过出于职场礼仪,同时梁辰确实气度不凡,还是有些迟疑地伸出手去,刚一伸手,梁辰已经在她掌心一贴,她掌心里立即多了一张硬纸片。那是梁辰刚才从李想手中取来的母女合照的照片。

    “嗯?”王丽薇下意识地低头一看,登时面色大变,身体剧烈地颤抖了一下,刚要说些什么,却看见梁辰微眨了下眼,她历经职业多年,久居高位,登时会意,点了点头,向着周围人扫视了一眼,周围正偷偷往这里看的人立马低头转身,该干什么干什么了,王总的私事可不是他们敢偷听或是八卦的。

    梁辰再没说什么,转身便向外走,王丽薇毫不迟疑地紧跟其后,两个人出了自动伸缩门,向着右边走了过去。

    走了大约三百米左右,两个人在一个咖啡厅前面停了下来,梁辰停了下来,转过身微笑道,“王总,刚才在里面没有向您具体做解释,是因为担心对您可能会造成不必要的影响,毕竟,您要保持在下属面前的威严。”

    王丽薇深深地望了梁辰一眼,暗自惊讶这个小伙子倒真是心思缜密,极有城腑,还这么懂得替人考虑,真心地道了声“谢谢”,点了点头,随后语气有些焦急起来,“小伙子,我想知道,我女儿在哪里,你肯定知道她在哪儿的,对吗?”

    梁辰点了点头,并未说话,只是略抬手指了指左侧咖啡厅那面落地玻璃,里面,正有一个女孩子半跪在软座上,手扒着玻璃,脸庞贴在玻璃上,痴痴地向着这边望过来。

    一望之下,王丽薇瞬间便已经两行泪水夺眶而出,骨肉亲情,血浓于水,纵然十年未见,可刹那间的回眸她便已经认出了,那就是自己魂牵梦绕的女儿。

    她一下推开门奔了进去,几步便跑到座位前面,一把搂住了李想,禁不住失声痛哭,“孩子,好孩子,我就是你的妈妈呀,你知不知道,这么多年,妈妈倒底有多想你?妈妈这一次特意要求从总部调任到江城来,就是为了你呀,我的宝贝,妈妈想死你了……”王丽薇瞬间就变成了一个泪人,所有的高贵典雅与矜持这一刻全都不见,只剩下一个对孩子千思万念的普通母亲。

    “妈妈,妈妈,我也好想你,我无数次做梦都梦见过你……”李想搂着王丽薇的脖颈,也大哭了起来,幸好这个时候并不是午时,咖啡厅里并没有几个人,要不然的话,会有无数人向这对母亲行注目礼的。

    梁辰站在外面,看着这一幕,有些感动,也有些伤感。李想还能与母亲有相认的那一天,可是自己呢?从十岁开始,这一生一世也不可能再有机会与自己的父母相认了,因为他们都已经丧生在那一天的大火之中。如果,如果可以的话,他宁愿用此生余下的生命来换取十年与父母相聚的时间,可惜,历史不能假定,时光也永远无法倒流。

    深深地叹息了一声,梁辰坐在了咖啡厅外面的窗台上,点起根烟来,深深地吸了一口,缓缓平复着自己现在的心情。

    咖啡厅里,母女俩正坐在一起,王丽薇就把李想搂住在自己的怀里,眼里的爱意浓稠得如蜜蜂一般,看着她,不停地询问着她这么多年来的情况,哪怕一个问题反复问上十遍自己也不嫌烦,她就想多听听女儿的声音,多看看女儿的脸庞,现在的她眼里除了女儿之外,连个世界都是虚芜不存在的了。

    李想也娇憨地搂着王丽薇的脖子,叽叽喳喳,兴奋地向她说个不停,母女两个人的话好像永远都说不尽一般,始终在不停地说说说,好像要说到世界的终点。

    看着这幸福的一对母女,梁辰唇边泛起了一丝温馨的微笑,纵然自己无法享受到这种亲情了,但谁又能说看着别人享受这种温情又不是一种特殊的快乐呢?

    却不料,正在这时,一辆a8以风一般的速度从远处飞驰了过来,随后,伴随着刺耳的刹车声,“吱嘎”一声,车子便停在了咖啡厅门前,梁辰吃了一惊,抬起头来,就看见是李厚民正怒气冲冲地下了车子,直奔咖啡厅里而去。

    “李先生……”梁辰赶紧站了起来,拦在了他的面前。

    “梁辰,你,你干的好事,居然带着媛媛来见那个不要脸的女人?!你混蛋!给我闪开,我要把媛媛带回去!”李厚民看见梁辰便气不打一处来,一把推开了梁辰,直奔屋子里而去。

    梁辰见他情绪太过激动,叹了口气,也没深劝,只是跟在后面走了进来,随机应变吧。

    正如他所说,既然早晚都要面对人生中的问题,那一直逃避就不如早些面对,早些解决。

    李厚民大步流星直奔着正额头顶着额头说体己话的母女俩而去,李想一抬头,登时吓了一大跳,慌忙站了起来,“爸爸……”

    王丽薇转头间也看到了李厚民,眼里掠过了一丝激动的神色,也连忙站了起来,轻喊了一声,“厚民……”

    “媛媛,我白养了你这么多年,你居然开始不听我的话了?”李厚民向李想怒吼着,已经举起了巴掌。

    “厚民,不要打孩子,有什么就冲我来吧。”王丽薇护女心切,一下便拦在了李想的面前。

    “滚开,你个不要脸的女人!”李厚民情绪愈发激动,一巴掌便抡了过去,“啪”一声脆响,满室皆静,王丽薇脸上已经多四道鲜红的指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