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章 :找妈妈
    :

    一个小时后,梁辰已经来到了李想家中,李厚民并未在家,也不知道去忙什么了,跟郑管家打了个招呼,梁辰直接便上了楼,来到了李想的房间中,推门而入,却发现李想竟然没有学习,而是一个人抱着着流氓兔的枕头,正倚在床上发呆。

    “怎么不学习?在想什么?”梁辰坐在了桌前,皱眉望着她道。

    “我不想学。”李想摇了摇头,吸了吸鼻子道,梁辰清晰地看到李想的脸蛋儿上挂着两道未干的泪痕。

    “遇到什么事情了吗?可以跟我说说,我不仅是一个老师,也是一个很好的听众。”梁辰叹了口气,拿出根烟点上,望着她道。他知道,这女孩子属于那种外刚内也刚的女孩子,轻易不会流泪。不过他并未当做一回事情,还以为是青春期女孩子多愁善感罢了,只要好好疏导一下,就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我妈妈回来了。”李想咬了咬嘴唇,眼里再次流下泪来。

    “什么?”梁辰咬着烟愣在了那里,他记得李厚民曾经跟他说过,李想小的时候他和妻子就已经离婚了,李想的妈妈从此远走,十年没回来过,说起李想的母亲时,李厚民还有着一丝说不出的愤怒与怨气,这么多年过去了,怨怒不减,可想而知,当时离婚两个人闹得是如何的激烈。

    “我妈妈前几天回来的,我想去看看她,可是爸爸不让,我,我好像想妈妈。”李想终于忍不住,扑倒在床上,大哭起来。

    “这……”梁辰倒是有些犹豫起来,这可不是简单的小孩子教育问题,而是涉及到了别人的家里事,他倒是有些不好插手了。

    “我想妈妈,想她,我想见她,十年了,我连妈妈长得什么样子都忘记了……”李想伏在床上大哭道,越哭越凶,梁辰被震得耳朵有些发麻,只得温言问道,“好了,你先别哭,告诉我你爸爸为什么不让你母女见面?”

    “因为我爸爸恨妈妈,说她是……坏女人,还说,如果我敢去见她,就跟我断绝父女关系,呜呜,老师,我想见妈妈,可又不想失去爸爸,求你,帮帮我好吗?我知道爸爸很欣赏你,他肯定会听你的话的。”李想抬起了泪水迷朦的眼睛,哀求道。

    “恐怕,以你爸爸的性格,一旦决定了什么事情,估计不会太好劝动。”梁辰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道。

    “呜呜,这个世界上除了我爸之外,我最信任的人就是你,我又没有求你别的什么事情,只想你去劝劝我爸,你却在这里推三阻四,你还算什么老师?难道老师教学生就只教课业,一点儿都不关心学生的情绪吗?呜呜……”李想趴在床上尽情地大哭起来,连蹬带踹,将床铺都得乱成一片。

    梁辰一阵头大,这股子蛮不讲理撒泼的劲,简直跟刘莎莎都有一拼了,所不同的,一个是大女孩儿,一个是小黄毛丫头而已。

    “好了,别闹了,你母亲在哪里?我带你去见她!”梁辰叹了口气,终于做出了一个比较艰难的决定——为了李想着想,他决定带她去看看她的母亲也好。毕竟,孩子的母亲就在这个城市,而且十年未见,如果不让人家母女见面,毕竟有些太残酷了。

    不过这件事情他并不准备现在去跟李厚民说,只能私底下带李想去看看,否则她现在正念初三,并且还是刚刚稳下心来学习,一旦情绪出现起伏变化,影响到她的学业,也是因小失大的事情了。

    “谢谢你,老师,我就知道,你是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李想大喜,脸上的泪痕还没干呢,就已经破淀而笑,跳下床来就奔着梁辰扑过来要拥抱他一下,被梁辰隔着桌子巧妙地避开了。

    “带你去可以,不过有个要求,无论这一次见面是什么结果,都不能影响到你的学习,否则,你就不要去了。”梁辰严肃起来,向她说道,李想赶紧乖巧地点头不停。

    “把眼泪擦干,穿好衣服,我们走。”梁辰满意地点了点头,下楼去等她了。

    足足等了大半个小时,直到喝掉了两大杯茶水,李想才出来,让梁辰不禁感叹,这个世界上无论大女孩儿还是小女孩儿,一旦走进化妆间,等待就变得漫长且无限期起来。

    不过,李想出来的时候,梁辰禁不住倒是眼前一亮,洁白的公主裙,齐肩长发,前额别了一个亮晶晶的小发卡,一个明艳动人的小美女已经出现在他的面前,十足的一个美人胚子,就是年纪小些,真不知道如果长大了之后,会漂亮成什么样子。

    “老师,我好不好看?”李想看见梁辰的眼神一亮,禁不住就有些得意,扯着裙角在他面前转了个圈儿,嘻嘻一笑道。

    “又不是去选美,跟好看有关系么?”梁辰皱了下眉头,轻哼一声道,他不准备在任何时候、任何方面给这个小姑娘以遐想的机会,一定要杜绝这个后患。

    “切,肌肉男一个,一点儿都不会审美。”李想有些失望,嘟起了嘴,偷偷地在心底抱怨道,不过嘴里却不敢说什么,她怕梁辰不带自己去。

    “走吧。”梁辰已经站了起来,负手向外走去,李想赶紧拎上自己的小手袋跟在后面。

    “这个,梁先生,您要带小姐出去么?”这个时候,郑管家走了过来,小心翼翼地在他身旁问道。

    “嗯,她心情不好,不利于学习,我带她出去走走。”梁辰点了点头,淡淡地应了一声。

    “可是,梁先生,我家先生曾经吩咐过,双休日,不许小姐出门……”郑管家有些为难地道。

    “没关系,如果先生问起,你就说是我带她出去的,跟你没关系。”梁辰向着郑管家温和地笑道,他知道郑管家提心的是什么。

    果然,郑管家松了口气,心道这少年人简直就是个人精,一句话就能点透,难怪李先生那么看重他。不过嘴里却还是象征性地劝了一句,“梁先生,我知道您是一番好意,但有些事情,并不是很简单,所以请您谨慎处理……”郑管家走在梁辰身畔,小声地说道,语气里透着一丝担忧,他当然清楚梁辰倒底是去干什么,只不并未点破罢了。

    “不必担心,我会处理好的。”梁辰微笑着点了点头道。

    “那好,我给您派车。”郑管家放心地点了点头,出去要车。

    “不用了,我们两个坐公交车去吧,也算是让李想体会一下普通人的日子是怎么过的。”梁辰淡淡一笑,他倒觉得这是个对李想进行教育的大好机会。

    “好。”郑管家也不再多话,这少年人做事稳重踏实,再让人放心不过了。

    当下,梁辰便一路带着李想步行到了轻轨车站,领她去买票,一路上李想欢喜得像只小鸟,叽叽喳喳地在梁辰耳畔说个不停,那种激动的心情溢于言表。

    要去的地方在江城市最繁华的商务圈儿里,叫做聆天大厦,据李想说,这间大厦就是她母亲的公司整体租下来的,她母亲就是那里的老总。

    轻轨并不直达,因此,两个人还要转倒一趟大公交才能到达目的地,辗转了将近两个小时,才算到了地方。

    聆天大厦足有十七层高,“千姿服饰”几个巨字高高地竖在大厦顶端,显得很有气派。能整体租下这座大厦办公,本身就证明了这家企业的不俗。事实上,在全国来说,千姿服饰集团在行业内也算有些名气的。

    “老师,你帮我看看我的妆花了没有?还有我头发乱了没有?”李想一到大厦门前就开始有些紧张起来,不停地问梁辰,弄得梁辰有些哭笑不得。

    “老师,我,我不想进去了,就在这里等她好不好?等她出来的时候,我远远地看她一眼,就足够了。”李想突然间说道,同时身子往后缩。

    “你认得她吗?”梁辰摇了摇头,不置可否地道。

    “我有一张小时候她抱着我照的照片,一定能认得她。”李想边说着,边往后走,脸上无比的紧张,小嘴唇都有些发白起来。她怕见到妈妈时,如果妈妈不认她,怎么办?亦或是对她态度冷淡,她又该怎么办?还有,如果爸爸知道了这件事情,会不会真的跟她断绝父女关系?

    一时间,她的小脑袋瓜里倒是想到了许多。

    “站住,既然来了,就要见到。如果你无法做到永远逃避,那就越早面对越好!”梁辰在她身后喝止住了她有些畏缩的脚步。

    “可是,老师,我,我真的好怕……”李想咬了咬下唇,小声地说道。

    “你这孩子,她是你的妈妈,又不是吃人的怪兽,有什么好怕的?好,你先去那边的咖啡厅等我,我去把她叫出来。”梁辰叹了口气,知道她的想法,轻拍了拍她的肩膀,转身便向里走。

    他的原则是,既然要帮人,那就帮到底。

    不过,首当其冲的一个难题来——在门口处,他被两个保安拦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