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章 :豪取强夺
    :

    “想留左手还是右手?给你三秒钟思考。”梁辰踩着他的胸口,已经缓缓举起了刀。

    “兄弟,饶了我吧,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你的兄弟医药费我全赔了,不不,不仅是医药费,还有营养费,我全赔了,要多少都行,只求你饶过我,我上有老母,下有妻儿,还要靠我养啊,求求你了……”麻三抱着他的腿大哭了起来,跟嚎丧似的,哭得惊天动地,都不似人声了。求饶的内容更可耻,居然把媳妇孩子老母亲都搬出来了。

    梁辰皱了下眉头,倒没想到这个麻三如此的软骨头,不过麻三的话却让他心头一动,缓缓转头看了看这个桌球室,布置得还算雅致,两层楼的面积也不算小,据说这里一年的营利也有不少,更重要的是,王浩然家庭条件还算一般,但李吉家里条件很差,父母都下岗,父亲长年卧病在床,还有一个弟弟早早辍学不念了,李吉的学费都是自己出外比赛得的奖金或是打零工挣的,日子过得很艰难,这一次又被砍伤,虽然医药费是自己付的,但以李吉的性格肯定不会就这么欠着自己,一定会想办法还自己,如果自己不要他还,李吉的自尊心也会受不了,如果借这个机会给他置个产业,也算是还他这一份人情,同时也能兼顾到他的自尊。

    “好,可以饶你,两个条件。”梁辰点点头,收回了

    “好,好,大哥你说,我全答应。”麻三已经吓得浑身发抖了,鸡啄米似的拼命点头,生怕梁辰一个不满砍刀落下来,自己后半辈子就要拿残疾证过日子了。

    “第一个条件,把今天砍我的兄弟的凶手全都指出来。第二个条件,这个桌球室转给我兄弟。”梁辰干脆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直奔主题。

    “啊?”麻三脑子有些发懵,第一个条件还好说,第二个条件实在有些太苛刻了,这个台球厅是他的主要产业之一,如果没了这个地方,恐怕自己以后的日子就要艰难得多,主要是包养的三个大学生情妇可就不好养了。

    “怎么?”梁辰眼里狞光一闪,一刀便砍在了胳膊上肉厚的地方,鲜血迸溅,虽然没有真正的伤筋动骨,但这种威慑产生的作用不亚于核弹,麻三再次崩溃了。

    “好,好,我答应,我答应……”麻三涕泪横流地道,他现在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凶人。

    “嗯,把那几个人找出来吧,然后现在就拟合同。这间房子是你的产业,可以不要,但免租金五十年,营业期间不得收回,水电我们自负,桌球室经营权抵债转让,其他的一切你不必过问,就这么简单。”梁辰杀伐果决地道。

    “好,好,我现在就拟合同,还有,他们几个人……”麻三转头一看,当时脸就抽了起来,“全都被你打倒了,还有两个,站在门口的就是。”麻三不回头还好,一回头才发现,地上居然躺了二十多人,一个个到现在都还站不起来,早晨动手砍人的那几个,几乎都在其中。

    “嗯,知道了。”梁辰一点头,踩着麻三的脚已经抬了起来,麻三好像身上挪走了一座大山,如释重负,拖着一裤裆屎尿跑到一边去找纸笔拟合同去了。

    “你们两个,过来!”梁辰伸手一指门口那两个还在绝望地扭着门锁铁链的小混混,冷声道。

    两个小混混崩溃了,扑嗵一声便跪了下来,“大哥,饶了我们吧,我们也是听麻三的指派去的,如果知道是您兄弟,绝对不敢动他们啊……”

    梁辰从兜里掏出了烟,叼在嘴上,打火点着,伸手“当啷”一声,将那柄砍刀扔在了地上,同时将地上的一柄砍刀踢了过去,指了指两把刀子,“互砍五刀,事就算了了。要见血,不死不残就可以。”

    两个小混混浑身哆嗦起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里满是恐惧的光芒。

    “怎么?用我亲自动手么?”梁辰眼神一寒,里面透出了针刺般的光芒来。

    两个小混混几乎是颤着手捡起了刀子,爹一声妈一声你砍我一下我砍你一下,刀刀见血,皮开肉绽,惨嚎声声,一时间球室里像是成了人间地狱一般。

    远处麻三手下的小弟包括麻三在内,看得心惊肉跳,只要还清醒着的能睁着眼睛看的,无不被震慑得肝儿都颤了,这种狠辣的手段、铁血的手腕、睚呲必报的恨意,让他们打心眼儿恐惧,他们只恨自己怎么就这么不开眼,惹上了这一尊杀神。

    “大,大哥,合同拟好了,我这边手印都摁完了,您,您再看看……”麻三哆哆嗦嗦地一步一挪过来,双手举过头顶呈给梁辰,都不敢抬头看他一眼。

    “不必看了,我相信你,过几天我找让人来接收。”梁辰接过了合同便揣在怀里,到了门前也懒得用掏钥匙开门,抬起腿“哐”的就是一脚,两扇沉重的大门门登时“轰隆隆”一声倒了下来,外面传来了阵阵惊叫。

    梁辰踏着门板向外便走,却看见门口处李铁和吴泽正张大了嘴巴,跟看天神一样地看着他,刚才两个小子趴在门缝儿里已经将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的了,对这位老大的评价就是,猛就一个字,不用再解释。

    “记得把门修好了。”梁辰向他们两个点了点头,随后向麻三淡然道,转身便下了楼。

    李铁和吴泽愣了片刻后,赶紧屁颠儿颠儿地跟着往下跑,至于刚才那个胸口上纹身刺绣看门的小流氓,还趴在那里,根本起不来,吧台雇的收款小妹妹也早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你们两个跟过来干什么?不知道这里会很危险么?”梁辰边往外走,边皱眉问道。

    “我们,我们……”吴泽刚想说不放心,李铁一扯他的胳膊,这家伙顿时醒悟过来,辰哥出手,哪里轮得到他操心?“给您送卡来了,看病的钱已经够了,这是您的卡。”李铁说话已经用上了敬语,恭恭敬敬地把卡送到了梁辰手里。

    梁辰笑了笑,也没再说什么,接过卡揣进怀里。

    “对了,明天,如果你们两个没事儿的话,就找几个人过来接收这家场子吧,这里以后就是李吉和浩然的了,如果愿意的话,你们就在这里做事也可以,当赚几个零花钱补贴学费。”梁辰负手往前走,嘴里淡淡地道。

    “啊?”两个人瞬间石化,这一刻望着梁辰的身影,只觉得比天还高。

    “嗯,还有,今天的事情,希望只有你们两个知道,谁都不要告诉了,听到了么?”梁辰转头看了两个人一眼,两个家伙立即跟鸡啄米一样点起了头,颇有一副打死也不说的架势。

    接下来的几天里,梁辰白天去医院护理王浩然和李吉,晚上回家跟刘莎莎温馨地吃饭,然后再去李想家辅导她功课,忙中有乐,倒是写意。

    王浩然和李吉的伤势也好得很快,两个人都年轻,而且身体素质也都特别好,再加上只是些皮肉伤,并没有伤筋动骨,不到一个星期,就可以下地行走路了,只是身上的伤疤一个接着一个的,说不出的难看。

    这几天李铁和吴泽倒是忙得不亦乐乎,带着几个人去接收台球厅,果然,麻三连个扁屁都没敢放过,直接就桌球室让出来了,还让人打扫得干干净净的,甚至这几天赢利的钱都没动,都在柜台里搁着,李铁和吴泽惊喜不已,简单地收拾了一下,便照常营业了。

    而此一战之后,几乎学院附近的混混们都知道麻三栽了,栽在了一个学生手里,一时间来这个台球厅打球的混混基本上绝迹了,也没有人敢来闹事,附近的治安状况都连带地好了许多,来台球厅打球的学生一时间也多了起来,李铁和吴泽两个家伙索性连自己的女朋友都喊过去做收款美眉了,忙得倒是热火朝天的。

    不过两个人按照梁辰的指示,根本就没将这个消息告诉王浩然和李吉,只是趁他们睡着的时候让他们在合同时按了手印,同时帮他们签上了名字,就万事大吉了,只等到时候他们伤好了,给他们一个惊喜。

    看着李吉和王浩然伤势一天天好起来,梁辰心中倒满是喜悦。

    眨眼间,又是一个星期便已经过去了,军训已经在这周周五结束了,下周便开始正式上课了,下周周五李吉和王浩然也要出院了,现在医院里有不少李吉和王浩然的铁哥们都在那里帮忙照顾他们,倒也不必他天天去。今天是周日,刘莎莎的剧组已经正式开机了,还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她忙得连回家做饭的时间都没有了,不过每天必保到饭时给他打一个电话,督促他好好吃饭,也让梁辰备感温馨。

    闲着没事儿,梁辰刚来到图书馆,准备坐下来看看书,这几天以来他倒是把这学期要学的必修课看了不少,感觉学到了不少东西,正打开一本人类社会学准备好好看下,就在这时,兜里的手机响了,打开来一看,是李想的电话。

    “老师,您在哪里?”李想的声音传来,听上去有些发瓮。

    “我在学校,你怎么了?”梁辰皱起了眉头,感觉这丫头好像有些不对劲。

    “你来我家一趟好不好?我,我有些事情求你……”李想的声音里带起了一丝哭腔来,让梁辰没来由地一阵心疼。说起来,李想毕竟是他的第一个学生,感情确实很不一般。

    “好,你等我一个小时。”梁辰看了下时间,没再犹豫,答应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