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章 :大事情
    :

    两个都曾经有过不幸童年的年轻男女就这样相拥着睡着了,用彼此的体温温暖着彼此的灵魂,让他们在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世界里,多一些勇往直前的底气。

    相拥一夜,第二天五点钟,梁辰再度准时醒了过来,怜爱地将怀里的刘莎莎轻轻放倒在自己的床上,给她盖了条毯子,而后用一张床单包起了几个铁筒,下楼去了,无论何时,他都不会放松对自己的训练,只有这样,他才能始终保持强健的体魄与清醒的头脑,应付未来的、那不可预知的一切。

    锻炼了两个小时,梁辰先回来把铁筒放好,然后又去下楼买了些早餐,摆好了桌子,静待着刘莎莎醒过来。

    看着清晨的阳光照耀在刘莎莎的脸上,将那张原本就美丽无伦的脸庞映得如传说中的精灵公主一般超尘脱俗,梁辰的心底说不出的感叹,她可真是上天赐予这个世界的一个活色生香的珍宝。

    “嗯……”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刘莎莎缓缓张开了眼睛,终于醒了过来,当看见梁辰的时候,下意识地便伸出了双手,就像个小女孩子一样娇憨依赖,梁辰摇头失笑,伸过去手去将她抱在怀里,在她额上轻轻亲了一下,“吃饭吧。”

    “嗯。”刘莎莎幸福无比地在他怀里赖了一会儿,才往走爬,可爬到一半好像才清醒过来的似的,四周望了望,“啊?这,这不是你的屋子么?你,你,你昨天有没有对我,做什么坏事?”刘莎莎慌乱地摸着自己的衣服道。

    梁辰微笑着摇了摇头。

    刘莎莎咬起了嘴唇,瞟了他一眼,突然间“噗哧”一笑,一下又钻进了他的怀里,“傻子,其实,就算你做了,我也不会真的怪你的……”她用细若蚊蚋的声音在梁辰耳畔道,说到这里,连小耳朵都已经红了起来。

    梁辰心中悸荡无限,这可真是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小妖精。

    “好了,好了,吃饭吧,你要再这样下去,我定力有限,可无法保证会不会真的做什么坏事了。”梁辰强自摁捺下心中的火热情绪,吻了吻她的小耳垂道,同时有些尴尬地向后挪了挪身子。

    “嘻嘻,原来你也不是真的柳下惠呀……”刘莎莎突然间便感受到了梁辰身上的某种异样,脸红红地偷笑道,倒也不再取笑梁辰,爬了起来,依偎在他怀里幸福地吃完了这顿早餐。

    吃过早餐后,刘莎莎接到了剧组王桐山亲自打来的电话,说一切准备就绪,再过一个星期就要正式开机了,希望她这几天能勤往剧组跑跑,试试服装,体验场景,找找镜头感什么的。

    刘莎莎依依不舍地跟梁辰告别,去上班了,梁辰闲着没事儿,就又去学校的图书馆,继续泡在知识的海洋里倘徉。

    临近下午的时候,梁辰吃过了午饭,正在图书馆里看书,突然间“砰”的一声阅览室的门就被推开了,打破了一室的寂静,随后昨天一起吃过饭的几个运动系的学生一头闯了进来,一见梁辰在这里,几个人全都像见了救星一样扑了过来,“辰哥,辰哥,出事了,出大事了……”

    梁辰心底下猛地一紧,却是处变不惊,只是将手中的书缓缓扣在桌子上,皱眉问道,“慢慢说,不要着急,出什么事了?”

    “吉哥,还有浩然,都被人砍了,现在正躺在咱们学校附属医院里,打你电话你关机了……”几个人气喘吁吁,满目焦急,他们找遍了整个学校,才算找到梁辰。这几个人也一直是李吉的铁杆,跟李吉好得就是多个脑袋差个姓了。

    梁辰一下站了起来,“什么时候的事?人怎么样?有没有危险?”他手机昨天晚上没电了,忘了充,却险些误了事。

    “就上午八点多钟,吉哥和浩然正跷课打游戏,被一大群人从网吧里揪出来,不分青红皂白就砍了十几刀,医生说,现在还没度过危险期,还要输血,还要手术,可是,我们大家伙凑来凑去,也就一万多块钱……”说到这儿,几个小子几乎都带着哭腔了,人命关天,他们现在第一个能想到的人,就是梁辰了。

    梁辰眼睛猛地眯了起来,里面透出了一丝狞厉的光来,抿了抿嘴唇,他冷声问道,“谁干的?为什么?”

    “不知道,等我们去的时候,人已经快不行了……”其中一个情绪还算比较稳定的叫李铁的一个大三学生说道。

    “先去医院!”梁辰二话不说,抓起了衣服直奔医院而去。

    附属医院离这里并不远,几条街而已。到了医院,得知两个人已经被转移进了重症监护室,虽然手术全都做完了,但目前还未完全脱离危险期。

    “你们,谁是病人家属?快去住院部交钱,要不然就停药了。”一个戴着眼镜的大夫拿着病历夹不耐烦地向守在重症监护室外的梁辰几个人道。

    “大夫,再宽限我们两天,我们马上就筹钱,你们千万不能停药啊……”李铁还算有些社会经验,赶紧过去说好话哀求道。

    “医院不是慈善堂,想让他们好得快就去筹钱吧,要不然今天晚上药就停了。”那个大夫冷冰冰的说道,语气里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

    “我草……”另一个叫吴泽的脾气很是火爆,闻言大怒,上去便揪住了大夫的脖领抡起钵子大的拳头就要揍他。

    “都别闹了。”这个正透过玻璃门往里看的梁辰转过头怒喝了一声,吴泽这才忿忿不平地放开了已经吓得有些哆嗦起来的大夫。

    “拿我的卡去交住院费,密码是六个八。”梁辰甩过去一张银行卡,李铁赶紧接住,扯着吴泽去交住院费了。

    其实原本李铁没抱多大希望,就算梁辰再有钱,一张卡里有个一万两万的撑死了,可银行卡往那里一刷,一看剩下的余额那一长串数字,登时眼睛就直了,“个,十,百,千,万,十万……吗呀,这,这是四十多万哪……我是不是看错了?”李铁吓了好大的一跳,手里捧着的卡都有些发烫了,里面有四十多万块钱的卡,梁辰居然半点没犹豫便交给了他,还把密码告诉了他,这种信任当时便让李铁险些热泪盈眶。

    “吗的,辰哥就是辰哥,以后我就跟他混了!”李铁狠狠地咬了咬牙,将那卡握在手心里,只觉得这卡开始热得发烫起来。

    楼上,梁辰却根本连想都没想卡的事情,他现在只担心李吉和王浩然的安危。

    “大夫,他们不会有事吧?”梁辰站在门外看了半天,转过头去问那个大夫。

    “个高的挨了七刀,个矮的那个挨了十三刀,缝了无数针,你说有没有事?”大夫没好气地哼了一声道,显然刚才被吴泽揪着脖领子的气儿还没消。

    不过旁边人高马大的吴泽眼珠子一横,他缩了下脖子,有些胆怯地道,“事儿倒是没多大事儿,中刀的地方都不是要害,不会残疾,也不会落下什么后遗症,就是现在失血过多,还要观察一夜。”

    “他们好像醒了,我现在能进去看看他们吗?说两句话就行。”梁辰温和地向他笑笑道。

    “行,去吧,不过别说太多,他们现在很虚弱。”大夫倒是很满意梁辰的态度,点了点头道。

    “那就谢谢了。”梁辰道了谢,推门而入。

    此刻,王浩然和李吉正躺在床上,微睁着眼睛,睛里满是痛苦的神色。一见梁辰走了进来,王浩然还没等说话,眼睛里便淌出了豆粒儿大的泪珠子,叫了一声,“辰哥”,便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你不要激动,浩然,有什么事,慢慢说。”梁辰赶紧走过去轻轻虚按了两下手,示意他情绪别激动。

    “你他吗哭个屁,挨几刀又不会死。辰哥,不好意思,让你来看我们来了,还交住院费,我……”李吉在旁边倒是很硬气地哼了一声,随后向梁辰歉意地道,刚才他在里面已经听到外面的说话声了。

    “好兄弟,就不说这些见外的话。现在你们只需要告诉我,是谁砍的你们?为了什么?”梁辰搬了把凳子坐了两张床中间,摆了摆手,随后凝重地问道。

    “他们说是什么麻三哥的人,要找你为昨天你踢坏的那个小流氓报仇,然后吉哥就急了,三句话不来就打了起来,吉哥因为护着我,结果扔飞两个家伙就被一群人砍倒了,我上去拽他,也被砍倒了,然后非得逼着我们去找你,我和吉哥都不干,他们就继续砍,后来我们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王浩然如同挨了欺负终于见到大人的孩子一样抽嗒着道。

    “浩然这小子还算有义气,没把我扔下。吗的,那帮小子还想找你,等我好利索的,我找人打死他们。”李吉躺在床上怒吼着,不小心抻到了伤口,痛得脸色煞白。

    “好,我知道了。”梁辰点了下头,转身便往外走。

    “辰哥,你,你干什么去?不要去找那帮孙子,他们现在可正找你呢,而且下手特别黑,等我好了之后咱们再一起去……”李吉一个劲儿地喊,却哪喊得住梁辰?

    梁辰出了门,伸手要过了吴泽的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喂,六子吗?梁辰,嗯,你也好。废话不多说,告诉我,师大附近有个叫麻三的混混吗?哦,好,好,我知道了。不需要你们帮什么忙,我就是问问,好,不多说了,改天聊。”

    梁辰将手机交给了吴泽,直接便往外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