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章 :约战
    :

    上了车子,李厚民脱下了西服,不顾形象地扯下了领带,敞开了领口,让司机把冷气开到最大,还不罢休,直接拿起本书来扇着凉风,这才好过一些。

    反观梁辰,身上却是连半点汗迹都没有,表情始终淡定如一,让李厚民摇头大叹,这个年轻人,神经简直是铁打的一般。

    “梁老师,我实在佩服你这个沉稳劲儿,了不起,太了不起了,比起你这个年轻人来,我反倒有些沉不住气了。”李厚民摇着那本书,向梁辰竖起大拇指赞道,回想起刚才一波三折过程中的惊心动魄,现在还禁不住有些心悸。

    虞叔的院子,温柔时可以是品茶赏花闲情雅兴之地,凌厉起来那可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鳄鱼潭。

    “也不是的,所谓事不关己,关己则乱,我只不过是旁观者,而你才是身处其中,所以不得不在意了。”梁辰笑笑说道。

    李厚民终于凉快了一些,放下了书,重新系上领扣,深深地望了梁辰一眼,突然说道,“梁辰,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的事情就要变得很棘手、很复杂了。”

    梁辰神色不变,摇了摇头,“李先生,不必说谢,你帮我多次,我帮你也是应该的了。”

    李厚民笑了笑,突然间转头,“你不问问我是来做什么的?也不问问虞叔是做什么的?”

    “呵呵,现在我一无所有,知道的太多反而不好。等我拥有知道这一切的资格时,自然也就会知道了。”梁辰淡然笑道。

    “好!”李厚民眼里掠过了一丝钦佩,点了点头,伸出手去用力拍了下梁辰的肩膀,“那我也不必多嘴,这一切,由你自己知道比我告诉你要好得多,相信你这条池中之龙,早晚会有知道这一切的资格与实力。”他侧脸望着梁辰,隐隐约约间,看到了一条潜在了深洲的龙,不日将腾空而起,翔于无极。

    车子很快便到了李宅,梁辰下了车,又寒喧了几句,便告辞离开了。

    坐上轻轨,四十分钟后,梁辰已经到了家,刘莎莎还未回来,给她打了个电话,说是去剧组忙了,让他自己先找个地方吃点东西,晚上回来给他做饭。

    心底下有一丝淡淡的失落,随即闲着倒是有些无聊起来,换上了套刘莎莎昨天给他买的一套运动装,在屋子里打了会拳儿,又出去吃了些东西,随后靠在床上看书,等刘莎莎回来。

    “笃笃笃……”外面有敲门声响起,梁辰冷毅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温柔的笑容,这个时间,应该是刘莎莎回来了。

    赶紧起身去开门,却是一愣,只见门口却站着一个人,正抬头望着他。来人小平头,个子大约一米七五左右,身体极其结实。

    “嗯?马滔?”梁辰眉头皱了起来,他清楚地记得这个人,就是那天与李吉一起围攻自己的江城体大武术系大三的学生,叫马滔。

    他下意识地眯起了眼,眼里泛起了冰冷冷的寒气来,这个人敢继续找上来,应该是不肯善罢甘休,复仇来了。

    对于这样的人,他从来不怕,来一个揍一个,来两个灭一双。

    一步便跨了出去,马滔吓了一大跳,赶紧向后一个错步,同时慌忙摆手,“兄弟,别误会,我没有任何恶意,不是寻仇来的,更没带人来,不信你看看。”他向身后一指,梁辰眼睛一扫,果然,他身后并没有人。

    “那你来干什么?”梁辰戒备稍松了一下,但依旧没有放松警惕。在未确定敌友之前,他绝对不会对任何一个曾经对自己有敌意的人戒备心理。

    “是这样,兄弟,你身手确实够好,哥们我服气。不过你一招便把我摞倒的事情,早已经传开了,居然传到了我们武术系老大高羽的耳朵里,特意把我找去询问这件事,我说了下经过,我们高羽老大十分钦佩,很想找你切磋一下。”马滔尽量用善意的语言委婉地表达自己的想说的话,不想引起梁辰的误会。毕竟,这家伙的身手实在太强悍了,如果引发他的敌意自己可挨不起他的重拳。

    “切磋?”梁辰习惯性地皱了下眉头,冷冷地盯着马滔的眼睛,揣测着他的用意。

    “是,是,绝对没用任何其他的意思,也绝对不会下绊子找人打你,高羽老大就是想和你切磋一下,他自幼酷爱武术,最喜欢和高手较量。”马滔小心翼翼地回答道。

    “嗯,你是怎么知道我住的地方?”梁辰点了点头,转而言他,问起了这个问题来。

    “其实原本想给你打个电话,但觉得那样有些不尊重,于是我到你们系找你,正巧碰到了同乡杨东,他说你住在这里,然后我就直接找过来了。”马滔见梁辰的脸色缓和下来,心底下松了口气,呵呵一笑道。

    “好,我们走吧。”梁辰倒也没半句废话,直接锁门,跟在马滔后面便走。他穿的正好是运动服与运动鞋,倒也省得换了。他不知道这次所谓的邀请是麻烦还是什么,但越早解决越好,他不喜欢拖泥带水。

    马滔没想到会这么轻松请到梁辰,很是高兴,在前面带路,两个人一路走出了小区。

    江城体大与北方师大距离并不远,就在北方师大南侧两条街的地方。事实上,江城为了打造新型大学城,几乎所有高校都已经搬到了这个地域来,不仅有江城体大、北方师大、北方电影学院,还有其他什么农大、科技大、医科大,也都在这附近,俨然间这个地方真的就成了一个大学城了,来来往往,尽是青年学生,朝气逢勃,青春无限。在这个地方,青年学生的比例几乎达到了惊人的百分之八十以上,也算是整个j省一个特殊的人文景观区了。

    “兄弟,真服了你了,出手如电,身体如钢,这是怎么练的呢?并且我看你出手之间根本没有练习过任何套路的痕迹,也不像是散打,却极其简单干脆利落,见招拆招,反应迅速,无论攻击还是防守都浑然天成,身法步伐都好像自成一系似的,啧啧,厉害,太厉害了。”马滔一边走一边与梁辰聊天,言语之间说不出的真心佩服。

    “呵呵,倒也没什么,无论武术还是散打,亦或是任何其他流派,包括截拳道、跆拳道、合气道,最终的目标都是最大限度地提升自己的速度、力量、判断能力及抗击打能力而已,只要拥有了这四种能力,便能最有效地打击你的目标。”梁辰淡淡一笑,倒也被马滔撩拨到了痒处,也便多说了几句。

    “唉,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想做到你这个程度,太难了,简直太难了,我看,高羽老大也未必是你的对手。”说到这里,马滔自觉有些失言,不禁左右看了看,好像生怕被人听到告诉高羽老大,人家不高兴会收拾他似的。

    “嗯,既然提起了这个话头,跟我说说你们高羽老大吧。”梁辰笑笑,负手走在他身侧道。年轻轻的,这么走路颇有些老气横秋,但看在马滔眼里,不知道为什么,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帅,很有武林高手的风范,暗地里他很想模仿一下,但发现自己描虎不成反画猫,倒也放弃了。

    “高羽老大啊,啧啧,那可是我们武术系的传奇人物,自幼习武,十五岁的时候就拿过全国套路表演赛的冠军,上大学后改练散打,已经是咱们省连续两届散打大赛冠军,还参加过国家级散打大赛,同样拿过奖牌,现在他念大四,还没毕业呢,就已经有无数人抢着要他,甚至都开出百万年薪请他了。”马滔一提起高羽来,禁不住就有些兴奋,滔滔不绝地向梁辰介绍道。的确,以江城体大这种二流大学,能培养出这样一位奇才,确实不容易。

    “哦,成绩不错。”梁辰不置可否地应了一声。

    两个人一路向前,转眼前已经来到了江城体大。

    “高老大就在前面的体育馆里等你。”马滔一指前方那座像座放倒的巨型油罐的体育馆,说道。

    “嗯,过去吧。”梁辰点了点头,在马滔的领头下往前走。

    体育馆一楼是篮排球场地,二楼则是武术系专门的训练场,各种健身器械一应俱全,就在场中央,有一个标准的橡木地板拳台,周围是护绳,倒是专业。

    此刻,二楼灯火通明,里面最少有一百多人在练习器械,进行耐力练习或是打拳靶或是沙袋,一副热火朝天的景像。

    马滔和梁辰的出现,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随着两个人出现在二楼大门处,所有人的目光都开始向两个人汇聚——主要是向梁辰身上汇聚,惊讶的、审视的、不屑的、敌视的,什么样的眼神都有。

    一时间,原本热闹无比的二楼训练场变得静悄悄起来,沉闷的气氛中透着一种说不出的压抑。

    梁辰却像是没有半点感觉一般,跟在马滔后面,沿着那条半旧的红毯甬路一直往前走,神态自若,如同闲庭散步,光是这份气度就已经让身旁的马滔折服不已,就算是他自认为胆量不错,但如果就这样孤身直闯“敌人”老巢的话,恐怕也要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了。

    甬路的尽头处,拳台下面,正站着一个年轻的男子,粗眉大眼,鼻直口方,长得很精神,身高大约与梁辰相仿,赤着上身,古铜色的肌肤极具质感,整个上身呈现倒三角状,肌肉块块膨起,里面蕴藏着爆炸性的力量,充满了阳刚之美。

    此刻,他正垂着双手站在那里,盯着直走进来的梁辰,眼里露出了饶有兴趣的神色来。

    他就是高羽,江城体大武术系的传奇人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