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章 :老师别走
    :

    梁辰上了楼,敲敲李想的房间,推门而入,刚进屋子却是一怔,发现李想正伏在屋子上用油笔狠命地戳着书本,封面已经被戳得稀烂一片,情绪暴躁得一塌糊涂,仿佛原来的那个小太妹又回来了。

    “嗯?你这是干什么?”梁辰一眯眼,有些愤怒,上去一把便抓住了她的手,低喝了一声道。

    “不要你管。”李想居然抬起头向他大吼,梁辰眼神一冷,刚要说什么,却是一愕,不知道什么时候,李想脸上已经遍布了晶莹的泪水,泪痕在脸上斑驳交错纵横,像春雨之后泥泞的地面。

    怔了一下,梁辰并没有发火,而是缓缓地松开了她的手腕,坐了下来,“你怎么了?有谁欺负你了?是不是太子哥的人找你麻烦了?如果是的话,我现在就去找他。”他语气放平和了一些,问道。

    “不是,是你欺负我了。”李想睁着眼睛,狠狠地瞪着他道。

    “我?”梁辰有些吃惊,随后忍不住笑了,“嗯,也是的,我这这几天一直在欺负你,不过你今天才知道吗?反应好像有些迟钝嘛。”

    “我,你……”李想狠盯着梁辰,琢磨了一下,被他这突如其来的这然冷幽默逗得笑出来声来,不过刚笑了一声却又跑到床那边去往上一扑趴在那里用两条胳膊盘住脸哭了起来,“不是这种欺负,不是,不是……”

    “你这丫头,在发什么神经?给我起来,学习,我要考考你这几天学过的东西倒底记得扎不扎实。”梁辰不愿意跟她在那里瞎缠,喝了一声道。

    青春期的孩子一般都比较叛逆,情绪也是喜怒无常,他倒并不是十分在意。在他这个年纪的时候课堂上课时,还有女孩子看明晓溪的居然当堂就大哭出来的呢,把老师都吓着了。

    “我不学,我学了又有什么用?你,你都有女朋友了。”李想趴在那里继续大哭,抽抽嗒嗒地道,不过说完了这句四六不着边儿的话,自己的脸已经红了起来,边抽泣着边从手指缝儿里偷眼看梁辰。

    梁辰怔了一下,皱起了眉头,“我有女朋友那是我的事情,跟你学习有什么关系?”他当然不是傻子,而且聪明绝顶,已经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了什么,头有些发大地道。

    “凭什么没关系呀?你是我的家庭教师,可现在有了女朋友,就不能专心教我了,原本这几天我成绩提升很快,也很努力,老师都在夸我,说我照这个势头下去,肯定能夺回全班甚至全校第一,可你倒好,谈女朋友了,那你肯定就要分心的,教我也不会那么认真了,我,我的成绩就会直线滑落下去,然后我又会信心丧失,变成小太妹,这怎么就跟你没关系了?你这就是误人子弟,你不是一个合格的好老师。”李想趴在床上大哭道,不过这话说起来纯粹是胡搅蛮缠不讲理了,颇有刘莎莎的风范。

    “既然这样不信任我,那就另请高明吧。”梁辰淡淡地道,说罢已经站起身来。尽管只有短短的四天相处时间,但他对这个外表叛逆其实内心脆弱的小丫头早已经看得很透,隐隐约约间已经感觉到了她现在对自己的依赖还有崇拜,尽管这不是他想要的,但如果继续下去的话,很可能会出问题,今天李想听了他有女朋友的事情后情绪如此反常,就很能说明问题了。他是来做家教的,并不是来勾引人家小姑娘的,况且李想才十五岁,就算是从基本的做人道德的角度来讲,他也绝对不可能任由这种事情发生。反正李想现在已经被他较正得差不多了,乱麻必须快刀斩,他决意离开。

    李想不提防梁辰如此决然,说走就走,当时就害怕了,一下从床上跳下来,披头散发地冲过去,一把便搂住了他的腰,害怕至极地“哇”的一声大哭出来,“谁说让你走了?不许走,我就不让你走。”

    梁辰抓着门把手,叹了口气,转过身来,伸出手去轻轻抹去了李想脸上的泪水,“其实你聪明绝顶,只要想学习的话,旦夕间就能学得极好,只要走好自己的人生路,其他的,就没有半点可担心的地方,对于现在的你来说,有我,没我,区别已经不是很大了,又何必浪费时间和金钱请我做家教呢?”

    他的话让李想愈发恐惧,心底下寒凉一片,身体都哆嗦起来,“老师,我,我错了,我刚才不应该嫉妒,不应该说那些乱七八糟的话,我求你,求你别走好吗?我真的很需要你,你才是我人生中的指路明灯,如果你走了,我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活下去,求你,老师,别走……”她大哭不停。

    梁辰吁了口长气,头大如斗,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应付这孩子了。

    “这样,你别哭,我们先坐下来谈谈好不好?”梁辰轻轻将她死死环在自己腰上的手臂拉开,拍拍她的脑袋,走到了桌边坐了下来。

    “好,好。”李想拼命点着头,一溜烟跑回到桌子旁边坐下来,好不容易事情有了转机,她不想丢掉这个机会。

    “李想,你今年多大了?”梁辰淡淡一笑,刚要去摸烟,李想已经变魔法似的从桌子下面掏出盒烟来,抽出一根递给梁辰,还弄出个打火机来给他打火,乖巧得不像样子。摇了摇头,他只能接过来点上,深吸了一口,缓缓吐着烟雾问道。

    “我十六了。”李想黑漆漆的眼珠儿转了一下,刻意把自己说大了一岁。

    “胡说,你分明还没满十五周岁,什么时候变成十六了?”梁辰有些哭笑不得。

    “我,过了年就虚岁十六了嘛。”李想被他这么一骂不怒反喜,“其实他挺关心我的。”她心里有点儿甜。

    “嗯,十五岁,李想,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也崇尚英雄,也有满脑子的幻想,好多好多,甚至,包括偷偷喜欢我们班上温柔可人的女班主任,甚至曾经发过誓,这辈子非她不娶。”梁辰淡淡一笑,说道,其实自己心底下都有些恶寒,为了教育李想,他居已经开始学会瞎编故事了,而且还是这么俗套的故事。

    “啊?您也有过这种事情?”李想张大了嘴巴,满眼燃烧起熊熊的八卦之火。

    “有啊,因为我当时年纪也很小嘛。不过随着年纪的一点点增长,到了高中,到了现在,我突然间发现,那真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我当时以为那种偷偷的暗恋与喜欢就是爱,其实,等过几年时过境迁心智逐渐成熟时蓦然间就发现,那并不是爱,只不过是少年时的一个梦而已,而这个梦,终究会醒的,我们的人生路,也要继续走下去。李想,我想跟你说的就是,你现在的年纪正是最喜欢做梦的年纪,而梦里的一切,都是不真实的,等你长大后,就会明白,所以,现在也没必要将梦里的一切当真,甚至竭尽全力要将梦里的一切变成真实的一切,对你自己来说,那也是不公平的,因为你过早地做出了选择而放弃了以后成熟时更多的选择,非但不公平,也不明智。”梁辰叹息着说道。

    “老师,我并不这么认为。是的,现在可能我还不成熟,愿意做梦,但这四天里,我经历的一切并不是梦,并且,经历过的这些,已经影响到了我的人生道路和目标。”李想大胆地盯着梁辰,终于隐晦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梁辰揉了揉眉心,突然间发现自己跟一个小姑娘讨论这个问题,实在是一件很傻很天真的事情。“无论怎么说,我不能再教你了,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梁辰站起身来,就要往外走,既然温和的方式行不通,那就只能采取这种冷暴力解决了。

    “老师,如果你走了,明天就会在报纸上见到我的讣告。”李想居然没有动,只是很平静地说道,可是那双眸子里却满是绝望与凄凉。

    “混蛋,你这样太不负责任了!”梁辰不得不停下脚步,转过头去狠盯着她,真想给她一个嘴巴,举起了巴掌,却终究没有落下去。

    “是的,我混蛋,可我宁愿这样混蛋透顶,也不愿意眼睁睁地看着你就这样离开!”李想说到这里,明亮的眸子里已经流下泪来,掠过了白得几乎透明的青春肌肤,一滴滴落在封面已经被戳得稀烂的书本上。

    梁辰只能重新走回来坐下,揉眉心,不停地揉眉心,他发现这件事情好像越来越复杂了,真是头大如斗,让素来做事情干脆利落的他,现在根本不知道怎么去处理了。

    “老师,只要你不走,这种事情就永远也不会发生。老师,您放心,我不会像电视上那些笨女人一样,死命地缠着喜欢的人,明知道不可能也不放弃,我不会那么傻,您还是像往常一样好了,该怎样就怎样,就当这些事情没有发生过。”李想用手背抹了抹眼泪,以不符合她年纪的冷静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