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章 :揍的就是你
    :

    “滚开,臭丫头,一会再跟你算帐!”那个西装眼镜男恶狠狠地骂道,上去就是一个嘴巴,想打开她,手腕却是一紧,不知道什么时候梁辰已经伸过手来奇快无比地一把便抓住了他的手腕。

    “你想死的话,我可以成全你。”梁辰眼神变得森寒起来,同时稍微用了下力。

    “啊……我的手,手,你们快上,打他,给我狠狠地打……”西装眼镜男惨叫了一声半跪下去,梁辰手上的力量简直太大了,就跟把铁钳子一样,抓在腕子上仿佛能把骨头捏碎。西装眼镜男边惨叫着边回过头去向身后的一群流氓大喊。

    站最前面的那个领头的流氓愣了一下,随后怒吼了一声便扑了过来,手里拎着的钢管一管子便砸了下去。梁辰的眼睛骤然间眯紧了,里面射出了针刺般的光芒,随时便要发动雷霆反击。

    “啊,不要,要打就打我……”刘莎莎尖叫了一声,扑过来想护住梁辰,可谁也不曾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那一记钢管并没有砸向梁辰,却直接砸在了那个西装眼镜男脑袋上。

    “啪”的一声脆响,西装眼镜男额上登时被打开了好大的一个口子,鲜血直流。

    “六子,你他吗往哪儿打啊,他在那儿……”西装眼镜男惨叫了一声,用另一只手捂着流血不止的脑袋,向着那个领头的流氓吼道。

    “拷你吗的,揍的就是你,你个有眼无珠的狗东西!”那个领头的六子吼了一声,钢管如雨点儿般劈头盖脸地砸了下来,“都愣在那里干什么?给我揍他,往死里揍,出事儿我兜着!”六子打了几棒子蓦地转头向着身后一群傻掉了的流氓怒吼道,身后的一群流氓愣了一下之后随后便扑了上来,拳打脚踢,只一瞬间便已经将西装眼镜男揍翻在地,开始还能叫几声,后来只是抱着脑袋缩成了一个球儿,根本连叫都叫不出来了。

    这一瞬间的变化让梁辰怔了一下,没有搞清楚什么情况,而刘莎莎也傻在了那里,张着小嘴,有些不知所措,她不知道这倒底什么情况。

    “吗的兔崽子,瞎了你的狗眼了,呸!”那个领头的流氓六子挥了挥手,先让手下人暂停了一下,随后向着梁辰点头哈腰地赔笑道,“辰哥,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是您在这儿,如果知道的话,早就先替你灭了这个兔崽子了,根本不敢惊动您。”

    梁辰皱了下眉头,觉得这个人有些面熟,却忘记在哪里见过了。

    那个六子倒也心思机敏,向着梁辰赔着笑,“辰哥,前天晚上我跟在太子哥身边,见过您,楼下停着的那辆车子就是我的……”他看了一眼刘莎莎,犹豫了一下,走过来以细微的声音向梁辰说道。这小子倒是机灵,刚才看到这个女孩子护着梁辰的姿态,就知道梁辰肯定是对她隐瞒了不少事情,搞不好甚至她都不知道梁辰绝对是一个能赤手空拳打跑着五六十个流氓的猛人,否则面对这个小场面她根本不可能如此紧张,想到这里,他倒也不敢轻易就当着刘莎莎的面儿露了梁辰的底,只是以细不可察的声音小声地向梁辰说道。

    “嗯,知道了,太子哥还好吧?”梁辰怔了一下,随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淡淡地问道。他记起来了,没错,楼下的车子就是这个小子的,也难怪他刚才出手“帮”自己揍这个西装眼镜男了,要是他真敢向自己扑过来,恐怕等着他的就是筋折骨断的噩运了,毕竟,前天晚上他那六位兄弟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呢。

    “好,好,前天晚上以后,太子哥还一直念着您呢……呃,您千万别误会,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着您什么时候能赏个光,出来吃个饭什么的,如果您有什么为难不想自己出手的,太子哥愿意肝脑涂地去替您做。”六子一见梁辰问到了太子哥,登时喜不自禁,赔着笑鸡啄米似的点着头。

    对天发誓,他说的话确实没有半句假话,太子哥那天晚上可谓是吓破胆了,回去连着好几天睡觉都发毛自己做梦都喊醒过无数回。

    “唔,帮我给太子哥带个好,回去告诉他一声,有时间我请他吃饭。”梁辰点了点头。

    “好,好,我一定传达到,那,辰哥,您忙,我们先走了,这个小子瞎了眼,我们把他弄走继续收拾他,您千万别生气。”六子如蒙大郝般躬着身道,伸手向后一招呼,几个小流氓立马架起了那个已经被揍得跟猪头似的西装眼镜男往楼下走。

    “对了,六子,把你的手机号留给我一下,或许有时候遇到些事情的时候,还要你帮个忙什么的。”梁辰叫住了正要往楼下的六子。

    “好咧,能为辰哥做事是咱的荣幸。”六子受宠若惊地报出了自己的手机号。

    “行,没事了,你走吧。”梁辰挥了挥手道,六子应了一声,带着人立马消失在楼道内。

    到了楼下,旁边有一个小混混不解地问道,“六哥,倒底他是什么人啊?好像来头很大似的。”

    “拷你吗,闭嘴,那是连太子哥都惹不起的猛人,你再敢多说一句我割了你的舌头。”六子狠狠地瞪了那小子一眼骂道,同时回头看了一眼被打得满脸是血眼睛都肿得只剩下一条缝儿的那个西装眼镜男,叹了口气,“小子,今天我揍你其实是在帮你,如果不是我出手而是他出手话,估计下半辈子你就要在轮椅上过日子了。”他在心底下道。

    楼上,刘莎莎目瞪口呆地望着梁辰,眼睛一眨不眨的,仿佛他脸上长花儿了似的。

    “怎么了?我长得很奇怪么?”梁辰向她笑笑道。

    “你倒底是什么人?怎么会认识这些社会混子流氓?他们好像还对你很恭敬的样子?你,你难道是黑道老大?”刘莎莎瞪着一双妙目,好像试图在梁辰脸上找出什么蛛丝蚂迹来。

    “我不是,只不过碰巧跟他们的老大有些交情,所以他今天给我个面子。”梁辰摇了摇头,不想多说这些事情。他知道刘莎莎是一个单纯且善良的女孩子,他不想说这些事情,怕吓着她。

    “真的?可我怎么感觉刚才那个什么六子很怕你的样子呢?”刘莎莎歪着头,还是有些不信。

    “呵呵,他怕他的大哥,而我跟他大哥有交情,怕我也是正常的了。”梁辰这个解释倒也说得通。

    “噢,他们大哥是谁啊?你怎么认识的?”刘莎莎点点头,随后又锲而不舍地追问,让梁辰很是头疼,不得已又勉为其难地撒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谎,说自己亲戚跟太子哥有关系,然后把自己介绍给了他,让他在省城帮助照应一下,说了半天,总算把这个谎圆过去了。

    “你家亲戚怎么这样啊?介绍什么人不好,干嘛介绍黑道大哥给你认识,黑道是那么容易招惹的吗?听人说,一旦陷进去可就出不来了,真是的。”刘莎莎埋怨着梁辰的那个子虚乌有的亲戚,同时往屋子里走,居然开始帮梁辰铺床叠被收拾起屋子来。

    梁辰愣了一下,也没反对,而是站在门外掏出根烟来打火点着,看着刘莎莎忙碌的背影,一种说不出的温馨涌上了心头。

    “还抽还抽,这会儿功夫都抽几根了?要不要命了?赶紧掐了,去把我拖鞋拿来,一点儿眼力见儿都没有,没看见我还光着脚呢吗?还有拖布,瞧你这屋子住的,脏得要命。”刘莎莎跟个居家小媳妇似的,转身横了正目不转睛盯着自己的梁辰一眼,命令式地道。

    梁辰一笑,居然真的把烟掐了,而后下楼去给刘莎莎拿拖鞋。

    “单身男人啊,住的地方就是脏,瞧瞧,这屋子满地烟头,都是灰,你怎么也不收拾一下呀,真是的。”刘莎莎边收拾屋子边在那里碎碎念,梁辰却不说话,只是靠在门外看着刘莎莎收拾屋子,恍然间,就像是看到了儿时屋子里忙碌的母亲,而自己,好像就成了那个美滋滋蹲在屋子外面抽烟看着老婆收拾屋子的那个中年汉子。

    别说,刘莎莎干活真是又利落又干净,,只半个小时不到,便已经将整个屋子里里外外收拾了一遍,窗明几亮,地上连用手去蹭都蹭不下一丝灰儿来,甚至毛巾和牙膏都摆得整整齐齐的。看起来做家务也是一把好手,放在古代那就是一个能入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如意美娇娘。

    “哎哟,可累死我了。你你你,去买早餐呀,难道还等着我去买?干了一早晨的活儿,肚子都咕咕叫了。我钱包里有钱,你自己去拿吧。”刘莎莎坐在床上满意地审视了一圈自己的劳动成果,一转头,梁辰还在门外站着,就白了他一眼娇嗔道。

    “不用了,我就里有钱……”梁辰摸了下鼻子,没好意思把自己已经成了万元户的事情跟刘莎莎说。

    “你有什么有呀,做家教现在撑死一个月也就千把块,去了房租还不够吃饭的呢,用我的吧,我现在在外面好歹还拍几个广告什么的,一个月也有几千块的收入,吃不穷我。”刘莎莎很是得意地皱了下小鼻子道,事实上,从高中开始,她就已经在业余时间拍广告做平模了,那时候就已经不用家里的钱了,极为独立,这也是她最骄傲的事情。

    “好吧。”梁辰不忍扫她的兴,点了点头,下楼去买早餐了,不过他终究还是没拿刘莎莎的钱,而是自己去买的早餐,拿了回来。

    再怎样,他挺大个男人也不能“吃软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