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章 :打上门来
    :

    “是么?所以,为了这个女一号,为了以后的星光灿烂,你不惜以自己的身体与尊严为筹码去换取这一切?”梁辰唇边泛起一丝讥诮的冷笑来,再次点燃了一根烟。

    刘莎莎一听之下登时怒火万丈,立马抓狂了,“你放屁!谁说我用身体换角色了?如果我真想这么做,还至于拒绝了那个导演的潜规则要求还给了他一个耳光?如果我想这么做,从上高中开始追我的人就如过江之鲫,无数有钱人和富家子弟围在我后面转,我从来连正眼儿都没看他们一眼,甚至连男朋友都没谈过一个。如果我想实现我的梦想,只需要向他们勾勾手指,自然会有无数人挺我上位,我还用这么辛苦地去自己打拼?你说这话简直就是放屁,放屁,你这个混蛋,王八蛋,你凭什么这么诬蔑我?你有这么资格这样瞧不起我?我是个戏子怎么了?我是个戏子就可以让你随便这样轻贱看低瞧不起么?演戏也是一种职业,演戏的人也有理想,我只想演出一部精彩的戏来给人看,只想用自己的双手去创造自己的明天,这又有什么错?你不是人,不是人,不是人!”刘莎莎越说越是委屈伤心,她害怕,她害怕梁辰这样看她,却想到梁辰依旧把她当成这种人,她委屈,她无奈,她抓狂,她再次扑倒在床上放声大哭,哭得歇斯底里,梁辰的话,真的深深地伤害了她。

    梁辰望着哭得肝肠寸断的刘莎莎,心底有些软了下来,突然间有些后悔自己的话说重了,可与此同时,又有些说不出的,嗯,高兴,至于这种有些不合时宜的恶意的高兴是为什么,他也不知道。

    轻眯了下眼,他眼里掠过了一丝疑惑,他还是头一次无法准确地把握住自己的情绪,这真是很奇怪的感觉。

    沉默了片刻,他终于再次开口了,“或许,你说的是真的,但我昨天去接你的时候,看到你被扶上了那个花花公子的宝马车,在车上,他摸你。你难道,就是求这样的人去办事?”说话的时候他有些犹豫,同时想到昨天那个华少在刘莎莎身上摸来摸去的爪子,一股无名的怒火再次冲顶而起,让他有种无法形容的愤怒。

    狠狠地握了下拳,拳节发出嘎嘎的声音,如果还能重来一次,他只会打得更狠。

    “可是我能有什么办法?我也知道他要欺负我,就盼着你快点儿来接我,可你一直都不来,我又不知道你这个混蛋的手机号。求人办事,你以为那么容易?不喝酒行吗?后来就被他们硬逼着灌醉了,我愿意让那些臭男人摸吗?一切都怨你,你要早些来,哪有这些破事儿?他又怎么会摸到我?你这个混蛋,混蛋,为什么来得那么晚,为什么?为什么?”刘莎莎捂着脸,哭得哀哀欲绝,委屈得要死要活,双肩耸动,此刻是那样的娇弱无力。

    梁辰听着她哭诉,再次沉默了,却不似刚才的那种冷暴力沉默,而是一种愧疚似的无语。半晌,才轻声道,“我打了,你没接。”

    “你打了?是什么时候打的恐怕自己都忘了吧?我把手机号码翻了好几遍,你就给我打过一个电话,还是十点十五分,我这又不是国宴,什么破饭能吃那么晚?我等着你来接我,熬了三四个小时,就算神仙也要被灌醉了。你根本就是存心不想来接我,根本就不在乎我是死是活,现在还好意思来骂我不要脸,看我险些被侮辱了又觉得丢面子,又虚伪又自私又不想负责任,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大混蛋!”刘莎莎大哭道,可连哭带骂到这里,突然间发现自己说话好像有些不着边际,什么叫“不在乎我是死是活……看我险些被侮辱了又觉得丢面子”?他又不是自己男朋友,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想来想去突然间觉得不好意思,自己真是晕头了,倒底想说什么?简直乱七八糟!一下子脸蛋红透,犹豫着,却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哭下去,自己反倒僵在了那里,都有些不知如何是好了。

    梁辰望着她,继续不说话,只是眼神却越来越明亮,里面逐渐地就漾出了一丝说不出的笑意来,他突然发现自己好像错了,这个女孩子并不是那么功利,只不过心存梦想而已,现在的她,唔,很可爱。

    恰好刘莎莎此时一抬头,登时便敏锐地捕捉到了他眼里一闪而过的笑意,登时便羞得脸蛋儿发烫,“这个该死的,他肯定是听懂了自己的话,现在正在得意地笑”,这笑意让她心底一荡,只觉得那张又冷又帅的脸此刻说不出的好看,却又觉得自己这样稀哩糊涂的无意中说胡话,太丢面子,太伤自尊心了,禁不住往床上一扑,哭得更厉害了,惊天动地的。不过害怕吵到邻居,居委会大妈再找上来,她索性一下掀起了梁辰的被子蒙住上半身,哭得像个小女孩儿,委屈极了。

    梁辰哑然失笑,摇了摇头,终于挪动了脚步,坐到了她的身畔,轻轻地掀开了她的被子,可被子却被刘莎莎抓得死紧死紧的,梁辰轻轻一把几乎是连被带人都提起来了,她就是不放手。

    无可奈何,梁辰只好摸了摸鼻子说道,“被子里有蟑螂。”

    “啊……”伴随着惊天动地的尖叫声,刘莎莎如火箭一般地蹿了出来,却被梁辰手疾眼快一把逮个正着,长臂一舒,正好抱在怀里。

    要不然的话,刘莎莎恐怕要掉下床去了。

    刘莎莎一下便坐在了梁辰的怀里,挺翘且极具肉感的臀坐在梁辰的腿上,梁辰的右臂搂着她平坦没有半丝赘肉的小腹,左手轻扶着她的后背,两个以一个亲密无间的姿式贴在一起,梁辰心底陡然间便是一荡,二十年的生命里,还从来没有与女孩子这样亲密地接触过,还是如此美丽的女孩子。

    “你,你……”刘莎莎呼吸急促,两颊酡红,望着梁辰同样有些火辣辣的眼睛,有些痴了起来,嘴里喃喃地道,却不知道自己究竟要说些什么。她的身体在微微地颤抖,心里莫名地悸动,或许,触电的感觉就是这样吧?

    梁辰深深地凝视着她的眼睛,这一瞬间,刘莎莎在他的眼中看到了怜惜,看到了心疼,也看到了歉意。

    死死地咬了下嘴唇,刘莎莎慌乱地站了起来,手足无措地整理着自己的衣服,这一刻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对不起,我去晚了,一切怨我。”梁辰深吸了口气,他这是第二次道歉,目标却是同一个女孩子,而且,相隔不到一天,对于性格刚毅如铁的他来说,这是几乎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如果刘莎莎知道梁辰向人道歉是一件多么奢侈的事情,恐怕她会感到荣幸的。

    这一句道歉,让刘莎莎瞬间又泪水涟涟了起来,这两天她简直成了泪水发源地了,比起以前那个刚强的自己,软弱了无数倍,“其实,说道歉的应该是我,而不是你。你又一次救了我,而我却跑来向你撒泼,可真的也不是向你发火,我就是感觉到委屈,我不想那样的,我不是天生犯贱就想让人侮辱,可我有什么办法呀?只能虚与委蛇,我也窝火,我也难过,我也愤怒要爆炸了,可我的火也只能向你发,除了向你渲泻我的情绪,我再也找不着其他人了……”刘莎莎泪水沿着脸蛋淌下,喃喃而道。正如她所说,她不是不识好人心,相反她很明白,与其说她现在拿梁辰当出气筒发泄,不如说这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倾诉,以及渴望得到安慰。

    “我懂。”梁辰站了起来,伸出手去,替她掠了掠被泪水粘在脸上的长发,一笑说道。他动作很是温柔,很难想像,那样钢硬如铁可以打穿敌人肚皮的大手温柔起来是怎样的一番景像。

    “你,你占我便宜……”刘莎莎咬咬嘴唇,心底像只湖面上的小船般荡啊荡的,梁辰的温柔让她说不出的享受,可她不想再这样太“逆来顺受”了,过于主动会让她很没面子,怎么说她都是个女孩子,而且还是个十分高傲的女孩子。

    “呃?”梁辰的手一僵,尴尬地缩了回去,摸了摸鼻子,他也突然间发现自己这个动作很暧昧,很有些占人家便宜的感觉。

    大手离开了自己的脸,刘莎莎心底下涌起了一阵说不出的惘然来,开始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要硬撑着面子说出那句话?“这个死木头,都不知道人家说的是假话,笨死了……”刘莎莎在心底恨得直骂,可总不能抓着梁辰的手往自己脸上摸吧?

    空气在这种尴尬中逐渐升温,晨日笑眯眯地在窗外望着这一对年轻人,把自己清新灿烂的阳光照耀在他们身上,让这个小小的空间多一些,再多一些美丽且青春的色彩。

    两个人就这样无声地“僵持”着,半晌,刘莎莎突然间像是想起了什么,神色变得慌乱起来,一下抓起了梁辰的衣服塞到他手里,“快,你快穿上衣服,躲到学校里去。那个中间人说了,他要为华少报仇,要找人来收拾我们,那个人据说认识好多流氓黑道,肯定说到做到,恐怕马上就要来了。你快走,快走。”她的手在这一刻颤抖了起来,是真的害怕了。不过,就算在害怕之中,第一个想到的却是梁辰,这也让梁辰心中温暖无限。

    没说什么,接过衣服穿上,却并没有走,只是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那你呢?不害怕么?”

    “我?”刘莎莎一怔,大概没想到这个问题,随后着急地往外推他,同时嘴里应道,“我是个女孩子,他们不会把我怎么样的,你快走,再晚就来不及了。”

    仿佛应验着她的话,此刻楼道里噼哩啪啦的一片脚步声响了起来,同时怒骂声响起,“臭丫头,给我滚出来,还有那个小子,老子今天要砍了你的手!”

    刘莎莎脸上豁然变色,哆嗦起来,“他们,他们来了……”她的眼睛涌起了绝望的神色,转身带着哭腔狠狠瞪着梁辰,“你这混蛋,让你走你不走,现在他们来了,说什么都晚了,你傻啊你……”

    危急关头的这一刻,她想着的不是自己,依旧是梁辰。

    “没事儿的,我下去看看!”梁辰心中感动,却并未多说什么,只是轻轻拍了下她的肩膀,便开门走了出去。

    “你,你给我回来,不能去,他们真会砍了你的手的。”刘莎莎心中大急,几步蹿过去去拽梁辰的衣服,却被梁辰轻轻甩开。

    而正在这时,昨天晚上见过的那三个人其中之一,穿着西装戴着眼镜的那个,已经领着一大群胳膊上描龙画虎脑袋剃得锃亮眼神里一片凶恶的家伙走了上来。

    “吗的,你果然在这里,今天你死定了”他恶狠狠地骂道。今天来找梁辰和刘莎莎算帐,倒是他不明就里自作主张了,昨天华少吃了个闷亏却不敢吱声,哪里还好意思跟他说明情况?

    梁辰没有说话,只是站在门口冷冷地望着他,唇边漾出了一丝不屑的微笑。

    “不关他的事,要打要杀冲我来。”刘莎莎一下从梁辰身后跑过来张开双臂如同护着小鸡的母鸡一般护在他前面,尽管身体发抖,却勇敢地站在那里,动也不动。在真正的危难来临之前,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子突然间便迸发出了惊人的勇气与力量,以不畏生死的坚定与执拗保护着梁辰。

    她身后的梁辰再次怔住了,随后,眼里有一丝晶莹在闪烁,转瞬即逝。

    其实再刚强如铁般的人,也同样有喜怒哀乐会感动,只不过从不轻易地将自己的感动暴露给别人看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