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章 :礼物
    :

    “兄弟,放我一马,以后见面,我退让三条街之外,实在不行,我给你赔偿,多少钱都行……”太子哥都要哭了,终于承受不住那巨大的压力,开口求饶了。

    “怂货……”那边的秋林忍不住冷笑了一声,极其不屑地转过头去。可现在太子哥已经顾不上尊严与面子,反正小弟们早就跑没影儿,这里就三个人,没人看见,怂就怂吧,总比现在已经变成了残废的疤子要好得多。

    梁辰盯着他,缓缓吐出口浊气,终于说话了,声音冷而沉肃,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如同铅块,都会累积在人的心头,造成巨大的压力,“我只想知道,这笔帐,还要不要算?”他缓缓地道。

    “不算了,啊,不是,是根本没有这笔帐,都是疤子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您,他活该被废。我更是有眼无珠想找您和您女朋友的麻烦,您放心,以后我再也会来打扰您,有什么事情只要您吩咐一声,我随时赶到,风里雨里,绝不含糊!”太子哥见梁辰开口,终于松了口气,指天划地的发誓道,看那谦卑的样子恨不得把梁辰的名字打个牌位供起来。不怕他说话,就怕他不吐一个字,那种沉默中近乎于死亡的感觉,他不想再经历一次。

    “她不是我女朋友,是我的学生,我只不过是个老师,跟你们,并不是一路人。”梁辰皱了下眉头道,不过声音稍大,好像不仅是在说给太子哥听。

    “是是,梁老师,我说错话了,该打,该打!”太子哥立刻狠命地在自己脸上扇了几大嘴巴,打得那个用力,满是横肉的脸上清晰地浮现出几大道红印子。

    “记住自己说的话,否则后果自负。”梁辰挥了挥手,像在赶一只苍蝇。

    太子哥如蒙大郝,点头哈腰陪着笑脸地倒退着,一直退了好远,转过了一个弯儿,撒腿就跑。

    梁辰呼出了一口长气,开始缓缓地解下自己左臂上的衣服,天这么热,再缠一会儿恐怕胳膊上就要捂起热痱子了。

    这个时候,李想已经跳下了车子,大哭着扑进了梁辰的怀里,鼻滋眼泪蹭得他满身都是,抱着他死活不撒手了,梁辰无奈,也只能由她,不过看到她这么关心自己,眼神里倒是掠过了一抹温柔的神色。

    “为什么不废了他?这有些不像你出手时的风格。”秋林此刻已经走了过来,掏出烟来扔给了梁辰,自己嘴上叼了一枝,打火点上,喷着烟雾皱眉直望着他。

    梁辰轻拍了拍李想的后背,李想倒也知趣,抹着眼泪站到一边去了,只是眼睛始终盯着梁辰,仿佛一错眼珠儿梁辰就从眼前消失似的。

    将烟叼在嘴上,梁辰甩开了兹宝火机点燃,深吸了一口,抬起头望着秋林,淡淡一笑,“手至辣遭天谴,人至狠遇横灾,凡事留下一线,未必是件坏事。”

    “呵,好见识,倒是我有些过激了。”秋林愣了愣,再次上上下下打量了梁辰一眼,好像要对他重新再认识,半晌,冷帅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点点头道。@&@!

    “也不能这么说,各人有各人做事的方式罢了。”梁辰笑了笑,已经走到了那边扶起了刚才扔在地上的本田摩托骑上去,看了李想一眼,李想立马跑过来乖巧地爬上了摩托,抱住了她的后腰。

    “就这么走了?我们可以再谈谈,或许对你有好处。”秋林倒是没想到梁辰说走便走,语气里有些急切起来。

    “呵呵,对你今天的出手,我表示感谢。不过,我们的路,并不相同,多谈无益。抱歉。”梁辰似乎并不愿与他深交,淡淡一笑,已经打着了火,发动机开始低沉地咆哮起来,离合一松,摩托车已经箭一般地蹿了出去。

    “这小子,倒真是狂傲得很,不过,他是个人才,相信父亲一定会很喜欢他的。”秋林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来,微笑中满是欣赏之意。

    迈步刚要走,却不小心踢到了什么东西,低头一看,居然是太子哥的那把仿六四。这种黑市上仿造的烂枪在他眼里根本不值一提,纯粹就是糊弄小孩子的东西,只要打完了七发子弹,膛线就乱套了,整把枪就成了废铁一块,根本不可能再用。*&)

    刚要将这把烂枪踢飞,可眼神一扫之间,突然发现枪尖处有一点银亮亮的东西轻轻一闪,他皱起了眉头,捡起了那把烂枪,将枪口向着掌心一倒,蓦地眼睛瞪大了,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他分明看见,掌心中赫然出现了一枚半寸长的钢针!他突然间想起了太子哥即将开枪的刹那,梁辰好像做了一个扬手的动作。

    因为后面的路被堵,只能从前面的岔路绕回去,不过好在摩托车省事,直接绕过山梁从隔离岛上穿到这边的路面上就可以了,所以梁辰载着李想往前走,可刚刚走出去不远,一个太子哥手下的小弟拎着个箱子守在路边,一见到梁辰过来,立马点头哈腰地跑过来,小心翼翼地陪着笑脸招手。

    梁辰皱了下眉头,放缓了速度停在了他的身边。

    “梁老师,这是太子哥送给您的礼物,请您一定要收下。”那个小弟恭恭敬敬地将手提箱举过头顶,跟投降似的几乎半跪着送到了梁辰的面前。

    梁辰略一思索,也没问是什么东西,只是点点头,李想立刻乖巧地拎过了箱子,放在摩托上。梁辰明白太子哥的意思,以他的身份和双方现在的关系,现在无论向梁辰送什么东西都表明了一种态度,变相地证明自己已经服了,希望梁辰大人不计小人过,不要再跟他计较,不得不说,这个太子哥做人还是很拎得清的。

    梁辰倒也不推辞,直接便收下了,这同样证明了自己的态度,不会再跟太子哥计较这件事情。这些人情事故梁辰似乎天生就会一般,略一思索就能想得清楚。

    “谢谢您,谢谢您,太子哥说了,如果您不收的话,就会打断我的腿。”那个小弟感激地说道,一个劲地向梁辰鞠躬,却不离开,只是偷偷拿眼瞄着梁辰。

    梁辰知道他在想什么,向他点了点头,“回去告诉太子哥,说礼物我收下了,以后就是朋友。”

    “是,是,梁老师,我一定把话传到,太子哥也会因为有您这样的朋友而感到荣幸的!”那个小弟一听见梁辰的话,登时大喜过望,再鞠一躬,转身跑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