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章 :秋林
    :

    “按规定,车子后面必须要搭载一个人,无论男女,活的就行,你还敢不敢接着玩儿?”太子哥使了个眼色,手底下的一个小弟立马叫嚣了起来,周围的人也跟着起哄。

    梁辰皱了下眉,刚想说话,李想却已经又是激动又是兴奋地跑了过来,“我上你的车!”没等梁辰反对,她已经爬了上去,坐在了梁辰车子的后座上,搂住了他的腰,两个人离得很近,梁辰身上强烈的男子体息涌进了李想的鼻腔里,这一刻,突然间让她觉得很感动,也很安稳,好像现在就算天塌下来,她也不会怕。

    “那就坐稳了,搂住我的腰,不到终点就别松开!”梁辰沉默了一下。

    “嗯!”李想轻轻地应了一声,双臂环得更紧了,甚至将脸庞贴在了梁辰的后背上。

    梁辰皱了下眉头,感觉小丫头有些异样,却并没说什么,只是一拧油门,车子咆哮着已经冲到了起跑线那边去。

    “大哥,为什么不直接废了他?还给他这样的机会,如果他赢了,难道就这样让他走掉?”坐在轮椅里的疤子一直都没有看到期待中梁辰被打倒挑断手脚筋的那一幕,盯着梁辰的背影,怨毒却又不解地低声问道。

    “蠢货,闭嘴!”太子哥转头怒视着他,一切事情都是他惹出来的,否则他也不可能跟这个有可能与梁子恒有着莫大关系的小子在这里斗法。不过看着这个跟了自己十几年,一直对自己忠心耿耿的属下,他叹了口气,态度温和下来,“疤子,我怀疑这小子可能跟梁子恒有什么关系,搞不好就是梁子恒的儿子,否则他哪里会这么嚣张且行事不计后果?”

    “梁子恒?”疤子倒吸了一口凉气,不敢再说话了,可是眼里却露出了几丝不甘来。

    “放心,兄弟,这个场子我是一定会帮你找回来的。你以为,我会白出这五十万跟他玩这种幼稚的游戏?这些玩飞车的小流氓,个个都是见钱不要命的人,为了钱,他们什么都肯干,五十万,只不过是个诱饵罢了,让这些想以命博钱的小混混去玩死他,又不用咱们动手,岂不是更好?就算他只残不死,也是为你出了一口恶气了。”太子哥蹲了下来,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说到最后,语气凶狠了起来。

    回过头去,将一个号称百事通的小弟喊了过来,这家伙长得黑瘦黑瘦,像个猴儿,此刻正满脸堆笑躬着腰站在太子哥身边。

    “给你半个小时,你去查查那个梁辰是什么来路,倒底是干什么的,查清楚点儿。”太子哥挥手道。

    “百事通”应了一声,立即跑到旁边去打电话了。望着远处梁辰的背影,太子哥眼里有一丝狠厉掠过。

    黑车场上,一旦谁开盘下注,所有人都会疯狂起来的,如太子哥所说,为了钱,这些人什么事都敢干,而黑车场上,一旦出了事,非死即残,不会有任何好结果,这也是太子哥玩的一记阴手了,无论梁辰会不会出事,他都先把自己摘了个干干净净,却任由那些小混混们去赛死赛生,就算梁辰真跟梁子恒有什么关系,如果出了事也根本找不到他的头上,他的这种阴险倒是跟表面上的粗豪没大脑有些不像了。

    此刻,远处贴地拉起的一道红线后面,已经聚齐了大批准备参赛的小混混,车后面都带着一个人,有一个小太妹甚至不知羞耻地摘下了自己的纹胸,在空中不停地挥舞起来,两只小白兔跳跃不休,摩托车的咆哮吼叫声此伏彼起,如同大海的涛声,无数尾烟喷起,场面极其狂野。

    李想紧紧环住梁辰的后背,心里又是激动又是兴奋,说起来,她以前只是远远地看过这种场面罢了,连近前的资格都没有,现在突然间参赛进来成为其中的一员,就算只是个搭载者,也让她激动得心跳都快停止了。

    正在这时,突然间一阵如雷鸣般的发动机咆哮声响起,紧接着,参赛车手大军的后方,一道白线“唰”地直射了过来,那是车速太快,车灯晃成的一条白线。

    十几秒后,车子已经到达了队伍的后方,一个急刹,车子潇洒无比地原地转了两个圈儿卸去前冲的力道,轮胎与地面摩擦中冒起了阵阵白烟,空中充满了浓烈的焦糊橡胶味道。

    等白烟散去,一个骑着台雅玛哈重型机车的男子单腿支地,已经在摩托上直起了腰杆,摘下了头盔,一张英俊无比的男子脸庞就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中。

    剑眉朗目,一头飘逸的长发,加上这个惊险帅气的动作,衬得他比电影明星还电影明星。

    “哇,是秋林,是秋林耶,他好帅啊……”旁边的几个花痴太妹立马尖叫了起来,不停地抛着秋天的大菠菜送着飞吻。

    “哇,真是秋林……”李想也回过头去,禁不住惊喜交加地道,终于再一次看到心中的偶像了,并且还要跟他同场竞技,这简直是梦中才会发生的事情。

    “他就是那个近三个月以来连续二十场不败的公路战神?”梁辰也回头望去,嘴里淡淡地问道。

    “是啊,是啊,老师,他真是很厉害,在这条公路上,就没人能胜过他,这次他来参赛,肯定又会拿头名。”李想激动地都想尖叫了,不过说到这里却陡然间发现自己好像说错话了,也是的,现在梁辰可是为她跑这场公路赛呢,自己却胳膊肘往外拐?“不过有老师在,他肯定不是老师的对手,一定不是。”李想讪讪地笑道,赶紧自己给自己打圆场。

    梁辰一笑,也没把小女孩儿无心的话当一回事儿,只是凝神仔细观察着秋林,只见秋林对周围的一切似乎毫不关注,只是打了个响指,叫来一个小混混了解下情况,边听边微微点头,随后,缓缓抬起了头,望向梁辰,他的眼神很锋锐,如同一把无形的战刀,射向哪里,仿佛就要将哪里刺穿。

    梁辰却似乎没有任何感觉,只是平静地回头注视着他,如同看着路人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