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章 :兄弟混哪条道
    :

    李想循声望过去,脑袋里就是“嗡”的一声响,只见远处一个人坐在轮椅上,浑身上下包得跟个木乃伊似的,但借着车灯灯光依稀能看得出他就是昨天晚上的疤子哥!

    疤子哥身旁,是一个身材高壮的中年汉子,身后围着一帮人,此刻正凶神恶煞地地瞪着这边。

    李想登时就是腿一软险些趴在地上,那个人,分明就是道上传说极其凶残的一位大哥级人物,太子哥!

    这位太子哥在江城黑道上握说颇有一号,以心狠手辣出名,李想以前曾经“有幸”远远见过他一面,疤子哥就是他手下的得力干将之一。

    此刻,听“疤子哥”一叫,那个太子哥立即转头望向这里,眼里有凶厉的光一闪而过,带着人大步便往这边走,身后的小弟噼哩啪啦跟过一大群,最少有几十人,气势十分雄壮。今天晚上,他就是专程到这里来找梁辰麻烦的。

    旁边那两个女孩子见势不妙早已经闪开了,望着她们跑远的背影还有太子哥守株待兔的阵仗,李想恍然大悟,她们肯定是受太子哥的指使拼命给自己发信息游说自己来的,可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李想浑身哆嗦着,想跑,可就是动都动不了,腿跟筛糠般地抖个不停,反倒一抬步,身子就往出溜。

    就在她要摔倒的时候,一只有力的大手伸过来扶住了她,梁辰的声音响起在耳畔,“站直了,别趴下。”

    他的声音依旧沉稳,就如同海中礁石一般,任你再是风大浪凶,我自岿然不动。

    将李想往身后轻轻一推,梁辰抱着肩膀站在那里,冷冷地注视着正走过来的太子哥一群人,气度沉稳,神色平静,脸上找不到半点畏惧。

    “就是他!”疤子哥坐在轮椅上,死死地盯着梁辰,眼神怨毒无比,他现在算是彻底废了,就算手脚筋重新接上,以后也根本不能用力,稍微重一点儿的活儿都干不了,以后他也别想在道儿上混了。

    “就是你废了我兄弟?”太子哥身高体阔,一脸横肉,穿着一身休闲装,眼中凶光闪闪,上上下下地打量着面前这个高高大大的年轻男子,心底下有些琢磨不定。

    这小子面对自己这么多人居然脸上神色不改,没有半点害怕的样子,别的不说,单就这份气度就不是普通人。况且,他出手狠辣,手法老道,挑了疤子的手脚筋却半点血管都没伤到,仿佛常干这事儿,让他很是怀疑这小子是不是哪家老大的衙内儿子出来走江湖历练来了,或是哪位惹了事的大侠跑路到这座北方城市里玩归隐?

    一时间,心底下惊疑不定,并没上来就开打,得先把口风探清楚。

    “是我。”梁辰简简单单地回答道,语气从容不迫,仿佛他昨天不过就是杀了只鸡或是踩死了一只蚂蚁般。

    听到他这么说,后面太子哥的一群小弟哄的一下就炸了,夹杂着污言秽语的怒骂声一浪高过一浪,现在只要太子哥一挥手,恐怕这群人立马就能扑过去把梁辰撕成碎片。

    这种状况下,哪怕就算是大哥级的人物也会变色,毕竟,道上混的那可是说打就打,根本不含糊,谁都不是钢浇铁铸的,铁棒子抡脑袋上也会起包,大刀片子砍身上也要冒血。

    可梁辰迎着无比的喧嚣却只是轻蔑地一笑,反而靠在了摩托上,从怀里掏出了一只烟,甩开兹宝打火机的黄铜盖子,打火点上,深吸了口,喷出了股淡淡的烟雾。

    恰好此时李想正心惊胆颤地从他身后探出头来观察情况,一探头之际,便发现了明月之下,公路之上,对面几十条恶汉,而这边梁辰孑然一身,轻靠摩托,叼着烟卷,眼神轻蔑,无畏无惧,说不出的帅。

    一时间,她只感觉到自己的心“砰”的跳动了一下,侧脸望着梁辰,有些呆住了。

    “太子哥是吧?”梁辰抬头望着太子哥,明知故问道。

    “没错,我就是。这位兄弟怎么称呼?”太子哥留神观察着梁辰的一举一动,心底下越来越是惊疑不定。江湖越老,胆子越小,越是到了他今天位置,越需要小心谨慎,否则指不定无意中得罪哪位强势人物,将多年来苦心经营的一切毁于一旦,那就犯不上了。在道上混,能到今天的这个地位,可不仅仅是靠猛冲猛打和侥幸来的,还得有双锐利的眼睛和灵光的脑筋。

    看见梁辰居然面对自己这么多人居然依旧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他越发小心起来,居然用上了兄弟两个字,是要先礼后兵了。

    “梁辰。”梁辰吐出了两个字,太子哥脑筋迅速开动,开始琢磨起道上与姓梁有关的大人物,包括已经退隐的大哥级人物,猛然间就是一惊,他想起了,江城道儿上确实有一个姓梁的大人物,叫梁子恒,据说控制着整个江城甚至全省的地下黑拳场,手下能人无数,猛将如云,并且能量极大,手眼通天,别说在江城,就是放眼全国去,在道上也称得上一号人物。

    跟人家一比,自己就是个刚出道的小混混,根本登不上台面。而这个梁子恒道上传闻也就堪堪将近五十岁的年纪,如果要是有儿子的话,估计年纪也差不多跟眼前这个梁辰一般大吧?最要紧的是,这个梁辰一副处变不惊见惯了大场面的样子,而且出手狠辣无比,颇有着传说中梁子恒当年在道上的作风,只要出手,非死即残,从这一点上来看,就极其相似,最要命的是,他姓梁。虽然是一副农民工的打扮,但那股子淡然的气质却是无论如何都掩饰不住,搞不好就真是梁老大家的太子爷在玩什么公子落风尘的把戏追小姑娘也说不定。

    想到这里,太子哥心里头哆嗦了一下,如果这个梁辰跟梁子恒没什么关系还好,要真有什么关系,一旦自己动了他,恐怕接下来自己就要遭受灭顶之灾了。可他也不甘心就这样被吓住。

    “请问梁辰兄弟混哪条道儿的?”太子哥犹豫了一下,语气愈来愈客气了起来,同时抬抬手,压住了身后人的叫嚣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