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章 :怨毒的声音
    :

    “怎么?不想去么?如果不想的话,那就继续学习。”梁辰停下了脚步,好像要坐下来。

    “啊,不……”李想一声尖叫,立马扑了过去,一把便抓住了梁辰的胳膊,打死也不松开。

    梁辰看着她死死抓着自己胳膊的手,心底好笑,小女孩儿就是小女孩儿,什么事情都藏不住,马上就会表现在脸上。不过脸色却依旧冷淡,瞥了她一眼,“放手!”

    “是,是,老师,我错了,不过那公路飞车,真的很精彩,如果错过了简直就是人生中最大的遗憾啊。尤其是那个连续二十场不败的公路车神秋林,简直帅呆了,酷毙了,骑在车子上,他能掌控一切,他就是神,就是上帝,而且还是最帅的上帝。”李想很是花痴状地双手捧在胸口,用夸张的语气说道。看起来这个秋林应该是她的偶像了,甚至是梦中情人也说不定。

    “走吧!”梁辰吐出了简单的两个字,转身便往外走,李想喜翻了心儿,抓起自己的小包包就跟在梁辰后边乐颠儿颠儿地往外跑。

    “老师,你太好,真是太好了,我原以为您很严厉,其实那是我不了解你,你最善解人意了。”小丫头围梁辰身畔直转悠,马屁如潮,喜得抓耳挠腮的。

    “有个女孩儿样,否则现在就回去学习。”梁辰看了她一眼,眼神冷厉,不苟言笑,李想一个哆嗦,再也不敢给点阳光就灿烂了,老老实实地跟在梁辰身后,不敢再多说一句话。

    下了楼,郑管家迎了上来,恭敬地微躬着身子,“梁先生,要和小姐出去么?”

    “嗯,郑管家,有车么?”梁辰边往外走边问道。

    “老师,我有车,摩托车。”李想按捺不住,在后面又插了一句嘴。

    “你去提车!”梁辰负手向外走去,向李想说道,这一次并没有责备她。

    “啊?梁先生,你们,要骑摩托车出去?这,这太危险了……”郑管家瞠目结舌,想拦却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拦,他知道这位梁老师为人沉稳,做事极有分寸,让人很是钦佩,但夜这么深,却要带着小姐却骑摩托兜风,这个,多少有点不靠谱儿了。

    “没事,郑管家不必担心,我只是陪你家小姐出去转转,一会儿就回来。”梁辰摆了摆手,向着郑管家淡淡一笑道。

    他的笑容仿佛有一种说不出的魔力,而且说出的话总是让人极其信服,不知不觉中,郑管家一颗悬起来的心就垂落回了去,安稳多了。

    也不再拦,只是点了点头,“那梁先生和小姐一定要小心。”他躬身说道。

    “耶!”李想早已经一阵风似的跑了出去,不多时便听见达达的马达声响了起来,往外一看,有些哭笑不得,原来是台无级变速的铃木踏板摩托车,想想也是,李厚民绝对不可能给女儿买诸如哈雷那样的重型机车的。

    梁辰向郑管家微微一笑,已经走了出去,一偏腿已经上了车后座,摘下了挂在后座上的头盔,说了一声,“走吧。”

    “啊?”送到门外的郑管家再次吃了一惊,他原以为梁辰会骑摩托带李想走呢。

    李想也吃了一惊,扭头道,“老师,您不骑摩托带我吗?”

    “我不会。”梁辰摇了摇道。

    “天……”边儿上的郑管家几乎都要晕倒了,不会骑摩托就敢带李想出去逛?这要出了什么事儿可怎么办?他开始怀疑自己的眼光是不是出了问题,难道这个年轻人表面上的沉稳都是装出来的?骨子里比谁都热血狂野?

    “哈,那好,老师您坐稳了!”李想真想仰天狂笑一下,今天终于可以大伸身手了。

    不顾郑管家的再次阻拦,摩托车怒吼了一声,喷出道尾气,呼啸一声便已经驶出了大门,绝尘而去。

    “这,这……”郑管家傻傻地站在原地,有些懵了,不知该如何是好。

    摩托车一路驰去,转眼间便已经驶驶上了滨海大道,李想骑在摩托上大呼大叫,一个劲儿地喊“过瘾”,不过坐在后面的梁辰却是暗暗摇头,这个小丫头不过就是叶公好龙罢了,骑个踏板摩托就以为自己是是个真正的赛车手似的,要真跟人家飙车的话,估计都会吓破胆子。从现在的时速不到六十公里就能看得出来,所有的对于暴力和刺激的场面,只不过是因为好奇和总想标榜自己的与众不同罢了。想到这里,他心里面已经有了计较。

    滨海大道是一条省际公路,环海而建,连接三省,八车道设计,不过距离市中心较偏,已经到了郊区边儿上了,这里路况好,警察少,地理位置偏,当然也成了飞车党们天堂飙车之地了。

    二十分钟后,李想已经带着梁辰来到了滨海公路一个交叉路口,那里灯光闪烁,乌烟瘴气,喧哗声不断。七八个装着燃料的汽油桶被点燃,释放着狂野的熊熊火光,不少头发染得五颜六色的小痞子叼着烟卷倚在机车旁扮酷装冷一副绝世高手的样子,几个穿着黑色皮褛极其暴露的火辣太妹如蝴蝶般在人群中穿梭,嗲声嗲气地卖弄风情,重金属音乐响彻不停,有几个嗑了药的年轻人在那边拼命地摇头,像是不把脑袋瓜子甩出去不罢休的样子。

    李想车子驶近,靠边儿停了下来,坐在摩托上犹豫了一下,看样子想过去,又因为梁辰就坐在身后,有些不敢。

    “喂,雉鸡,我拷,你怎么把头发染回来了?一副乖乖女的样子?一点都不酷了,什么嘛。”这个时候,远处跑过来两个小太妹,跟以前的李想是一个打扮,头发比彩虹还彩虹,简直可以开个大染坊了,其中一个嘴上叼着烟戴着老大的鼻环的女孩子脏口满天飞,一见到李想便大呼小叫道。就是她们刚才给李想发的短信。

    李想不敢说话,只是下了摩托车,偷眼瞄着梁辰,现在梁辰在她心中威严极重,在他面前,李想就跟耗子见了猫一样,连大气都不敢喘,做什么都要先看看他的眼色。

    “咦,这位大叔是谁?你的保镖么?是不是你爸图省钱雇了个农民工保镖啊?”旁边那个眼皮涂得蓝洼洼一片跟大海似的女孩子喷了出口烟气,上下打量着梁辰惊诧道。

    “刘畅,别,别胡说,这是我的,家庭老师。”李想艰难地咽了口唾沫,小声说道。

    “家庭教师?”两个女孩子全都瞪大了眼睛,满眼的不可思议,鼻环女正要说什么,突然间远处就传来了一个极其怨毒的声音,“太子哥,就是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